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拒绝验DNA - 黑道总裁惹火妻

【064】拒绝验DNA

在这凝滞的气氛里,冷斯晟居然二话不说地……紧紧拥抱她。就如同两人仍是亲密的爱人! 天蓝惊骇万分,冷斯晟的举动让她的思绪慢了半拍不止。 她很明确的确定,现在搂着自己的是那个对自己放狠话的冷斯晟,因为只有他的身躯,总是散发让人迷惑的气息,霸道的动作!除了他,不会有别人。 她更气的是,冷斯晟的拥抱竟然还深深诱引着她的心魂……她多痛恨这样的自己。 “冷斯晟,请放开我,如果因为我弄得你一身泥,我赔不起。”天蓝内心挣扎着,违心之论脱口而出。 “不要再查下去,好不好?”冷斯晟在她耳际呢喃。 天蓝身子保持不动,也不说话。为什么?他好像很反感她调查沈家的事。天蓝将这段时间里残缺不全的画面拼在一起…… “你是慕皇海的儿子?”天蓝冰冷的声音是用悲伤淬炼而成。 冷斯晟瞬间有天崩地裂的感觉,她想到什么?猜到什么?下秒……狠狠将天蓝的身子一旋,紧紧握住天蓝的双臂,激烈的喊道:“蓝蓝,只要不查下去,我们可以回到过去,过我们两个的生活。” 天蓝静了下来,再也没有任何一句话,所有爱的,恨的。什么强烈的语言和情绪,都在冷斯晟这话语中磨成粉闹散在氛围里。 他真的是那个面具男?那个视频里残忍虐她家人为慕皇海报仇的儿子?怎么可能……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天蓝仍是沉默以对,她的心中或许还有未磨灭的情火,但是,她没办法让自己跟一个这么凶残的人在一起。 “蓝蓝……”在她冷冷的目光中,冷斯晟唤道。 “放开我,我没办法不调查下去,更加没办法当做没事发生。”她爱他,没错,可现在的情况已经不是简单的情感问题。“告诉我,真相是什么……那天出现在沈家的那个面具男是不是你?” “蓝蓝,真相只会伤害你。” “就算伤害我,我也有权知道。” 除了那份沉淀她心中的复仇意志力,其他的爱恨情仇,在这一瞬间就想废纸丢进碎纸机一样,一条一条,破破碎碎…… 冷斯晟在她冷冰冰的气息里,松开手。 “你真的想知道真相?” 这一刻,天蓝却犹豫下来,迟迟没有举动。如果害沈家的主谋是许泽浩,她一定会讨回公道,不会放他逍遥法外,她甚至可能会不顾法律,干脆亲手杀了他才甘心。 可是,如果是冷斯晟,她不敢想象…… “没错,我是慕皇海的儿子。”这是他从冷曼薇口中证实的事实。“但我不是那个潜入沈家偷文件袋的那个人。而你,很有可能是慕皇海跟婕妤的女儿……” 冷斯晟话音刚落,天蓝就觉得自己的心快碎了,她宁愿当场耳聋,也不想听到这样残忍的讯息。 她的唇瓣发颤,说不出任何一句话。他这么说的意思是,慕皇海跟婕妤的女儿?那么他是想要表达……冷斯晟是她哥哥? 她怀疑地瞪视他。“你说什么?” 冷斯晟一步步的朝她走近,却看到她惊慌的眼眶泛红,他不由得心头一涩,一股一起的感觉在他胸臆间蔓延着。 他深锁着眉心,脸色愈显沉窒。 “当初婕妤嫁给你爸的时候,已经跟慕皇海生下你。” “你在编什么故事,我怎么一点也听不懂。”天蓝变脸了,整个人僵住,小嘴因惊愕微微开启,目光直愣愣地瞪着眼前的冷斯晟,似乎这突如其来的消息震傻了。 “你,很有可能是我妹妹。”冷斯晟一字一字说着。 仅几秒时间,天蓝又突然笑了,笑声高亢尖锐,说不出讽刺意味尽在其中。 “我是你妹妹?哈哈哈……我怎么可能是你妹妹……呵呵。”