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他是慕绍谦 - 黑道总裁惹火妻

【072】他是慕绍谦

卧室里,冷战持续。 冷斯晟左手拿枪指着慕绍谦的太阳穴。 在动作僵硬了许久,慕绍谦是没有耐心继续玩下去了,他一个擒拿术将冷斯晟的左手反坳在后背。 然后以自己比冷斯晟多了只手的优势,很快就将冷斯晟制服住。 下秒,他将装有特制**药液体的针注入冷斯晟体内。 很快,他就看到效果,刚刚还尊贵,气势压人的冷四爷就华丽丽滴倒在他脚旁。 慕皇海冷眼瞥了一眼冷斯晟。 “绍谦,你不遵守游戏规则啊。” “老东西,我现在没心思跟你玩什么人吃人,权利盖过势力的游戏。” 慕皇海没有接话,只是在等着下文。 “在这个世界上,知道我跟冷斯晟是双胞胎的人,不超过十个。” 慕绍谦这么一说,慕皇海猛地也听说他的意思。更明白他刚刚的举动。 换上冷斯晟的衣服,在胡乱的将右手缠着绷带。 慕绍谦看着镜子中的‘冷斯晟’…… “从现在开始,我也要拥有你的世界,你呢,就在阴暗的地方当个流浪汉。” * 以冷斯晟身份回到别墅的慕绍谦,果不其然,天蓝第一时间迎接他。 “怎样,事情顺利吗?”天蓝关心的同时,还不忘记查看他身上还有没别其他的伤。 慕绍谦看着天蓝,不过半个月没见,他就好想这个女人。 猛地,他一把扣住天蓝的后脑勺,将她拉近自己,一记热吻随即罩下。 老天!他早在上次见面的时候就想这么做了。 慕绍谦舔吻着天蓝的唇瓣,并以舌尖细细描绘她菱形的唇形,他的允吸与撩拨充满了罪恶的引诱,挑逗怀中不知情的天蓝。 天蓝的感觉自己整个人好像发烧了似的,脑袋乱哄哄的,胸口有种喘不过气来的窒息感,但她仍然感觉到‘冷斯晟’的大手由她的头滑至腰部,像铁条一样的紧箍住她。 慕绍谦的舌尖是在诱惑也是在占有,深入她口中与舌共舞。 当慕绍谦终于放开天蓝时,看见她脸上震惊的犹如见鬼的模样。 她察觉到了? “怎么,这么突然?……”天蓝没头没尾地问着。 慕绍谦捏住天蓝的下巴,“小东西,你真的好可口。” 天蓝又是一头雾水。 慕绍谦知道,她显然被吓呆了。 晃过神来的天蓝,重新问着刚刚问题。“斯晟……见到我爸了吗?” 慕绍谦先是假装忧伤,而后摇摇头。 天蓝明白这举动是什么意思,她没追问。只是苦笑一番。 反正早就有这个心里准备了。可能真的是自己胡思乱想过度,才会觉得电话那头那个人是自己的爸爸。 * 早晨的阳光,懒懒地洒进室内。坐在餐桌旁,天蓝静静地观察着动作不疾不徐的‘冷斯晟’。 他明明右手受了伤,还缠着那么厚的绷带。却依然优雅地用左手使用叉子,慢条斯理地用餐。 不可否认,他的动作看起来就是舒服。右手的伤就像是完全不影响到他用餐。 但是,天蓝很好奇,他的右手这样放着不痛吗? “想问什么就问吧。”慕绍谦继续吃他的早餐。 “你……的右手恢复得怎样?” “很好阿,至少抱你是没问题。”昨晚本来以为他可以搂着美人睡觉,谁知道,天蓝以他目前是个伤者,为了给他一个好的睡觉空间,决定两人暂时分房睡。 弄得他昨晚都有点失眠。 “嗯,那今晚……我们不分房睡了。” 因为车祸,她跟冷斯晟已经有段时间没亲热了,以致于,‘冷斯晟’昨天回来那么狂热的拥吻自己,她倒是有点不知所措。 “好阿。”慕绍谦笑的同时,注意到天蓝无名指上的钻戒。没记错的话,上次见面,她手上什么东西都没有。 冷斯晟跟她求婚了?想到,慕绍谦一把抓住天蓝的手。 目光深邃地看着无名指上的钻戒。 天蓝甜甜笑着,“你答应过我的,会处理好s市的事情,就回罗马进行婚礼。