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许泽浩的婚礼 - 黑道总裁惹火妻

【068】许泽浩的婚礼

午后的街头,行人寥寥可数。 天蓝是那少数人之中的一个,没班可上,于是趁着秋高气爽,压压马路。看能不能把心里的情绪舒展一些。 不过,只要跟黄凤在一起,恐怕再怎么好天气,她的心情都是暗沉沉的。 一整天下来,她忍着脾气,免费当黄凤的‘女佣’。 黄凤要什么,她买什么。 当天蓝手上已经拿不下任何一样东西的时候,她开口了:“这些衣服,够你跟晴晴穿一年了。” “怕什么,花的是你男人的钱,你心疼个什么劲。” 天蓝真好奇,黄凤脑子里装的什么?都已经这个时候了,还能将她蛮狠不讲理的个性发挥的淋漓尽致。 在黄凤又将一堆衣服让导购员拿到柜台喊天蓝付钱的时候,天蓝沉着脸:“想要这些衣服?” “你说呢?” “你是打算穿这个衣服给自己找个第二春?”天蓝是做衣服的,一眼就能看出黄凤这年纪根本不是合适穿这些衣服。就连说是买给沈天晴,都有些牵强。 “我买来送人不行吗?” “你还有朋友?那直接搬去你朋友家,何必要看脸色住在别墅里?” 黄凤这时是闭嘴了。心里是难咽这口气。 继续在商场里逛着,天蓝也不想跟在后面,给黄凤半小时‘自由’时间,便提着东西往停车场走去。 停车场里,天蓝将黄凤买的东西塞满了后车厢。回到车子,才刚坐稳,就看到眼前一对男女正在小吵。 很不幸运,这两个人,她都认识。 一个是当过她一天老板的明少杰,还有一个则是见过一次面的关颖欣。 天蓝拉下车窗,微微探头出去……想要听他们在争论什么。 “颖欣,不过五十万,你就这样对我?” “明少杰,今时不同往日,明家已经是语姐当家了,而不是你。瞧你现在这德行,麻烦你,别跟别人说,我们订过婚。” 明少杰扑哧笑了起来,失去之前的精明干练,现在完全给人的感觉就是失业中的赌徒。 这时,又一个男人进入。男人搂着关颖欣以挑衅的话对明少杰:“好久不见啊,杰少爷。” 原以为明少杰会发疯般的狠揍男人一顿,谁知没有,只是浅浅一笑:“擦亮眼看清楚,是骚*货还是婊*子……” 男人面对于明少杰的话倒是没什么反应,反正他对关颖欣也不会以结婚为前提,大家玩玩嘛。可关颖欣的反应刚好成反比,激动的整张脸都扭曲。 “明少杰,没本事,你就给我闭嘴,被自己姐姐赶下台,真是没出息。” 关颖欣这一激动的话语马上让原本不想多管闲事的天蓝走下车。 “你是没出息。”天蓝走到明少杰旁边,笑意说着话,明少杰被她的话一愣,心中有股被刀割一般,怎么连她都看不起他了。 在明少杰无语时,天蓝对着他微微一笑,继续开口:“怎么会跟这种女人交往,好在,有个凯子代替你的位置。……婊*子配凯子,真是绝配。是不是阿,少杰。” 天蓝使劲给明少杰使眼色,要他配合。 收到天蓝的眼色,明少杰豁然的配合点头。 关颖欣真是气的说不出话来。“你……” 天蓝以胜利者姿态看着年轻貌美的关颖欣,“小妹妹,爱情不是用金钱来衡量的。”说完她又将视线移到关颖欣旁边男人脸上:“希望你在短时间内能花大笔金钱获得芳心,不然,你会是下一个‘明少杰’哦。” 说完,天蓝挽着明少杰往自己的停车位走去。 坐在车里,两人瞬间安静下来。 天蓝看了眼明少杰,“一个总裁位置,你就垮下来了?” 明少杰听后,先是长叹一声后。