天蓝觉得自己快疯了,偏偏她又非常清醒,不得不去面对这万分荒谬的情况。 原来真相是真的会杀人。她已经被这个真相伤的体无完肤。 “冷静点,蓝蓝。”冷斯晟阴郁呢喃。 天蓝气愤地责骂他:“你是为了解释你背叛我的行为,所以才胡乱编造的,对不对!” “我是说有可能……你冷静点。”冷斯晟也开始燃起怒火,心中为了她一面倒的态度,而感受备受挫折。“我还在调查……” “冷斯晟,你真的很恶毒,你怎么可以告诉我这件事。” 冷斯晟被某种类似万念俱灰,含冤不白的情绪支配,不禁狂暴地低吼:“恶毒的是你。要我亲口告诉你这件事,你知不知道,我的心有多难受。” 她哭泣出声,扑向前拼命捶打冷斯晟。“冷斯晟,我恨你……我恨不得杀了你。” 她恨! 恨他为何不能让她相信,为何不能让她安心,他明明就是她曾经想要托付一生且最爱的男人。 她也恨他招惹她,不能让她好好过失恋挫伤过后的安静生活,反而要她面对男人成为哥哥的狗血情况。 “好,我给你机会。”气到极点的冷斯晟,走到书桌前,拿出一把枪,硬是塞进她的手心,并强迫她将枪口指向自己的心脏。 “放开我的手,你要做什么?”天蓝惊恐大叫。 “如果你觉得杀了我,一切就解脱的话,那你现在就痛快的杀了我。”他一脸悲愤。 握紧枪把,天蓝语音颤抖地威胁道:“你不要以为我不敢。” “希望我的死去可以消除你所有的愤怒,也能带走我的绝望。”冷斯晟凄然笑着,心中涨满了自从怀疑他们是兄妹关系之后,就日日夜夜伴着他的罪恶感。 冷淡握住她的小手,将枪口准确的抵在自己心脏位置。 闭上眼,仰头:“蓝蓝……我爱你。” 似乎是已经任命接受自己可能的下场,他说着临死遗言般的话语,仿佛说完这句话后,他就可以死而无憾了。 天蓝的泪从脸颊滚落,她的食指在颤抖,只要她稍微一动食指,她就能亲手将子弹射入这个‘玩弄’自己情感男人的心脏之中。 然而硬是有另一个声音,一直让她没办法…… 握着枪把抵在冷斯晟胸口的天蓝,无声地流着泪。在天人交战的挣扎中,迟迟无法决定,自己是不是要夺走他的性命。 在两人够长,够久的原姿势街之后,冷斯晟终于缓缓睁开眼睛,以不舍的柔情眼神看着天蓝。 “你无法杀我,因为你爱我,对不对?” 天蓝拼命摇头否认,摇下了纷纷的泪珠,长发披散在颊边,遮去她惨然挫败的表情。 冷斯晟拿走她手中的手枪远远扔开,一把将她紧紧抱进怀里,疯狂将密密的吻触印在她的小脸,嘴唇…… “不可以,不可以这样……”天蓝左闪右躲逃避着。 冷斯晟执意压住她的红唇,舌头窜入她的小口中肆虐。 她全身的力气瞬间流失,只能虚软的任他撷取,任他强夺。 冷斯晟交缠舞弄天蓝的小舌,感觉过去的爱恋又重新回到他们之间,还多添了一份经过试炼之后的纯碎。 天蓝好不容易逃开冷斯晟的热吻,喘息着说:“你疯了,冷斯晟……” 现在就算被世人冠上不堪的罪名,他……都要确认自己没爱错人,没想念错人! “难道你不想抛开一切跟我在一起?”他又爱又恨地钳住天蓝的小脸低吼。 抛开一切?谁能在知道有过亲密关系的爱人原来是跟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哥哥后,还能做到淡然自若的在一起?她办不到…… 头痛欲裂,沉重的感觉挥之不去。她只觉得眼前的一切越来越模糊,接着什么都看不到,周围黑压压一片,没有人,没有物。像一个黑色的虚空…… 她晕倒了…… 晕倒那瞬间,她在想,如果就这么死了,那受伤的心会不会就不会那么痛了。 在天蓝的梦中,有个小女孩在花园内奔跑。 “爹地,你看我摘的花漂不漂亮阿?”