不可以反悔噢。” 慕绍谦将天蓝的手背拉到自己唇前,轻轻落下唇。 “咦,很油耶。” 慕绍谦跟着笑了起来。 此时,扭着脖子下楼的凯琳看到两人和睦隆隆笑着。有点奇怪。 这是很少见到的画面。 凯琳走了过去:“什么事,能让你们两个一大早笑得这么花枝招展的。” 因为凯琳的突然介入,慕绍谦显得有点不安。他知道这个女人是谁,在炎门也算是数一数二的能手。不知道,是不是已经知道冷斯晟有个双胞胎哥哥的存在?为什么看自己的眼神,让慕绍谦觉得怪异。 “对了,爷……昨天你去见慕皇海,结果呢?” “你怎么知道,我昨天去见慕皇海了?” 慕绍谦的反问让凯琳一脸质疑,昨天通知他跟慕皇海见面的那通电话,可是她打的。 见凯琳有点怀疑,慕绍谦又马上开口:“非常时期,要有非常想法。” 虽然有点前言不搭后语的,但是这话是冷斯晟比较常用于谈事的话,可凯琳还是保留一点警惕。 “爷,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慕绍谦就知道,她的警惕心绝对比沈天蓝要高的许多。 “问吧。”慕绍谦喝了口热牛奶。等着问题…… “我能不能看看你胸前的虎爪……”非常时期,要有非常想法。她现在所做的就是非常时期该做的事。 慕绍谦勾唇浅笑,迟迟没有动作。 一旁的天蓝倒是先替慕绍谦开口了:“凯琳,虎爪有什么好看的。”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看看。” 慕绍谦脸上没有半点紧张,他将原本就已经敞开的扣子再往下解开,露出古铜色的肌肤,而且很明确的将左胸上的虎爪呈现出来。 凯琳一看,没错,是炎门的标志。而且从色泽看上去,也不像是刚纹的。 虽然确认了,可她还是觉得眼前这个‘冷斯晟’怪怪的。 因为,她很少看到爷笑得这么难以形容的感觉。 吃过早餐,慕绍谦没有去cl国际,而是带着天蓝四处走走,出门前,天蓝还带上那把银色的手枪。 这让慕绍谦觉得好笑,有必要吗?现在已经完全没必要了。 “有我在,你不需要这东西。”慕绍谦说着,将银枪随手丢进抽屉里。 站在阳台上看着天蓝驾着车跟‘冷斯晟’离去的凯琳,微微蹙着眉头。 这个‘冷斯晟’说不出哪里的奇怪,但是他又很符合‘冷斯晟’的一切,除了没有‘冷斯晟’该有的王者风范外,显得比较亲近了。 两人到了中环路的xx大厦时,却很巧的遇上了正在巡视业务的明少语。 她看到天蓝跟冷斯晟亲昵的挽着手一起出现在公共场合,心气就特别的不顺。刚好她今天心情也不好。准备找个人发泄…… 凭什么,她现在每天过着跟许泽浩争吵的生活,这个女人就幸福? 踩着七公分的高跟鞋往天蓝方向走去。 “真巧阿。” 紧牵着天蓝手的慕绍谦,没打算让天蓝理会这个女人,直接无视绕过明少语。 这让明少语更加火大! 此时她都恨不得揪着沈天蓝的头发猛扯。可惜,她是明罗公司的总裁。之前婚礼上的插曲多多少少,已经让公司受到影响了。 现在,她不能再制造什么不好的新闻了。 只能眼睁睁看着沈天蓝得意的笑着,明少语气得直跺脚。 刚刚那一幕让天蓝觉得怪怪的,他们现在就像一般情侣那样在商场里面逛逛街,喝喝东西。完全忘记之前什么的事了。 天蓝甚至觉得自己是在做梦般。很不真实…… 而且那种淡淡的平凡时间总是过得那么快。 转眼又到夜里,慕绍谦在浴室里胡乱给自己缠上绷带后裸着上半身走出浴室,天蓝已经在床上了。他带着不怀好意的笑走了过去。 靠在香软的身上,真是舒服。 “斯晟……” 慕绍谦慢半拍,嗯? “你腰间的伤……” “你忘记啦,上次你帮我取子弹……” 天蓝不解,不是说已经用什么高科技的医术把伤口都抚平了吗? 她有点混乱,但还是说不出是什么让什么混乱。 天蓝这种迷惑不解的神情,让慕绍谦好喜欢。 他左手抚上天蓝的脸颊,轻轻吻着。跟上次狂热吻的感觉不同…… 当慕绍谦的手爬进她睡裙内,天蓝的身子不由得一颤。 她敏感的推开慕绍谦,唇角却挂着浅浅笑意:“你的伤势还没好,我们还不要……” 已经欲火攻心的慕绍谦哪里听的进去什么,伤势还没好,什么不要之类的话。探前身子,再度吻上天蓝的唇。 “有伤势的是手,又不是那里。”在天蓝耳旁火辣辣的说着自己可以的话后。慕绍谦整个人已经压制在天蓝身上。 虽然不是第一次跟‘冷斯晟’发生关系,但是,这次感觉好奇怪。 她从‘冷斯晟’眼中看到渴望,仿佛是在说,配合我好吗? 天蓝的心一下就软掉了,大概是自己多心了。 眼前的男人是她的‘冷斯晟’没错阿。 这张脸孔,她不可能忘记的。 闭上眼,准备享受着这一切…… 慕绍谦也很温柔的步步引诱天蓝慢慢消除紧张。当他撩起天蓝的睡裙时。 门外很不知趣的传来敲门声。 慕绍谦没打算理会,继续跟天蓝缠绵。 可是这敲门声是越敲越激烈。 “爷,出事了,爷。” 是凯琳的声音。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我现在没空。”慕绍谦中气十足的朝门外吼着。 他这一举动,更让凯琳怀疑,他不是冷斯晟。如果是冷斯晟的话,绝对不会这样处理突然事件。 凯琳也因此没有停下敲门的计划,一直拼命的敲着门。 “去看看吧,可能凯琳真的有急事。” 慕绍谦在天蓝唇上重重一允后,起身。套上衣服往门口走去。 “什么事?” “借一步说话。” 慕绍谦关上房门跟着凯琳来到泳池边。 “有什么事快说。” “慕绍谦,你可真有胆量,居然敢用四爷的身份。” 慕绍谦表现得很淡定,“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骗得蓝蓝,是因为蓝蓝不知道,爷有个双胞胎哥哥。所以,她才会被爱情冲昏头脑。” 慕绍谦还真是低估冷斯晟身边的人。但他依然笑着,还是说着那句话,“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别以为我不知道,四爷有个双胞胎哥哥,而你就是。” “游戏要玩的有趣,你这么快就揭发游戏的面目,会被淘汰的。”慕绍谦以为自己跟冷斯晟双胞胎关系,炎门的人不会查出来,没想到还是被查出来。 他承认了,他是慕绍谦,不是炎门首领冷四爷冷斯晟! 站在阳台上的天蓝刚好可以看到‘冷斯晟’跟凯琳所站的位置。只是他们谈话太小声了,她没能听到他们在谈什么。 “我警告你,不准碰蓝蓝。” “在她眼里,我可是‘冷斯晟’,不是慕绍谦。” “如果四爷知道的话,他会把你碎,尸,万,段的。”凯琳绝对相信冷斯晟会在知道这个男人碰了他的女人后,会将这个男人大卸八块,碎尸万段。不管他跟他有没有血缘关系! 听后,慕绍谦哈哈大笑了起来。s市早就已经没有冷斯晟身影了。 “那就等他知道了,再说。反正我也不会急着跑。” 慕绍谦说着,没打算继续跟凯琳交谈。 而凯琳第一次觉得面对敌人,她却不能做什么事,只能看着他离去。 看着二楼卧室灯灭了,凯琳心中百感交集,蓝蓝跟慕绍谦上床了? 天哪,她不敢想象,等天蓝知道她眼前这个‘冷斯晟’是个赝品的时候,她会奔溃成什么样? 目前最重要的是找到冷斯晟。