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接黄凤母女到别墅 - 黑道总裁惹火妻

【067】接黄凤母女到别墅

“刚刚你会不会太过分了?”天蓝还是觉得,对一个女人说出那种话来,很没家教。 “指什么?” “当然是你说少语在床上什么德行……”天蓝没有说下去。她是真的没办法说出那么粗鲁的话。虽然冷斯晟说的还比较含蓄,可她就是很敏感。 “蓝蓝,知不知道,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我知道,凯琳跟我说过,但是,她也只是被许泽浩利用。” 正在驾车的冷斯晟看了眼天蓝,都到这个时候,她还是有一颗总是替别人着想的心。 “她是自愿被利用,不然也不会知道你可能面临牢狱之灾,她都可以当做不知道。” 这话说一点都没错…… 天蓝觉得扯得有点远了,“喂,我们现在是讨论你刚刚说的那些话。” 冷斯晟叹了口气,确实,刚刚说的话是有那么点没家教的样子,可他也是在脏话中成长的,“不谈这个,好吗?” “是不是耍狠,一定就得学着说那种令人不舒服的话?” “蓝蓝,收起你的同情心!” 天蓝郁闷地将视线撇向窗外。见冷斯晟语气中也有点怒意,她不打算顶嘴了! “这是cl在s市创立以来所有的业绩。你先看看,说不定会有帮助。”等红绿灯时,冷斯晟将后座的一叠资料递到天蓝眼前。 接过资料,她“噢。”了声后,又选择沉默。 此时,车厢内,气氛静谧而诡异,低气压笼罩,天蓝别过脸,倔强的不让自己先妥协,冷斯晟默默地开着车。 紧抿薄唇,大掌稳健熟炼地操作着方向盘。他十分专注,旁若无人地小心驾驶。不让自己行差踏错,偏离正轨。 副驾驶上的天蓝专心地研究cl国际的资料,她可以让自己忙碌,不让自己有时间去胡思乱想。 他们谁都不愿打破沉默,谁都没有勇气打开窘况,因为彼此都感到一股不寻常的电流,正在他们之间流窜,所以他们可以保持距离,在火苗还未滋长,可以扑灭的时候,做出成熟明智的决定,免得玩火**。 在驶入一条少车的沿海公路后,冷斯晟发现一辆黑色车子紧跟在后,他不动声色地放慢车速观察情况。见车内有四个彪形大汉,没有其他同党,不难应付。 “蓝蓝,坐稳啦。”发现黑色车子有所行动,冷斯晟立刻发出警告。 茫然不知情的天蓝还来不及反应,车子随即被人从后头撞上,发出一连串巨响。车身震荡摇晃,冷斯晟紧握方向盘,踩足油门…… 天蓝飞快地回头查看情况,尾随的车子加快车速,已经与他们并排而行。 “小心……”天蓝抓紧扶手高呼。 并排的黑色车子撞向他们,两车碰撞发出刺耳的声响,车声还摩擦出火花,车子不断碰撞,明显不是要取他们性命,只想做到威嚇作用。 冷斯晟勾起浅笑,从容不迫地取出手枪,他锦衣左手控制方向盘,伸出右手对准黑色车子发射。 pong!pong。 子弹没入黑色车子的轮胎中,对方失控地急速打转,最后撞上电线杆停下来,车身还冒着白烟,车内的四名男子狼狈地爬出车外。 冷斯晟早已紧急停下车欣赏自己的杰作,他回首对天蓝吩咐。“留在车子里,锁好车门,千万别出来。” 然后长腿跨出车外,仰首阔步地朝四名男子走去。 为之愕然的天蓝相信自己没有看错,冷斯晟的神情竟是愉悦的。 看来,冷四爷要发怒了!难得有舒展筋骨的机会,冷斯晟当然愉悦,他压指松骨,十指关节发出咔咔的声响,十足流氓的架势。 冷斯晟双手叉腰对四名男子吆喝。“是谁派你们来的?” “哼,我是不会把我们家少爷名字,告诉你的。”其中一名男子碎骂道。 切,这不是摆明说自己是受自家少爷指使的?