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心疼她的过去 - 黑道总裁惹火妻

【021】心疼她的过去

懒得理会这对兄弟,天蓝回到卧室。 拿出手机拨打电话给林诗诗,几通下来,一直都转到语音信箱。 她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坐在床上。 “蓝蓝……” 一声不带任何敌意的喊声,引起天蓝的注意。 房门口站在一个别有一番韵味的中年女人。 “你是谁?” 她头脑里有太多太多疑问了。 “我是楼下那两个男人的妈。” 天蓝似懂非懂点着头喔~了声。 冷曼薇走进天蓝,她很好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能让儿子这么付出。甚至不惜得罪冷至豪。 冷曼薇只是安静的看着天蓝,没有太多言语。 天蓝有点慌,虽说冷曼薇看自己的眼神跟白利华不一样,可还是那么的令她不舒服,不安。 “你今年几岁了。” “呃,二十六……” “二十六,晟晟三十一……比晟晟小五岁……” 天蓝面对正在自言自语的冷曼薇有点不解。 “我知道,我这个请求很过份,但是我看的出来,晟晟很喜欢你。你嫁给他吧,……” 嫁! 天蓝更加不安了,“我真的不是你们要找的那个什么申瑜兰。” “没错,起初我给晟晟安排的女人是申瑜兰,但是阴差阳错,老天却把你送到他身边。” 那也不能逼她嫁给一个陌生人啊,何况!那个什么冷斯晟,给她的感觉是好难相处。 “你们不是什么拐卖女人的卖淫集团吧?” 冷曼薇优雅笑了起来。 “你觉得我们像吗?” 不像是不像,但是,她没办法放下警惕的心。 “我从来没见过晟晟这么用心为一个女人。你是第一个……” 这话听着好耳熟,曾经那个男人也这么说过,蓝蓝,你是第一个! 此时,天蓝沉默下来,责备自己的无能。到这个时候了,怎么还会想起那个男人。 沈天蓝,清醒……清醒。 晃了晃精神后,天蓝抬头,跟站在门口的冷斯晟对上眼。不知为何,他的脸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冷斯晟一进卧室就是一口流利的意大利语。 母子联始在天蓝面前用意大利语交谈起来。 你一言,我一语的。像是在看话剧一样。 天蓝走到一旁再次拿出手机拨打给林诗诗。 这次,电话通了。 “天蓝,你现在在哪里啊?” “怎么啦?我在罗马阿……” “我都快急死了,你知不知道,现在s市的警察都在找你。” 警察找她做什么?这个林诗诗说话听得就是那么让人不清不楚。 “你出国第二天,报纸就登了,说什么退休法官遭报复,沈家千金被人绑架。” 果然,她猜得没错。 “我没事,别紧张。明天你就能见到我了。对了,……喂?喂?” 天蓝话还没说完,电话无情的传来嘟嘟嘟声。再次拨打的时候,却说她的手机已被停机…… 天蓝自嘲的笑着,这黄凤办事能力真是强阿。 “发生什么事了吗?” “不用你管,走开……”天蓝生气的同时,走到桌上,查看自己包里的东西是否跟自己出国前一样齐全。 冷曼薇明白,她因为刚刚那通电话,正在气头上。 “我先出去了,你好好安慰她。” 冷斯晟点了点头。 冷曼薇离开卧室,顺势关上房门。 突然,天蓝心烦意乱地抓起包包,用力地丢出去发泄怒气,包包不偏不倚将墙上的画打落,霎那间发出一声巨响。 听到这声音,冷斯晟转身上前。 “发生什么事了?”冷斯晟的声音绷的很紧,脸色表情也一样,锐利的目光迅速搜索着墙角的一切。然后停在被天蓝丢到墙角的包包上。以及掉落在包包边上的一副小画框。 拿起包包走到天蓝身旁:“发生什么事了?”他再次问道。声音不再紧绷,却变得低沉温柔。 “不管你的事……”天蓝吸了吸鼻子,不打算解释。 “我想知道发生什么事。”冷斯晟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跟你没关系。”一直努力控制着自己仍未获得宣泄的烦躁和怒气。“请你出去。”