不然,目前不管说什么都没用。 翌日,天蓝瞪大了眼睛看着天花板,中午的阳光早就照亮了整间房间。 而身旁的‘冷斯晟’嘴角噙着笑,笑得志满意足又……邪恶。 天蓝伸手摸着他的脸颊,却在一瞬间,她唇角的笑意消失。 因为她发现,‘冷斯晟’有打耳洞?为了确认自己没有看错,天蓝揉捏着他的耳垂。 以为天蓝这是在**的慕绍谦,并没察觉到她正在怀疑自己。 “斯晟……” 嗯? “还记得你欠我的生日礼物吗?” 慕绍谦不以为意,“记得。” “那……你什么时候送给我?” 慕绍谦在天蓝额头轻轻一啄。“今天我们去买?” 今天我们去买?这简单的一句话,让天蓝整个身子都僵住。 片刻后,天蓝穿起外套看着他。 “你不是冷斯晟,你是谁?” 慕绍谦猛然笑了声。假装不明白。“什么?” “你到底是谁?” 慕绍谦如深潭的眸光一闪,最终还是被怀疑了。不过,他并没恐慌紧张,而是往前几步靠在天蓝耳旁暧昧道:“你现在才开始怀疑我的身份,是不是有点迟?” 天蓝后退几步,拿起抽屉里的手枪,朝慕绍谦举起。“冷斯晟在哪里?” 慕绍谦浅笑着,上前双手握住天蓝拿着枪的手,将枪口移到自己的额头。 “死在自己心爱女人手中,也是件光荣的事。”语毕,慕绍谦闭上眼。 天蓝锐利的目光看着这张给她精神支柱的脸,却在他话后瞬间心软掉。 眼前这个拥有跟自己男人一样皮囊的人是谁? 慢慢睁开眼的慕绍谦看着天蓝,他就知道,天蓝不会朝他开枪。 “你可以把我当成冷斯晟,我不介意。” 天蓝用枪指着慕绍谦脑门,“离我远点……” 似乎真的把她惹怒了,从她冒火的双眼中,慕绍谦看到了厌恶。跟昨晚的神情截然不同。 他收起笑容,一步步后退。 * 她说什么? 天蓝错愕的睁大眼,望着一脸认真的凯琳。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这样一个接一个的震撼让天蓝有些无措,怎么睡了一觉起来,所有的事都变了? “你是说,斯晟有个双胞胎哥哥?”好一会,天蓝才确定地低问,怀疑自己不是听错了。 凯琳凝望着天蓝,她知道告诉天蓝这些事,肯定会给她带来打击,尤其是,两人昨晚还渡过了一晚…… 天蓝的脑袋变得一团混乱,完全无法思考,部分原因是觉得现在事情都好奇怪,然而最大的因素是被凯琳的话搅乱的。 “他是慕绍谦,也是面具男……” 天蓝瞬间明白,为什么他会懂的那么多冷斯晟周围的事了。原来他也是一直在他们的周围绕着。 “蓝蓝……” “嗯?” “你跟他昨晚,有没有……” 提到昨晚,天蓝十分自责,她怎么就没发现这个男人不是冷斯晟呢?这么说来,上次中枪伤的人也是慕绍谦了。 “你放心,昨晚我们并没有发什么事,只是……搂在……一起睡觉。”天蓝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声。 昨晚慕绍谦上楼后,她就以伤势为由,两人并没有发生任何关系。只是单纯的搂在一起睡了一晚。 可这样就已经够让天蓝觉得自己好下贱,“我真是笨,怎么连是不是斯晟,都分辨不出来。” “别责怪自己,如果不是我事先知道爷有双胞胎哥哥,我也不会怀疑。” 他们两个人长得太像了。就连胸前炎门独特的刺青,都一样。任谁都分辨不出来。 天蓝静静的,她很担心冷斯晟,他还受着伤呢。 这时,穿着冷斯晟衣服的慕绍谦出现在两人视线里。 咋一看,像是冷斯晟。可只要细心观察。冷斯晟的气质比慕绍谦多一层冰霜。 “你凭什么穿斯晟的衣服?” “因为现在,我就是冷斯晟。” “慕绍谦,你把四爷怎么了?” 