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十八年前的承诺 - 黑道总裁惹火妻

【024】十八年前的承诺

“我们回去吧……”天蓝从秋千里跳了出来,不过才走几步路。 就被身后一股无形的力量拉到一个精壮的身躯里。更是被这个突如其来的身躯紧紧搂着。 这股味道她很熟悉,是冷斯晟的。她本能的挣扎,却都是徒劳无功。随口抗议喊着:“冷斯晟,你放开我。” “不放,死都不放。面对我喜欢的女人,我为什么要放手。” 天蓝脑子瞬间一片空白,因为她最怕的事情发生了! 冷斯晟正面跟自己告白?不挣扎也不出声,静静的让冷斯晟搂着。 片刻之后,天蓝还是觉得一切都犹如梦境一样,他怎么可以说喜欢自己?冷斯晟见怀里的天蓝一直安静着,这才慢慢松开手,将天蓝面向自己。 轻声柔唤着:“蓝蓝……” 那双真诚深邃的双眼让天蓝有点招架不住。 “我说过,我需要任何人的可伶。更加不需要男人的保护。” “蓝蓝……你听我说……” “我不听,不听……”天蓝捂着双耳,喊了起来。 只知道向后踉跄,身子立即往后仰,小腿卡到了喷水池的小墙,接下来整个人往后摔了进去。 “蓝蓝……”冷斯晟紧张的冲上前,却失之毫厘的没能抓住她。 天蓝跌坐进偌大的喷水池里,得感激这个喷水池做得够大,否则现在的她可能已经跌断不少骨头,而不是坐在池子里。任上头那层水如瀑布般浇淋着自己,整个人狼狈不堪。 “蓝蓝,你没事吧?蓝蓝……。”冷斯晟快步上前,直接跳进水池里。 “走开,别过来,走开。”天蓝惊慌失措地尖叫着。 “好,我不过去,可是这山泉很冷,你快点起来。”冷斯晟心急如焚。她身上还有伤呢! 天蓝倔强地仰着头,望着冷斯晟。不可否认,眼前这个几乎近完美的男人对自己真的很体贴。除了那晚有点不愉快的误会外,这两天的相处,她可以说是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关心。 冷斯晟真的是一秒都等不了了,几步上前来到天蓝面前,一个弯腰将跌坐在水池里的天蓝抱了起来。 “会冷吗?还是会痛?”冷斯晟用店主递过来的毛巾将天蓝紧紧裹住。 “告诉我,好吗?” 泪水,再次涌出天蓝的眼眶。 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从小到大,除了已经在天堂的妈妈外,从来就没有人这么关心过她。就连那个相恋七年的男友,也没有时时刻刻都关心着她。 “那别哭好吗?每次看到这该死的泪水出现在你脸上,我都心都要搅碎了。”冷斯晟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跟天蓝告白后,天蓝的反应会如此伤心。 她不是应该早就做好准备吗? “为什么要喜欢我?” 冷斯晟面对天蓝问了好几遍的话,没有任何接话。 只是将自己的右手伸到天蓝面前:“还记得这个发圈吗?” 天蓝看着冷斯晟手腕上带的特殊手链,是一条银色细链缠绕着像似女孩帮头发的黑色发圈。只不过,在改装下,很难看出发圈的原貌。 “十八年前,你答应我的事?也忘记了吗?” 十八年前?她就认识他了?天蓝极力的回想着脑海中的事事物物…… 发圈,十八年前……答应他的事…… 猛地,天蓝瞪大眼:“你,你是那个大哥哥?” 谢天谢地,她想起了,她还记得他。冷斯晟带着笑意点了点头。 天蓝一时半会有点缓不过来,在这个随时出现你背叛我,我出卖你的世界,还有人会对儿时的童言童语固执坚守到现在,而且还是个男人? 瞬间,天蓝吸了吸鼻子,勉强露出让冷斯晟安心的笑容。 午夜已过,天蓝再次失眠了。 现在是什么样的混乱状况啊?他对她而言算是救命恩人,难道这十八年来,他一直在等她?也不对,如果是真的,为什么到现在才把这件事说出来。 天蓝躺在床上辗转难眠,索性起床,她点起从希婶那拿来的精油蜡烛,借以舒缓郁闷的心情,以前她就很喜欢清爽的尤加利气味,可以舒缓紧绷的神经。 