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缺少狠字 - 黑道总裁惹火妻

【069】缺少狠字

一早,别墅上下是特别的‘活跃’。 天蓝被这声音吵醒,她一听就知道,声音是黄凤跟玛利亚的,而且从语气上来判断,两人像是在吵架。她披上外套就下楼。 果不其然,看到黄凤正一副女主人样在教训着玛利亚。 “玛利亚……” “沈小姐,你来评评理,她说我在早餐里放了‘料’想要害死她们。我压根就不认识她们。” “你还不承认?如果你没在早餐里放东西,我女儿吃完你的主早餐会吐?” 一早的,要不要这么吵?天蓝头都大了。天蓝应该庆幸好在冷斯晟一早就出门了,如果让他听到这话,估计会直接将黄凤母女赶出去。 天蓝拉下脸,看着地方乱七八糟的食物,“不是说晴晴把早餐吃了吗?那地上这些是什么?” 黄凤对天蓝翻了一记白眼:“东西要是有问题,吃一口就会有反应。” “厨房在那里,要吃什么,你自己弄。” “沈天蓝,再怎么说,我都是你长辈。你让我自己弄?” “在沈家,你是沈小姐的长辈,在这里,你什么都不是。”玛利亚有点看不下去。顺势加入‘家庭矛盾’的战局。 黄凤听了,立刻怒火冲天。 “既然我什么都不是,那别救我阿,让我死在牢里算了。” 天底下,竟然还有这种人,玛利亚真是跌破眼镜。 “玛利亚,以后她的三餐让她自己弄,你什么都不用负责,包括洗衣服。” “沈天蓝,你……” “妈,我饿了,我要吃东西。”沈天晴看到地上还有玛利亚来不及收拾被黄凤丢的食物,马上上前抓起就吃。 看着自己以前青春洋溢的女儿如今成了这般摸样,黄凤真是悔恨。不过,她的内心更多是恨沈天蓝! 更恨那个把沈天蓝生下来的女人。 “沈天蓝,你看看,你看你把我的晴晴害成什么样了。……晴晴,别吃,别吃。”黄凤拉扯着沈天晴。 天蓝忍着,没有理会,越是对黄凤骄纵,她就越跟你蛮横! “晴晴,别吃。” “我饿,我要吃……” 将沈天晴拉到一旁,黄凤冲进厨房,拿起水果刀往天蓝跑去。“我跟你拼了,沈天蓝……” “小心,沈小姐。” 玛利亚的一句小心让天蓝敏捷的躲过黄凤挥过来的水果刀。 紧接着,天蓝从黄凤手中夺过水果刀:“你疯了你。” “晴晴,咬她,她害我们母女俩这么惨。呜呜……” 沈天晴倒是很听话,马上向天蓝扑了过去,一时没招架住的天蓝,整个人被沈天晴压制着。要说什么人最可怕,那就是疯掉的人。 一旁玛利亚见此景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哇,这是干嘛呢?”刚办完事的凯琳还没进门就听到乱七八糟的声。 “凯琳小姐,你快……快点去帮沈小姐的忙。” 凯琳哼笑了声,眼前的画面一个中年女人正拽着天蓝头发,而还有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正咬着天蓝的手臂。 下秒,她上前一脚踢开黄凤,再抓起沈天晴的头发往一旁甩去。 身手快速且不拖拉。凯琳朝天蓝伸出手,细眉皱得死死:“她们是谁啊?你怎么不还手?” 天蓝站了起来,看了下手臂上咬狠。“她们是我小妈跟妹妹。” 阿?凯琳疑惑看着黄凤母俩。她多多少少听过天蓝家的事,可她们怎么会在这里。 “哎呦……”黄凤吃疼地摸着屁股哀怨着。“你个该死的狐狸精,居然还叫帮手。” 狐狸精?虽然凯琳不敏感这个词,但是从这女人口中的‘狐狸精’很明显听出来是在骂天蓝,之前天蓝被劈腿,凯琳也是从哥哥冷毅那知道的。 