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久违的亲热 - 黑道总裁惹火妻

【066】久违的亲热

“这里是有法治的国家,警察等会就来了,你们别乱来。” 想象跟现实真的是有差距,天蓝以为自己面对这几个乳臭未干的孩子,可在这阴狠的气息,暴力的气味重,让她意识到了自己是单独的一人。 “笑死人了,警察在哪里?”有人粗鲁一推,她穿着高跟鞋的脚腕一扭,重重地撞倒了墙壁。 “啰嗦的女人,打她……”话未落,一脚重重地踹了过去,剧烈的痛让她痛得叫出声,火辣辣的疼痛直窜四肢百骸。 同伙中有人先动手,其他人胆子也大了起来,另一个狠狠地揪了一下她的头发。“老子最讨厌有人说教了。” “妈的!揍她。” 一拳一脚重重地落到天蓝的身上,她痛呼着,身体蜷缩成一团缩在地上,火辣辣的痛楚从四肢百骸传来,……她好痛,好痛。 她又不不自量力多管闲事了,如果冷斯晟知道,一定得气死。 “全他妈都给我住手。”一声怒吼传来。 攻击天蓝的人都住手了,天蓝忍着痛,从眯眼的眼中看到冷斯晟如天神降临那一身卓尔不群的气质,还有一股迫人的气势,正处於火山爆发的边缘。 那群不良少年评估似的打量着他。“你打算是英雄救美是不是?” 冷斯晟看了眼卷缩在地上只接受挨打,却没有还击的天蓝。俊美的脸上霎时变得阴鸷,可怕。真是笨蛋的女人,不是一直强悍的说自己很有潜质变狡猾的狐狸吗? “你报警阿,我老子会为我摆平的,我把她打死了都没事。”带头的少年狞狰地笑了,挑衅地又踢了天蓝一脚。 “是吗?”冷斯晟阴恻恻地一笑,语音方落,手已经硬生生地扯住不良少年的手臂,利落一折,关节骨折打断的声音清晰可闻,那少年杀猪似地惨嚎出声。 冷斯晟没有停止,又狠狠地一踹,力道又大又猛,把那少年直直踢到了墙上,再重跌倒地上呻吟着。他的动作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 这下怔住了这群少年,他们脸色大变,又惊又惧地看着冷斯晟。“还有谁的老子可以保他平安的?”冷斯晟那阴狠,冰冷的语气,让人心魂一颤。 “爷……”冷毅将车停好后,匆匆忙忙赶来。而此时,因为围观群众好心报警,警察也来了。 他们迅速地制伏了那群不良少年。 天蓝慢慢地从冰冷地上站起来,刚刚挨了几下拳脚,真不是开玩笑,简直比那次跟冷斯晟打赌,接受考验的时候要痛上十倍…… “你这笨蛋……”冷斯晟咬牙切齿吼道。脑袋乱哄哄的直想杀人。才学了那么点枪法,就以为自己是女侠,可以劫富济贫了? 看到天蓝脸上的红肿,淤青时,冷斯晟的脸又是一沉。 一边呻吟,一边忍着痛去医院做了检查,冷斯晟阴着一张脸,吓得医院用最高的效率为她治疗,而他从警察和那群不良少年的口中,也拼凑出事情的真相。 看着她身上的伤口,冷斯晟静静地不发一语,这样的沉默让她感到莫名的害怕。 “想骂就骂吧。” 冷斯晟阴沉沉地瞪着天蓝,想一直秃鹰盯着猎物。“你管人家的闲事干什么?今天就算有人被当场打死,也不管你的事。” 天蓝咬了咬唇。 “他们随便一个都可以把你揍得半死,更何况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青少年。揍你,打你都还算是小事……万一,他们强bao,轮jian你呢?杀人弃尸呢?” 天蓝听得打了个冷颤。