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谁在利用谁 - 黑道总裁惹火妻

【065】谁在利用谁

盛夏夜风,缓缓吹送。 天蓝踩着疲惫的步伐爬上三楼,然后拿出锁匙开门,关门。再直线走到套房里唯一一张沙发椅瘫倒进去。 之所以不选择一旁的床,只有一个理由。因为在外头走了一天,感觉脏兮兮的,没洗头洗澡换上干净的衣服前,她绝不会碰床。 也幸好租的这套房所提供的家居中有包含一张沙发,否则她现在可能会瘫在地板上了。真是万幸! 可是真的好累。 她从来都不知道找工作会是这么累人的一件事,更不知道她这二十六岁的年龄是个门坎,还以为自己最大的门坎会是‘工作经验’。没想到确实败在年龄这一块。 二十六岁的女人真的有那么难找工作吗?这年龄又不是已经老到手脚不灵活,或脑子退化到无法做事的程度,为什么面试官一看见她的年龄栏就狂皱眉头,让原本有希望的答复变成模棱两可的‘等候通知’呢? 前天,昨天,加上今天,她已经走了不下十五间公司应试了。结果出了失望以及两条快要走断的双腿之外,她还得到了什么? 原来自己离开冷斯晟,真的变得难容于社会。 天蓝轻声叹气着。但是不找工作,她怎么活下去? 沈家没了,公司没了,连……她曾经唯一依靠的爱情也没了。可她还活着,还得奋斗。 真的是不想不气,越想越气,越无奈! 瘫在沙发上的天蓝深深长叹了一口气,“哎……” 叩叩叩…… 随着她叹息后响起的是门外突然传来的两记敲门声,吓得瘫在沙发上的天蓝一瞬间,浑身紧绷,挺身坐起,脸上尽是惊疑不定的表情。 怎么会有人来敲她家的门。 她从离开别墅后搬到这儿才不过三天而已,左右邻居还没认识半个,会是谁来敲她的门? 叩叩叩…… 门板上的敲门声又再次响起,吓得她浑身僵硬,不由自主地将一旁皮包抓到胸前挡住,然后像是忽然想到什么似的,赶紧低下头将手机从皮包里翻出来,准备假如有什么万一,可以立刻求救。 天蓝甚至连号码都按好,就差按一个接通键—— 正在天蓝疑惑之际,手中的手机开始震动着,这个号码,是明少杰。 “喂……”她才开口,便听见他说。“开门。” 天蓝愣了愣,“阿?……” “我在门外。” 就像为了证实他的存在,门上又响起了几声敲门声——叩叩叩。 天蓝哭笑不得的皱了下没有,切断电话,直起身子走到门前,打开两道门锁,将大门打开一个缝隙,确定外头站的人真是明少杰之后,这才将最后一道链条锁打开,开门让他进来。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她问他,顺手将大门给关上。 明少杰没有立刻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先将眼前麻雀般小的套房看了个仔细,然后越看眉头皱的越紧。 “你那个有钱的罗马男朋友呢?” “喂!”天蓝不想听到‘罗马’‘男朋友’这种敏感词。 “这里能住人?” “为什么不能?有厨房,有浴室,……”天蓝答的很顺,猛的想到,“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明少杰将一份资料档展现在天蓝面前,这……这不是,她今天最后一家面试时候忘记拿的文件袋。 “别告诉我,时尚服饰也是明罗百货的?” “那是我姐用她自己名义创立的公司。”今天若不是,他刚好去时尚服饰找明少语,也不会看到天蓝落魄地离开。 天蓝哦哦的点着头。