这种女人还有脸骂天蓝,扭着腰肢走到黄凤面前。“没听清楚,再说一次。” 凯琳的气势瞬间完全制住着黄凤,不过,黄凤还是不死心的大吼:“我说狐狸精,怎么了。她妈是狐狸精,她也是。” 凯琳将视线转移到天蓝身上:“你还能忍下去?”虽然凯琳从小就不知道母爱是什么,可她知道,天蓝的世界里,母爱还是存在的,听到有人这样骂自己的妈,该有点反应吧? 可是天蓝迟迟没有言语,没有举动。 凯琳那爆脾气就上来了!“马上消失在我眼前,不然,我扒了你的皮。” 黄凤躲过凯琳的眼神走到沈天晴面前,对天蓝翻了翻白眼后,拉起沈天晴就往三楼走去。 凯琳转过身看着天蓝:“看到没有,人善被人欺。你要是一直这样下去,我估计给你十年的时候时间,你都不能‘修炼成功’。” 天蓝苦笑一番,有半个月没见了,第一句话就是说教阿。 “我也想,但是我放不下。” “放不下什么?亲情?我告诉你,要想保护自己,首先就得耍狠。” 天蓝懂,这话她从凯琳口中听着都不知道听到了几百遍。 “我知道。” “你知道,你什么都知道,可你什么都做不到!” 呃,好像是。 见天蓝不言不语的,凯琳再次开口。“沈天蓝,你缺少的就是‘狠’,别总觉得以后怎样怎样。重要的是现在!谁惹你,就得揍回去。” 凯琳有点发火的程度,虽然不关她的事,但这个女人真的太‘善良’。 “可我现在,过得挺好的。” 凯琳眯眼,“你是怎么让白妮婷主动退出的?” “那次离开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她了。” 是吗?凯琳耸耸肩……“不过,我还是得提醒你,白妮婷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哦。” 天蓝似懂非懂点了点头。 “还有啊,那两个女人要是继续住在这里,我觉得迟早会出事。……好了,我上楼休息。” * 跟许多帮会一样,炎门在拥有着黑暗势力的同时,也积极的经营着所谓合法的行业。 尤其是从冷斯晟当上炎门的首领开始,几家国际级水准的饭店和赌场,金融业,百货和旅游运输业,凡是在cl名下的企业。全在他运筹帷幄下,日益成长,让炎门的手下们不用再过街头舔血的日子,能安居过活。 “进来。”此刻,冷斯晟正在顶楼他私人办公室中,他低声一唤。 门外的人听到他的传唤,连忙推开门,走进来。 “爷,你猜的每没错,慕皇海目前身边确实有个女人在照顾。”不得不说,冷毅绝对是冷斯晟的得力助手。几天奔波就是为了查清慕皇海这个人。 冷斯晟低头深思,锐利眸光不错过冷毅递过来的文件。“那个面具男的底细呢?” 由于长期生活在稍有一点疏忽,就可能丧命的环境中,他的敏锐度远远超过一般人。 直觉告诉他,这个男人的出现,绝对不仅仅只是为了弄垮沈家。 以他目前对面具男的实力了解,弄垮沈家一轻而易举的,何必搞那么多小动作。如果不是因为明罗的前任总裁明少杰是天蓝的朋友,他也不会亲自上门警告且一直不采取行动。 冷毅跨一步上前,示意冷斯晟,面具男的资料在最后头,抽出一份发黄的纸张。“他叫慕绍谦,的确是慕皇海的儿子。不过,见过他真面目的人没有几个,所以,冷毅没能拿到他真面目的照片。” 冷斯晟的眉心微微拢紧,那晚他潜入沈家,他只在黑暗中看过这个男人的身形,很难猜出他的年纪。 看着这张戴着面具照片的男人,冷斯晟只觉得熟悉。 “爷,今晚动手吗?” 冷斯晟沉默,十指交握,手肘抵在桌上。如果他杀了这个很有可能是自己哥哥或者弟弟的男人,他那个三十年来没负过责任的陌生父亲会对他怎样? 