冷斯晟摇头慨叹,为何来的都是蠢材? 四名男子一起上前围攻冷斯晟,一记左勾拳,两个回旋踢,一个过肩摔,冷斯晟就不费吹灰之力,轻轻松松就把他们撂倒,意犹未尽的他还在没人身上狠狠地补上两脚,来舒缓他郁闷的心情。 冷斯晟揪着其中一人的衣领大喝道:“你们都给我听清楚了,回去告诉你们少爷,有本事光明正大来,再做些偷偷摸摸的事,别怪我不客气。”冷斯晟恶言警告。 冷斯晟蹦着一张酷脸,一言不发地发动车子离去,在他还未查清楚对方底细之前,他不会贸然判断猜测。 仍然沉醉在刚刚冷斯晟两三下就摆平那四个人画面的天蓝没有发觉他的异样,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收起泛滥的同情心! * 天蓝搬回别墅的时候才知道,白妮婷原来已经回罗马。而且,是在dna报告出炉的那一天。 看样子,她不像狗血电视剧里的人一样,会哭哭啼啼把‘冷斯晟酒后跟她上床’的事闹得大家都不安宁。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再打算搬回别墅的时候,她都一直在想怎么面对她。当初那么大方的将冷斯晟‘让’出去,现在却又回来。她自己都有点看不起自己。 书房里,幽暗灯光下, 天蓝眨眨眼,轻轻挪动身子,侧躺在冷斯晟身畔。 冷斯晟告诉天蓝,他确实那个神秘人物慕皇海的儿子,而天蓝的的确确是沈育磊跟婕妤所生的女儿,但是为什么会出现那张慕皇海跟婕妤搂在一起的照片,冷斯晟也解释不清楚。 这其中的真相,得揪出幕后操作人才能解答一切。 “你的意大利语学得怎样啦?”冷斯晟放下手中翻阅的商讯月刊,将视线投注在天蓝的俏脸上。 天蓝皱起了鼻头。“你想验收成果吗?”她吐吐舌头,知道冷斯晟接下来会有何反应。 认识冷斯晟近三个月,她已经能摸清冷斯晟的个性。他虽然冷然刚毅,且心思常让人猜不着,但对她却是异常的温柔。 比如现在,他不就纵容她躺在他结实的大腿上。 “让我知道,你是个好学生。”冷斯晟弯腰拉起了天蓝,双臂却由背后紧紧拥着她。 她当然是个好学生,还是个可塑性相当强的学生。由她身上,他瞧见了一点一滴的改变,是打从心底的改变。不过,她的同情心改变的话,就更好了。 天蓝转过身,撒娇地坐上了冷斯晟的大腿。“你听清楚咯,我准备好了,你可要开始验收成果了。”最近她刚学会了撒娇,而且她发现这招对付他似乎挺有用的。 “洗耳恭听!”冷斯晟双手一摊。 轻咳两声,天蓝猫儿般魅惑的眼一转,喉间呼噜一声开始嚷嚷:“¥,……,¥*&……”接下来说的意大利语更是让人听得不舒服。 然后她乌溜的眼珠呼噜噜地转。“怎样,我说的标准吧?” 冷斯晟拢起眉结,慎重思考该帮她找个职业的意大利语老师。因为,在天蓝自学下很有自信说的那么一句‘意大利语’,他实在是一点也听不懂那是什么意思。 天蓝见状,咬着唇。“听不懂吗?” 冷斯晟无奈的点了点头。那叽里呱啦的自创语言,大概连天蓝本人都不能再说一遍吧? “当然听不懂了,我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哈哈。”这是天蓝故意使坏,逗着他玩罢了。 见天蓝的表情,冷斯晟忍不住轻拧了下她的鼻头。“下次再骗我,我可是会惩罚你。”说着,他拉起天蓝,大掌在她臀部上轻拍了两下,以示惩戒。 天蓝却因突来的力道而重心不稳,整个身子跌入冷斯晟的胸怀,然后,她所熟悉的男性气息缓缓地贴近,喷吐在天蓝的脸颊上。 侧过头,冷斯晟轻柔地吻上了天蓝,如过往的每次接吻,炙热的气息逐渐在两人见灼烧。 “爷……” 这是,书房的门却突地被推开。 天蓝慌忙地推开冷斯晟,两人同时回头,后者则瞪了那闯入者一眼。 “呃……”冷毅喉间发出单音,怔了怔,走到冷斯晟身旁细语几句。 冷斯晟听后点了点头,便朝天蓝:“我有点事要下楼去,你先看看书,如果困了的话,就先回房休息。” “嗯。” 客厅里,一个光头男人像是有备而来的样,很随意的坐在沙发上。沙发后还整齐站着一排身形高大的打手。 看这架势,来者不善。 男人一看到冷斯晟,就不爽的吐了口痰在茶几下的地毯上。“cao,这什么东西。这么难喝。” 冷斯晟淡然自若,他不认识眼前这个光头男人。来s市时,他对s市也有一定的了解。每个地方都有它的黑市场。能够这种架势来他住的地方,想必这个光头佬算是s市的‘老大’咯。 “你就是冷斯晟?” 冷斯晟没接话。 “孙子,装哑巴了啊?你不是很能打吗?连老子的儿子,你都敢揍。”光头佬的一句话,让冷斯晟这时才注意到坐在他旁边还有个脸上黏着绷带,正在以嚣张笑容看着他的少年。 噢,原来是为了儿子来报仇。只是,冷斯晟倒是很佩服,居然连他住哪里他都能查出来,可是他很好奇,知道他名字后,还敢这么嚣张公然来找麻烦?真是没带脑活在这个复杂的世界。 “我说过,我老子不好惹的。”少年嘴角大咧咧笑着地补上一句。 “所以呢?” “一百万,赔偿一百万医药费,我就不追究。”光头佬本来是像弄个十万,二十万的,可现在看到这别墅的宏伟,这个看似文质彬彬略带点冷气息的冷斯晟肯定有个有钱人,不敲白不敲。 冷斯晟冷哼一声,一百万?这兔崽子打他女人,他还得陪一百万?想想都觉得不可能。 “我给你五分钟,带着你的人,给我滚出这里。不然,你会损失惨重。”冷斯晟‘客气’说着。 “***,吓唬老子?告诉你,老子是被吓大的,也不打听打听我在s市是个什么人物,你们这群没长眼的商人……cao……你们几个,把这里给我砸了。” 光头佬气急败坏地吼着,而后他坐了下来。等着他手下给他们教训。 坐下后,脑中就想着一会看这个冷斯晟怎么跟自己求饶的画面,时间过去几秒。他并没有听到预期的东西被砸碎声,甚至连任何动静都没。 光头佬缓缓回过头,看到他的小弟们全都像个二愣子一样站着。“你们干什么?动手阿。” 被乱吼的小弟们都不约而同的朝光头佬挤眉弄眼,光头佬这下更急了,直接绕过沙发走到小弟们面前,正准备飙脏话教训的时候,发现有个黑色物体正抵触着他们…… 光头佬一步步后退,却不想也撞上硬物,不用想也知道,是枪。 他瞬间变得‘温柔’起来。 “兄弟,都是出来混的,有事好商量。” “你说什么?跟我商量,你有资格吗?” 光头佬咽了咽口水,“哪条道上的?我背后可是有人罩的。” 冷斯晟冷不防笑了声,儿子被揍的时候,说有老子,这老子面临危机,也说自己背后有人。现在的人,是不是,动不动就说我可是谁谁罩的? “是吗?好啊,我倒要听听是谁罩着你。” “炎门的四爷……”光头佬自豪的说着。 什么,冷斯晟真怀疑自己听错了,炎门四爷?炎门里除了他这个冷四爷,还有其他‘四爷’存在吗? 这光头佬居然敢乱用他的名声! “瞎了你的狗眼。”冷毅一听就知道他口中的四爷就是自己的爷。手枪用力的戳了下光头佬。“居然用我们四爷的名声。” “喂喂……我真的是炎门四爷的人,不信你看。”光头佬说着,撩起衣服,背上属于炎门该有的虎爪刺青呈现在冷斯晟他们面前。 光头佬以为这样会唬住他们,谁知道冷毅看到,并没有将枪口移开,而是再次警告:“谁允许你纹这个的?” “当然是四爷。” “说实话。”冷毅一拳落在光头佬脸上。 