那浑浊,肮脏的气息猛地让她的脑子想起她跟冷斯晟,如果是兄妹关系,他们的过去,就是不伦不类的‘**’。头痛,头痛! 抿着嘴:“他们……都还只是孩子。” “孩子?他们个都比你高,哪里像个孩子了?以后,别再多管闲事。损人不利己的事,别管!” 冷斯晟的话像一阵响雷似地往天蓝脑袋劈了下来。 让她犹豫要不要告诉他,那个陷阱? 在医院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后,天蓝没什么大碍,只是受了一点外伤。 套房里,天蓝被冷斯晟喝止住,只能在床上躺着,哪都不准去。 见冷斯晟对待自己,天蓝开口:“叫我别管闲事,你自己呢?” “我怎么了?” 切,回答的真是理直气壮。 “我没事,医生都说,这是外伤。” “所以呢?” 天蓝要喷火了!“所以麻烦你跟你的助理,离开我的房子。” “我会离开,但不是现在。你一定还没吃饭吧。” “我不饿!”天蓝话音刚落,肚子就不争气的出卖她,咕噜噜叫着。 冷斯晟这才浅浅一笑,走出房间。看着什么都没有的厨房,这女人过去的几天是吃什么?他叹了口气,朝冷毅说:“马上让人送新鲜材料过来。还有,把这些破旧的东西全部给我换掉。” “知道了,爷。” 很听话,静静在床上没下地的天蓝觉得不对劲,外面是干嘛,噼噼啪啪的? 好奇心胜过冷斯晟的警告,她下地走出房间,眼前的一切优点吓到她。 套房里的家用电器全部都被换了,事实上打开房门的那一瞬间,她还以为自己是被揍傻了,才会产生幻觉看到眼前一切。 “冷斯晟,你搞什么。这些都是房东太太的东西。你怎么能换掉。” “那么破旧,能用?” “那也不能丢掉,万一人家找我怎么办?” “叫她来找我!回床上去,一会我煮好东西,你就可以出来。” 什……什么?煮好东西?天蓝往冷斯晟身上一瞥。 卷起的衬衫袖子,西装裤上还有一点点污渍,看起来像是在煮东西那么一回事。但是,为什么要在这里煮东西。 “喂,冷斯晟,就算你是我哥哥,你也没必要这样照顾我。” 天蓝这么一吼,吃惊的不是冷斯晟,而是冷毅。 他膛目结舌地看着冷斯晟,爷,还没把检验结果告诉她? 为了消除天蓝的怒气,冷毅大胆开口:“沈小姐,其实你跟爷……” “冷毅,你先回去。” 天蓝目送冷毅离开,跑进厨房准备把冷斯晟撵走。可当她站在厨房门口,看着从她住进这套房开始就没动过的那些煤气炉阿什么的,现在完全被冷斯晟使用中。 他还真的会煮饭? 观察了一会,倒是挺像模像样的。 “再等一会就可以吃了。”专注于手中食物的冷斯晟,像个家庭煮男说着。 天蓝突然觉得自己快要被满满的幸福瞬间淹没。这个冷斯晟,真不知道他现在是打的什么主意。为什么总是做些让她觉得自己已经幸福到快不能呼吸了。 见天蓝乖乖地离开厨房,冷斯晟勾唇浅笑,在他的世界里,她是第一顺位。这一点她不用问就能感受到。 好比现在,他明明很在乎她知道真相后喜悦,可他就是忍住不说,在慢慢激起她的怒意,她的在意。 片刻后,冷斯晟将自己精心烹饪的食物端了出来。天蓝早已在矮桌上整整齐齐放了两副碗筷。 “你倒是挺主动的嘛。” “既然有免费的厨师,我为什么不吃?还有阿,等下吃完,你别指望我洗碗。”天蓝说着,拿着筷子就已经开始夹东西往嘴里送。 看着天蓝嚼着食物的表情,冷斯晟满意地笑着。 没有言语的一顿晚餐吃得天蓝挺开心的,她现在才发现,冷斯晟这个男人,真的是个好好男人。