【017】温暖的拥抱 - 黑道总裁惹火妻

【017】温暖的拥抱

好痛,真的好痛! 天蓝的脑袋像是随时要爆炸似的。痛得不像话,那令人几乎无法承受的痛楚,让呻吟从缺乏水分的干涩唇瓣间吐了出来。 停止,停止,快停止…… 她好痛,许泽浩在哪里?为什么不过来紧紧抱住她? 下一秒,绝望来袭。 他不会这么做了,他再也不会像以往那样当她感到不舒服的时候会紧紧的抱着她,给她温暖。因为他们已经分手了…… 像只受了重伤的小鸟,本能的将自己蜷缩起来。 浓重的悲伤,让鼻腔迅速凝聚酸楚,热烫的眼泪随即从她眼角滚落,接触到空气,化作冰冷。 就像她的世界一样,从男友跟同父异母的妹妹宣布婚期的时候,她的世界一夕之间被冰封,成为一座冷地崩溃的雪原。 猛然,突兀的温暖来袭,暖呼呼的。 像是人的掌心,又大又暖。正贴着她大半的脸颊,带给她久违的温暖。让她被头痛逼得打结的眉,终于悄悄舒展开来。 冷斯晟蹙着眉头,不过一天的时间,她是怎么被抓到俱乐部的? 当他手微微触碰着天蓝额头上的纱布时,他隐隐约约意识到什么,这个伤,是他间接照成的。 如果当晚,他警觉一点,这个女人就不会逃跑了。 此时,他关静音的手机嗡嗡声响在这个安静的房间里。 冷斯晟知道,是冷毅的电话。 果不其然,一接起电话,那头的冷毅显得有点慌张:“少爷,舅老爷已经在客厅等你。” 防止天蓝被打扰,冷斯晟特别吩咐,谁都不准上二楼。可舅老爷也不是能得罪的主,冷毅也只能冒着被责怪的危险打电话通知他。 “我知道了……” 该去解决事情的时候了,他抽回自己的手,站直了身子,看这架势是要离开了。 不,别走,别让这股温暖离开。拜托!天蓝心里强烈要求着。 终于,她开始挣扎着,挣扎着要抬起手,紧紧抓住,挣扎着要睁开眼,仔细地看清楚这股温暖的来源。 庞大的黑暗却像波涛来袭,瞬间将她淹没吞噬。 当下一次意识回归,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但她却很清楚的是,头痛减缓了不少。 她努力着想要睁开眼睛,当久违的光源射进瞳孔,她先是不适地再次紧闭双眼,接着又尝试地睁开,直到适应全部的光源。 她看见了一抹高大的身影。 刚俊的线条,堆彻出一张迷人的脸,俊美而野性。黑眸一如她熟悉的深邃,鼻子让人嫉妒的挺直,还有那张唇,她依稀记得,记得自己曾经怎样被深深吻过,吞噬过。 冷斯晟直挺站在床边,皱着浓黑的眉,不发一语地凝视着言晞。稍嫌冷淡的黑眸透着某种耐人寻味的气息,令人感到不安。 是在做梦吗? 梦,一定是梦,他跟自己素未谋面,怎么可能出现在她的眼前。天蓝摇摇头,正要露出自我解嘲的笑容,忽地,锐利的刺痛刺激着她的感觉神经,她不禁瑟缩了一下。 “又痛了,是不是。” 听见低沉有力的嗓音响起,天蓝当场忘却疼痛,难掩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她几度深呼吸,试图让自己的情绪缓和下来,良久,她才抿抿干涩的唇,小心翼翼地轻唤着:“真的是你?……” “嗯?”他低应。 头上还包着纱布的天蓝,怯生生地仰起一双浸润水色的美眸,像个渴爱的幼童般寻求刚刚那股温暖,莫名的轻声低说:“可以抱抱我吗?” 冷斯晟被她的反应搞得有点莫名其妙。她第一句话,不是应该问是不是他救了她…… 怎么会是想要他抱抱她? 他迟迟没有动作,天蓝则是陷入尴尬而漫长的等待中…… 许久片刻,冷斯晟走上前,张开双臂。刚环住她的肩膀,她便一股脑地撞进他的胸膛,像是迫不及待似的。 整张脸都埋在他怀里,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吭声,可从她一耸一耸的双肩,还有不断响起的吸鼻子声。 