慕绍谦对凯琳淡淡一笑,“放心,怎么说,他也是我弟弟,我会给他一条活路。只是这条不好走。哈哈……” 天蓝握着拳头,重力朝慕绍谦的挥去。“如果斯晟出事,我会活剥了你的皮。” 这拳打得可真够给力,慕绍谦唇角泛着淤血,他舔舐着血。脸上依旧呈现的笑容,心里却不知又多羡慕冷斯晟。 “炎门不是很有本事,连一个人找不到?” 慕绍谦语毕,就感觉一抹锋利的东西从他脸颊飞过,下一秒,他就马上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 伸手摸了下痛楚来源,血…… 天蓝最厉害的就是丢刀片,这下算是用上了。 “这下,好认了。以后脸上有疤的就是慕绍谦。”凯琳讽刺着。 慕绍谦看着天蓝,他不是没用到连她都应付不了,只是他不舍。如果身份没被揭穿,给他一点时间,他会让沈天蓝爱上慕绍谦,而不是冷斯晟。 “这里不属于你,马上给我离开。” 慕绍谦像座雕像一样站着,一副,我就不走,你奈我何的神情示人。 天蓝拿着手枪重新指着慕绍谦,“这把枪是我男人特地送给我的,他告诉我,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开枪。可今天看来,我不得不开第一枪了。” 慕绍谦像是赌上了这一枪,含笑看着天蓝。“那我还真是荣幸。” 见慕绍谦还是站在原地,没有要离去的样子。天蓝扣动扳机,食指随时等待脑中枢的命令朝他开枪。 客厅沉寂几秒,只听到pong的一声。 鲜红的血顺着慕绍谦修长的手指一滴一滴滴落在地板上。 天蓝将目标瞄准慕绍谦的手臂,她没有挑选任何一个致命要害为目标。 “再不离开,你的心脏就是我的目标了。” 慕绍谦瞬间脸色雪白,真是好笑,之前这个女人还在两眼泪汪汪的为他止血,现在?嚇,却让他血流不止。 看到他这样,天蓝没有心软。 因为她不知道冷斯晟这个时候在哪里受着什么样的苦,肯定比慕绍谦还有惨。 * 在s市炎门专属的办公大楼内,一间小型会议室里。炎门另外几个区域的负责人,集合在一起,或坐,或站,或在原地来回走着。 每个人脸色都非常严肃。 当冷毅他们以四爷有性命危险的事件通知他们来s市的时候,他们记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这可是冷斯晟管理炎门开始,没出现过的事。 没一会,天蓝跟凯琳也一同到这个小型会议室里。 “四位大哥好,我叫沈天蓝,是四爷的未婚妻……”天蓝见到的自我介绍了吸啊,便开始将目前的形式告诉大家。 “冷毅,炎门没有人了吗?让一个女人来教我们怎么办事?” 天蓝看着四人之中最有大哥风范的人。冷毅靠近天蓝耳旁:“他是负责炎门军火的,叫肥龙。” “肥龙哥,我并不是在教你们怎么做事。我只是希望你们能够尽快找回四爷。” “你这不废话,四爷是炎门的首领,我们身为炎门的人肯定会找回四爷。” “所以我才会告诉你,现在s市不止炎门一个帮会,而且,已经有一些人在冒充炎门的人。”天蓝镇定的说着。 “冒充炎门的人……哈哈哈,真是好笑,我们炎门都有个独特的刺青。谁能冒充得了?” “冷毅,把人带进来。”天蓝就知道,她说的话不能够让四位大哥服气。 只见一个瘦瘦黑黑的男人被带进会议室。 天蓝二话不说,就扯下男人的衣服:“看清楚,他只是一个夜店的看门的,就有炎门的刺青。” 果然,这个皮肤黝黑的男人胸前确实有一个虎爪的纹身。 “小子,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冒充炎门的人。” “不是,不是,这是街头随便都可以纹的,而且还是免费……”男人极力为自己辩解。 肥龙听着气更大,天蓝见状,上前阻止:“肥龙哥,别为这种人动气,s市有这种纹身的人已经是一抓一大把了。” “那,四嫂的意思是?” 四嫂?冷毅跟凯琳同时露出笑容,四人中最难搞的肥龙如果能够顺从天蓝的话,其他三个轻而易举。 “重新整顿炎门,还有谁,一条街一条街检查小混混身上有没炎门的刺青,如果有,想办法,看到人才就纳入炎门,像这种废材,直接虎爪毁掉。” 天蓝像个领导者说着。 掌管炎门四大金刚都很赞同她的提议。 炎门的暂代首领,短时间内在整个炎门传开了,有人不服,有人钦佩。总之,按照天蓝的提议,炎门是在一点一点的强大。 * 慕宅。 “绍谦,你又输了。” “我没输,我只是错过时间。” 慕皇海呵呵笑着。“错过时间?你比冷斯晟早3分钟来到这个世界,做什么,你都有三分钟的优势,你却说你只是错过时间?” “老东西,你用不着这样挖苦我吧?” “你是我儿子,我不这样挖苦你,让你成才,估计你现在就是傻子。” 慕绍谦瞥了一眼慕皇海。“老东西,我一直很好奇,你脸上的刀疤是谁弄的?” 慕皇海沉下脸,“这不是你该问的问题。知道现在炎门谁在管理吗?” “你觉得会是谁?” 冷斯民?不太可能,这几年他对冷斯晟的暗查,发现冷斯晟只会让冷斯民管理cl国际的业务,像一些炎门什么帮会的事,他从来就没让冷斯民碰过。 “沈天蓝……” “什么?沈天蓝?怎么可能,她连枪都拿不稳。” “是吗?如果拿不稳的话,你会中枪?” 这哪壶不开提哪壶! “目前只有她最有可能了。” “老东西,我很知道,为什么当初你要把我冷斯晟分开来养?” 慕皇海沉默着。布满刀疤的脸闪烁着柔情。“因为那时候,你身体比较虚弱,我怕曼薇接受不了失去你,所以把你分开先养着。谁知道,你命硬,活了下来。可是那时候,曼薇已经离开我了。” 慕皇海只说了一半真相。 听后,慕绍谦冷哼一声。 如果他跟冷斯晟一起长大,现在他们俩兄弟会不会也会拼个你死我活的? “那为什么要让我跟冷斯晟之间选一个?” 慕皇海笑了笑。“绍谦,强者只能有一个明白吗?” “婕妤是沈天蓝的妈?” 触及到慕皇海不想商讨的话题,他的脸马上暗了下来。“你的问题问的太多了。” 每次都这样,只要提到婕妤跟沈天蓝的关系,慕皇海就是这种态度。 二十六年前,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 后厢,阴沟里躺着一个浑身破烂,全身发出恶臭的男人。 几名小混混上前拉扯着男人。缺钱的他们想要从他身上搜出点钱来,可希望落空。 “妈的,一分钱都没有,还弄脏了老子的手。咦……有条手链……”小混混将冷斯晟手上的手链硬扯下来。 男人原本手上的右臂被这么狠狠一踹,简直就是痛上加痛。他闷声发出呻吟。 “欸,他有那个炎门的刺青阿。” “管他,八成是路摊随便纹的。” “不过,他还真不知道死活,什么不好纹,纹这个。欸,我有个朋友就是纹了这个,接过被当场削皮……” “真的假的?” “当然真的,我听说啊,炎门换首领了。” “什么破炎门,不就一个收留小流氓的地方。” 几名小混混的声音逐渐变小,炎门换首领了?冷斯晟冷笑起来,那就不是慕绍谦用他的名义管理炎门了。 冷斯晟吃力地坐起来,好饿,又好难受。 这个该死的慕绍谦居然居然袭击他。 此时,冷斯晟,双目空洞,麻木不仁…… 整张脸毫无血色可言,双唇也是苍白苍白。 