耸耸肩:“无所谓,反正那个位置,也不是我想坐的,不过呢,我现在算是体会到你那时候的感受了。我们也算是患难情侣……” “打住,什么患难情侣,我可是名花有主的人。”说着,天蓝甜甜一笑。 明少杰也知道,她的主是谁。 “对了,你欠谁五十万?”再怎么说他也是富二代,五十万对他而言,不算一个大数字阿。 闻言,明少杰哈哈笑了起来。 好笑吗?天蓝不解。 “我虽然现在不是明罗百货的总裁,但我还是明少杰,我得让关颖欣悔婚,不然,在别人眼里,我就真的成了loser。” “这么说,我刚刚还破坏你的计划了啊?” “也不会阿,至少你让我觉得,就算我一无所有,身边还有你……”明少杰说着一点一点向天蓝靠近。 嗯?那张牛郎样又跑出来! “看你紧张的,是还有你这么个……蓝颜知己。” 天蓝呵呵笑着。 “呃,天蓝,那个你朋友林诗诗有没联络你?” 阿,天蓝小惊讶了下。诗诗? 她回s市好像就上次跟林诗诗见过面,那天在夜店,她看到林诗诗主动贴近明少杰,难道那晚还发生了什么超友谊的事? 天蓝好奇的瞪大眼看这个明少杰:“你跟诗诗……该不会是……嗯?” 明少杰回瞪天蓝。“她比你好,至少没有把我当牛郎。” 看来,两人真的是有点暧昧。 天蓝掏出手机,摸索着林诗诗的号码。“手机拿来……我把诗诗的号码给你,你自己看着掌握吧,不过呢,我得提醒你,诗诗可不是那种随便玩玩的女孩。” 明少杰突然认真起来,点了点头接过手机。 “知道那个姓许的要跟我姐姐结婚的事吗?” “不知道!”天蓝回答的很快,却极度惊讶。两人发展这么快? 记得以前求学的时候,虽然跟明少语接触不多,但是她不像是那种没人追的料,怎么会选择许泽浩这个大贱人。 天蓝有点无语。 “你姐怎么会看上许泽浩。” 明少杰歪头看着天蓝,浮出疑问。“你认识我姐?” 天蓝眯眼一笑。“我是服装设计毕业的,你姐也是。你说我们会不会认识?” “那你会来参加他们的婚礼?” 天蓝嗯了声长鼻音,脑海开始思考着。视线却迎上了提着大包小包往她车方向走来的黄凤母女俩。旁边还跟着个人,手上也是拿满了购物袋…… “下次见面,我们再聊吧。”天蓝说着打开车门下车往黄凤走去。 明少杰听着也跟着下车。 “那,我都说了,我女儿在这里,你还怕我不给钱?”黄凤嚣张地对旁边穿着某名牌店制服的导购员说。 天蓝瞬间明白,就算她不在旁边,这个黄凤也能购物!真是了不起。 “小姐,这是这位太太全部购物的账单。”导购员很‘温柔’的将账单递到天蓝面前。 天蓝一瞥,“我没那么多现金……” “那麻烦小姐你跟我去店里刷卡。” 天蓝沉着气朝黄凤瞪了一眼。“你先带晴晴到车上等我。” 明少杰看着这一幕,好笑地问天蓝:“要不要我借点钱给你?” “顾好你自己吧。”天蓝用手肘撞了下明少杰。 “啊哈哈,那我们就在婚礼上见咯。”明少杰说着朝自己的车位方向走去。 本来他今天就是计划着跟关颖欣闹翻的,也没想过会遇上天蓝。他才不像外人看的那样,被姐姐推下台就开始失去自我。 他也有他的生活方式,现在就当给自己放假。 可他那看似落魄的背影,天蓝看在眼里就觉得好愧疚,这一切让人摸不清的事件,牵扯进来的人好多。 * 这几日来,冷斯晟脸上的笑容骤减,表情变得冰冷,使得整个别墅被一片气压笼罩,人人自危。 天蓝从厨房端了杯水走进书房,却见坐在书桌后的冷斯晟紧绷着脸,表情严肃沉思着,连她走进来都没有察觉。 发生了什么事吗?是因为她把黄凤母女接到别墅住?