一旁的冷斯晟不动声色眯眸看着光头佬,他虽然过了三十,但还不至于健忘到连眼前的人他都不记得。何况,炎门有规定,从不收流氓地痞,像他这种讹诈人,根本就没资格入炎门。 “我最后问你一次,是谁允许你纹这个?” 被冷毅踩着脚底下的光头佬还是坚持是“四爷”允许的。 “冷毅,把他那层皮给我拔下来。”除了真正的炎门人才有资格拥有那个纹身。其他人,只有被处理的份。 呃,什么? 光头佬一下慌了神,上衣已经被冷毅他们扯了下来。一身横肉抖着挣扎:“你们想干嘛?不怕四爷拔了你们的皮。放开……” 冷斯晟走到光头佬面前,勾唇淡淡笑着:“炎门的人,是不会把标志纹在背上。明白吗?” 他怎么会知道?光头佬咽了咽口水,看了看冷斯晟,又瞄了眼眼前的一切,战战兢兢地开口:“你……你们是谁?” “那个‘四爷’是谁?”他很出名吗?在s市还有人冒充他。真是可笑。 光头佬不语。冷斯晟一个眼神,冷毅就已经将刀尖在纹身处划出一个小口子,鲜红的血瞬间涌出来……痛得光头佬嗷嗷直叫。 “阿……住手……,我……说,我说。”忍着背部传来的疼痛,光头佬眨着眼:“是……是一个戴面具的男人。” 戴面具的男人!又是他。 “除了你,还有什么人纹这个?” 光头佬摇摇头,“我……我不清楚。” 不清楚?冷斯晟又开口:“你说的‘四爷’是那个面具男?” “欸,对……” 冷斯晟吐了口气。“毁掉那个虎爪,然后放他们走。” “知道了,爷。” 说完,冷斯晟转身上楼,背后传来痛苦的哀求声…… 从上楼到书房。冷斯晟脑海里不断想着,面具男!他既然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为什么总是躲躲藏藏的? 有胆冒出他,为什么没有胆量正面交锋? 事情是越来越好玩了! 踏进书房的霎那,冷斯晟被沙发上眯眼打盹的天蓝吸去了目光。 他跨步来到天蓝身边,居高临下的凝睇着她。看了下时间,他不过才离开一小时不到,居然能睡着。 看着她熟睡的脸蛋,冷斯晟的唇瓣绽开了一抹深深的笑纹,他剔透再次出神的凝望这眼前的天蓝。 原来卸去她那强悍怪异的外表后,她竟安静的像朵小白花,飘散着淡淡幽香的小百花。 冷斯晟弯下腰,侧身抱起天蓝,走出书房,缓步往她房间走去。 旋开卧房的门,冷斯晟轻柔地将她送上床,为她盖上薄被,然后转身准备离开。 “放开我,放开我……别……别打我。”断断续续的呓语,由天蓝嘴里冲口而出。接着她皱着眉头,抖着身子,蜷缩成一团。 同样的情况又发生了一次。 “蓝蓝……”冷斯晟转身,迅速回到床边开口唤她。 显然,她又做恶梦了。 睁着半梦半醒的眼,天蓝又开始哭泣。“别打我……叔叔,别打我。”她抖得很厉害。 “别怕,没人会打你。”她的泪滴逼出了冷斯晟心底的不舍,在床沿坐下后,他张开双臂将天蓝搂回怀中。 触及那温暖的胸怀,天蓝停止了哭泣,纤细的臂倚着冷斯晟温暖的体温,缓缓攀上他宽阔胸膛…… 叔叔?天蓝这种做恶梦状态,已经被他撞上好几次了。难道跟她童年被绑架有关系? * 不知是许泽浩真的感受到冷斯晟的‘威力’还是突然良心发现,没有以cl开空头支票的罪名将cl告上法院。 不过,这不代表冷斯晟就会手软。之前之所以能够让他们得逞,是因为他状态不佳。现在的他,可是要好好奋战! 此时,冷斯晟驾驶的黑色轿车进入北郊监狱区域。 大片高高的灌木丛夹道,更把这防守严密的监狱添了几分阴森。 探监室,一个发丝略微灰白的女人穿着囚服满脸憔悴的走出来,冷斯晟冷着脸看着他。 黄凤脚步有些缓慢,她一脸胆怯的坐了下来。从被抓到现在,还没人来探监过。