因为东奔西跑,小脸红扑扑的,炫耀着手中的战利品。 “漂亮,当然漂亮。”在一旁看着爱女的英挺男人的呵呵笑道。 “给你戴……”女孩用肥嫩嫩的小手,将一朵小花硬是插进了他头发里。 “你把爹地变成女生了。”他将她抱起起来绕圈子转,让她开心的咯笑。 梦中的小女孩,突然变成一位穿着小学制服的女学生站在校门口,她的右手臂下夹着钢琴谱,脸上的表情却忧郁的不得了。 “怎么啦,我的宝贝。”帅气的爸爸从房车中走下来问她。 “爹地,你可不可说服妈咪,我不想学钢琴了。”她小嘴嘟得比天还高。 “别生气了,不学就不学,爹地带你去吃好东西。” “耶,爹地好棒,爹地最好了。”她高兴的手舞足蹈。 然后,那位小学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位忿忿不平的女人。 她正朝着一个中年男人大声大嚷,宣泄胸中几欲爆炸的不满。 “你现在眼里就只有沈天晴一个女儿……” “我也是你女儿,你能不能别这么偏心……” 睡梦的天蓝,模模糊糊地问自己。这个女人是碰上什么事可以让她这么伤心难过。 突然间她打了个冷颤,从沉沉的睡眠中清醒过来。 睁眼一看,只见自己房间昏暗中的天花板,双手抬起直觉触碰到自己一脸泪水,原来,她真的哭了……而她就是梦中那个悲伤纷至的人。 随着白妮婷抬手敲了几下房门,书房内传来冷斯晟冷然的嗓音。 “进来……” 随之,白妮婷推开了门。 “还是没查到慕皇海目前所居住的地址?”冷斯晟的声音由宽大的柚木书桌后方盘旋椅上传来,随即,他站起身,背对着宽阔的落地玻璃窗。 近中午的艳阳,透过玻璃窗撒入强烈的光晕,让人看不清楚他脸上冷冽的神情。 “蓝蓝醒了……”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白妮婷直接向他说天蓝醒来的事。 下意识,冷斯晟挪动脚步,往门外迈去。 可此时,并没好脸色的白妮婷阻止了。 “呃……?”冷斯晟不解。 “你说过,不会告诉她,你怀疑你们是兄妹,所以才会选择分手,为什么现在又……” “因为,我爱她。”冷斯晟的话说得很没勇气。 “所以呢?都已经把她伤成这样,就应该忍一忍。为什么在最关键的时候,你把事情说出来,你这样让蓝蓝怎么有勇气活下去?……以后,全世界的人都会指着她的脑门大骂,不要脸的女人,跟自己哥哥上床!这就是你爱她的代价?” 冷斯晟沉默。 白妮婷也意识到自己有点激动,她缓了口气:“对不起,我不该这么激动。” “我会去做dna,你放心,如果蓝蓝真的是我妹妹。我会永远消失在她的世界里。”冷斯晟沉着冷脸走出书房。 当他来到天蓝房间时,房间已经空了。 正在叠被子的玛利亚告诉他,天蓝已经起床下楼吃东西去了。 冷斯晟心事重重的样走到饭桌前,看着状态不错的天蓝。 “蓝蓝……” “嗯?” 天蓝给冷斯晟一张笑脸,是那种无忧无虑的笑。两人仿佛回到最初认识那刻…… “我们……去验dna。”与其煎熬着慢热去查真相,真的倒不如直接验dna确认两人的关系。 天蓝细嚼着口中的食物,喝了口牛奶后。 她依旧是一张笑容示人:“验dna?为什么。” 为什么…… 冷斯晟诧异地看着天蓝,不会是昏迷这两天里,记忆衰退? “因为我们……” “斯晟,有你的视讯通话。”白妮婷冷不防插进这么一句话打算冷斯晟的话。 冷斯晟伏在天蓝耳旁低语:“等我下。” 而后,他回到二楼的书房。 冷斯晟一离开,天蓝就收起笑容,脑海中的世界里忽然涌入太多的记忆,而每一段自别人口中平凑出的都不不同,而且互相衡突。 