冷斯晟闭了闭眼,大概是跟天蓝在一起久了。那颗只会冷冰冰舔舐着鲜血的心似乎也变得有那么点同情心了。 不过,他没忘记自己给自己定的规矩。别人惹你,就要毫不犹豫回击过去。这个不知是哥哥还是弟弟的兄弟,已经完完全全惹到他了。 “今晚动手……” “知道了,爷。” * 夜里,忙了一天一夜的冷斯晟回到别墅,洗完澡到头就睡。 原本安静的夜晚,因为三楼传来的噪音,让天蓝敏感的暗咒着。 卧室是的隔音很好,不然冷斯晟早就被惊醒。 “黄凤,你给我安静……”天蓝敲打着三楼黄凤的房门,这个女人从早上开始就没闲下来。一直制造噪音。 她倒是不介意,这半山腰就他们这栋别墅,不怕吵到左邻右舍的。可是冷斯晟是个很敏感的人,一旦听到什么动静就会惊醒的人。 早上他天未亮就出门了,刚回来就被天蓝赶去休息了。 这会才进房没多久,就听到三楼传来的噪音。 在天蓝不断敲门下,黄凤开门了。 “你闹够没有?斯晟在休息,安静点。” 黄凤沉默几秒,突然朝天蓝一个笑容。“我肚子饿了。” “厨房就在楼下。”天蓝忍着。 “那些全是西餐的东西我吃不习惯。” “那你想吃什么?”忍,继续忍。 “凤梨酥!xx路的凤梨酥。” 天蓝无语瞪着黄凤,xx路的凤梨酥,离这里要一小时的车程,而且,这个时间点,就算她赶过去,人家说不定已经关门了。 见天蓝在犹豫,黄凤威胁:“我今天吃不到凤梨酥,我睡不着。” 天蓝现在有种,没事找事的感觉!真被凯琳说中了,让她继续住在别墅,是麻烦不断。 “好,我去给你买。如果买回来,你还不睡觉,别怪我不客气。” 黄凤撇了一记白眼,“行了,你快去。你回来的时候,我会送你个惊喜的。” 天蓝不以为意,转身就离开。 通过窗户,黄凤看到一辆车从别墅驶出,心里暗喜。下一步她带着沈天晴从三楼偷偷摸摸走到二楼,很快地找到了冷斯晟的卧室。 她轻轻地开了门,进到房间,确认床上只有冷斯晟的时候,她轻声朝沈天晴说:“晴晴,等下妈出去,你就走到那个人身边,记住,不能太大声,然后……” 沈天晴似懂非懂听话的点着头。 黄凤轻轻地关上房门。 沈天晴按照黄凤说的不能太大动静,她蹑手蹑脚地走到床边。床上的冷斯晟似乎睡得正熟,被子只盖到腰际,性感的胸膛让人呼吸一窒。 狭长凌厉的眼眸此刻紧闭着,长长的眼睫毛像两把小扇子似的让人嫉妒,没有防备的俊美脸庞更是让人无法抗拒。 任那个女人看到,都想得到他。 只是,经过那事饱受精神上威胁的沈天晴,可没想那么多。她按照刚刚黄凤说去做,探手轻抚上冷斯晟性感的胸膛,手指似模似样挑逗地在他胸口轻画着,然后凑上唇吻住他—— 门被打开来,天蓝怔愣地望着眼前的一幕。 冷斯晟突地睁开眼,看到近距离的脸孔,使劲地且粗鲁地推开。 猝不及防的沈天晴整个人往后面跌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啊——”痛得她快掉下泪来。 以手背试过唇瓣,冷斯晟俊美的脸罩上了寒霜,同时他也看到了门口的天蓝,只是,他没马上向天蓝解释眼前的一切。 而是,下床揪住沈天晴的衣襟慢慢地将她提了起来,“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语气狰狞如恶魔。 胸腔中的空气一点一滴地被挤出,沈天晴觉得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肺叶疼痛难当,她感觉到手脚渐渐冰冷。死亡的恐惧像潮水般袭来,渗透进她的血液里。 “斯晟,不要!”此时才回过神来的天蓝,喊了声。 