她将精油蜡烛放在地上,微暗里的烛光多了浪漫的味道,一股莫名的冲动让她走到阳台,她坐在阳台边上,望着星空,悠悠地叹气。 而对面的房间里,冷斯晟隔着厚厚的窗帘,正静静地看着她。 此时,天蓝站起身,打开落地窗户走入房间,一不小心把地上的蜡油踢到在地毯上,地毯迅速燃烧起来,她想要扑灭,火势却延烧的太快了,一下子就烧成熊熊烈焰。 浓烟密布,火舌猛烈,她想要逃,无奈双脚却发软,动弹不得,慌乱得叫不出声音,眼看火舌四窜,即将延伸到床边。 正当冷斯晟要去书房熬夜工作的时候,忽然看到对面房间有些异样,……火? 火舌从她的房间里窜出。 下一秒,冷斯晟立刻不顾一切冲出房门。 突然,砰地一声,天蓝的房门被踹开了。 冷斯晟破门而入,他迅速地拉开僵硬不动的天蓝,力量之大,害她摔倒在地上,这时她才回过神,而冷斯晟反应敏捷的拿起被子到浴室浸湿,在起火处用力扑打,火焰燃烧着,他不断地扑打着,看的天蓝胆战心惊。 火光中不顾危险拼命灭火的冷斯晟,让天蓝深深震撼,脑海里也不断想起前几天在俱乐部的那场火。 这时,之前安排在别墅里照顾天蓝的佣人们也纷纷被惊醒。全都动起身救火…… 仿佛过了好久好久,火焰终于熄灭,冷斯晟连忙打开落地窗户,驱散呛人的烟雾。 浩劫过后,原本温馨的房间已被烧得漆黑,惨不忍睹。在场的人脸上都脏兮兮的,浓烟呛得他们一直咳嗽。 “没事了,你们去休息吧。” “是,少爷。” 佣人们离开后,冷斯晟皱着眉头看着天蓝,他从来就没想过要伤害她,即使她一直拒绝他的好意,也从来没想过伤她一寸。 可从今天看来,这一切似乎他都做错了。他不该用这种方法把她留在身边。 看到冷斯晟脸臭臭的,她急忙解释:“那个,我刚刚不小心踢到蜡油了。” 此时的天蓝,不由得让他想起小时候第一眼见到的那个让他心疼不已的天蓝。 瞄了眼房间四周,还好烧毁面积不大,但这布满乌烟的房间,已经不能睡了。弯下腰,没等天蓝反应过来,已经将她抱起。 “你,你干嘛?” 冷斯晟没有理会天蓝,一鼓作气走到客房,将天蓝放到床上:“这几天你睡这里,等房间装修好,你再回去。”说着他看到天蓝膝盖上的伤口:“在这等我,我去拿药箱。” 听到这话,天蓝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膝盖不知何时撞伤了。 几分钟后,冷斯晟提着药箱出现在天蓝视线里。还好伤口不大,不然他非得心疼死。拿出棉球沾了点消毒药水小心翼翼擦拭着膝盖上的伤口。虽然不是很专业,但还是把伤口处理的很好。 “还痛吗?” “不要对我这么好,那只是儿时的一句玩笑话”天蓝终于忍不住地责备起他来。 她不免觉得自己有点怪,甚至可能说是贱,总不习惯别人对自己好。 就像刚刚的事,身为这别墅主人的冷斯晟,绝对不应该那样做,而是在一旁看好戏。然后指着她鼻子大骂,你要烧掉我的房子啊?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我是问你伤口还痛不痛?”即使是带着指责的话,冷斯晟依然用着温柔的语气问着。他真的不想听到她拒绝他的话。 突然之间,两人都安静了下来。同时敏感地察觉语气上的发酵变化,因而各自心慌地闭上嘴,却反倒让气氛变得诡异,暧昧。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只听见两人的呼吸在短距离之间传送。莫名地让房间里的温度升高,像开了火炉似得。 “不痛了,你还是早点去休息吧。……”天蓝以较大的音量来掩饰自己变得絮乱的心跳。 “嗯,别想太多,好好休息。”冷斯晟说着,情不自禁轻吻了下天蓝额头,带着依依不舍的心情关上房门。 天蓝下意识地抬手摸摸额头刚才被吻过的地方…… 冷斯晟的吻。轻轻柔柔,不带一点敌意。( )

上一篇   【023】装疯卖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