s市真是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 “走,去我那……”明少杰抓起沙发上的皮包,拉着天蓝就往门外走去。 莫名被他这样拽着,天蓝感到气愤:“喂,明少杰。你是可伶我吗?” “以朋友名义关心你。”明少杰突然就像长大的孩子一样,知道甜言蜜语对天蓝没用,就用‘称兄道弟’的形势说服她。 像眼前这个套房,真的是糟透了。他估计连天蓝之前住的别墅浴室可能都比这里要大! “如果当我是朋友,就不要觉得我现在生活很糟。” 明少杰真是无语,这不是觉不觉得的问题,而是很肯定。那天在pub里,他亲眼看到冷斯晟抱着她离开。 而后,他也对冷斯晟做了一些调查。才知道冷斯晟是s市新起的cl国际企业的总裁。他无奈叹了口气,这个女人是又被男人抛弃了吗? “你现在情况很好吗?之前被许泽浩伤害,你不是很自豪的说,你没事,你可以。现在呢?不就是又一次失恋。” 面对突然发脾气的明少杰,天蓝突然又气弱下来,歉疚,忧虑,与恐惧再度将她笼罩。也不知道,冷斯晟去验dna了没有。不过,他倒是很守信,这几天,完全没有联络她。 “对不起,我……”天蓝突然停了下来,脸上表情充满了愤慨。 明少杰忍不住再次‘祈求’她跟他走:“走吧,虽然那里比不上那个男人给你的一切,但至少比这里好。” “我不会离开这里。”天蓝太了解自己,固执,偏激!所以目前生活一定要改变。不管怎样,一定要有所改变才行。 “好,我不强迫你。”明少杰的语气中有抹无奈,但并没有发火。 天蓝像是谢谢般给了他一个笑容。 “对了,我的助理前段时间刚辞职,刚好少人事部还没请到人……你,可以?”说着,明少杰眼底闪过狡黠。“噢,如果你觉得你不能够胜任的话,那可以当我没说过。” “你在刺激我?”天蓝鄙夷瞪着他。 “算吗?”他毫不犹豫地咧嘴一笑,一点也不以自己的卑鄙为耻。 “好了,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我来接你。”看她样子好像很累,明少杰也不想浪费她的休息时间,临走前,提醒着。 天蓝徒然膛大双眼,震惊地瞪着他,然后莫名其妙的喜悦涌上来,她找到工作了? * 翌日,天蓝早早就起床,今天的她,心情异常的好。 看着镜中的自己,一身整齐的套装,简单利落。然后她将小波浪的微卷长发挽起。她一向不喜欢自己太过秀气的长相,如此打扮可以让她看起来多点成熟干练。 再次确认打扮没有问题后,天蓝对着镜中的自己鼓励喊道:“沈天蓝,虽然只是个秘书,也要用心去做。加油!” 微笑地提起昨晚准备好的公文包,走出套房。突然间,想到昨天明少杰离开前说的那句话,要来接她? 哪有秘书跟老板一起上班的? 不过天蓝知道,明少杰真的会来接她,为了防止第一天上班就传出不好的传闻,天蓝一早就起床自己搭巴士去明罗总公司。 到了公司她才发一条短信给明少杰,说自己已经在明罗公司办理一切手续了。 天蓝坐在位置上,开启电脑,准备开始工作。 见到开机中的屏幕倒映出的人影,她突然吓到。 “明总,早……” “我还是习惯你叫我明少杰,不然阿ben也行。”在天蓝出门那一刻,明少杰的车也刚好停在小区楼下,只是那条路本来就不大,被明少杰的车这么一停,有些住户的摩托车都没办法正常行驶。 所以他不得不将车停到较远一点的地方,没想到刚把车停好,就收到天蓝的短信。 “如果想让我这份工作做得久一点,就请您,不要对我特别‘照顾’。” “那……沈秘书,泡杯咖啡送到我办公室去,加奶不加糖。” “ok。” 