闻声,冷斯晟松开了手。 沈天晴腿软地跌坐在地上,脸色惨白。 “晴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做……做错了吗?可……可是妈说,把手放在他身上,然后亲他……这样大家都会很开心。” 天蓝听后,是又震惊又心痛。 黄凤这个女人,简直就该下地狱。沈天晴都这样了,居然还…… 如果不是她突然忘记带手机,折返回来拿手机看到这一幕,估计沈天晴早就死在冷斯晟手里了。 此时,听到动静的黄凤赶到,天蓝气得浑身发抖,忍不住扬手朝黄凤打了一巴掌。“你简直不是人,晴晴都这样了,你还想着利用晴晴来满足你的奢侈生活?” 天蓝怔怔地看着自己还有点热,有点痛的手掌,尽管她一直对黄凤很不满意,可这是她第一次出手打她。 “你凭什么打我?你这个狐狸精。”黄凤捂着脸,不服气地怒叫。 天蓝气红了眼,说不出一个字来。 “滚,不要再让我见到你们。”冷斯晟阴恻恻地低吼。 见冷斯晟这样,黄凤没敢再多说些什么,拉着沈天晴迅速地离开。 天蓝一股心痛,她都做到这样了,还是不能唤醒黄凤的善意的心?现在也明白,她之前说的,会给她的惊喜是什么了。 “该死的女人!”冷斯晟再次低咒了声,竟然敢趁他睡觉没有防备的时候偷吻他,还对他上下其手。 见冷斯晟那般怒气冲冲的模样,天蓝心中的疙瘩反倒平抚了。“你就别生气了。” 别生气?他厌恶被人算计偷袭的感觉。 “只是一个吻而已。” 什么叫只是一个吻而已?冷斯晟眼底燃起一簇炙人的怒焰。“我和别的女人接吻你也无所谓?”他很想用力地摇醒她。 她到底有没有一点点当他女朋友的自觉啊? “是你说的啊,吻只是唇碰唇,根本没什么,而且晴晴那种状态,哪里知道刚刚她自己在做什么?跟你那时候跟妮婷的相比,这不是什么啊!” 冷斯晟就觉得,瞬间有好多只乌鸦从头上飞上去。原来她还记得他跟白妮婷。不过,也因为天蓝的这几句话轻易地消退了他的怒焰。 冷斯晟将天蓝搂进怀里。“我心里只有你。” “我知道阿。”天蓝附和。 如果刚刚不是她阻止,可能这个房间会躺着沈天晴的尸体。 “今天晚上我和冷毅得回罗马处理一件事,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应该只需要一星期的时间,事情一办完,我会尽快回来。” 回罗马处理事情?天蓝听过之前就从凯琳口中听过,冷斯晟的冷四爷称呼就是因为他是一个名‘炎门’国际组织的首领。至于那是一个什么组织,她是完全没有概念。 “要去处理什么事?” 冷斯晟不厌其烦地向天蓝说着。 军火交易?虽然只是轻描淡写,但是听来很荒谬,很惊世骇俗而且也很危险。 “太危险了。”天蓝很担心。 每个工作都有其危险性,只是高低不同。 “我会小心的,倒是你,一个人在s市,要小心。”虽然早上冷毅给他的消息是,s市没有什么值得他担心的危险气息存在。而且他们今晚就会动手,不带拖拖拉拉就解决掉面具男。 但是,他还是会担心。 说着,冷斯晟将天蓝拉到桌旁。从抽屉里取出一组设计极为独特的卫星通讯器,仔细地教导她使用。“电话会有人窃听,这个绝对不会有人知道我们的谈话。” 这是他以前用来处理炎门事情时用的特殊通讯器,没想到,现在用在‘谈情说爱’上。 “嗯……”天蓝烦恼着,其实她是想开口让冷斯晟带上她。只是又怕,到时候万一出了状况,她会成为冷斯晟的包袱。 还是算了。 * 半夜,天蓝躺在床上,辗转难眠。是因为她赶走了黄凤母女?担心她们的住处?还是因为担心冷斯晟的安危?