可是她对眼前这个男人并不认识。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让你离开这里。” “真的?” “前提你必须回答我几个问题,不准说谎。” 黄凤看着眼前陌生男人,充其量也不过三十,能让她离开监狱? “要我回答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对于眼前黄凤这种不耐烦的态度,冷斯晟淡淡勾起唇角:“是想马上被判死刑,还是想要平安无事离开这里?” 黄凤捶着桌子,以为冷斯晟是许泽浩的人:“你回去告诉许泽浩那杂碎,我黄凤做鬼都不会放过他。” 冷斯晟淡淡的蹙眉,脸上依旧是笑容:“我跟许泽浩不是一伙的,我就问你一个问题,想不想离开这里?” 黄凤点点头。想,当然想。之前过着衣食无忧的太太生活,现在过得,每天在监狱里被欺负的牢狱生活,怎么能不想。 “那我问你,十八年前,绑架沈天蓝的人,是不是你唆使的?” 黄凤一愣。 看样子,她是回答了。 冷斯晟继续提问:“为什么?” “我跟育磊早就相爱了,如果不是那个因为那个孽种,育磊根本不会跟她结婚。” 黄凤气愤的话,听得冷斯晟不但没能把谜团解开,反而,事情又多了个版本。 “当年绑架蓝蓝的男人是谁?” 黄凤情绪迅速转变,由气愤变为小心翼翼。“不……不知道。” “是吗?这就是你想离开这里的态度?” 黄凤怔了怔神,“我真的不知道他是谁,当年我被育磊抛弃,我就跟他在一起过一段时间,后来我怀孕了,他就给我出主意,绑架沈天蓝,让我带着晴晴嫁进沈家。” 冷斯晟可没兴趣知道,这些琐碎的家事。 “名字。” “我真的不知道,他身边的人好像是叫他,什么财哥。” 看黄凤这种神情,冷斯晟也没逼问下去。转移话题…… “那晚发生什么事?” 那晚?黄凤想着,突然情绪大变,懊恼的将头埋进戴着手铐的双手中,拼命的挠着头,陷入难以抉择的状态。 她该不该相信眼前这个男人?一心觉得许泽浩是个好好男人,她才会叫女儿用假怀孕来绑住他,谁知道,这个男人跟外人联合起来,一夜之间把沈家弄得家破人亡。 “看来,你宁愿死,做鬼缠着许泽浩,也不愿意跟我配合?”冷斯晟见此景,继续做心理战术。“不过,你还有个女儿,她应该知道什么?虽然看起来傻乎乎,我想,还是会记得住当天晚上的事。” “别,别再伤害晴晴了……别……”黄凤咽了咽,眼前这个不过三十出头的男人,怎么能这么冷血,这么残忍。 往一个二十岁的女孩伤口上撒盐,那晚,她是亲眼看着自己的女儿被几个大男人轮jian,那画面,至今她都不会忘记。 探监室里安静了几秒,黄凤开口了:“那晚,许泽浩来沈家,还带了几个人,其中有个男人戴着面具,他跟育磊没谈几句,就吵了起来……后来,那个男人就开始殴打育磊,还说什么……背信弃义之类的话。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晴晴就……呜呜……就被他们轮jian了。许泽浩那杂种,居然无动于衷在旁边看着。” 黄凤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着当晚的事。 “第二天早上,育磊不见了,那个男人也不见了,沈家上下就只有我跟晴晴。我以为没事了,谁知道,警察来沈家,说我跟晴晴为了家产绑架沈天蓝,杀了育磊。当时晴晴在监狱疯了,就被带走了。” 冷斯晟没猜错,那个面具男是慕皇海的儿子。 “你对沈育磊的前妻知道多少?” 黄凤听到这个问题,突然停止了哭泣。