临近午餐的时间……‘砰’的一声,让原本专注在文件里的明少杰抬起头来,疑惑地看向办公室外。他看了时间,已经到了午餐时间,照理说这个时间大家都已经下楼用餐了,怎么会声音出现? 公司保安系统完善,又还没到晚上,他当然不会怀疑有小偷,只是短短的几分钟这声音已经频繁到让向来不管外屋的他都难以再忽略下去。 奇怪,外面到底发生什么事?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放下文件,他站起身往外走,只见那个今天第一天上班就把他的行程安排得井井有条,并将所有文件全部归档编列整齐的天蓝,正手忙脚乱地围着复印机团团转。 “有没搞错,怎么又不能动了……”天蓝着急地碎念着,一脸忧虑地看着眼前罢工的复印机。 她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从外星来的,破坏能力这么强?别人用都好好的,怎么轮到自己一用,就坏? 对着复印机捣鼓了半天,确定自己只会越弄越糟之后,她干脆放弃,“唉,看来只能请维修人员来了。” 没想到一转身,就撞上一堵肉墙。明少杰身上那股香水味袭入鼻尖,让她忍不住惊诧地抬起头来。 “看来你的破坏力还挺强大的?” 天蓝先是愣了下,尴尬地望向明少杰,苦笑着说不出话来。他怎么会在这时候出来阿? “这个,我,我可以解释的……”天蓝结结巴巴地开口。 “说来听听看。”明少杰神态自睿地靠在她的办公桌旁,双手环着胸,一派的轻松自然,等待她的解释。 “早上那么多人用过了,它肯定是快要坏了,刚好我有份文件要复印……” “你该不会是想说,是别人弄坏,而你只不过刚好碰到?” 天蓝被堵的哑口无言,嘟着嘴,干嘛要说的这么明白?“看你这么爽快聘请我,还以为你人不错,现在看,你是越来越讨厌了。”最后,她还是忍不住孩子气地回了句。 明少杰笑了笑,打趣道:“是吗?不过未来你可要在我这个讨厌鬼身边工作。” 天蓝听后给了明少杰一个鬼脸。不爽地说着:“我知道,谢谢你的提醒。” 明少杰还是呵呵笑着…… 原本安静的接待处徒然人声嘈杂了起来。有些八卦女职员看过近几期海外成功人士的周刊,认出此时出现在接待处的男人是……钻石王老五,冷斯晟。 冷斯晟一点也不在乎那些投注在他身上的目光,站起身,黑眸寻找着熟悉的身影。 天蓝跟在明少杰身后:“今天下午你约了颖欣小姐吃饭,如果你突然拒绝,是不是应该打个电话给她?……”没得到答案,天蓝捶了下明少杰的肩膀:“别想让我打……” 看明少杰猛地站住脚步,也没像刚才那样喋喋不休的说着,她顺着他的目光望去…… 她看到站在一楼接待处的冷斯晟,脚步微顿了下,心跳不禁加快。 此时,明少杰突然握住天蓝的手,很用力,很紧。 天蓝瞪了一眼明少杰,公共场合她不想闹出什么事来,手腕不断挣扎,却最终还是没能挣脱掉。最后她放弃,只能被明少杰牵着从接待处经过,走向大厦的玻璃门。 期间,天蓝选择目光飘过他,视若无睹地走了过去,明明两人离得很近,她却没正眼看他一眼。 对她而言,他们已经是陌生人了。不管是不是兄妹…… 冷斯晟不发一言地站在一旁看着她,原本要去吃午餐的明罗工作人员,似乎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氛,没几个离开,反而三三两两地站在一旁有一句没一句地交谈,但目光不停地瞟向冷斯晟。 