失了神的眼眸看着天花板……脑子有点乱。 半响,她觉得窗口那有动静,似乎是有人开窗进来了?呃,遭小偷了?天蓝警觉地坐起身子,摸索着放在枕头下的手枪,静待这个不知名的动静来源。 只见那个类似人影的物体穿过层层叠叠的窗帘,出现在天蓝的视线里。 借着窗外照进来的月光,她并没有看清楚这人是谁,只觉得人影离自己越来越近,嘴里发出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谔谔声,虽然低沉无力,可是很清楚地传入天蓝耳朵里。 顿时,她只觉得背后凉飕飕的。天蓝瞪大双眼,她才不怕什么小偷,那是那个东西的话,她就很畏惧了! 她看清楚了,是个男人。这轮廓? 男人扑倒在她身上,浓重的血腥味瞬间扑鼻而来。当男人显冷的嘴唇碰到天蓝那一刻,天蓝只觉得,冷冷的血腥味正在蔓延她的味觉跟嗅觉。 恐慌之余,她保持镇定,吃力的从男人身下获得自由,天蓝马上起身触摸开关,开灯…… 卧室里亮起来的那瞬间,天蓝愣住。 眼前倒在地上的男人全是血,而当她看清楚这个男人的长相时,她慌了。不是去罗马了吗?怎么会受伤? “斯晟,发……发生什么事了。” 天蓝慌张地想要扶起‘冷斯晟’,可是他腹部的抢伤让天蓝更慌了。 aaron疼的闷哼了声。 这时天蓝才注意到,他中了枪伤。身上还有大大小小的撞击伤。 这是交易失败的结果吗? “你没事吧?怎么会……” aaron看着天蓝的紧张样,出乎意料的浅笑着。仿佛能体验到真正的关心。只是,他的眼皮很重,很重。 看着似乎快休克昏死过去的‘冷斯晟’。怎么办,怎么办?找凯琳,好在这别墅里还有凯琳。她肯定有经验处理这些事。 当她准备开门出去那瞬间,门外的敲门声响起。 天蓝一慌,愣在门口。 “天蓝,你睡了没有?” 是凯琳的声音。这么巧? 此时,aaron的血手抵在门板上,整个人猛的挂在天蓝身上,头靠在天蓝颈项:“别,别让她知……知道。”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冷毅跟凯琳不是冷斯晟的左右手吗?怎么一瞬间都不能信任了? “天蓝……”凯琳的语气还是没变,焦急带点……担心。 天蓝将aaron扶到床的另一边,这样就算凯琳进来也看不到他。迅速披上外套,假装若无其事开门:“我刚刚在穿衣服,有事吗?” “没,只是如果有人闯进你的房间,你记得要喊我。” 天蓝当头一棒,一头雾水。 但她比较相信自己的男人,笑着对凯琳:“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凯琳沉默几秒,爷交代过,不要让天蓝知道这件事。“最近有些不法分子专挑像我们这种单一别墅进行抢劫,所以,你要小心点。” “嗯,我知道了。” “那没事,晚安。” 离开天蓝房间的凯琳总觉得天蓝怪怪的,明明那边传来消息说,目标跑到了这栋别墅来,而且看着逃跑路线好像是进入天蓝的房间。 这会,天蓝怎么会不知道? 难道消息有假? 关上房门,天蓝有股说不出的不安,冷毅跟凯琳背叛了冷斯晟? 绕过床,天蓝将aaron扶起来。 aaron高大的身体歪倒在沙发上,脸色惨自如纸,闭着眼睛,急促地喘着气,手掌紧紧压住腹部的伤口,雪白的衬衫已经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还源源不断地从他紧压的手指间流出来。 