可惜…… * 中环路街头一扫原本的阴霾,被秋阳照得闪闪发光,从行人道的树叶里洒出一片金黄,原本来往匆忙的街头,有一种愉快的轻松空气正在慢慢酝酿开来。 然而,就在大地万物皆快乐,轻松时,有一个角落却显得气氛紧张。 坐落在高级餐厅里,出现了四个令人忍不住频频回头的人。他们的可怕,在经过不少媒体的报道后,全s市……都知道这几个人。 而此时,虽然是悠闲的下午茶时间,但这些人不应该出现在这儿,而是该坐在气派的办公室里,指挥掌握着整个s市未来经济命脉。 按照目前情况来判断。如果说,亚洲的经济在s市,那么s市的经济则在明罗。 “我说语侄女,针对cl国际,有什么好处?现在已经损失一笔资金了。”董事会的老秦掏出手帕,抹抹自己微秃的额头上不停留下来的汗水,餐厅里的冷气似乎在他身上起不来什么作用。 “我同意老秦的说法,你让我们把小杰弄下台,我们已经办到了,你说你会让明罗走向国际,这点我们是没有看到,现在我们不会拿明罗开玩笑。” “没错,语侄女,你还年轻,不知道这么事情的严重性。” 其余两名董事会的老臣子你一言我一语的接话着。 明少语听到他们的反对,没有发怒。而是露出让他们摸不着头脑的笑。 “三位叔伯,我想,你们也知道s市的情况,明罗目前是要往国际发展,需要的是大量的资金跟大量的人脉,还有一点,就是收购所有在s市能威胁到明罗的公司。现在才能确保明罗能够顺利打入国际市场。” 明少语这一发言,不悦的强大电流充斥四周,上了年纪准备今年好好赚一笔钱后退休的三人,微笑的顿时拉下脸,喝茶的快速咽下茶水。 “可语侄女,你知不知道这cl总裁来历?” “不就是一个海外归来的,有什么来历?” 老秦倒抽一口冷气,敢情这个侄女是在不懂的情况就攻击cl国际?这完全就是在玩火。 “cl国际已经在海外建立了一定的威信,就算是s市这间被我们击垮了,你能保证,明罗向国际发展的时候,人家不会攻击我们?” “还有,许家药业跟我们不一样,许泽浩在吃掉沈家的财产后,他的资金可是很充裕。” 这点,明少语还真的不知道。端起桌上的薰衣草茶喝了口,妖媚的眼眸闪着异样的火。 明少语坐在办公室里,双手指尖在胸前合拱着,脸部表情端凝。 此时,新来的秘书正向她报告今日的行程,却见她非常反常,整个人不知道再想什么,想得出神。 秘书担心地询问:“明总……明总?” 明少语抬起头来,目光冷森森地看向秘书,许久才开口:“找个可靠的家伙帮我查一个人底细。” “明总请说。” “cl国际总裁,冷斯晟。” 秘书抬头飞快地看了眼明少语,忽而在看见她的严肃表情后,他敛下眸光,忽视心里的诧异,一如往常地回应:“是,我知道了。”旋即转身离开办公室。 明少语重重地吁了口气,揉揉眉心,遂而收敛心神,投入工作。 下班前,明少语接到许泽浩的打来的电话。告诉她今晚他有个重要的应酬不能陪她,重点是,还问她跟cl国际合作的方案落实了没有。 要是今天以前,明少语会很大方的贴心跟他温柔几句,可现在,她真的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只好极力稳住心神,不让许泽浩怀疑。 挂掉电话后,明少语一直在心里默念,不要骗我,不要骗我…… 可惜,老天这次玩完全不站在许泽浩那边,第二天,所有的真相便血淋淋地摊在明少语眼前。 冷斯晟名下的的确确拥有很多海外的cl分公司,s市是他所有公司里规模最小的一间。而且,秘书还特别强调,这个人,很神秘,似乎还有强大的后盾。