他直直看着天蓝,注意到她明显瘦了一圈,想起了这一阵子她所经历的一切,他想抱住她安慰她,告诉她,他很抱歉,还有他对她的思念程度,远超过他承认两人是兄妹的程度。 但是他之所以会出现在明罗公司,不是因为他知道她会在这里出现,而是他有工作上的事要见见明少杰。 “明少杰,请等下。” 被指名道姓的明少杰停下脚步,得意的笑容望向冷斯晟:“有事?”期间,他还是紧紧握住天蓝的手。 “要在这里谈?”冷斯晟的口吻里,明显是在暗示,接下来的谈话内容是不适合在这里谈。 “好,去我办公室谈。”明少杰只知道,他这是要跟他谈天蓝的事,没有其他的想法。 天蓝沉默了下,才抬起头淡淡看向冷斯晟:“很抱歉,冷先生,明总约了女朋友吃午餐,如果你有事,请下次跟我联系,我是明总的秘书,沈天蓝。” 天蓝脱开明少杰的手,自我介绍着。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冷斯晟,对他,她不想再抱有任何的希望。 她逼自己对这个男人死心! 看着她对自己的冷淡,令冷斯晟有一瞬间的慌乱,过去他从未见过她有这种坚定的表情,他焦急地试图从她的一脸平静中倒找其他情绪。但她脸上的神情还是陌生得令他心惊。 “没事,难得冷总亲自找上门。” “那我怎么跟颖欣小姐交代?”天蓝冷冷地瞪着明少杰,她才第一天上班! 冷斯晟注意到她的眼底开始有了温度,虽然是愤怒,但总比无动于衷的好。虽然这股愤怒不是向着他。但他还是感到欣喜,至少……天蓝还是个会喜怒无常的人。 “没事,反正我也不会跟她一起吃午餐。走吧,冷总。” 办公室里,明少杰是一脸胜利者的姿态等着冷斯晟开口。 而冷斯晟则是沉着一张冷脸。 “知道cl国际,是以什么命名的吗?” 明少杰疑惑,摇头。 “c是晟,l是蓝!cl加起来就是冷斯晟跟沈天蓝。” “这就是你跟我谈的内容?那么很抱歉,我对你跟天蓝的过去没兴趣。” “我只想告诉你,cl国际跟沈天蓝一样,都是我的命,谁要是想击垮cl国际。我会让那个人的公司,永无宁日。” 明少杰听着冷斯晟的话,是越听越不懂。他知道s市有那么一间正在上轨道的cl国际公司,只是,他这话的意思是指……明罗公司针对cl国际? “我想你搞错了,明罗公司从来就没针对过任何一间公司。” “是吗?看来,你真的很少看新闻。” 明少杰最烦拿‘你不看新闻?’这样的词汇用在他身上。 可他还是露出一抹笑容:“就算我不看新闻,我照样能坐到这个位置。” “你姐姐,明少语难道就没告诉你,你的位置,可能是她的。” 原本心情大好的明少杰,这下被冷斯晟搅的是毫无心情二字可言,什么意思?他姐姐要做他的位置,怎么可能,…… 姐姐一向都是以独立自豪。何况,就算是明罗要换总裁,也会提前开董事会。 “除了公事,你就没有其他想要跟我谈的,比如某人……” 冷斯晟明白他指的某人是谁,“她的事,我知道就行,有什么好谈的?” “冷斯晟,那你知不知道,她现在住的房子连个浴室都不如。” “放心,那个地方,她不会住太久。” 隔着一堵墙坐在自己座位上的天蓝,很想知道他们到底在谈什么。公事?私事? * 下班了,天蓝缓缓往公车站牌走去。 天空阴阴的,轰隆隆地打着闷雷,好像快要下雨了,而她早上出门时没有带伞。 中午冷斯晟的突然到访,也不知道跟明少杰谈了些什么,弄得明少杰傻愣傻愣的坐在办公椅上发呆,就连那个什么关颖欣都怒气冲冲来找他。 