还是有其他原因。 这段时间发生好多事,天蓝内心许多感触。 冷斯晟完全没有注意到天蓝走进书房。在得知有人 天蓝走到书桌旁,沉思的冷斯晟还是没有注意到她,天蓝将被子放到桌上,微弯下腰,然后轻轻呼唤他,“斯晟……” 冷斯晟这才回神,看见面前对他甜笑的娇颜,暂时将烦恼抛到脑后,他将椅子旋转了个方向,伸手将她拉到自己怀里,然后亲了下她的唇。 “什么事让你这么不开心。”天蓝担心地问着。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你的眉毛都快揪在一起了。”天蓝纤细的手指轻抚着他的浓眉,想要抹去他的烦忧。 “没什么事,只是突然知道自己的生父还在这个世界上,有点奇怪。”冷斯晟简单带过,不想让她担忧。 天蓝安静着,脸色也突然沉了下来。一切谜团似乎都还没解开过一样。她的妈咪怎么会跟冷斯晟的爸搂在一起。自己的爸却像个第三者一样站在一旁。 还有那个面具男…… “斯晟,你爸当年是不是被我爸陷害坐了二十年的牢?” 冷斯晟一愣,他的爸?在他的世界里,早就没有‘爸爸’这个词了。没遇上天蓝之前,他的世界,只有妈妈冷曼薇,弟弟冷斯民。根本没有想过他的爸爸会出现在他的世界里。 “如果是的话,那我们就是仇人。”见冷斯晟没有回答,天蓝继续开口。 冷斯晟呵呵轻笑着。“仇人?那你是不是打算离开我?” 不要,她才不要。 天蓝撅着小嘴,摇摇头。那种跟自己喜欢的人分开感觉,真的不好受。 “那以后,就不要讨论这个话题。” 天蓝点了点头,可她心中还是有很多问题想要从冷斯晟口中得到答案。她爸爸是死是活,那个面具男真的是慕皇海的儿子吗? “对了,你想要什么礼物呢?”冷斯晟拉起他的手亲了下。 “为什么突然要送我礼物呢?”冷斯晟的亲吻动作让天蓝微红了脸,虽然两人已经有过亲密关系,但她还是会对跟冷斯晟这般亲密接触而脸红。 “上次生日没准备礼物给你,所以我想买个礼物给你,你想要什么?”冷斯晟边问边思索着,天蓝不爱什么名牌,身上也不戴任何昂贵的珠宝首饰,因此,他真的猜不出天蓝想要什么,又会喜欢什么样的礼物。 天蓝看着那张和自己相距不到二十公分的俊颜,她伸手轻摸着他的脸,可以和他这么的接近,让她跟感动,想起之前那场血缘乌龙事件,她依然心有余悸。 因此,她开口道:“我最想要的礼物,也是最喜欢的礼物,就是跟冷斯晟开开心心在一起。” 冷斯晟目光深沉地瞅着天蓝,心里很感激。即使是此刻,她仍然将他摆在心中的一位,在乎的仍然是他们的关系。 “你可以给我这份礼物吗?”天蓝追问。 “可以。”看着天蓝脸上那抹忧色,冷斯晟毫不犹豫的点头。 听到他的承诺,天蓝搂着冷斯晟:“谢谢你。” “不对,应该是我谢谢你。”就在刚刚点头的同时,冷斯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因此他释怀地笑了。 “谢我?为什么啊。”天蓝睁着双眼望着他。 “因为你,让我知道我该怎么解决我的烦恼了。” “真的?可我好像什么都没做。”自己真的帮上他的忙了? 冷斯晟亲了天蓝的脸颊,“有,你帮了我很大一个忙,让我做出最后的决定。” “是喔!”看见他的眉心不再紧拧,脸上也有了笑容,天蓝跟着他灿笑。“我很开心自己可以帮上你的忙。” 此刻冷斯晟更深刻的体会到,她真的很爱他,而且爱的他这个人,并不是他的身份地位或是金钱财富。 