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贴心购物 - 黑道总裁惹火妻

【019】贴心购物

叩叩叩…… “进来。” 希婶端着各色菜香走进冷斯晟的卧室。 要说她伺候冷斯晟这么多年,还真是头次进这间卧室。 卧室里,天蓝看是希婶和蔼的面容,便露出微笑,礼貌性的点了点头。 “沈小姐,我是希婶,这是给你准备的晚餐。” 他们还是把她当成那个‘申小姐’了吗? “希婶,您刚刚喊我什么?” “沈小姐呀……” 这发音好像没错!看着诱人的罗马特色美食,天蓝馋得咽了咽口水。也没固执去计较到底是‘沈’还是‘申’…… “我想过不久,我得改口喊你少奶奶了。” 噗,天蓝嘴里刚咬一半的小面包一下喷出来。少奶奶? “沈小姐,你慢慢吃,我先下楼了……” 天蓝条件反射的点了点头。 算下时间,她来罗马也不过才三天,这电视剧里常遇到的桥段,全都让自己遇上了。 天呐,她是不是应该狂呼,没有白来罗马? “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对你舅舅说那邪……” “妈,这是迟早要面对的事。” 冷曼薇揪着一颗心安静下来,继续选择衣架上的衣服。 一旁的冷斯晟也没继续刚刚那个话题,虽然他不知道他跟冷斯民的亲生父亲是谁,也不知道母亲为什么宁愿被家族里的人看不起,也不要说出那个男人是谁。 小时候,他看到母亲被爷爷训斥,他很恨那个男人。 但是后来,他遇到沈天蓝,那时候他才知道,母亲那么做,是因为母亲爱那个男人。 “你说,这件蓝蓝会喜欢吗?” 冷曼薇将衣架上一件浅绿色连衣裙递到冷斯晟面前问着。 冷斯晟走了过去,看了看样式,又摸了摸材质。 这种认真的摸样,看的冷曼薇都笑了。她带冷斯晟来的这间店,可是罗马以材质舒适,柔软的金牌服装店。 “这件不行,她背部有伤,不适合有拉链。” 也是,她差点都忘记了。昨晚天蓝被带回来的时候,身上盖着冷斯晟的外套。 可到卧室的时候,为了避免天蓝醒来看到冷斯晟这么个男人在擦她的身子而动怒,他特地央求母亲为天蓝擦身子。 “把你们店里像这种款的裙子,全部包起来。”冷曼薇觉得挑来挑去,儿子唯一的要求就是裙子类的,后背没有拉链。 店员礼貌性的问:“请问要什么号码?” “m……”冷斯晟说着拿出卡给店员。尽管他知道天蓝那瘦瘦的身材穿s号绝对可以,但是碍于背上的伤,还是稍微宽松点好。 买完裙子后,两人走到国际名牌内衣——1aper1a “对了,妈……还有些贴身的,比如睡衣,呃……” “我知道了,你在这里等我下。” 冷曼薇呵呵笑着走进内衣店,平时表面冷得跟什么似的,如今害羞成这样。不过,难得看到他这么用心为一个女人挑选东西。 几小时的购物!冷斯晟为天蓝买的衣物,大概可以穿个一年半载的。 送完冷曼薇回到庄园后,冷斯晟将一车满满的购物袋分三次提到二楼的客房。 别墅里很安静,希婶大概是回冷曼薇那去了。 当他轻轻拧开卧室门的门把时候,咔…… 门居然被反锁着…… 冷斯晟是觉得这个沈天蓝既让他好笑又让他觉得可恶。 还好,他早就预料会这样,从西装裤里抽出早已准备好的钥匙。 门很快被打开了,踏进卧室那一刻,气息跟他预测的一样,淡淡的幽香中飘着柔柔的鼾声。 冷斯晟提着购物袋像做贼般轻动作的走到衣橱。 往床上瞄一眼,顿时皱起眉头。 床上的人儿头发有点湿哒哒的,她身上还有伤呢,怎么能洗澡。不管水温多适应,也会感到的疼痛吧。想到此,他的心不免抽了抽。 还好,她只是套着浴袍,并没系着带子。 “蓝蓝?……蓝蓝……”冷斯晟轻声唤着。 确定她已经因为自己叫希婶弄的香薰熟睡的状态下,他坐在床沿上,探身双手往天蓝颈部伸去。 触碰到浴袍时,冷斯晟慢慢将浴袍褪下。动作极轻极柔…… 当仅仅穿着内衣的天蓝呈现在他眼前时,冷斯晟内心多的不是想要她的性质,而是一股从未有的心疼。 一条条的鞭伤,几乎是爬满天蓝嫩滑的后背。冷斯晟缓了口气,拿着棉花棒沾着自己常用的特制药膏。认真仔细的涂在天蓝背上的伤。每涂完一部分,他都十分自责。 不知道花了多久时间,天蓝背上,腿上的伤,都已经被冷斯晟涂上药膏了。 这时,冷斯晟从购物袋里抽出今天特地为天蓝买的睡衣。 他的浴袍虽然是棉质的,但穿着还是会照成伤口疼痛。这种睡衣就不一样,柔软细致,…… 做完自己该做的事情后,冷斯晟有点舍不得离开。 脑海里的意念几次想要留下来的冲动。可他还是觉得不要再吓到她为好。而此时,他等的电话也来了。 冷斯晟往天蓝额头轻轻一啄:“晚安,蓝蓝……” 书房阳台上,冷斯晟掏出手机,回拨给刚刚那通电话。 “事情查的怎样?” 电话那头先是一段长长的沉默,过了一会,才传来:“沈小姐是s市高级法院已退休法官沈育磊的女儿。来罗马前,她在xx医院订了个婚前检查的配套,不过,没有查到她要结婚的消息” 法官?难怪小时候会遭人绑架。 “呃,还有你让我查的许泽浩……” “说下去。” “是沈小姐的大学同学,也是沈小姐同父异母妹妹的未婚夫,婚期是在下个月。” 远在s市的冷毅,仔仔细细的汇报着在短时间内查到的事。 “我知道了,你回来吧。” 说完,冷斯晟挂掉电话。想着刚刚冷毅的那句话…… 婚前检查?为什么是一个人来罗马,如果有未婚夫,应该是两人一起。 除非…… 她在逃避什么…… 猛地,一个邪念的想法猛升在冷斯晟的脑海里。 救她回来的时候,昏迷期间,她喊的是许泽浩这个名字…… 她不会是跟自己妹妹的未婚夫有什么关系吧? 冷斯晟闭了闭眼,缓缓呼了口气。 ------题外话------ o(n_n)o谢谢那些收藏此文的亲们,么么……( )

上一篇   【018】陌生的关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