天蓝单腿跪在旁边,帮助他压着伤口,但她根本无能为力,在丢掉第三块被血浸透的手帕之后,天蓝绝望地抬起头来:“我送你去医院吧,这样流血下去,你会死的。” aaron伸出手抹掉天蓝脸上的泪,可惜,这泪不是为他慕绍谦留的,而是为那个跟自己同胞胎的冷斯晟。 他有点嫉妒,却又感到喜悦。在她眼里,他不就是冷斯晟。 “火,刀……热水,呃……取出子弹……!”慕绍谦忍着疼痛告诉天蓝,他需要这些东西取出子弹。 很快。东西是找齐了可怎么弄阿,她可没有帮人取子弹的经历阿。看着那伤口不断的涌出血,她心急如焚…… “接下来,要怎么办。” 慕绍谦额头的汗越来越多,将刀烧热后交给天蓝:“划开……伤口。” 阿?划……开伤口? 看到‘冷斯晟’痛苦的样子,天蓝屏住呼吸,颤抖的拿着刀,划开那个伤口,她知道他很痛,但是忍忍,如果不把子弹拿来出来,血会不停的流。 拿着镊子哆哆嗦嗦的触碰伤口,闭上眼睛,不想看到‘冷斯晟’痛苦的样,摸索着,指甲似乎碰到硬的东西了,肯定是子弹了,还好伤口不是很深…… 慢慢的,慢慢的…… 呃,慕绍谦皱着眉头,手拉着床单。这种剧烈的痛,几乎要了他的命。 她终于帮他取出子弹了,开心的都要喊出来。她马上打开抽屉,一层一层的翻,找到一些消炎药水。 “你忍忍阿。”天蓝直接把消炎药水洒在伤口上。再用纱布一层一层的帮慕绍谦缠上。 此时慕绍谦已经进入休克状态了。天蓝用热毛巾擦拭着他脸上的汗,看他的衣服沾满了血,裤子又破了。天蓝便起身,准备给他换身衣服。 不过天蓝好奇,‘冷斯晟’这身衣服,怎么跟出门时候不一样。 但这个疑惑没有在脑里留太久,天蓝小心翼翼的褪去慕绍谦身上的衣物,再用热毛巾,帮他擦身子。 长长微卷的睫毛,英挺的鼻梁,花瓣般的嘴唇有些泛白,精致完美的锁骨,还有,精瘦而结实的胸膛,再往下…… 帮他换上衣服后,天蓝已经很累了。 翌日清晨,天蓝睁开眼眸,迎上那张比昨晚有血色地熟悉睡脸。 天蓝起身,她得把这事情弄清楚,可她下楼,没有看到凯琳。只有玛利亚在忙活着。 “沈小姐,早……” “凯琳呢?还没有起床吗?” “凯琳小姐昨晚救离开了。” 天蓝噢了声,这群人到底在忙什么。总是神出鬼没。 “沈小姐,你的早餐准备好了。” “嗯,麻烦你再多准备一份冷先生的早餐。” 玛利亚先是不解,昨晚冷先生明明离开了阿。怎么还要准备。但做为一个佣人,她没多问,而是进厨房准备。 将冷斯晟平时吃的早餐端上来时,天蓝还吩咐玛利亚接下来几餐全部弄调理身体的汤,不弄西餐。 进房的时候,慕绍谦已经醒了。裸着上半身的他整站在窗口看着后花园一切。 “你醒啦?过来吃早餐吧。” 慕绍谦拉回视线,看到她端着早上进来。一步步走了过去,“你的警惕心是零吗?”他除了跟冷斯晟长得一样,外加手上小时候就有的疤痕,其他根本就不一样。她怎么一点警惕心都没? 他甚至可以在这种情况下,杀了她。 “现在别墅里就我们,凯琳也不知道去哪里了。你可以告诉我,昨晚发生什么事吗?” 要直接将事情说开吗?说他是冷斯晟的双胞胎哥哥,然后昨晚是被炎门的人追杀,不知不觉逃到这里来。 如果她知道这一切,为了身份保密,这个女人绝对会很惨,很惨……不知为何,慕绍谦没有选择走这条路。 而且他发现,目前‘冷斯晟’的身份,他当的很爽。 慕绍谦走了过去,看着桌上的早餐,冷斯晟平时就吃这些?可他一点也不喜欢:“换一份早餐,我就告诉你,我要半分熟的鸡蛋,还有一杯黑咖啡。” 天蓝有点错愕,像是没听清楚。“你说什么?” “我不想吃这些。” “你受了枪伤,生鸡蛋,跟黑咖啡更加不适合你。”天蓝有点不解,平时多会照顾自己身体的冷斯晟,这会怎么又变得‘随便’起来了? 