眼神也变得不一样,从刚刚的害怕,无助瞬间变成愤恨…… “那个贱人,我不知道。” 冷斯晟将之前收到的一张照片拿出,放在黄凤眼前:“这个人,你见过没有。”冷斯晟指着慕皇海问黄凤。 黄凤看了一眼,哼笑:“没见过,这个贱人居然勾搭这么多男人。” 要说女人是善变的吧,到也不完全不真实,眼前的黄凤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一会哭,一会笑。 一个人的情绪,真是因物而定。 “喂,你说会救我出去的……” “放心,不出三天,我会让他们送你回沈家。” 拿起照片,冷斯晟从容地离开探监室。 当冷斯晟驾车离开监狱时,冷毅打来电话。内容是简单明了的一句话,说的是,天蓝正在警局报案,跟警察局的人反正冲突。叫他快点赶过去。 十多分钟的车程后,冷斯晟赶到警局。 看到冷毅像护卫一样守着天蓝,而几名身穿警服凶神恶煞的警察正拿着警棍跟冷毅他们对峙着。 越过拿警棍的警察,冷斯晟走到天蓝面前。“没事吧?” 天蓝摇摇头。将上次从许泽浩那拿来的影碟拿出来:“这是那个人伤害我爸的证据。里面拍的很清楚,不是黄凤母女。” 冷斯晟疑惑,天蓝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而天蓝似乎也看出了他的疑惑:“是我从许泽浩手中得来的。” 冷斯晟拿过影碟,给了天蓝一个放心,这事交给我的笑容。 两人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阿,不过她要救出黄凤母女绝对是因为同情心又泛滥了。 冷斯晟转过身。利落地说着:“告诉你们林局长,有个姓冷想要见他。” 几名警员像是鬼使神差似的,谁都没有质疑。对望看了几秒后,便向上通报。早上,天蓝一起床就拿着影碟来警局想要为黄凤母女洗刷罪名。 谁知道,接管案子的警察不分青红皂白就轰赶天蓝离开。并警告天蓝,沈家的事已经判刑了。叫她不要再多事生非。 这让天蓝很不爽,双方互不相让,才会出现刚刚那种画面。 局长室里。 “好久不见了,林叔。” “你这个臭小子,还真的来s市了阿。” 冷斯晟笑而不语,当年眼前这个年过半百的男人还只是一个警员,如今能成为s市的局长,这中间冷斯晟也帮了不少忙。 “这件事,你还是别管了。如果再翻案,可能牵扯的人就更多了。”林局长对于沈家的事也是头痛。怎么说,他跟沈育磊也是有点交情。他也愿相信会是黄凤母女将他杀害。 但是,有句话可以形容他目前的情况,人在江湖,生不由己。 虽然贵为局长,但有很多事,也是睁一眼闭一眼。尤其是沈家的事…… 冷斯晟一听就知道这话中有话。他现在是对这个面具男越来越好奇了。 “沈天蓝是我的未婚妻,为了她的安全,我必须管下去。” 冷斯晟将影碟递到林局长面前:“这是可以洗刷黄凤母女俩的证据。” 林局长听得是冷汗一直流。他深知这个男人不会罢手,但是,另一边也不好惹。冷斯晟看出他的担忧:“你放心,只要你撤销对黄凤母女的控告,我保证,三天内,会揪出幕后大人物。” 冷斯晟都这么说了,林局长也没能再拒绝。 如果撕破脸,似乎冷斯晟会比那个更可怕。他都见过少年时期的冷斯晟为了存活下去,将几个流氓打得是面目全非。 那血淋淋的画面,到现在他都还记住。 * 要说见人办事,还真是有效率。 不到一天的时间,警局就以有新的证据撤销对黄凤母女控诉。 不过,沈家她们是回不去了,因为那栋房子已经在许泽浩名下了。 而我们的蓝蓝,她那改不了的同情心又犯了,居然把黄凤母女接到山腰的别墅,跟她同住。 