涉及的何止只有商界。 明少语脸色难看地挤出自嘲式的笑,靠在椅背上,思绪想万马奔腾。理智告诉她,她得阻止跟cl合作的方案,因为,她看到一个天大的陷阱。 如果cl真像传说中那么强大,明罗很有可能会打败仗,到时候,她明少语就是明家的罪人了。 可情感面又在拉扯她,许泽浩给她的承诺是,打垮s市所有威胁到他们的企业,到时候明许两家在合并。 她知道沈天蓝曾经是许泽浩的恋人,他故意让她安排策划经理这一职给沈天蓝,无非就是要将他们一网打尽?沈天蓝跟冷斯晟绝对有关系! 带着疑问在下班前,她找上了天蓝。 此时的天蓝也在犹豫怎么做,才能让她跟冷斯晟都能安全?走神之际,明少语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有事吗?明总?” 明少语高傲地看着天蓝。开门见山:“我问你,cl国际的冷总,跟你是什么关系?” 冷斯晟?天蓝嚇了声,他们什么关系?貌似很复杂。又有点难以启齿。脑袋转了一圈后,天蓝开口:“没什么关系,只是见过几次面。” 她不想承认他是她哥哥,也不愿意承认。 “只是见过几次面?……那许泽浩呢?” “少语,我们三个人同校四年,你会不知道?”天蓝像只刺猬开始一点点反击。 而明少语像是被扎到,当初他们两人秘密交往,她知道点。 闭了闭眼,再次询问:“我是说现在。” “仇人……” 天蓝的回答换来明少语先是一个大白眼,然后接着从鼻子里挤出冷哼,“呵呵,仇人?你知不知道他是我男朋友。” 什么?天蓝听得不知所措,不过,这也证实,明罗要跟cl合作的方案是许泽浩想出来的诡计。 “别人的事,我向来不管的。”天蓝看了眼时间,已经超过下班时间了。“明总还有事吗?没有的话,我要下班了。” 说着,天蓝也不管明少语的存在,将所有有关于cl的文件装进公文袋里。 离开自己的办公室。 公车站,天蓝轻叹口气,觉得自己无药可救了,竟然因为明少语的几句话而不开心,然后脑子一个劲的在担心明天跟cl谈合作的事情。 静下心仔细想想,她真的想太多了。无论处于什么环境,冷斯晟岂是那种两三下就被打倒的人? 回到自己住所后,直觉告诉她,屋里有人。 许泽浩的人这么快就找上门了? 在天蓝犹豫之际,屋里的人似乎觉得她察觉到屋里有人怕的不敢进来。 开门…… “你回来了阿?” 呃,冷斯晟?这家伙是怎么回事,现在外面都在为明罗跟cl这两只股份而闹得人心惶惶,他居然有心在她家里跟她玩躲猫猫。 不会是又煮了一堆东西等着她吧? 果然,没猜错。进屋就看到矮桌上放满了食物。只是,今天的食物有所不一样,好像是……给情侣享用的……烛光晚餐! 冷斯晟拉着天蓝的手,在地板上坐了下来。“先吃东西吧,免得一会牛排硬了。” 浓密的眉结看不出他的心思,但语调中的严肃却不容反驳。 “我……”天蓝想拒绝,想说什么,却顿住了口。 随后,天蓝扯开脸,不敢直视冷斯晟的眸。他这是干嘛阿!就算疼爱妹妹,这也太过头了吧。三番两次来她的住所,真是的。 懊恼地嘀咕了着。天蓝紧张地深吸气,立刻压抑狂热的心跳。然而,她不安的神情,羞红的脸,都看在冷斯晟眼里,却是一种难以隐忍的诱惑。 将自己眼前盘里的牛小排切成一小块,小块后,冷斯晟将天蓝眼前还未动的牛小排跟自己对换。“吃吧。……” “你到底想怎样?”离开别墅后,大家不是过得挺好的吗?互相不照面,也将之前的事情埋在心中,为什么这家伙又突然来骚扰她! “吃完,我就告诉你。” 