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天蓝浑身僵直,压抑地求道:“拜托你出去,好不好。”她快撑不住了。 “告诉我,发生什么事?”冷斯晟再次靠近天蓝。 “出去!”她再也忍不住地朝他低吼,将手上的包包用力地丢向冷斯晟。 冷斯晟接住天蓝丢来的包包,下一秒便见她冲过来歇斯底里地朝他又打又叫。 “出去,离我远点……出去。”天蓝用力地推他,发现推不动他后,便改以自制压抑的语气:“好,你不出去,我出去,反正我也不属于这里。”说着她迅速地越过他,往房门外走。 “别闹了你在罗马人生地不熟的,你要去哪里?”冷斯晟一把将她拉住。 “放手。”天蓝用力地甩开他的手,下一刻却又被他抓住。 “我不能让你离开这里。” “我叫你放手听到没有!”天蓝开始用力,不顾一切地挣扎。 她想逃离一切,找个可以让她发泄地方而已。为什么他要为难她?她失控般地激烈挣扎,让冷斯晟只能用双手紧紧地将她抓住,以防天蓝伤到自己。 “冷静点!”他命令她。 但天蓝听了之后不仅没有冷静下来,反而更加勃然大怒,挣扎得更加激烈。还抬起脚来踢他的小腿。 “该死!”突如其来的疼痛让他忍不住低咒出声。 虽然多多少少知道天蓝为什么会突然失控发狂。但是冷斯晟知道再这样下去是没办法让她冷静下来,他得想别的办法才行。 脑袋一转,他突然带着天蓝旋身一转,然后往前一倾,便将她整个人压倒在床上。以泰山压顶的姿态悬伏在天蓝上面。 天蓝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惊叫一声,接着只傻愣了一下,然后开始对他又叫又骂。整个人不断地在冷斯晟身下扭动着,还以腰部撞他。 冷斯晟顿时倒抽一口气,身体的瞬间被唤醒。 身子地下的天蓝更是加倍力道扭动着。 “别动!”冷斯晟咬牙道着。 “放开我,冷斯晟!”她完全不理会他的警告,依然不断地在他身下挣扎着。同时也不断地用她柔软的身体磨蹭着他。 “该死。”他再次低咒一声,再也忍不住地低头吻住她天蓝的双唇,狂野地吻住她。他将舌头探进她口中,挑逗她惊呆的舌头,一次又一次,知道她有响应为止。 她的吻青涩中带着羞怯,让他的吻不由得从狂野占有变成温柔缱绻。 天蓝呻吟出声抗议着,身体也微微颤抖着。冷斯晟贪婪的吻着,直到身子底下的天蓝安静了,他才停了下来。 离开那令他着迷的双唇,此时他不得不停下来,因为再继续下去,他就要失去自制力,闯下大祸,在天蓝发怒的情况下,要了她。 “冷静下来了吗?”冷斯晟抬起头来,沙哑地问。 天蓝看着他,心还在狂跳,身体也还在发热悸动着。刚刚那是什么感觉,她有点想知道,又不是很想知道。 只知道他吻了自己,让她原本暴躁烦忧的情绪在一瞬间全部蒸发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期待,温柔,火热又渴望的感觉。 跟那夜的吻截然不同…… “如果你的过去让你难过,但是,你要做的,不是伤心难过,而是活得更好。”说着,冷斯晟吻着天蓝脸颊上的眼泪。 天蓝推开冷斯晟,吸了吸鼻子,惊慌的问:“你知道我的事?”。 “对,你的事,我全部都知道。”既然她想知道,那他也不会隐瞒。 天蓝突然有点失心疯的笑了起来。 “全部都知道?……呵呵,那你知不知道,我爸在还没从海里找到我妈咪尸体的时候,就娶其他女人……你又知不知道,那个口口声声说爱我,要保护我的男人下个月就要跟我同父异母的妹妹结婚……啊,这些你都知道了吗?” 她哭得让他有种撕心裂肺的痛。说的话,也让他感到心疼,一直自恼,当初为什么不带她走。 冷斯晟摸着天蓝那泣不成声的脸颊,他懂了,懂她为什么会在昏迷的时候喊是别人未婚夫的名字,懂她为什么只身一人来罗马,她的一切,他都懂了。 下一秒,冷斯晟将天蓝搂进怀里。 心疼不已…… ------题外话------ 这几章有点慢热,请亲们耐心的等待他们回s市噢。(__) o(n_n)o谢谢收藏的亲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