都被他吼着出来…… 冷斯晟中午离开时,像股微风一样从她身旁经过,她为什么会因为她对自己不闻不问而感到痛彻心扉? 此刻,她又有点想要知道dna的结果。可能结果就是那么令人难堪,不然他也不会在这么久时间里,不曾过问她的一切。 原因就只有一个,他们是兄妹关系。 要命!她在想什么?干嘛要浪费时间去想这些有的没的? 雨落了下来,还是快点找个地方躲雨比较实在,她现在可没有本钱感冒。 天蓝跑向公车站,那里有遮雨棚。 叭—— 一阵喇叭声在她身后按鸣,接着一部黑色轿车在她身边停了下来,压住了禁止停车的红线。天蓝拿着皮包挡在头上,错愕地看着昂贵的进口轿车。 副驾驶座的车窗降了下来,来到驾驶座里的人,她更是愕然。 “上车吧,我送你回去。”冷斯晟深深地看着她。 以前她出入都有自己的私家车,如今却要等公交车,这让冷斯晟非常难过。 今天在明罗遇到她,听到明少杰那番话,他就忍不住让人打听她的消息,这才明白她现在的情况是需要到外面工作才能养活自己。而且,还住在那么简陋的套房里。 “不用了,我搭公交车就可以了。”天蓝防备地看着冷斯晟,总觉得他是在嘲笑自己。 叭叭—— 后头公交车来了,因为他占用了公交车暂停格,所以公交车的四季气得猛按喇叭。 “你快点上车,不然我不走。”他无赖地威胁她。 “你……”看见站牌里一堆等公交车的人瞪着她看,好像是埋怨她让他们上不了公交车,迫于群众压力,她只好赶快打开车门上了冷斯晟的车。 得逞后,冷斯晟迅速把车开走。 “冷斯晟,你知不知道这里s市,不是罗马。你刚刚那样做,人家随时可以报警抓你。”天蓝蹙着眉头,对他刚刚无赖的行为很不满。 “我只是想要顺路送你回家,有什么不对?”冷斯晟好整以暇地回道。 天蓝立即抓到他的语病,“你知道我住哪里?可是,那里跟别墅一点都不顺路。” “不管你住哪里,我都可以绕去顺路。”冷斯晟咧嘴一笑,雨刷刷开车窗上的雨水,前方车阵瞬间清晰。 他笑笑地道:“还记得在罗马,那时候你跌进那个水池……” “讲那个干吗?”天蓝蹙着眉心,无法理解他旧事重提的用意。 没错,她当然记得那天的一切,那是冷斯晟跟她告白的一天。 “我以为你忘了。”冷斯晟淡淡地说。 他当然不是真的认为她忘了,他是故意勾起两人的共同回忆,他在试探,试探她是否对他还要一丝情感…… “我倒真希望能忘记。”天蓝冷冷地说,双眸木然地注视着车窗外的雨景,心情也像浸泡在雨水里。 那些回忆甜蜜又残酷。 沉静在回忆里的天蓝,没注意到冷斯晟把车开到了一间餐厅前。 石雕的建筑,挑高的梁柱,门口种植这南洋木,不但有铺着鹅卵石的路径,门口还有一排停车位,掩映在几盏晕黄的路灯下,看起来神秘高级。 “吃完晚餐,我再送你回去。”冷斯晟问也没问天蓝的意见,就径自准备停车。 天蓝看着他那理所当然的姿态,不想去猜测他的用意。 吃就吃!她才不怕他,而且,她会狠狠点个最贵的,反正她用不着替他省钱。最重要的是,她也饿了。 冷斯晟下了车,撑着伞过来替她开车门。 雨势忽然又大起来,为了避免两人都淋湿,冷斯晟非常自然地搭住她的香肩,缩小了两人距离。 可是,他这举动,天蓝又浑身僵硬地停了下来。她瞪着搂住她肩膀的那只手,久久没说话。 他怎么可以这么自然地搂住她的肩?他为什么会认为她愿意跟他这么亲密? 天蓝的眼光和僵硬的身体反应,让冷斯晟把手放开了。 就算天蓝没说,他也感受得到两人之间高涨的僵凝气氛,曾经最熟悉的人,现在却是陌生人,也勿怪乎天蓝的反应会这么大了。 他真的可以拟补她吗?她内心因‘血缘关系’而受到的伤害到底有多大? 