突然她觉得自己像个傻瓜,何苦这样折磨自己? 唇角扬起一抹自我解嘲的笑。 “蓝蓝,我知道,这种事没有人能承受,但是验dna,是最快解决事情的方法。” “我不会验的。就算他真的是我哥哥,我也不想知道。”她宁愿带着这个秘密活着,也不要知道那么残忍的事实。 “难道你真的想要埋葬那个事实,跟斯晟过一辈子。” 天蓝放下手中的食物,正脸看着白妮婷。直觉告诉她,这个女人好像喜欢冷斯晟。 “想跟他过一辈子的人是你,对不对。” 白妮婷脸色微变。 看到白妮婷的反应,天蓝笑脸一扬。什么‘好兄弟’,这个世界男女之间除了情情爱爱,还有纯友谊可言?何况,如果她对冷斯晟没有感觉,就不会答应跟冷斯晟演这场背叛的戏了。 “如果你真爱他,就请你阻止他让我验dna,就当是,我真的是他妹妹。” 白妮婷愣了下,隐约觉得天蓝话中有话,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她这是什么意思?不详的感觉袭上心头。“蓝蓝……” “哎……我发现个事。这电视里播的华文剧真是狗血,小三猖狂,正牌的只会哭,不采取任何行动,哪里像欧美的,直接往小三脸上狠揍一顿。你说,是不是,白督察。” 白妮婷瞥了一眼正在看电视看似自言自语的凯琳,她知道,凯琳这出唱的戏是因为她曾经利用冷裴昊整她的事。 接下来的两天,为了阻止验dna,天蓝索性住在练枪房里,天天窝在沙发上。 这两天她也是胡乱地拿标靶出气。可她的情绪欠佳,平时能打个七环的枪术,像是回到了最初练习,连标靶都擦不上边。 今天天气阴阴的,好像就快要下暴雨似的。这样阴藐的天气就好像天蓝的心情。 这两天以来,她不接冷斯晟的电话,不跟他见面。这可急坏了冷斯晟。 她知道他很担心她,可是她就是无法见他。 要是见了面,她没把握她可以像那次醒来那样装成若无其事的与他谈笑风生,而且她也会让自己狠下心作决定。 她可以体谅他对她隐瞒怀疑两人身世的事,时间可以冲淡一切,何况他们的感情也只是刚开始不久,相信冷斯晟再不久的将来会接受白妮婷! 她知道这个方法是多么的残忍,这个方法不仅会伤了他的心,也会伤了自己的心。 天知道,她醒来后是在多么痛苦下才做的这个决定…… 驾车回到别墅,从凯琳口中得知,这几天冷斯晟因为她拒绝验dna煎熬的快疯掉了。她知道前几天都在练枪房过夜,今天回来,他肯定会找她。 天蓝深吸一口气,她强迫自己化身成一个专业演员,尤其是在冷斯晟面前,演出她事先安排好的剧情,和她早已想好的对白。 拧开门把,走进自己房间,就看见冷斯晟焦急的脸,她的心狠狠的紧缩了下。可她仍假装面无表情的说:“找我有事吗?” 说的同时,她故意让自己看起来有点冷漠的感觉。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为什么躲着我?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一见到她安然无恙地站在自己面前,冷斯晟整个人松了口气。 “为什么非要接你的电话?”天蓝扯出一个冷冷的笑容,继续说:“就算哥哥关心妹妹,也得有个限度。还有……下次,能不能别随便进我的房间。” 天蓝把心痛隐藏在自己冷漠的面具后面,用着不带一丝温度的眼神看着冷斯晟。 “哥哥关心妹妹?……你没事吧……蓝蓝!”他觉得不对劲,她现在的态度就好像已经默认两人是兄妹的关系。但就算是这样,她会不会太过于冷淡了。 