天蓝没辙,一口接着一口吃掉冷斯晟切好的牛小排。 才几分钟的功夫,盘子已经空空如也。而她嘴里还因为牛小排的嚼劲不能马上开口说话。见天蓝有点难以下咽,冷斯晟递上一杯香槟。 “嚇,吃完了,可以告诉我了吧?” 冷斯晟挪动屁股靠近天蓝,他扳过天蓝的身子,宽大的掌停留在她的背脊上。 “你……”那温热的掌温又令天蓝大脑凝滞,她抬头,正巧对上冷斯晟一双深邃黑眸。她想开口臭骂他一顿,却开不了口。 然后天蓝感觉到他温暖的大掌由背脊缓缓移开,接着,他的双手捧起了天蓝的小脸。 冷斯晟那刚毅的俊颜在她眼前放大。“我……呃……”天蓝清楚地听到了自己狂烈的心跳。 冷斯晟的薄唇贴上了天蓝柔美的额际。“生日快乐!”他的声音虽淡,却含着浓浓的情意。 天蓝小嘴微张,瞪大了魅惑的猫眼,她错愕地直盯着冷斯晟。 眨了眨眼,她依旧能感受他温润的唇如烙铁般,透过她额角的肌肤迅速灼烧她全身。她的脸瞬间涨得通红。 瞥开视线,她逃避着他的眼神,一张小嘴微张又闭,欲言又止。 他怎么会知道她的生日呢?又何必记得她的生日?是想体现他是个称职的哥哥吗? 这是连她自己一向都不在乎的日子呢。 “希望我送你什么东西,或是有什么愿望?”冷斯晟顶着天蓝涨红的脸,长指轻抚着她因错愕而微启的唇瓣。 天蓝摇头。自始至终,她从没想过在他身上获得什么好处,只想着……两人…… 想着没办法实现的愿望,天蓝垂低头,不敢再看冷斯晟。 见天蓝不语,冷斯晟放开了捧着她小脸的双掌,转过身走到窗旁。“只要你开口,无论什么事我都会尽我所能办到。” 天蓝抬头看着他的背影,脑中闪过所有的疑惑与千百种不同版本的解答。却没有勇气从当中任选其一。 “你是不是想问我有没有去验dna?”冷斯晟转过身,他唇边绽开好看的笑纹,倚着窗户,眼中跃动着好看的星芒,是属于诱人的那种。 月光透过云层,撒落在冷斯晟脸上。 约莫过了三秒钟的时间,天蓝困顿复杂的大脑刷过一个念头。豁出去…… “对,验了吗?”抬起头,她迈着小步来到冷斯晟身旁。 月光映在她脸上,他欣赏着那无暇的皎洁。 “验了……” “那,结果呢?”天蓝一脸错愕,当感觉到冷斯晟温热的鼻息已吹拂上她的脸颊后,才惊觉已经来不及了,他霸道的唇下一秒便摄取了她的红唇。 天蓝猛喘一声,张口欲言,却正好顺了冷斯晟的心意,他的舌长驱而入,勾引着她羞涩的唇舌狂热的纠缠。 她全身像是融化了似的,所有的知觉也像被他全数俘虏。 肆意吻够后,冷斯晟放开天蓝。鼻尖顶着鼻尖,喘息轻语:“这就是结果。” 不是吗?他们不是兄妹关系? 怎么办!她真想哭了,真的好想哭。 如果她哭的话,冷斯晟会不会像以往那样将她拥进怀中,温柔地安抚她?还没想完事情的发展,眼里就已经簌簌地往下落。 “怎么了?知道我们不是兄妹,你应该高兴才对。”冷斯晟说的同时,心疼般的擦拭掉天蓝脸颊上泪。 其实,在等dna报告的时候,他的心像是被困住石头一样,沉重而不安。一得知结果后,他的反应也跟天蓝一样,喜极而泣…… 天蓝吸了吸鼻子。“很晚了,你该回去了。” 这怎么跟他预想的不一样?天蓝不是应该搂着他,然后大喊,冷斯晟,太好了,我们不是兄妹。 “你怎么了。” “我不想当你跟妮婷的第三者。” 噗呲——冷斯晟猛的笑出声,他跟白妮婷,怎么可能。 “妮婷只是配合我演戏而已,你不会连这种醋都吃吧。” “可你碰过她。”天蓝这里的‘碰’是指两人上过床,离开别墅的那天,她可是亲耳听到白妮婷说的。 