不仔细看,还以为这是一个祭奠的纸人! 这里是哪里?他还在s市吗?已经在这条巷里,跟这个臭水沟待在一起两天两夜了。 冷斯晟站起身,慢慢走着。 现在的他,从外形看,就是一个活脱脱的乞丐。谁能拿他跟曾经王者领袖的冷斯晟想比?不知道走了多久,他就一直在这个巷里绕着绕着。 * 天蓝站在阳台上,她捧着热牛奶,慢慢喝着。 心思飘的好远。斯晟,你在哪里? 这时,凯琳进来。 “还没睡啊?” “嗯,……还是没有斯晟的消息吗?” “目前还没有。” “凯琳,不管怎样,一定要找到他。不管是人还是……还是尸体,都找到他。”说着,天蓝这几天强忍的泪不受控制滑落下来。 “你说什么,爷才不会那么容易死呢。我们现在已经找了大半个s市了。” 天蓝擦拭着眼泪:“明天你们去哪,带上我吧。我不想在家等消息。” “还有几个底下钱庄没有找。” 底下钱庄?天蓝在s市长大,都不知道这玩意是在什么地方。 她收起笑容,如果明天找不到冷斯晟,她会拿着激光枪拿慕绍谦给冷斯晟陪葬! * 中午,太阳猛烈无比。 可底下钱庄却人潮拥挤,众多的赌徒都想着发比横财在赌桌上下注。 但是因为天蓝他们的到来,赌局瞬间全部都被打断。 “我不想浪费大家的时候,有这个纹身的人,自己站出来,免得我一个个扒衣服。”凯琳拿着虎爪图案的纸呈现在赌徒面前。 其实不用看也知道,炎门最近在‘打扫’。凡是没能被收纳为炎门的人,都得遭受扒皮的罪。 在凯琳跟冷毅检查的时候,天蓝慢慢走向赌桌,原本只是打算随便看看,谁知,这一看,她就没办法让自己的心安静下来。 “你给我过来……” “我?”一名小混混被点名走到了过去,一过去,他就主动脱掉上衣:“看清楚啊,我没有纹身。” 天蓝看的才不是他身上有没纹身,而是,他手上戴着的手链,是……是冷斯晟戴了十八年的手链,这个世界独一无二的手链。 “我问你,这个手链哪里来的,它的主人在哪里?” “你说什么,这个手链是我的,不过,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可以卖给你。”以为没有纹身就可以大声说话的小混混。 天蓝眸光一沉,将小混混的手指反掰着,疼的小混混嗷嗷直叫,“痛……痛!痛!” “我再问一次,这个手链的住人在哪里?” “阿,在……在后巷……” “带我去,快点。” 冷毅跟凯琳虽然有点不明白天蓝在搞什么,但是他们知道,天蓝肯定是找到四爷的下落了。 三人跟着小混混来到冷斯晟之前待的一条阴沟前。 “我就是在这里见到他的。怎么不见了!” “多久之前的事?” “昨……昨天。” 天蓝看着手中的手链,他还活着。 “我想四爷就这附近了。我们找找……” “好,我马上让肥龙派人过来。” 这一代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三个人找的话,可能会消耗很多时间。 “斯晟……冷斯晟。你在哪里?” “四爷……” “四爷……” 天蓝独自一人走了好几条小巷,她有点累了,看着这天气慢慢暗下来,大家似乎都还没能把冷斯晟找出来。 有些已经被这臭水沟的味道熏得快吐出来。 休息了一会的天蓝继续迈开脚步找个。一天的时间,冷斯晟不会走的太远。何况他手臂上还有伤呢。 可天气似乎一点也不同情她,突地,天空下气了磅礴大雨,雨水哗啦呼啦地落在天蓝脸上,在她卷翘的眼睫上跳舞。 本来就不好找的漆黑小巷,这下更难了。 天蓝拿着手电筒,完全没有拿着任何遮雨的工具,在小巷中走着。 天气越是恶劣,她的心情就越沉痛。