他开始没有把握了。 一进餐馆,眼前的一切真的跟罗马那个‘童话屋’一样。来这里用餐的也几乎都是情侣双双对对的。 但是,冷斯晟会不会带错人了?他不是应该带白妮婷来的吗? 包厢里弥漫着窒息的沉默,天蓝面无表情地通过包厢上的透明玻璃看着水池‘哗啦啦’的流着。因为下雨,所以外面的秋千跟一些其他用来消遣的东西都禁止使用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股紧绷的情绪从她身上扩散开来。任谁都不能忽视。 用餐过后,外头豪雨依旧,且有越夜越增强的趋势。 天蓝一言不发,没有告诉冷斯晟地址,不过,她知道,冷斯晟肯定知道她目前的住址。 果然,车子在离小区不远处的一个稍微破旧的停车场停了下来。 就算是这样,冷斯晟还是先下车,为天蓝开车门。而她似乎也很配合他。 在停车场去小区的那小段路,两人共撑一把伞回到套房中。不过这几分钟的路程,冷斯晟的衣服就被打湿一片,天蓝的情况好些,但头发也沾了点飞窜的雨水。 天蓝掏出锁匙,开门…… “谢谢你送我回来。”天蓝站在门口,似乎没有想要让冷斯晟进来的意思。 冷斯晟看了下时间,对上天蓝的眼。“很晚了,而且我有点累,我想这种天气,再加上我这种状态,很不适合开车。” 啊? 天蓝仅愣了几秒,冷斯晟就已经挤过她的身子走进套房里。 “冷斯晟,你……你不会是打算在这里过夜?”天蓝的状态就差点惊跳了起来。 她战战兢兢的惊慌反应让冷斯晟的心情瞬间转为轻微恶劣:“我是毒蛇猛兽吗?你在害怕什么?” “我……”天蓝不知道该怎么说。 此时,她没辙,就算用上自己全部力气也不可能将冷斯晟这种身形的男人推出去。 等冷斯晟冲完澡腰际围着偏小号的浴巾出来。天蓝是打算先睡了,只不过是谁在沙发上。 这个套房只有一间房间,本来天蓝是打算让冷斯晟睡沙发好了,自己睡床,可是她怕,这个冷斯晟等下会无耻到跟她同床。所以,她索性睡沙发。想挤都没办法挤,因为她这个一米七的个睡着都好辛苦。 “你这是在做什么?”冷斯晟的声音微冷。 睡在沙发上的天蓝露出半张脸,“睡觉阿。” 看也知道她是准备睡觉了。“为什么不回房间的床上睡?” “我睡这里就可以了,床让给你。”天蓝小小声地回答,语气却很坚定。 “沈天蓝,听着……现在,给我上床去睡。” 天蓝抿着唇摇头,态度温和却非常坚决。“没事,我睡沙发就可以了。” “就算沙发再柔软,睡起来总是没有床来的舒服合适,你没有必要和自己过不去。” “没关系。”天蓝不以为意。闭上眼打算真的睡觉了。 忽然,有抹高大的黑影逼近她,一把将她从沙发上抱了起来。天蓝的反应还有点迟缓,慢了好几拍才意识到自己被冷斯晟抱了起来。 “喂……冷斯晟……”她挣扎着要下去。可徒劳无功,她被冷斯晟紧紧的抱在怀里。直到她被放在卧室里的床上:“你睡床上。” 天蓝还没找到话顶回去,冷斯晟走出卧室,且为天蓝关上房门。 外头大风大雨,阳台上房主种的花花草草被吹得震震作响。 不知道为什么,天蓝很不放心冷斯晟在外面睡。而且,他身上好像只是围着那么一小块布料,在这种雨季的情况下,似乎会感冒…… 听着风雨打在墙外,在房内造成的回音,不经让天蓝更加担心冷斯晟。根本无法入眠。 打开衣柜,将自己最大号的睡裙拿了出来…… 不大的客厅除了雨声外,很安静,他睡着了?这么快。 天蓝蹲在沙发前,静静的看着熟睡中的冷斯晟。其实,她很喜欢这样看着他。静静的,两人不带任何争吵跟猜疑。 