冷斯晟却不这么理解,唯一跟白妮婷亲密接触,就是那次唇碰唇。“那次只是唇对碰了下,就像是不小心碰到。” 是吗?“那你有没喝醉过,对妮婷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 这让冷斯晟迷糊了,双手搭在天蓝肩上,很认真的回到:“我从来,就没喝醉过。” “真的?” 冷斯晟很肯定地点着头。“真的。” 天蓝缓了口气,貌似相信了。“那你打算接下来怎么办?” “笨蛋,当然是跟你在一起。” “一起住在这里?”天蓝瞪大眼,疑惑。 “以后我不知道,但是今晚,我没打算回去。”说着,冷斯晟松开手,往矮桌走去。 天蓝不解地看着他,好像很忙似的。“知道我们不是兄妹,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告诉我。” 正在收拾矮桌上东西的冷斯晟有种无语问苍天的感觉,“当初不知道谁理直气壮的说,不管结果怎样,都不要说!” “话是这么说,那时候谁能接受,而且,你不是有证据证明?” “好了,蓝蓝,我们不谈这些好不好,你快点洗澡去。” 天蓝懵懂噢了身,去卧室拿睡衣进浴室的时候,怎么觉得她跟冷斯晟的位置还有话好像反过来了,他像个在家管理家务的煮男,而她是在外面工作养家的。 他最近都这么空闲吗? 忙完了一切,两人直直地躺在床上。一人一条被子。 冷斯晟实在是不想在窝在那个沙发上睡了,简直能折腾死人。躺在床上的两人就像是画了三八线一样,谁都不敢超越那条线。 “你快点睡吧,我不会碰你的。”冷斯晟知道,她明天还要一场战要打。必须得养足精神。 我不会碰你的?那是什么意思?不是都已经验了dna,两人不存在血缘关系的吗?…… 不知道为什么,天蓝原本没有困意的精神因为他这话变得更精神起来了。甚至觉得有点不服气! 好,说不碰她是吧,那……她去碰他总行了吧? 她的决心突然坚定起来,心也就跟着定了。 想罢!天蓝一个翻身,一脚就跨到冷斯晟身上。 嗯,两人的距离有些远,不是很舒服。她想移动身体靠近他一些,直到半边的身体都趴靠在他身上,又贴着他的身体挪了挪,这才到最舒服的位置。 对于她的贴近,冷斯晟没有任何的反应,既未出声也未移动位置,感觉就像熟睡了一般。但天蓝知道他是醒的,因为他的身体因天蓝的靠近而变得僵直,心跳变得快速,还有他的呼吸,感觉像是熟睡的深沉,事实上却愈来愈急促。 天蓝不由自主地微笑,为发现自己对他还有这么敏感的影响力而喜悦。 “斯晟……你睡了吗?”天蓝出声问他,本以为他不会回答,没想到他却回答了—— “没有。” “你今天是不是很累?” “还好。”冷斯晟停顿了一下才回答。 “那你介意晚点再睡吗?”天蓝在问,跨在他身上的腿缓缓地向上移一些。 冷斯晟的身体似乎在瞬间又更僵硬了点,然后才缓慢地沙哑声问道:“晚点睡,要干嘛?” “陪我聊天。” 感觉冷斯晟似乎在一秒内泄了气般,僵硬的身体都软了下来。天蓝差点就忍不住冲到喉头的笑声,扑哧地笑出来。 “但我有点想睡了。”冷斯晟冷漠地改口。有些赌气的意味。 “可是你的心跳似乎有点快,不像想睡觉的样子。” 天蓝将手贴在他胸前,感受这他的心跳,然后又慢慢地向下滑到他平坦的小腹,感觉掌下的腹肌突地一紧,他的身体也跟着慢慢紧绷起来。 这一次,她没有让他的期待落空,手轻轻地轻抚,挑逗着他。直到他呼吸愈来愈急促,在也无法继续假装无动于衷地突然扣住天蓝的手为止。 “蓝蓝,你不是要聊天?”冷斯晟抓住她快逼疯他的那只手,咬牙问道。 “是啊!”天蓝笑得一脸无辜。 “那你现在在干嘛?” “我也不知道。”天蓝不负责任地说,仰起头来,调皮地吻他一下。 冷斯晟瞪着她,瞪到好像要把眼珠子从眼眶瞪出来一样,接着却突然一个翻身,将天蓝压在身下,对视几秒后,俯下身子用力地吻住她。 刚开始,冷斯晟的吻中带着些许恼怒与惩罚的意味,用力得让天蓝的唇舌都有些生疼。但他终究还是舍不得地松了力道,改以温柔却仍然猛然热情的允吻将天蓝吻得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冷斯晟一边吻她,一边迅速扯掉天蓝身上的衣物,将它们丢到床下。 * “辞职?”明少语被天蓝这句没头没脑的话给炸得满脑子一片空白。“为什么要辞职?” “我知道你们的计划,许泽浩想要利用我拿那份假的计划书去跟cl讨说法。” 这件事明少语也是前天才知道的。 “然后将cl以开空头支票告上法院,如果中间出了差错,cl反击明罗的话,那到时候,你们将所有的罪全部推在我这个策划经理身上,对不对?” 明少语依旧选择沉默。 “本来,我今天是没打算来公司的,但是我必须提醒你,许泽浩是个大贱人,你要小心。” 说完最后一句话,准备离开的天蓝,却在开门离开的瞬间,看到许泽浩正龇牙咧嘴地站在门口。 啪啪啪啪,一段掌声响起。 “不愧是在姓冷的身边待久了,连我的计划,你都知道。厉害!沈天蓝。” 天蓝一步步后退,不是胆怯,而是不想跟许泽浩离得太近。 “许泽浩,闭上你的嘴,从你嘴里听到我的名字,我都觉得恶心!” 许泽浩脸色马上大变。一步步逼近天蓝。 “再往前一步,我可是会把你给我的东西公布出来,到时候,你说,那个人会不会把你给分尸了?”大概是没有什么顾虑,天蓝就像游戏里刚开始的人物一样,满血状态。 许泽浩知道天蓝口中说的东西是什么,他以为天蓝没那个胆去挖坟,没想到,在他得到松绑的时候,第一时间赶去无名墓园,墓地已经被挖,盒子里的东西也被拿走了。 他真的没想到,这个女人会反击!而且还是致命一击,如果那个在操控他的人知道有那么一份有力证据的存在,铁定会像天蓝说的那样,把他分尸…… 看着许泽浩脸上浮现的慌张神色,天蓝心里有一丝复仇的快感。 “你们两个是不是当我不存在?”像个局外人看着两人‘打情骂俏’说着她听得模糊对话。明少语感到不悦! “亲爱的,别为这种人生气。” “我问你,为什么非要陷害cl国际?是因为她跟cl国际的总裁在一起?”明少语其实在求学时期就对许泽浩有点好感,只是当时的许泽浩眼里都是天蓝,容不下别的女人。 “我怎么可能会为了这个女人赌上许家药业跟明罗?” “不是吗?你都可以为了她,搞得沈家上下鸡犬不宁。甚至连怀孕的沈天晴都弄疯了,你还不承认,你爱着沈天蓝?”明少语是越说越激动。 许泽浩倒显得淡然自若。没错,当初搞得沈家鸡犬不宁,是被逼的。可后来,他真的有想过跟天蓝重新开始,可是,天蓝跟了那个姓冷的! 不过,他不会傻到在明少语面前承认。 “我发誓,我爱的人,是你,明少语。” 女人最受不了就是男人这种深情款款的发誓。都市女强人明少语亦是。 天蓝见明少语已经是完全陷入许泽浩这个大贱人的漩涡中,无法自拔了。 说完要说的话,做完要做的事。她该离开了。 才刚迈开自己的脚步,就被明少语吼住。