两天的时间,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我能有什么事,正常生活作息,正常训练自己。你觉得,我像是有事的样子吗?”天蓝甜甜笑着,说话的语气跟内容真的像是在跟自己哥哥说话。 他冰寒的脸上有难掩的心碎,紧握的拳头像是在压抑什么似的。握得死紧…… 他心碎的表情也让天蓝伪装起来的心碎成千片,万片。可戏已演到一半,她不能半途而废,她要自己打起精神,继续说着言不由衷的话。 “我很累,请你离开,让我好好休息。” ‘我真的撑不住了,冷斯晟,快点……快点离开。’她没将这话说出口,只是在心中默默呐喊请求他快点离开她的视线。 没等他反应,天蓝赶紧转身过去。因为她是真的撑不下去了。眼泪就快决堤而出。她慢慢的走进浴室…… 她想回头在他一眼,在练枪房住的那两天,她也很想他。可是她不能。 因为泪水早已在她转身的那一刻,模糊了她的视线。 关上浴室门,她将背贴在门板上。 刚才的演出已经耗尽她全身的力气,她的双脚再也无力支撑她的重量,她的身子向下滑落,跌坐在冰冷的瓷砖上。 泪水布满她的脸,她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不敢哭出声,她怕他还没离开,如果让他听见她的哭声,她担心之前的表演会前功尽弃。 泪水不断,不断的滑落,心情难过的无以复加,她从不知道自己狠下心作的决定会是这么的让她痛苦。 她的言行已经伤害了他,而她却什么都不能做,更不能安慰他。只能在心里对他不住的道歉。 瞪着天蓝的背影,冷斯晟没有开口说话。此刻他很明白,是自己走错这一步。他当初真不该心软告诉她这一切。 他将手腕上的手链扯下来,握住。用力的程度像是要把它嵌入手心里一样。 迈着沉重的步伐,冷斯晟一步一步离开天蓝房间。 另一边,卧室里,弥漫着欢爱逾后的气息。 男人穿好衣服,摇晃着高脚杯中的酒。突然一双细白的双臂出现在他的颈项处。 “拼命抢回来的一份假资料,看来你真是遇到对手了。……不过,你给的假消息,也足够让他痛苦万分了。” 男人没理会,而是一口将杯中的酒饮尽。 “下一步,我们怎么走?”晴子说的同时,也不忘记勾引这个男人。 男人一下就抓住晴子伸向他私处的手,“我说过,这儿不是你能碰的地方。” “不想来第二次嘛……aaron” “你应该知道,我之所以跟你上床,是因为我是个男人,有生理需求。” “是是是,我是用来解决生理需求,只能有一次。你爱的女人,你才会有第二次的冲动。”尽管是宣泄着自己的不满,晴子还是以撒娇形势说着。 “沈天蓝最近有什么动静?” “怎么,你对她有兴趣?” 被称做aaron的男人冷眸一敛,冷冰冰地吐出:“这里不是询问机构,你的疑问用错地方了。” 晴子心中不爽的反驳,一如既往的压抑在心头,她从来就不是一个不会跟他计较太多的女人,或许只有这样,她才能被眼前这个男人多次利用。 “她能有什么动静,还不是一直在我们撒的渔网里,像条垂死的鱼一样挣扎着。”晴子是个女人,她能敏感的察觉到,这个态度冷冰冰的男人绝对是对那个沈天蓝有特殊的情感,不然,也不会迟迟不对她下狠手。 那天她去接应他的时候,aaron看着沈天蓝的神情,她都看在眼里。 “不过,你也更够狠的,居然想到让他们以为是兄妹关系,好打垮冷四爷?” aaron冷哼一声,外界传冷四爷是个多么心狠手辣,目前他对这个冷四爷的了解,也不过是个被情感困住的男人……不堪一击!搞得他都没心情跟他玩下去。 “冷斯晟,也不过如此。” 