在‘观赏’后,她起身准备回被窝补个眠,才刚转身,手就被冷斯晟紧紧拉住:“看完就这么走了阿?” “我……我只是看你是不是还活着。” “死倒不会,只是会腰酸背痛。”冷斯晟想个孩子一样扭动身躯撒娇着。 肯定啊,冷斯晟怎么说也有接近一米九的高个儿,这个不咋地的沙发顶多就一米五的长度吧? “呃,那个……这个给你。” 昏暗中,冷斯晟看天蓝手上的布料,能猜出来那是她给他的衣服。怎么,这里也有男式衣服? 见冷斯晟迟迟没有接过,天蓝索性摊开解释:“放心,这是睡裙,很大号的。我想你应该可以穿。” 呃! 冷斯晟瞬间哭笑不得。睡裙? “你让我穿睡裙?” “不然呢?总比你腰上那块小布好吧?” 好,穿就穿。冷斯晟没犹豫太久,接过天蓝手中的‘大号睡裙’…… 大雨下了一夜。 早晨,雨势依旧。 天空灰蒙一片,室内也灰蒙蒙的。 冷斯晟人高腿长,睡在不到一米五长的沙发上真的很舒服,腰酸腿酸的。他很早就醒了,也可以说是,一整晚几乎都没睡过。 他坐了起来,站起身伸伸懒腰,舒展筋骨,体内有一半的骨头都在抗议,身材高大的人实在不适合睡沙发上,尤其是穿着紧身睡裙,太折腾人了。 走进卧室,床上的天蓝抱着棉被扔旧睡得很香甜,连身睡衣微微向上卷起,露出白皙均称的美腿,构成一幅诱人的画面。 冷斯晟眸色微微漾深,随即拉出棉被替她盖好。 天蓝从睡梦中逐渐转醒,室内冷气运转着,凉爽的温度,让人想赖在棉被里。她发出嘤咛声,翻了个身,探出一只手摸索着床头柜的闹钟。 8点了?天蓝猛地坐起身上,走出卧室,沙发上已经空了。 将一目了然的套房找了个遍,没有看到冷斯晟的身影。 他已经走了? 天蓝到公司的时候,气氛跟第一天全然不同,她没看到她的老板明少杰。这不奇怪,老板嘛,可以晚点到公司,可是为什么总裁办公室里会有人。 天蓝泡好一杯咖啡,敲门进入办公室。 映入她眼帘的是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好熟悉。 “好久不见。” 天蓝想起来了,是她求学时同校的才女——明少语。 可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昨天知道时尚服饰也是她经营的,天蓝都感到惊讶。 “看到我一定很奇怪吧?……从今天开始,明罗公司由我接管。” “那……少杰呢?” 少杰?喊得可真亲昵。“他啊?现在估计是躲在哪个女人怀抱里痛哭吧。” 天蓝顿住。不会是因为明少杰聘请她的事,而遭到家族里人的反对? 不太可能,一个大企业,会在意她这么一个小秘书?思考完毕,天蓝开口:“如果没事的话,我先出去了。” “等下……”明少语踩着七公分的细高跟鞋绕过办公桌,双手环于胸前走到天蓝面前:“本来呢,我是觉得我弟弟招聘的人肯定都是下等货,可是你呢,我相信你的实力,不过你当个秘书真是有点可惜。” 又贬又赞的话,大概只有天蓝听得出来。 “你到底想说什么……” “知不知道蓝天公司已经在我名下了……呵呵,看你这么惊讶的表情,应该还不知道我跟许泽浩的关系?” “我不喜欢猜谜语,有什么事,请快点说。” 还跟读书的时候一样臭脾气,“到人事部,……拿你新的工作证。” 说完,明少语回到办公椅上,埋头于资料中。 天蓝不解地走出办公室,去人事部的路上,她都想好了,大不了就是被抄。谁知道,人事部的人告诉她,她被升做明罗公司的企划经理? 好莫名其妙的的感觉。 可她对企划经理这一职也是得心应手,公司所有的即将策划的方案全落入她手中。