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险些的牢狱之灾 - 黑道总裁惹火妻

【036】险些的牢狱之灾

“我的下属说,本来要抓的人,是伯母。可是,他们在洗手间抓到一个陌生女人。” 怒火在黑眸中积聚,冷斯晟轻添性感薄唇,冷冰冰道:“看来,你的人也不见得多么的光明。” 白妮婷唇角隐过一丝冷漠的笑意。 “谁能保证警局没有黑色,又有谁能保证出来混的不是条子?” 亦正亦邪般的对话,正是两人打交道的方式。 “蓝蓝在你局里?” 蓝蓝……说的是那个路人甲女人吧? “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她是替死鬼。求我来找你……” 冷斯晟听着起身往门口走去,似乎是想要到警局将人带走的样。白妮婷快步走到他面前,挡住他的去路。 “你别忘记,这个陷阱是谁设的?你现在就算把人带走,你能保证不会有下一个蓄意谋杀案?” 冷斯晟苦涩自嘲的冷笑着。 失策,真是太失策了。防着舅舅这只大野狼,却忘了防曾经吃人不吐骨头的舅妈。 蓄意谋杀?听上去就让人觉得凶手是那么血腥又暴力。他的蓝蓝怎么可能符合。 冷斯晟深感这宗陷害密谋得真漂亮。一箭双雕的好计划。 一来,可以除去丈夫在外面的情人,二来,给冷斯晟一个下马威,建立她曾经的威信。 见冷斯晟静了下来,白妮婷倒抽一口冷气。像兄弟般义气的拍了拍冷斯晟肩膀:“我看的出来,她不适合你的圈子。” 白妮婷的话,让冷斯晟陷入沉思。蓝蓝不适合他的圈子?……或许真的不适合,一味把她留在身边,得到的似乎不是更多的幸福跟欢乐,而是一场又一场的‘灾难’。 “妮婷,帮我个忙。” 这大概是白妮婷跟冷斯晟认识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这么低声下气对他开口。而她也知道,冷斯晟要她帮的忙是什么。没等冷斯晟开口,她便先开口:“这个凶杀案还没有立案,你现在是不是该做点事?” 处理这种案子,白妮婷早已麻木不仁了。虽为督察,可有些事也是无能为力。只能睁一眼闭一眼。 冷斯晟看了眼白妮婷,“天亮之前我会把凶手送到你手上。” 白妮婷抿着薄唇浅笑点了点头。传达着某讯息…… 跟白妮婷一同分别驾车离开酒店后,冷斯晟的脸甚是难看。 既然都开始跟他玩命案,那他何必当个羔羊。 掏出电话,致电给冷毅。 “把冷至豪名下的酒吧,全部砸掉。” 收到冷斯晟命令的冷毅先是顿了顿,在罗马,冷至豪名下的酒吧,不下二十间。要一夜之间全部砸掉? 不过,多虑不是他该做的事。 “还有,凯琳已经变质了。我不能实现让你们兄妹俩团聚的事了。” 话音一落,冷斯晟就将电话挂掉。他才知道,当时凯琳跟舅妈交头接耳的时候,舅妈为什么会在同一时间出现两种不同的神情。 原来是先知道,中计的不是冷曼薇而感到失望,下秒知道中计的是冷斯晟女人又感到满足。 同一时间,冷至豪家宅。 “你说什么?”一声声愤怒的爆吼声从大宅的书房内冲出。 换下礼服的席美娜端着茶杯倚靠在书房门板上,“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也这么伤心?” 她嫁给冷至豪几十年,除了在公共场合两人大秀恩爱外,在家,犹如两个陌生人。就连她能怀孕生下冷裴昊,也是她用计让冷至豪跟自己上床。 自此之外,她就过着看似光鲜亮丽的守活寡生活。 “是你杀死利华的?” “谁杀死有那么重要吗?当初娶我,为了稳固你在冷氏的地位,如今,因为一个女人,你让昊儿受伤住院,又被外甥弄得惊慌失措。值得?” 冷至豪自问不是什么大情圣,但白利华这个女人,至少他爱过。 “席美娜,你这个贱人……”自己心爱女人死在这个令他厌恶的女人手中,愤怒是肯定。冷至豪扬掌朝席美娜挥拳过去。 瞬间,杯中的水洒落在地板上,席美娜整个人也踉跄的倒在地上。 正准备出门泡夜店的冷裴昊被吵闹声惊动而赶到二楼书房,看到自己母亲跌坐在地板上,父亲则是唾沫横飞的怒指着母亲破口大骂。 冷裴昊上前推开冷至豪,护在席美娜面前:“爸,你疯了你。今天是妈的生日。” 冷至豪没有多言,转身走进书房。愤怒的甩上房门。 面对眼前一切,冷裴昊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父母间吵架,不是第一次。但会让父亲动手的吵架,却是第一次。 搀扶着席美娜回到房里,“妈,你跟爸这又是怎么了?” 席美娜微微笑着,她可是把冷裴昊当成下辈子的精神支柱。“妈没事,只是觉得有点累。” “那你好好休息。” 就算母亲嘴上不说,冷裴昊也能猜出点端倪。大概是因为父亲在外面女人的事。替母亲关上灯,冷裴昊那本来就不爽的心变得更加烦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