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诡异的一切 - 黑道总裁惹火妻

【044】诡异的一切

翌日。 客厅的装饰虽然恢复了以往的样貌,可气氛比以往还要凄苦。 天蓝一改平日整齐合身的套装打扮,今天的她身着类似露肩灰色上衣配以珍珠长项链,深蓝色牛仔短裙加上蛇皮腰带,脚下一双尖头长筒黑皮靴。手拎银色香奈儿小提包,让她看起来时髦而秀气,洋溢着青春气息。 可是她的心情却恰好相反,神情沉郁,双手合十在沈育磊墓前深深鞠躬。 许泽浩也深深一鞠躬。 天蓝盯着墓碑上的照片,眼神飘渺,坠入甜美的回忆里。 在黄凤还没嫁进,他们一家三口过得很幸福,无论爸爸的事业有多忙,他总会抽空陪她们母女俩。每个星期天是他们欢乐的家庭日。 自从妈咪意外去世后,爸爸的个性就完全变了,变得冷漠,不近人情,刻意疏远她。尤其是黄凤带着两岁大的沈天晴嫁进沈家后,她跟爸爸就好像两个不相干的陌路人。 她一直不愿相信爸爸不在爱她的事实,不停在为爸爸找借口,安抚自己受伤的心。 想着,天蓝强颜欢笑着,眉宇之间尽是哀凄。 缅怀过去,沉溺哀痛只是短暂的逃避,天蓝心里很清楚,她还是要面对残酷的现实,即系庸碌的生活,坚强是她唯一的信念。努力经营公司是她全部的生命。 天蓝将要流出的眼泪咽下去,坚强地站了起来。 看着天蓝纤细的身影,许泽浩上前给了天蓝一个温暖的拥抱。 “蓝蓝,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 天蓝没有马上推开,只是静静地想着,爸真的是被黄凤害死的? 但,那是事情的真相吗?如果要害死爸,何必等到现在,早在几年前就可以了。 远处,一双犹如野兽发出的光芒投向他们。 他的脸顿时结上一层冰霜,看到‘旧情重燃’的一幕。他竟有难以想象的妒火。 “我想见见她们。” 许泽浩不悦地蹙紧眉头。“蓝蓝,这件事警察已经在处理了。你还是不要管了。” “我只是想弄明白,爸对她们母女俩那么好,为什么要害死爸。”叫她不要管,她办不到! 坳不过天蓝的固执,许泽浩还是勉强答应。 只是他不是带天蓝去警局,而是去精神病院。 四四方方的房间,四周全都白色棉质的软墙。 天蓝隔着房门,通过一个脸大小的玻璃看着房间里的一切。 沈天晴坐在墙角,神情时而笑,时而哭。嘴里就一直念念有词。 门外的天蓝看的揪心,那个对她都产生敌意的沈天晴受了什么刺激,变成这样? “开门,我要进去。”天蓝的话让在场的人愣了下,精神病院的负责人是迟迟没开门。这时,许泽浩的一个眼神示意负责人开门。 “许先生,她现在可是重级病人。” “开门……”天蓝是铁了心要跟沈天晴聊聊。 负责人没辙,朝门上的密码锁上嘀嗒嘀嗒按了一连串密码后,重型门打开了。 天蓝走了进去,站在沈天晴旁边。 “晴晴……” “不要,不要抓我,我不要坐牢……不要。”沈天晴的目光扫视到天蓝一旁的许泽浩,她怒意的火焰一下涌上心头,下秒,她毫不客气地朝许泽浩手臂咬去。 力道很重。 门旁的人听到许泽浩哀嚎的声音,全都马上冲了进来。 沈天晴的状态是恨不得从他身上咬下一块肉。不管旁人多用力拉扯分开他们。 天蓝也是吓到,愣在一旁不知所措。 她去罗马的半个月时间里,到底发生什么事? 看着许泽浩手上包扎的纱布,天蓝忍了很久开口。 “你是不是对晴晴做了什么?” “我能对她做什么?如果不出意外,今天就是我跟晴晴的婚礼。”许泽浩反而大声不悦地说着。 天蓝沉思,许泽浩绝对有问题。就算沈天晴发疯,也不会朝她爱的男人咬去。唯一能解释的就是,沈天晴受到很大的伤害。 接下来几天,天蓝一如既往去公司上班。仿佛一切没变…… 办公室里,天蓝双手支撑着下巴在桌前,双眼呆滞,小口微张,愣愣地出神思考着。 整个早上,各种怪异的动作,显示她目前的精神状态极度不稳定,连林诗诗都不敢吵她。 这几天报纸头条全是关于沈家的事情。闲言碎语的,她都有点招架不住了。 高速公路上夜灯晕黄,路上的车子不多。正好适合时速一百公里的飚行。 好吧,在高速公路上一百功力只能算是慢速,但是没办法嘛,谁叫天蓝是个遵守交通规则的乖宝宝呢? 南下的路段上,不时有临近车道的车子超越她,但也有几台是跟她一样,维持着稳定的车速进行,固定地跟在她车后。 过了中立交流道,天蓝开始注意后方有多少辆车跟着她。 黑色轿车两辆,白色箱型车一辆,另外还有一辆红色轿车。从她从开始驾车上了高速公路,她敏感地注意到自己车后跟着几辆车。 观察间,天蓝发现那辆白色箱型车突然超越到她侧方车道,它只要加速就可以往前,但是它没有,只保持着领先一个车身的距离往前开,后面几辆车则跟着排开。堵住了她周围的道路。 这下,天蓝确定,自己被跟踪了。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引他们行动。 主意已定,天蓝在开出高速公路,转入山腰道路时,车速变慢。而那械还是紧跟着她。 要打电话给许泽浩? 不,她不会像外界传的那样。靠许泽浩在s市混口饭吃! 就在她思考间,白色箱型车突然加速超到她面前,两辆黑色轿车挤到她两边,再一辆红色轿车跟在她车后。 她被包围了! ------题外话------ 亲们,冒个泡,求长评……(__)( )

上一篇   【043】沈家突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