他知道,她在哭。 那压抑的低泣声,让冷斯晟觉得心湖像是被丢进一颗大石头,泛起了阵阵涟漪…… 客厅里,冷曼薇跟冷斯民母子俩并肩坐着,对面的沙发上,坐着冷至豪父子俩。 双方的气势是火焰三丈…… 尤其是冷至豪,当他接到情人白利华的电话后,他恨不得把亲妹妹冷曼薇的两个儿子掐死。 “阿昊,上楼去把你表弟‘请’下来……” 冷裴昊接到爸爸的指令,起身往楼梯口走去。尽忠职守的冷毅比他快一步挡在冷裴昊面前。 “对不起,表少爷,少爷吩咐过,谁都不能上二楼。” “**……” 冷裴昊的话音未落,众人期待已久的冷斯晟出现在楼梯口。 “表哥真是好家教。” 一句嘲讽的话,让冷裴昊更加不爽。 “阿昊,过来。免得被疯狗咬到……”冷至豪对自己外甥说话从来就是那么的不客气。 坐在沙发上的冷曼薇也早已习惯。当初,她大着肚子,牵着冷斯晟回到冷家的时候,家里的哥哥姐姐就已经对她这个小妹感到厌恶。 因为她丢了冷家的脸。跟人私奔,最后却什么都没得到,只带回来两个儿子。 冷斯晟面无表情走到客厅中央,在冷曼薇旁边坐了下来。 “她没事吧?” “没事,受了点惊吓。” 感到被无视的冷至豪,一股恼火:“放火烧俱乐部的人到底是谁?” 听到,冷斯民先是一愣。而后,又马上装出一副无事的样。当时,他看到自己哥哥被几个黑人围攻,而他又找不到天蓝在哪里。 情急之下,才会放火…… “舅舅这问题,问的可真奇怪。” “俱乐部一向都没事,就你们俩去了之后,失火了?而且,你还把利华的人带走了。” 冷斯晟突然有点不解,不过是一件俱乐部失火,值得这个平时高傲得像王一样的舅舅亲自过来质问? 此时,冷斯民往后挪,捂着嘴巴,用奇怪发音向冷斯晟传达:“那间俱乐部的老板娘是你舅舅在外面养的女人。” 噢,原来是自己女人的场地出事,他面子挂不去阿。 “那个女人,是我的未婚妻,那间俱乐部的人居然把她抓走。舅舅,你说,我能不去俱乐部带走我的女人吗?” “你放屁……她是你未婚妻?真是好笑。她明明是白利华抓来的……” 当冷裴昊无知的怒气说出这么一番话。 冷至豪的火气更大了……“闭嘴,臭小子。” 怒瞪自己儿子后,冷至豪又将矛头冷曼薇。“曼薇,你这个野种儿子,居然也有未婚妻?” 冷至豪的话音一落,冷斯晟就毫不客气的抢在妈面前回答。 “舅舅,没记错的话,舅妈的生日快到了,你的心思不是应该在舅妈身上吗?为什么还有闲功夫管俱乐部?” 要说到冷斯晟的舅妈,那也不是一般人物。冷至豪能有今天的一切,她的家族在罗马的势力在他背后帮了不少他的忙。 “别以为你姓冷,你就是冷氏家族的人。” 冷斯晟淡淡一笑。“看在我妈的份上,我喊你一声舅舅,如果你不是因为你跟我妈一样姓冷,在我眼里,你什么都不是。” 突然一句顶撞长辈的话,让在场的人,全都目瞪口呆。 冷斯晟从小就知道,太过亮眼的表现,在充满权利斗争的冷氏家族是个致命伤,一向做分内事,只说分内话,是他明哲保身的不二法门。 他不是没有野心,和一群豺狼虎豹在商场上尽情厮杀,感受嗜血中所带来的兴奋,是他的天性! 他只是在等待机会。在一切尚未明朗之前,他必须学会隐藏真实的自己,并且无所不用其极地淡化自己。 最好是淡化到敌人无法察觉到他的存在,淡到让人误以为他一点攻击性都没有,不管敌人如何挑衅他,他始终谨慎小心地扮演着毫无反击能力的软弱形象。 伏得越低,将来反弹的力量就越大,他是这样想的。 不过,已经在这个家族里忍了十几年的他, 是不会再忍下去了……( )

下一篇   【018】陌生的关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