如果冷斯晟晕倒,这雨水打在他什么那的多痛?而且已经两天了,他在这种地方肯定什么东西都还没吃,不然也不会让那种不入流的小混混抢走他最宝贵的手链了。 “冷斯晟……你在哪里?……冷斯晟。”天蓝眨了眨眼睫,努力的眨掉眼睫上的水珠,吃力的睁开眼皮,朝着天空尖声呐喊。 雨势下得更凶,仿佛为呼应她的呐喊,淅沥哗啦……稀里哗啦地下。 轰地一声,伴随着一道道由天空劈下的闪光,雷声大作。 “蓝蓝,我们先回去吧,这雨太大了。” “不行,我不回去,就因为这雨大,越是晚点找到他,他就越受更多的苦。我一定要找到他,一定……”天蓝有气无力的说着。 凯琳摸了下眼前的雨水,也豁出去了,管它打雷会不会打在身上。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冷斯晟。 “爷……你在哪里……爷。” “斯晟……冷斯晟……你快出来……” 幽暗的小巷,靠着偶尔打下闪电而看得前方的巷道。一直回响着这两句话。 而其他,原本因为雨势很大,打算撤退的炎门部下。 都不约而同被天蓝的举动所打动,个个也将最后的几条巷道搜索着。 看到大家这么努力寻找着。天蓝甚是感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到有人喊:“找到了,找到了……四爷在这里。四嫂……” 雨声太大,天蓝缓过神来,是找到冷斯晟了吗? 在她愣住的时候,那句话又响起:“四爷在这里……” 这次她听清楚了,喜极而泣往声源跑去。 * “四爷的手被人重力踹过,恢复期可能要加长。” 天蓝听着,一定是那个抢走手链的小混混干的。“冷毅,去把抢走四爷手链的那个小混混右手给我打断。” “知道了,沈小姐。” 天蓝心疼的摸着冷斯晟额头,那天就不该让他一个人去见慕皇海。 现在弄成这样,她真的好心痛。 回来的时候,冷斯晟浑身上下臭熏熏的。天蓝很难想象,那个跟冷斯晟同一胞胎的慕绍谦怎么下的狠心,让自己弟弟带着伤在那种地方? 这或许就是冷斯晟经常说的,耍狠,基本要求就是收起同情心。 天蓝握着冷斯晟的手,躺在他身边。 希望他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她。 凌晨,天蓝察觉到手中握的大掌在微微抽动。她一下清醒:“斯晟……你醒了啊?” 冷斯晟慢慢睁开眼。“蓝?蓝蓝……” “对,我是蓝蓝,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我好担心。以后,有事别再瞒着我了。” 冷斯晟有气无力的抹掉天蓝眼泪,看样子,她似乎都知道了。 “以后,我什么事都会告诉你。”冷斯晟想要拥抱她,原本已经恢复产不多的右手这时传来剧烈疼痛。 “别乱动,你的右手需要养着。” “我只是想抱抱你。” 天蓝浅浅一笑,抱她还不容易。天蓝探身窝在冷斯晟胸前,听着他的心跳:“你知道吗?我差点就做错事。” 冷斯晟左手搂着天蓝肩膀上。“对不起,蓝蓝。” 如果他早点告诉她所有的事,或许今天,就不会是这个局面。 紧紧闭上眼,那可怕的记忆至今犹在心中,挥之不去。 这些天来,她学着坚强毫无畏惧地去面对所有事情,她几乎忘记了上一次这么胆怯是什么时候。 如今的她因为太怕失去他,而变得小心翼翼,她不想再经历一次失去冷斯晟的那种痛苦。 再也不要!。

上一篇   【071】父子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