晴子柔媚笑着,“如果哪天,有人告诉你,说是我是你妹妹,你会这么冷静?” aaion眯眼看着晴子,“老东西在风流,也不会生出你这种风骚的女人。” 晴子不爽。其实她是想让这个男人说,他也会跟冷斯晟一样在乎沈天蓝那样在乎她! 突然,门外传来‘叩叩叩’的敲门声。 “少爷,许泽浩来了。” “我知道了!五分钟后,带他进来。” 朝门外应了声,aaron起身换好衣服,晴子也很主动的为他戴起面具。 “哎,这么一张帅气的脸为什么总是要戴着面具。” “你好像又忘记我刚刚说的话了。” 晴子撇撇嘴,像个小女生一样,不以为意。 许泽浩被带进卧室,依然是战战兢兢的神情。 “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去做,以许家药业的名义跟明罗百货合作,合击对付c1国际。”一见到aaron,许泽浩就即刻向他报告着。 aaron坐在单人沙发上,给予许泽浩一记赞赏的笑。 “你泡妞技术真是一流阿,许泽浩。在这么短时间,都能勾搭上明罗百货的千金。” 许泽浩干笑几声,这个男人还真是可怕,连他目前在私底下追求明罗百货的明少语,他都知道。不知,天蓝拿走那张控告他的影碟事情被他知道后,他会不会毙了他。 “对了……”aaron的声音又飘了过来。 许泽浩马上像哈巴狗一样,洗耳恭听着。 “对c1国际的攻击适可而止,给他一点教训就行。” “为什么?c1国际在s市只是一间小公司,随时都可以被击垮。……何况,俗语说的话,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而且,一山不能容二虎,你想要在s市称霸,就得除去冷斯晟……” “喔?”aaron挑挑眉,双眸眨也不眨的看着许泽浩, 被看的莫名,许泽浩浑身窜过一记寒栗,有非常不妙的感觉。 aaron咬咬牙,咧嘴掀开了一抹冷笑,“你是教我来怎么对付冷斯晟?……我告诉你,我对什么称霸s市没兴趣,你要做的事,就是顺我的意。” “可那个冷斯晟也不是好惹的,万一给他留活路,最后损失可是你。” aaron沉默着,转过身,背对着他。面向窗外长空,抬起手来抽了口雪茄,仿佛正在沉思着。他当然知道冷斯晟不好惹,不然也不会一直不对他采取行动,只为了慢慢摸清他的底线! 可是,一个沈天蓝似乎就能搞定他。 此时……许泽浩看他脸色,不敢再插嘴,只好耐心等待他的命令。 果然,aaron没有让他等太久,当空气中缓缓升起袅袅烟圈,他即转回身来,俊气的唇角扬起一抹玩味的笑。 “好,如果你能将c1国际打出s市,我就让许家药业成为国际企业。” 许泽浩点点头。他会的,而且,他会做的还不止那些,他也会慢慢将眼前这个来历不明一直操控他的面具男赶出s市。 一早,天蓝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精神恍惚的步下楼。 她偏着头,拢着细眉。昨晚她以兄妹的关系跟冷斯晟对话,也不知道等待她的是会是什么事。 天蓝呆呆的想着,机械式地走向饭厅。在拉开餐椅前,才发现餐桌前多了个人。 “早阿,蓝蓝……”白妮婷眨着一双好看的黑眸,唇瓣泛开甜腻的笑容。 昨晚她听到了天蓝跟冷斯晟的谈话,也知道,……天蓝之前说那邪的用意。这也是为什么她一早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早……”天蓝心不在焉地吐出这个字。 “蓝蓝……你放心,我会替你照顾好斯晟,而且,我会让他比以前更开心。” 