冷斯晟胸口溢满着激动的清朝,“我想……我应该给你奖赏。” 他想好好地爱她。 天蓝正想说不用了,却见冷斯晟动手解开她睡衣上的纽扣,小脸一红。“这是奖赏?” 冷斯晟的回答是直接拉过天蓝,温热的唇允住了那红润的唇瓣,热烈地深吻,大手在她身上四处点燃爱火,天蓝只能娇喘回应,被他吻得双腿发软。 冷斯晟可以感觉得到,自己和天蓝的心愈来愈贴近,愈来愈契合。 原本应该是沉肃的书房,今晚有着不曾有过的激情氛围,伴随而起的。 是那煽情的粗喘声息…… * 许泽浩将脸上的伤养好后,便马上对媒体宣布他跟明少语的婚期。 他现在已经是得罪冷斯晟跟面具男,如果连明少语这颗稻草都抓不住,他铁定沉的很深。 婚宴上,他扮演好他的新郎角色,微笑示人。 当他看到天蓝挽着冷斯晟手臂站在餐桌前挑选食物的画面,笑容变得让人不舒服。举着酒杯一步步靠近他们。 冷斯晟很快就感觉到许泽浩在旁边,但他并没有在意,完全沉浸在为天蓝挑选食物的氛围里。 很快,手上的水晶盘放满东西,他才满足。 感觉被当成透明人的许泽浩瞬间不悦。“姓冷的,穿着我丢弃的破鞋,是不是感觉良好?” 冷斯晟勾唇浅笑,依旧没有理会,将水晶盘递给天蓝后,脱下西装外套温柔地盖在天蓝身上。温婉尔雅地说:“亲爱的,这里是动物世界,小心被抓伤。” 什么?动物世界?许泽浩噗了声,在自己地盘上受到侮辱,马上不顾对手反击“姓冷的……你少嚣张。” “哎,为什么这家婚宴的主人不请个翻译呢?” 听闻,一直选择沉默的天蓝唇角上扬,双眸含笑。 “这里不欢迎你,马上给你离开这里。” 冷斯晟收起笑容,对上正双目充满怒意的许泽浩。“你算个什么东西?你有资格让我离开这里?” 许泽浩沉默着,据他所知,他没有发邀请卡给冷斯晟或者沈天蓝。 难道是他的新婚妻子明少语邀请的? “我是没资格,但是我背后的人有资格,别说让你离开这里,就连你的贱命,他都能轻而易举拿到。”许泽浩知道目前的形势,面具男是冷斯晟的强敌。 拿他来压冷斯晟,是个不错的想法。 冷斯晟也明白他口中的人是谁,不就是那个连脸都不敢露的‘兄弟’! “是吗?” 冷斯晟的反问让许泽浩感到一丝寒栗,只能镇定地笑着。 这时,一阵刺耳尖叫声打破这冰漪的氛围。 三人同时往声源望去。 一袭性感晚礼服的明少语正被两个女人按到在地。 许泽浩很清楚,压在穿着白色晚礼服的明少语身上的两个女人,一个是黄凤,还有个是曾经差点成为自己妻子的沈天晴。 天蓝见此景,想要上前将她们拉开,才刚挪动半步,就被冷斯晟拉回怀里,附耳轻声:“不用你过去,会有人处理的。而且,这种事,不需要我们参与。” 冷斯晟的话一点也没错,他的话音刚落,许泽浩就向箭一样往明少语飞去。 一把推开骑在明少语身上的黄凤跟沈天晴。 看到明少语身上晚礼服被拉扯的凌乱,他倒像个男人脱下外套将明少语上半身围住。 紧接着,明少语的父母也上前围住她,关心着。 婚宴现场顿时陷入混乱。在几名保安准备驾着黄凤母女离开婚宴时…… 只听到从人群中传出一句:“等下。” 因为这话,大家都不由自主地站成两排,为冷斯晟让出一条不需要挤的路。 冷斯晟牵着天蓝的手,走到‘事发点’。 “她们只是来参加婚礼的,有必要这样吗?” “她是神经病,应该在精神病院。”许泽浩毫不念旧情地吼着。 神经病?黄凤听到这词比谁都激动。蛮力扯开抓她的保安,朝许泽浩撞去。 场面顿时再次陷入混乱。 