这让冷斯晟感到不悦,虽然他没说什么,但天蓝也能感受到他隐约的怒气。 夜里,天蓝将黄凤母女俩安排在别墅的三楼西侧。 沈天晴状态比上次见到她的时候貌似要好很多,大概是因为没有见到许泽浩。 “我是不会谢谢你,要不是因为你跟许泽浩攀上关系,我跟晴晴也不会落到今天这种下场。” 天蓝无语,从小到大,只要她有的玩具,黄凤总会抢过去给沈天晴玩。如果那个玩具不小心对沈天晴照成轻伤害,黄凤就会臭骂天蓝一顿。 没想到,现在黄凤也能将全部的事怪在她身上。 “你就在这里好好休息,等我拿回沈家的房子,你们就可以搬回去了。” “我不回去,那里是个不吉利的地方。” “那,等我找到适合你跟晴晴的房子,你们再搬过去。” 黄凤黑着脸点了点头。 “没事,那我走了。”天蓝离开前看了一眼坐在床沿上玩布娃娃,神情呆滞的沈天晴。她变成这样,她真的该负点责任吗? “等下,那个冷什么晟的是谁?” “一个普通商人。” 普通商人?怎么可能,黄凤起初也没指望他能够把自己从监狱里救出去。还以为这辈子就毁了。 “沈天蓝,现在晴晴都这样了,你还怕他被晴晴抢走,故意隐瞒身份啊?” “他真的是个商人。”只是个背景有点复杂的商人。 天蓝的话换来黄凤一记白眼。“好,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也不问。现在,只要有口饭给我们母女俩吃,就行。” “对了,爸到底是死是活?”视频中沈育磊虽然奄奄一息,可不见得会死。 “这我哪里知道,当初情况那么混乱,你爸被那个男人拽走之后,隔天我跟晴晴就被警察抓了起来。” 天蓝轻声嗯了声。没有追问下去。 安顿好黄凤母女,天蓝来到二楼的书房,她知道,冷斯晟肯定还没睡。而且,此时应该还在书房。 静悄悄踏进书房,他果然在。 无声无息走了过去,紧紧地抱住他。 冷斯晟半转过头瞥了一眼从背后抱住自己的天蓝,相当意外。 白天因为让黄凤母女俩住进这栋别墅的时候,两人有点冷战,这会她怎么突然这么人情而主动地搂住他。 太不对劲了,“怎么啦?” 天蓝摇摇头,没有开口。她紧紧地环抱冷斯晟精瘦结实的腰,脸贴着他宽阔的背,聆听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一颗心慢慢踏实了起来。 察觉到天蓝的手微微轻颤着,冷斯晟就着她的环抱转过身,抬起她的脸,关切地审视。“告诉我,发生什么事?” “没事”仰起脸望进冷斯晟深邃的眸底,好像她之前忽略了这双狭长的眼眸里涌现的醉人温柔。 冷斯晟的眉头一拧,眸光徐缓地转为凌厉。“黄凤在言语上伤害你?” “没有。”冷斯晟的关切和在乎让她胸口很暖和。 冷斯晟直勾勾地望着她,确定她的眼睛里没有半点委屈和难过的神色,攒紧的眉宇才渐趋平滑。“真的没有?”但是,她看他的眼神隐隐约约有些不同。 “嗯,真的没有。”心底某种迷人的气氛在扩散。 感受到天蓝愉悦的心情,冷斯晟也跟着轻松了起来,促狭地朝她眨眨眼。“那你为什么突然抱住我?” 呃?天蓝没想那么多。“你是我男朋友,我抱你,很奇怪吗?” 见天蓝认真的样子,冷斯晟用食指刮了下天蓝鼻子:“如果我说很奇怪,你打算怎么做?” 此时,天蓝还认真的思考起来。“我……我……我会继续抱着你,直到你不觉得奇怪为止。” 冷斯晟被逗笑。用手指点了点天蓝微微撅起的红唇…… “冷斯晟,谢谢你。谢谢你这么疼我,这么包容我。”她知道她很任性,又同情心泛滥。换做别人可能早就对她发脾气。 可冷斯晟还是那么温柔地对她。他并不是不知道黄凤母女曾经对她怎样,在他的世界里,只要是天蓝喜欢的,他都可以接受。 