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热恋的情侣 - 黑道总裁惹火妻

【048】热恋的情侣

“我男朋友,冷斯晟。”天蓝很自豪地向许泽浩介绍着。 男朋友!冷斯晟? 像是被晾在一旁的许泽浩,一直对眼前这种截然不同的脸感到面熟。还有‘冷斯晟’那三个字。脑海中迅速转着…… 冷斯晟!冷斯晟!噢,噢,……是那个绑架自己的男人! “居然是你,沈天蓝,你居然让这个男人绑架我?取消我跟沈天晴的婚礼!”许泽浩那段受尽侮辱的遭遇,他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被送回来的时候,他的确是第一时间打算取消婚期,可是那个时候他遇上一个改变他现状的人,以至于他现在敢壮着胆子在s市蛮横。 天蓝看了眼冷斯晟,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晚点我再跟你解释。”冷斯晟满腔柔情地凝视她。 哟,真是一对恩爱的情侣。 看着天蓝眼里的暧昧味,许泽浩怒火顿时飙升。以前交往的时候,都不见得她出现过这种神情。 “既然你选择他,那就别怪我不念旧情。” 许泽浩语毕,原本只是在现场充当观众的几名男人一个个走到冷斯晟跟天蓝跟前。 “把他们赶出去。” “凭什么?这里是我的公司。” “你的公司?你别忘记,当初你的创业金可是我许泽浩的。还有一点,创立蓝天公司的时候,用的,也是我许泽浩的身份证。这里不再是沈天蓝的。” 什么,天蓝恨不得上前狠揍这个披着人皮的狼! 挡在她面前的人气势汹汹神情,站在中间的人更是出示蓝天公司的文件,天蓝看着白纸黑字上的一系列文字说明,蓝天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果然是许泽浩。 天蓝无语的挽进冷斯晟的手臂,她一手弄起来的公司像在这一瞬间不属于自己的了。 冷斯晟的神情像是知道这一切会发生似的,他没有过多的动怒,而是将食指放在天蓝唇瓣:“嘘……我们不跟动物一般见识。” 天蓝强颜欢笑着。 天蓝没想到,失去公司的心竟然比失去亲人时还要难过。 她都觉得自己好冷血。 从妈咪意外去世后,天蓝告诉自己,无论面对什么事,都以快乐为前提,面对现状,也该是这样。 天蓝忽然想通了。一无所有,反倒落得轻松。 “我现在是什么都没有了,我们可能要喝西北风了。有没后悔来s市找我?” 确实,她什么都没了。 冷斯晟被她的话逗笑,紧紧握住天蓝的手。“这辈子,我都不会后悔。”他很肯定,对她,他永远都不会后悔。 “那是不是应该跟我解释许泽浩刚刚说的绑架是什么意思?” 冷斯晟轻叹,他这个女友真不是一般的固执。不过他一点也不介意她有这么令人固执的毅力。何况,他喜欢聪明,好奇的人。无疑,天蓝就是这种人。 “我不想让你离开我,所以想让许泽浩取消婚礼。但是,我没想到……”冷斯晟没有继续说,他确实没想到,一星期时间,会在天蓝身边发生这么多事。 而且,他绝对相信,许泽浩目前正在被人利用中。而他背后的人,像是冲着他的蓝蓝来的。 他很担心她的安危,以往的事态有多危险,多可怕,他都可以从容面对,但这次牵涉到他关心在意的女人,他不容有任何失误,沈天蓝对他的重要性已经远远超乎他的想象。 “你说,我爸的死,会不会跟许泽浩有关系。……那,黄凤虽然恶劣,但是也不至于会害死我爸,晴晴就更不用说了,她一向都听黄凤的话。……还有,那次我去精神病院看晴晴,她居然咬许泽浩。” 天蓝猜测。 冷斯晟微微点着头,附和着天蓝的猜测。只不过,似乎还有一件事尚未解决。 不想让天蓝看出他的谋虑。 冷斯晟露出笑容:“既然不用上班,我们去个地方。” 冷斯晟带天蓝去逛新宿,大街小巷都挤满人的新宿,近年来已经成为年轻人聚集的新据点,为免被人群冲散,冷斯晟自然紧握天蓝的小手。 他们想一般热恋的情侣,流连,玩遍每一个游戏。冷斯晟除了是百发百中的神射手外,还是夹娃娃的高手,替天蓝夹了很多可爱的布偶。 让她想一个小女孩一样,欢喜得又跳又叫。还给他一个香吻做报酬。 天蓝不知道自己已经有多久没有如此开怀大笑过。 这个莫名其妙跟自己扯上关系的冷斯晟,虽然话很少,却很真实坦率。他豪迈的笑容,绅士的举止似乎具有感染力,跟他在一起,她不需要带上虚假的面具。 天蓝一直又叫又跳,玩的很开心,很忘形。 已经满手战利品的她还意犹未尽,拉着冷斯晟去拍大头贴,做出各种有趣的表情。 夜深人静,天蓝飘飘然的宛如在梦中,她靠在冷斯晟的臂膀,漫步在大街上。 在经过幽暗的巷子时,一群流氓拦住他们的去路,恶形恶状的十多流氓个个手持棒球,气势嚣张地将他们围堵。 冷斯晟将天蓝护在身后,对她小声交代。“待会你听到我的暗示后,立刻跑去取车,明白吗?” “我知道。” 冷斯晟绝对不是没信心,他根本不把这些小流氓放在眼里,只是他们人多势众,需要多花点时间去解决,避免天蓝成为箭靶,他首先得确保她的安全,才能无后顾之忧的放心搏斗。 “你们要干什么?”冷斯晟大声喝问。 带头的流氓站了出来,以不输冷斯晟气势道:“没什么,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冷斯晟从容不迫的笑答:“有需要这么大阵仗吗?” “人多热闹点,可以玩的高兴些。”流氓头目对答如流。 不错,这个头目满上道的,冷斯晟拉着天蓝慢慢退后,然后大喝一声:“跑,快跑……” 几乎在同一时间,流氓头目亦对手下大喝。“上!” 听到冷斯晟的大叫,天蓝拔腿就跑,数名流氓同时蜂拥而上,企图抓住天蓝,冷斯晟立刻挡住流氓,让天蓝顺利逃跑。 冷斯晟从一名流氓手中夺下球棒,很从容地挥挥球棒,然后对他们招手:“来吧。” 好,他已经很久没有机会显示身手了。 天蓝头也不回,没命似的奔跑,就怕被流氓抓住,成为冷斯晟的累赘。她没有停下来,甚至远离危险区域。 虽然她知道冷斯晟身手不凡,可是对方人多势众,天蓝很担心冷斯晟的安危,如果她也精通武术,就可以与他并肩作战……她从没发现自己竟是如此无用无能,对冷斯晟来说她只是一个负累。 她气喘吁吁地靠在车门旁,连忙在手提袋内找寻钥匙,车窗玻璃上突地映出一个身影,一个拿枪的高大男子,枪口正对准天蓝的脑袋。 pong……pong! 两下枪声响起,天蓝的手提袋掉落地面,袋内的物品散了一地。她便颓然倒地。 两声刺耳枪声令冷斯晟胆寒,他迅速解决掉最后一个流氓立刻奔到天蓝身边。 沈天蓝,你千万不能有事!千万!…… ------题外话------ 求长评……亲…… 求长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