天蓝蹙着眉头,紧紧握着冷斯晟的手。她们怎么也来了? 她闭了闭眼,不打算参与这一切。 天蓝明白,冷斯晟故意带黄凤母女俩来,无非就是要他们发生冲突。 现在对冷斯晟而言,伤害过天蓝的人都是他的敌人。 天蓝侧过脸看了眼冷斯晟,他的眸光下隐藏着淡淡笑意。天蓝并不觉得可怕,只是,她很奇怪,为什么自己看到那些曾经背叛,伤害过自己的人正在出丑,她却一点开心都没。 甚至觉得,有点残忍。这或许是为什么自己一直没能强悍起来的原因。 这时,天蓝耳旁响起熟悉的声音。 “这个仇报的不错阿。” 天蓝回望过去,是明少杰。 “看到你姐被人欺负,不打算去帮忙?” 明少杰喝了口酒,对天蓝一笑。“这样更好,给他们一个终生难忘的婚礼。” 天蓝一想,也是哦。突然心情大好,真应该好好管理自己的心软。 欣赏完‘狗咬狗’的戏剧后,冷斯晟带着笑意,站在许泽浩面前。 将紧握天蓝的手高高举起:“谢谢你,不懂的珍惜这么好的女人。让我有机会,遇到她。” 许泽浩嘴唇抽搐着,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在他怀里的明少语亦是。完全被愤怒盖过,现在两人的怒意完全不能用话语来形容。 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冷斯晟扭过头:“我想,这份新婚礼物,会让你们成为明天s市的头条吧?……明天记得看报纸。” 语毕,冷斯晟跟天蓝那抹身影离开婚宴。 见状,黄凤也拉着傻乎乎的沈天晴跟在后面。 * 明家 “出去,全都给我出去!” 所有人都因为明少语的怒火而纷纷走出房间,无助地站在门外,任由她在房里发脾气,砸东西。 “少杰,你来的真是时候,快点去劝劝你姐。” “知道了,奶奶,你们都去休息吧!” 明少杰开门进去,房间里一片狼藉,凡是能碎的物品,都已经‘粉身碎骨’了。就连她最喜欢的水晶盒也已经躺在地上。可想而知,因为今天晚上婚礼上那件插曲,她是受了多大的委屈。 “滚,你来做什么,滚出去!” “有必要发这么大火吗?许泽浩本来就是个招惹麻烦的源头。谁让你一头栽进去。” 明少语被他的冷言冷语刺到了。 “我喜欢他有错?你知不知道读书的时候,我就喜欢他了。”明少语冲着明少杰大吼。 明少杰眼睛一冷,肃杀的神情出现在脸上:“那今天的一切就是你自找的。” 果然,沈天蓝还真不简单,在这么短时间就迷得多情的弟弟这么为她着想。 “对,我是自找,可我至少让许泽浩待在我身边了,你呢?你的爱人还是在那个姓冷的怀抱里。” 明少杰耸耸肩,没错,他曾经是想过跟天蓝在一起,可他最近有发现,还有个人更适合他。 “蓝蓝跟冷斯晟很配阿。倒是你,为了许泽浩,别到时候连明罗都搭进去。这样的话,我会拿回明罗的” 明少杰说着离开明少语房间,他生性贪玩,但对明罗的所有业务都是尽心尽力。 明少语冷静下来,忽然觉得好累好累,整个疲倦感袭了上来,她坐在床上,看起来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 不免想起明少杰的话,为了许泽浩这个男人,值得吗? 就连现在,来哄她的人不是她的新婚丈夫许泽浩,而是家人。 * s市,电视新闻,报纸首页头条,以及各大八卦周刊杂志,各种平面媒体,持续报道着许家药业跟明罗百货的婚礼。但中间发生的插曲却是只字不提。 “奇怪,居然没有报道婚礼上的插曲。” 想都知道,肯定是许明两家为了维护自家企业的名誉而大出手笔,让这种滑稽的事禁止报道。 “你很喜欢看到他们报道丑事吗?” 冷斯晟的问题,让天蓝一愣。她耸耸肩,放下报纸,托着下巴看着冷斯晟:“我发现,你总是给我惊喜,是不是还有什么事瞒着我啊?” 冷斯晟探手摸着天蓝脸颊,“那昨晚的惊喜有没让你的气顺一点?” “嗯……”天蓝拉长了鼻音,像是在思考一件好难决定的事。“有是有,但是晴晴现在这样,许泽浩才是最该死的。” “我把他留给你……” 留给她?天蓝微微皱起眉头,而后又马上绽开笑容,点了点头。明白冷斯晟的意思。 “哟,小两口吃得可真开心。” 黄凤是恨不得扒了许泽浩一层皮,可她被利用,她就心气不爽,尤其是被沈天蓝。 “晴晴呢?” “怎么,还想带着我们母女俩去哪让你们消遣?”黄凤走到餐桌前,坐了下来。负责早餐的玛利亚也很快速的端出她的早餐。 “现在知道被人当猴耍是什么感觉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冷斯晟喝了口牛奶,冰冷的眼眸看着黄凤。“听清楚,现在的局势,已经不是你以前那种生活,如果我一不爽,你跟你女儿就得沦落街头。” 黄凤将视线转移到天蓝身上,“你就跟你妈一样,让人讨厌,恶心。骨子里就是犯贱。” 啪…… 一记火辣辣的巴掌落在黄凤稍皱的脸上。 饭厅里气氛凝固,只因,这巴掌不是当事人天蓝打的,而是冷斯晟。 “再说一句蓝蓝的坏话,马上给我滚出这里。”冷斯晟的威胁,很有效。黄凤安静下来,忿忿不平地吃着早餐。 天蓝抿着唇,贴近冷斯晟:“别把我当小孩啦,我会看着办。” “嗯,那你慢慢吃,我有些事要处理。” 天蓝点点头。 看到冷斯晟的车离开别墅后,黄凤的神情马上大变。 只见她瞪着天蓝,鄙夷的笑着:“你真的很厉害。” “没听过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吗?” 黄凤笑了声,“你妈当年利用你嫁给育磊,你呢,也想拿着孩子绑住这个男人?” 天蓝静静地吃着早餐,不想发表任何意见。 黄凤看天蓝默默不语,平时那种气焰跑出来:“不过,我觉得,你比你妈厉害点,至少这个男人很为你卖命。” 天蓝扬眉看着黄凤,这女人以前从来不提她妈咪的,怎么这会老是前一句后一句的提到她的妈咪,而且,她明明才是第三者,为什么可以这么理直气壮骂她妈咪。 “厉害的人,应该是你才对。” 黄凤也不是吃素的,一下就能听出来这其中的意思。 “沈天蓝,当年,育磊要娶的人是我,不是你妈咪,那不要脸的贱货,为了让育磊帮她男朋友办事,居然爬上育磊的床,之后就是因为你这个小孽种,育磊为了保住名誉,才娶你妈的,你会有今天?说不定,你现在还在那个贫民窟里吃土……” 天蓝眯眼,黄凤在说什么?她怎么一点也听不明白。 她妈咪才是他们的第三者?怎么可能,天蓝晃晃脑袋,毛病又犯了,总是容易相信人。 “你就不能安静点?都已经不小了,还在争什么?” 黄凤吐了口气,突然语气软了下来。或许她说的对,她还能争什么,那个女人死了,沈育磊又不知道在哪里,说不定也…… “那个什么冷斯晟,是什么大人物?” 换成之前,如果她在许泽浩面前闹事,绝对会被抓起来,可冷斯晟的一句话就能让她们母女俩平安无事回来,她相信,这个冷斯晟绝对不是一般人物。 “我说过,一个普通商人而已。” 黄凤瞥了一眼天蓝,真是白问。有脑子的人都不会把冷斯晟跟‘普通商人’连在一起。 如果……找个机会……让自己女儿……呃…… 想着,黄凤不知不觉笑了起来。 * 蓝天公司自从被许泽浩以追求明少语的名义,送给明少语后,也公司名字也由‘蓝天’改成‘时尚’。 公司里的工作职员都没变,林诗诗还是依旧担任这个公司的服装设计。只是不同的是,明少杰被换下来之后,他就被明少语安排来管理这间公司。 两人从那天夜店之后,林诗诗除了公事上的事外,其他时间根本不敢跟明少杰有过多的接触。 就像现在,会议一结束,她就跑回自己的小办公室里。 叩叩叩…… 没等林诗诗的允许,明少杰就已经开门进来。 “你要躲到什么时候?”明少杰是难得的认真。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那晚,我们明明已经上过床了。”明少杰一直以为,她是天蓝的朋友,他不可以用直接的话来表达自己的心意。只是,这种拖拖拉拉的形势,让他好头痛。 或许是受天蓝的影响,他也想当个‘好人’。 “杰少爷,跟你上过床的人,我想多得数不胜数了吧?你每个都这么在乎?”林诗诗平时爱八卦,早就对明少杰的风流事了解的一清二楚。 而且,她自己是个什么出生的人,会不知道,如果两人在一起,结果是什么? 既然知道是不好的结果,就没必要开始。只是,一开始不知道,这间公司是由明少杰接管的,后来,她知道。就每天尽量躲过明少杰碰面机会。 “诗诗,就不能给我次机会?” “你追天蓝的时候,也说过这话吗?”她依稀记得,明少杰送过花来公司给天蓝。 虽然,两人没有在一起过,但是,林诗诗就是没办法,在追过自己好友之后,又来追自己,而且还是因为想要对她负责。 “所以,你并不是对我没好感?”明少杰露出阳光笑容。 可林诗诗看着那笑容是怎么都不觉得阳光。她拍着桌子站了起来,“明少杰……” 明少杰扑哧笑了出来,表情认真:“其实,我想要追求你,真的不因为我们上过床。” “那就是贪新鲜咯。” “你有两个头,六只脚吗?” 阿? 明少杰走到林诗诗面前,“如果你真的不喜欢我,我不会缠着你。” 林诗诗有点难懂自己现在的情况,之前她还提醒天蓝要小心花花公子明少杰,现在倒好,自己遇到这种情况,却有点不知所措了。 不过,说真的,像明少杰这种多金帅气的人,谁能不动心。 林诗诗抿着唇。 明少杰知道,她在犹豫,便马上顺势开口:“中午一起吃午餐吧。” 林诗诗依然是没有开口发表。 明少杰就当她这是默认答应了。“那一会午休时间见。” 林诗诗有点懵懂,她这算是又找到新恋情了?晃神坐下来后,她马上致电给天蓝。不然,她跟明少杰两人会很尴尬。 临近中午的时候,林诗诗问了明少杰是在哪里吃饭后,将地址传给天蓝。 果然,当他们到餐厅的时候,天蓝已经在了。 不懂的明少杰还以为那么巧,碰上天蓝。 三人坐下后,天蓝一直是笑嘻嘻的。看着两人,其实也蛮配的。 至少两个都是爱玩的。 “你男人呢?” 氛围没有自己预期的好,明少杰有点不悦了。 天蓝知道明少杰这话是什么意思,虽然她也很想给林诗诗找个好男人,但是,明少杰还得接受考验。 “这个时间,他当她是在吃午餐阿。” “那你身为女朋友不陪他,跑来做电灯泡?” “电灯泡?喂,你搞清楚阿,你跟诗诗是男女朋友吗?充其量你们现在也只是上司跟下属的关系。” 