当她看到一份有关于‘cl国际合作’方案的时候。 那一瞬间,她清醒过来了。自己被明少语利用来对付冷斯晟? 这个cl国际是冷斯晟的公司吧? 这个男人怎么连这个都没告诉她!昨天来公司找明少杰也是为了这件事? 哎,天蓝摇摇头,想在这个时候做点什么,可突然间觉得自己力不从心。在方案中看到的是一笔‘空头支票’的计划,这样……如果cl国际跟明罗合作,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cl会被明罗以‘欺诈’罪告上法院。 想到此,她的眼皮猛然一跳。如果自己将此事告诉冷斯晟,那换来的肯定是她的牢狱之灾。 不是她坐牢,就是冷斯晟坐牢。 这一定是许泽浩那贱人在唆使明少语这么做!一定…… 天蓝眼眸低垂,原来她自己也在不知不觉的危机中走着,步步险棋,呵!就怕她还没达成自己想要的目标,就已经遍体鳞伤了。 下班后,为了躲着冷斯晟,她绕路从小巷走到下一个车站等车。 当她经过小巷时…… 她一直知道,心软是她最大的缺点,同情心泛滥则是她另一个不可救药的致命伤。从小到大,天蓝就不知道告诫自己几次了。 但是,知道归知道,当看到眼前这一切阴谋时,她也想视若无睹地走过去,也想无动于衷……但是,看那瘦下的男孩被一群不良少年像狗一样地殴打时,她真的人不下去了。 怎么说,她也是训练过的,只是一直没机会显示身手。 所以,她一咬牙,壮着胆子。勇敢地对那些少年说:“住……手。” 七,八个看来凶神恶煞似的的青少年住手了,暴戾的眼神慢慢地打量着天蓝,而地上则蜷缩着一个被打到半昏迷的少年。 一辆黑色轿车陷在车阵中,只是冷斯晟顾着埋头看手边的资料,一边衡量明罗突然要跟cl合作的方案报表。 “阿,这女的是不是找死阿,还是替她报警好了。” “他们那群人可有名了,是这附近的恶霸,前一阵子报纸登的那群拿刀砍人的不良少年就是他们。” 路边的人们喧扰的话,他也没放在心上,在大都市里,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只要事不关己,他向来是眼不见为净。 “咦,那个人好像是……沈小姐。”前段时间被冷斯晟安排来s市的冷毅含糊不清嘀咕着。 沈小姐?天蓝!冷斯晟迅速抬头,顺着众人的目光,在对面马路上的巷子里,天蓝那抹纤细的身影跃上他的视线,身边围着一群个头比她大很多的青少年,她显得更加娇小,她手里抓着一只扫把,看似苍白的脸,浑身僵硬。 他几乎都能听到天蓝的求救,感到她的凄惶,害怕。 “停车!” 砰。 冷斯晟寒着一张脸,重重地摔上车门,快步地往对面走去…… “你们要不要脸,这么多人欺负一个?我都替你们感到丢脸。”她实在是容不得众人欺负一个苍白的少年,但强出头的接过就面临眼前的局面。 少年们不屑地看着天蓝,她虽然穿着ol服饰,可脸看起来像是试图装大人来教他们,实在太好笑了。 这群青少年将她团团围住,堵住了全部的去路,而刚刚那个被揍的那个苍白少年,在这混乱中,人也不见了。 “妈的,这女的简直是找死。” “打她,是女人也他妈照打。” “就是,让她知道,多管闲事,会是什么后果。” 不到几步路外就是车水马龙的大马路了,但是这个死巷里,越围越小的圈子,就像是都市见不着光的阴暗地带。。

上一篇   【064】拒绝验DNA

下一篇   【066】久违的亲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