慕绍谦不知为何,很讨厌听到她关心冷斯晟的话! 不过看在他目前处于危机状态,并没有选择跟天蓝硬坳下去。而且他也不能再这里留太久时间,不然他的父亲就会宣布他输了这场游戏。然后将他淘汰…… 见‘冷斯晟’乖乖的坐下来吃早上,天蓝继续追问:“昨晚发生什么事了?” 慕绍谦眉头一皱,这女人真不是一般的固执。冷斯晟怎么能受得了这种女人? “昨晚出了点意外,我被人追杀,不过,死之前,我想见见你。”慕绍谦的话让天蓝莫名其妙的相信,感动。 一个人被人重视,也是幸福。 这时天蓝有那么点明白‘炎门’的存在意义是什么。 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冷斯晟’吃早餐。 莫绍谦被看得不习惯,放下餐具。回望着天蓝:“我不喜欢别人看着我吃东西。” “我喜欢就行啊,你吃你的,我看我的。有影响到吗?” 莫绍谦有点无语,他这个同胞弟弟的口味真是让人头痛,喜欢这种毫无杀伤力的女人。 天蓝托着下巴,一直看着‘冷斯晟’吃早餐。 慕绍谦也没办法,他就算要离开,也得补充体力。 * 罗马 “什么,你把阿海的儿子杀了?” 冷曼薇有这种表情,冷斯晟早已预料到。他不解,妈对那个男人的感情这么深? “妈,你认识一个叫婕妤的女人嘛?” 冷曼薇一惊。“不……不认识。” 在这个社会混久了,早就对周遭的一切敏感,何况是面目表情?冷斯晟一眼就看出来,她在说谎。 “你知不知道,当我怀疑我跟蓝蓝是兄妹的时候,我有多痛苦。我甚至用枪指着自己脑袋,以死来解决。” “晟晟,……”冷曼薇欲言又止。 “好,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当年,阿海是你外公打手,他说他喜欢我,想要跟我在一起,当时,我被你外公管的很严,接触的人本来就不多,后来他把我灌醉,我们就在一起了。” 冷曼薇说到此,眼眶泛红。 “生下你之后,他认识了一个女人,那个叫什么婕妤的女人。他们如胶似漆,天天黏在在一起,那时候,我跟她一起怀孕,有次争吵,她被绊倒,流产了。后来,阿海更是死命疼她,我很明白,我已经得不到那个男人的心,所以我大着肚子带着你回罗马。” 冷曼薇的一言一字让冷斯晟觉得,他目前所做的一切,是正确的。 “那么说,那个慕绍谦很有可能是那个女人的儿子?” “可能吧。”这么多年,她离开慕皇海后,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 冷斯晟这下可以解释,为什么那晚慕绍谦潜入沈家拿文件袋的时候,遇到天蓝,并没有对天蓝下狠手。 也能解释,同样姓沈的天蓝为何没有遭到报复。 他们两人才是兄妹关系。 叩叩叩…… “进来。” 冷毅面色凝重进来,上前附耳几句。听得冷斯晟脸色一变。冷曼薇见状,也很识相:“晟晟,我先出去了。” 冷斯晟点了点头。 “让慕绍谦给跑了,根据他们的追踪,是跑进沈小姐住的山腰别墅,但是,并没发现他的踪迹。” “蓝蓝呢?” “沈小姐没事,凯琳正在四处查慕绍谦的下落。” 听到天蓝没事,冷斯晟原本那暗色的眸光多了些颜色。 * s市 一整天,除了上厕所外。 天蓝几乎是对‘冷斯晟’形影不离。 这会,慕绍谦坐在阳台上的摇摇椅上看着远处的夕阳。天蓝站在护栏前,很享受这种感觉。 “斯晟,你说,如果我们只是小康家庭的人,每天就这么简单过着,会不会很无聊?” “没有竞争的人生,你觉得会不会无聊?”这种女孩子才会想的世界,慕绍谦可不喜欢。 “可是随时要面临跟相爱的人分开,我宁愿选择无聊的人生。”天蓝走到‘冷斯晟’旁边,端了下来,握着他的手。 慕绍谦没有挣脱,让天蓝握着自己的手。 他身边不是没有女人,可为什么就是没有这种酥酥麻麻的感觉? “沈天蓝……” 嗯?天蓝一愣,被他连名带姓的一喊吓到。 慕绍谦马上就察觉到她的反应,心中莫名的一丝疼惜,柔声轻语:“看把你吓得。” “你知道,我很在乎你的。” 天蓝眼神中泛着迷眸,慕绍谦探手去摸她的脸颊,“你真的……有那么爱冷斯晟?” “对,沈天蓝很爱冷斯晟。”天蓝以前觉得,总是把爱挂在嘴上的人,都很肤浅。现在觉得,只有坠入爱河的人,才会体验那种感觉。 当慕绍谦听到天蓝这么柔情蜜意地说着,他无法压制满腔的愤怒与……嫉妒。 仿佛被人夺去属于自己的东西,体内嗜血的因子再度蠢动不安。 慕绍谦将天蓝拉进自己,这种架势,像是要接吻。 天蓝很识趣地闭上眼,等着他的唇落下。 跟天蓝几乎零距离的慕绍谦感受她香香的气息呼在自己脸上,他咽了咽口水,扣住天蓝后脑勺的手慢慢拉进,当鼻尖碰到鼻尖时,他却犹豫下来…… 这个女人是自己同胞弟弟冷斯晟的女人。 他这么做,算什么? 见‘冷斯晟’没有落唇,天蓝睁开眼,睫毛眨巴眨巴的扫着慕绍谦的脸颊。主动上前轻轻地在他唇上落上自己的唇:“你有伤,我就放过你。” 慕绍谦扑哧了声,这伤算什么?又死不了人。 “斯晟……” “嗯?”慕绍谦这次答的很顺。似乎有点习惯这个陌生的称呼。 “以后你的事,我可不可全部都参与。” 慕绍谦有点不解,冷斯晟这么爱这个女人,还有什么事情不让她参与的? “我每次看到凯琳可以为你东奔西跑的,还有妮婷……可以为你调查任何事情。我真的好羡慕她们,可以替你东奔西跑的。” 妮婷?慕绍谦记得这个名字。 真是没想到,冷斯晟身边有这么多为他卖命的人。内心有股说不出的苦涩。 夜里,雨滴滴答答,又开始下着。 半夜十二点多的时候,外头的雨势渐渐大了起来。 因为下雨,室内一片灰蒙蒙。 天蓝从睡梦中逐渐转醒,发出嘤咛声,翻了个身,往更温暖的地方靠近。 感觉到温暖中,忽然感受到有股沉重的压力,不知道什么东西压在自己身上,天蓝蹙了蹙眉头,半梦半醒间的脑袋意识到,腰上那股压力是‘冷斯晟’的手。 天蓝实在忍不住讶异,他搂着她,然后还继续睡?天哪,他就不怕他一个不小心撞倒他腹部。 “斯晟……”天蓝发春微弱的声音,想提醒他。 谁知睡梦中的‘冷斯晟’一掌拍打在天蓝的额上,打掉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闭嘴……”慕绍谦闭眼呢喃,接着手再度环上天蓝,将她带得更近。“等我睡饱了,再说……”慕绍谦喃喃说完,将脸凑近天蓝,又睡了。 冷斯晟上辈子可能是只猪……天蓝心想。 她不敢乱动,两人的脸距离近到难以聚焦,天蓝控制自己的呼吸,怕那一点气息也会吵到他。 渐渐的,她看清眼前这张脸。 他看起来真的很需要睡眠,想起昨晚自己为他止血取子弹的画面,甜甜一笑。 她也是可以帮得上冷斯晟的。 “冷斯晟,你要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一辈子跟我开开心心在一起。”不知不觉中,天蓝的老毛病又犯了,将脑中所想的话喃喃脱口而出。 此际,天蓝轻动作伸出手,在慕绍谦发上轻抚。 而睡眠中的慕绍谦没有反应,任她抚摸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