“站住。” “嗯?” “按照你当初签的合约,你离职必须提前一个月递呈辞职信,现在,我告诉你,你还得以策划经理的位置为明罗工作。” 天蓝哭笑不得,被许泽浩这么一哄。明少语前前后后的态度简直就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少语……” “现在马上给我回去工作。” 天蓝一惊,“我是不会为在你的手下工作。”说完,一转身,继续往门外走去。 “那好,我会以你私自挪用公款为由,让你尝尝s市的牢饭。” “说的真气魄,连我都被吓到。”冷斯晟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让天蓝感到安心。 早上起床的时候,她见他还在沉溺睡梦中,就没忍心打扰他。没想到,也这么早起床。 “吹的什么风,像冷总这种神秘人物也会出现在我眼前?” 冷斯晟走到天蓝面前,像是给她一颗定心丸一样笑着。“小坏蛋!” 呃,天蓝羞涩的瞪了冷斯晟一眼。 看到天蓝这种神情,冷斯晟忍不住笑了声,而后,他一脸正色走到许泽浩跟明少语面前。 “冷总,这是我公司内部的事。” “那可怎么办?沈天蓝也是我cl国际的副总。” 天蓝微吓,副总?她又什么时候当上cl国际的副总了。 “你放什么狗屁,她是cl的副总?” “有学问的人,一听cl就知道是冷斯晟跟沈天蓝。你们两个,是学问不够,还是智商有限?” cl是代表冷斯晟跟沈天蓝?天蓝此时也才恍然大悟,原来,冷斯晟一直经营的跨足百业的公司是以他们两个人命名的? 他没骗她,他确实在十八年前就喜欢她了。 “随便你瞎扯什么,总是,我明罗跟沈天蓝是有合约在身。” 合约?天蓝突然想到什么,走到冷斯晟身旁,挽着冷斯晟的手臂,微笑道:“明总,麻烦你去人事部看看,我当初签的那份合约内容是什么?如果不清楚的,我可以说给你听。” 看天蓝胸有成竹的样,明少语倒是开始迷糊了。她签的不是自己凝定好的‘卖身契’? “本来呢,我签的确实跟明罗为期三年的合约,但是人事部的人,好像挺讨厌我的,就给了我一份试用期的合约书,合约的内容说是,我……随时可以……离开明罗公司。所以,现在就算我辞职,你也不能拿我怎样。” 真是皆大欢喜阿! 冷斯晟很满意天蓝的表现,她有自己的想法,不是躲在他身后的等着他去处理的女人。 “我想大家没必要再继续聊下去了。”语毕,天蓝握着冷斯晟的手:“走吧,回我们自己的地方去。” “哟,沈天蓝,你还有这样的一面。不知道,在床上,是个什么样?”明少语眼红刺激着。 天蓝听后倒是没什么反应,只是对明少语感到恶心。 冷斯晟就不一样,他绝对不允许有人在他面前侮辱天蓝,尤其是被许泽浩玩弄的女人。 他冷哼一声,内心深处阴暗的一面冒出了许多阴险的手段。“天蓝是个什么样,关你什么事?有这种闲功夫,为什么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在别人床上是个什么德行?” “冷斯晟……你。” 天蓝瞪大双眼,冷斯晟的话会不会太过于偏激了。在她眼里,明少语其实也是受害者。真正该死的人是许泽浩。 “走吧,斯晟。” “游戏才刚开始,要撑住。”说完宣言后,冷斯晟跟天蓝十指交握离开许泽浩跟明少语几乎要喷出火的眼球中……。

上一篇   【065】谁在利用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