明少杰切了声,之前怎么就没发现这个沈天蓝这么口齿伶俐。 天蓝看着菜单没有打算搭理的意思。林诗诗也变得很安静。这一刻,仿佛两人互换了角色一样,以前的天蓝是安静的,林诗诗点什么她吃什么。 天蓝抬头看了眼坐在对面双手环胸以表示他现在不悦的明少杰,忍着不笑。 她扭头俯在林诗诗耳旁,“其实,我觉得少杰不错,换成别人,可能早就离开了。” 林诗诗也微微放低声音。“但是,那晚我跟他真的没有发生事情,我又不好意思开口,所以……” “什么?”天蓝猛的一激动。而后,又小声问林诗诗:“那你喜欢他吗?” 林诗诗抿着唇,缓缓摇着头。帅气多金的富二代,她是挺喜欢的,但是要真的去交往,她似乎有点办不到,何况,人家说酒后吐真言,那晚,明少杰也吐了真言。 林诗诗明白,明少杰是喜欢天蓝的。只是,天蓝有冷斯晟了,所以,明少杰只是想找个感情寄托。根本不是真心喜欢自己的。 天蓝得到答案,转头看着明少杰,收起笑容。 “我问你,你是因为喜欢诗诗,才追的诗诗。还是因为……你想要负责?” 明少杰看了眼林诗诗,说实话,她并不是他心中理想女孩,但是,正因为她跟他以前在一起的女孩不一样,所以,他才会想要对她负责。 或许是给自己切换生活方式。 “说实话,是我想对她负责。” 果然,林诗诗没有猜错。明少杰是为了负责。 “其实呢,那天晚上我们什么事都没发生。” “你说什么?” “那晚,喝醉的人是你,不是我,床上的血是你鼻血,明白了吗?”林诗诗虽然也想榜上富二代,可是,她也老大不小了,不想再浪费青春了。尤其是像明少杰这种还对自己好友‘余情未了’的人。 听后,明少杰顿时石化。 “而且,那晚你搂着我的时候喊的是……天蓝的名字。” 林诗诗的话,不仅让明少杰陷入尴尬,也让天蓝陷入尴尬。 明少杰看了眼天蓝,天蓝很无语。她不是出来帮林诗诗看看‘新男友’的吗?怎么变成现在这种尴尬情况。 见原本话题不断的天蓝跟明少杰突然因为她的话,两人都不约而同安静下来。 林诗诗又开口:“其实呢,我反而觉得你们两个挺适合的。” 咳咳,天蓝像是被这话给噎住,敏感的咳了起来。 明少杰说不上自己到底喜不喜欢天蓝,可他刚刚见到她,心中有股热气在游动。虽然嘴上说着让她离开的话,可心中却有点不舍。这点他很确定。 “杰少爷,我躲着你,不是因为不敢面对,而是因为,我不想说出你的伤处。你还是喜欢天蓝的,对不对。” 天蓝瞪着眼,看着林诗诗。 明少杰则是突然笑了起来,一脸轻松。“哎,我现在知道,为什么这几天我心中压抑着什么了。谢谢你……诗诗。” 这时,原本一直安静闷闷不乐的林诗诗也跟着笑了。 倒是天蓝一头雾水,显得尴尬。 “天蓝,考虑下杰少爷啊,你刚刚不是还夸他人不错?” 天蓝苦笑着,明少杰人是不错,可她已经有了冷斯晟。 “好了,我饿了,不陪你们玩了。”天蓝尽量撇开话题。 “看你担心的,杰少爷又不是现在跟你告白。” 天蓝用手肘轻撞林诗诗。而后,她冷静地抬头看着明少杰。 “我们是一辈子的蓝颜知己哦?对不对。” “对,一辈子。” 其实明少杰心里还在默许,他或许真的喜欢这个大自己一岁的天蓝。如果她被抛弃,他是很愿意张开双手当她的盾牌。 不过,那个冷斯晟看样子,比他这个盾牌强硬很多。。

下一篇   【069】缺少狠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