心头一紧,天蓝听到自己的抽气声,然后滞然的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那很好阿。”她无法漠视心底的哀痛,原来,凯琳说的对,白妮婷对冷斯晟是有感情的。 天蓝低头看了自己一眼,唇瓣飘起一撇自嘲的笑纹。 白妮婷一脸幸福搅拌着咖啡,喝了口后,虽然有点苦涩,可她还是觉得很甜。在跟天蓝沉默片刻后…… “蓝蓝,其实……其实,在三年前,我跟斯晟在一起过,只是那时候他喝醉了,醒来就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叫她跟冷斯晟在一起过?她认识冷斯晟的时候,可是听说冷斯晟跟白妮婷,而且,冷斯晟亲口承认,他只对自己有反应…… 天哪!脑子里这是在乱七八糟想什么,怎么能有这种值得骄傲的念头产生。 不过,她现在会努力制止自己不去想那‘肮脏’的过去。那是场难以启齿的噩梦。 “沈小姐,你的热牛奶。”发愣中,玛利亚为她递来一杯牛奶。 这是天蓝住进这栋别墅一个月以来,冷斯晟强制规定她每天必须喝杯牛奶,理由是她的身体不好,牛奶有营养。 “我不想喝!”天蓝今天反常的推开那杯牛奶,眸光不经意扫过白妮婷手中的咖啡。 她不知道有多长一段时间,她都没碰咖啡了。 “玛利亚,给我一杯黑咖啡。”她现在需要的是精神支柱的黑咖啡,而是什么补营养的热牛奶! “可是,冷先生吩咐过,你只能喝牛奶。”玛利亚记得很清楚,冷斯晟是这么吩咐她的。而且她印象里,也没泡过咖啡给天蓝。 天蓝没有发怒,而是微微浅笑。“玛利亚,这是我最后一次在这里吃早餐,你就顺一次我的意?反正冷先生也不在这里。” 玛利亚一愣,最近别墅里发生的事,她这个做佣人的多多少少也知道点。先是冷先生跟沈小姐住一起,再后来,白小姐的介入,两人似乎在闹别扭。 她心里还是挺同情的沈小姐。“歡,我这就去给弄杯黑咖啡。” “谢谢你,玛利亚。” “你要离开这里?” 天蓝沉默不语,只是传达着笑不达意的神情。 时间大概过去了一分钟,天蓝等来的不是她的黑咖,还是刚刚那杯她拒绝掉的牛奶。只是,这次将牛奶放在她眼前的人不是玛利亚,而是——冷斯晟。 “咖啡对胃不好,喝黑咖啡更加不好。” 天蓝推开牛奶,“就算不好,也是对我的胃不好。……”她站起身,离开餐桌,打算给自己弄杯咖啡。 冷斯晟直径挡住她的去路。“别闹脾气了,黑咖对胃真不好。一早起床,你需要的是热牛奶暖胃。”冷然嗓音落下,他拧起浓眉。 ‘冷斯晟……能不能别再关心我了……阿!’天蓝心里狂喊。 见火药味正浓,有点醋意的白妮婷轻咳了声,赶紧打圆场。“其实咖啡也没什么不好,可以提神。” “别人我不管,总之,在我视线里,你不可以喝。” 这话无意让白妮婷安静下来。更是醋意猛升…… “蓝蓝,你就喝热牛奶吧。” 此时,两人听不进任何‘局外人’的话,他凝视着微低着头的天蓝。 而后,天蓝抬起头来,眼中只有一片蓦然。她在脑海里转了一圈,选择终于最没有威胁性的决定。“好,牛奶就牛奶……” 天蓝重新坐到餐椅上。 三个人的餐桌因为刚刚的小插曲顿时陷入无言的氛围。 这种感觉让天蓝觉得很怪,她安静地用着早餐。 余光瞄了眼坐在她旁边的冷斯晟,她犹豫着,该不该把昨晚想了一夜的决定选择在这个时候说。 在喝完最后一点牛奶后,天蓝缓了口气。死寂的气氛都能清晰听到她呼出气时的声音。 冷斯晟似乎看出她欲言又止的行为,静静地坐着,他在等。 昨晚“哥哥关心妹妹”这句话就像支利箭一样射入他的心脏。他到现在都还办法抚平。 “我……打算搬出这里。” 