不过,接受的程度也有个极限。如果黄凤母女做出伤害天蓝的事。他会毫不留情旧账加新账加倍奉还。 * 同一时间,某豪宅客厅。 “求……求你,让他们住手。我……我……” aaron一脚踹开爬到他脚边求饶的许泽浩。这个不知轻重的家伙,居然敢把当晚的事录下来。虽然对他没有什么大的杀伤力,但是他就是不爽,被他操控的人,私底下做着背叛他的事。 三名体型健硕的男子再次上前轮流对许泽浩身体摧残。一拳又一拳,一脚又一脚。全都重重落在许泽浩身上。 片刻后,许泽浩已经无力地瘫在冰冷的地板上。嘴边还有一滩血水。 “泼醒他……” aaron一声令下,许泽浩又遭受冷水的洗礼。顿时也让他清醒起来。 “是不是准备拿那个东西,在背后捅我一刀?” “嗬……嗬,我……我没……没有。” “继续打,打到他清醒为止。” 见情况不妙,已经鼻青脸肿的许泽浩还是选择妥协:“别,别打了。我……我只是想……留着证据……保护自己!” 想留证据保护自己?aaron哈哈大笑着。“把为什么东西会在沈天蓝手上?” “被……被她抢……抢走。” “是你对她余情未了吧?” 许泽浩艰难勾起笑意:“怎么可能,她……现在眼里……就只有姓……姓冷的。” aaron低哼一声,是吗?如果冷斯晟一无所有,她的眼里还会只有姓冷的。 “冷斯晟有什么好?每个人都敬他,怕他?” 被aaron拽起的许泽浩只是苦笑,而后挨了aaron一拳,眼前一黑。再次昏倒过去。 晴子拿着两杯红酒从楼上下来,将手中的红酒递给aaron,看了眼像个血人的许泽浩,媚声媚气地说着:“真够可怜的,被打成这样。” “少爷,现在整个炎门都在查你的身份,我们是不是……” “是不是什么?宣布我没有冷斯晟有能力?”aaron气愤说着,尽管带着面具,都能看的出来,他额头的青筋都冒出来。 aaron接过晴子递来的红酒,冷然的嗓音飘起。“短时间内,找十个职业杀手给我。听清楚,我要职业!” 晴子跟管家几乎是同一时间因为aaron的话僵住。他这是要直接干掉冷斯晟了?不准备慢慢玩了? “少爷,这恐怕……不符合老爷订的游戏规则吧。” aaron因为管家的一句好心提醒,怒气攻心,他大掌扣住管家的脖子:“少拿老东西来威胁我,我说找,你就他妈给我去找。” “知道你输给冷斯晟什么吗?就是没他冷静。你连自己人都动手,怎么跟他玩这个游戏?” 晴子好心的一句提醒让aaron松开大掌,“连你也想挖苦我?” “当然不是,这冷斯晟是个什么底的人,你不清楚?一下要十个职业杀手,你说,他那边会没风声?再说了,万一找的杀手是炎门的人,那你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咳咳……是啊,少爷,我们先按兵不动。等冷斯晟松懈的时候,我们再……咳咳再慢慢跟他耗。” aaron也思考过这个问题,内心深处似乎承认冷斯晟比他有能力。 喝完手中的红酒后,aaron只是笑了笑,但扯开的唇纹却显得极度不自然。“既然这样,我亲自解决。” 晴子跟管家再次因为aaron的话僵住。 亲自解决? “少爷,他怎么说也是你弟弟……” aaron浓密的眉一拢,瞪着管家。“没听过,既生瑜何生亮?既然这个时候世界已经有我,又何必多一个冷斯晟?” 他邪气的眸窜过一抹狡黠。 晴子撇撇嘴,也不打算再说下去。一旁的管家也沉默下来。。

上一篇   【066】久违的亲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