冷斯晟皱了皱眉头,没有应声,他内心相当矛盾。之前为了不让她知道,一味的想要让她自动离开别墅。 现在呢?她知道了,他却想要留住她。 冷斯晟眉头紧蹙地看了天蓝一会,这才沉声地开口问她:“为什么?是因为我怀疑我们是兄妹关系?” 这一瞬间,冷斯晟觉得,又有那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天蓝摇摇头。“不管我是谁的女儿,谁的妹妹……沈家的事,我不会就这样让它过去,我会揪出幕后主谋。” 去他妈沈家的事!冷斯晟很想破口大骂。但还是耐着性子,目不转睛地盯着天蓝再问一次。 “为什么?” 天蓝沉默不语地回望他。 “为什么?”冷斯晟很有耐心地再次问道:“你难道不知道,我熬的也很辛苦……”心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掐住的感觉。 “如果我不在你的视线里,你会慢慢忘掉我,还有……”天蓝扯下自己的头发,“我知道你一直想要拿样本去验dna,我成全你……” 说着,天蓝将头发用旁边的纸巾包了起来推到冷斯晟面前:“不管检验结果,你都不要告诉我,我不想知道。” 突然间,天蓝只觉得自己真虚伪,且面目可憎。居然能口是心非说出这种话。 冷斯晟的下巴微微抽紧,努力忍着自己的脾气。从天蓝昏迷醒来,他鼓起勇气决定验dna,谁知,天蓝反对。 房间里,浴室里,以及别墅任何一个角落里都找不到她的一根头发,甚至连她自己喝过水的杯子,用过的生活用品,她都处理的很好,采取任何不到她的dna。 “我吃饱了,我上楼收拾东西。”天蓝再度坚持道。 随着天蓝最后一句话落下,饭厅里再次陷入一片沉静,有些窒人,也有些尴尬。 天蓝坐在床沿上,看着这房间里的一切。 她收拾好东西之后,才发现这里真正属于她的东西少之又少,悲凉得令人可笑。临走时,还带着那么大一个‘包袱’。 打开房门,她背着皮包主动下楼,这件事终究得有个结果。 冷斯晟听见下楼的足音,抬头望着她。神情很复杂。天蓝读不出他的情绪。但是他没有躲闪,而是……对她浅浅微笑。 “可以开车送我离开这里吗?”天蓝想不到看到他的笑容后,她还能说出这样亲近的话来。 冷斯晟暗自抽了口气。没有作答。 “你不会是想让我徒步下山吧?”天蓝继续开口,表情平静得无以复加。 “凯琳已经在外面等你了。”沉默已久的冷斯晟开口了。 听后,天蓝仅仅回以微笑,走到白妮婷身旁时,她附耳轻语:“好好照顾他……” 拉开门便往外走去。凯琳驾驶的车果然在外头等她了。 当门关上的那一瞬间,玛利亚简直比冷斯晟还急,在她眼里就是应正了电视剧里的桥段,小三成为正式,而正式的懦弱选择离开。 冷斯晟站着不动,看着合上的门,世界仿佛过了一世纪般的漫长后,他才忽然大步追出门外。 “蓝蓝……蓝……”冷斯晟冲出门外,及时喊住正准备关上车门的天蓝。“你有没有爱过我?” 天蓝的手握在扶把上头,听见风把他的声音传了过来。逐渐下去的身影,让他看不清楚她的样子,只有天蓝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见站在别墅前,带着极度焦虑的冷斯晟。 真是白痴,怎么能到这个时候还问这种问题。 天蓝心底默默回答,我爱你!冷斯晟。很爱很爱……( )

上一篇   【063】深夜掘坟

下一篇   【065】谁在利用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