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冷斯晟的葬礼 - 黑道总裁惹火妻

【073】冷斯晟的葬礼

深夜一点,慕绍谦看完手边的文件,走进卧房附设的浴室冲了个澡,在腰间围着一条浴巾,边擦着湿发,边走回床边坐下。 他低头用干毛巾,擦去头发上的水滴。瞄到手臂上的还未复原的伤口。 沈天蓝这个名字,突如其来的窜入他的思绪中。 即使闭上眼,慕绍谦仍能清楚地看见她雪白的肌肤,红嫩的柔唇,和甜美慧黠的笑容。 沈天蓝确实是个让人不知不觉着迷的美人胚子。他的心在不知不觉中完全向她靠拢。 然后…… 烦!慕绍谦甩开毛巾,信步走到窗前,双手叉在腰上,仰头望着天上的一狐明月,强迫自己将天蓝自脑中驱逐。 她不是他的仇人,却是极有可能阻碍他前途的人。 想起前几天天蓝那句,‘离我远点……’这番话后,慕绍谦是难以压制胸口的怒气。 冷斯晟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好事?能有那么多人甘愿为他卖命? 他遇险的时候,他的女人不但不救,还跟别的男人厮混。而冷斯晟呢?只是失踪两天,就有那么多人拼了命的在s市找他。 想到此,慕绍谦冷哼一声。 慕宅另一边,有个人也是无法入眠。 她站在窗口,凝视着前方。一想起,二十多年前,那件事。她的心都揪到一起。想着,想着。她痛哭起来…… “婕妤……” 婕妤抹掉眼泪,转身回到床上,“吵醒你了啊?” 慕皇海叹了口气。“睡不着吗?” 婕妤点了点头。 “为什么!” “我想见见蓝蓝。” 婕妤提出这么一个请求让慕皇海的脸色一下变样。他当初让慕绍谦对沈天蓝额外‘照顾’,就是因为不想伤这个婕妤的心。可他并没有打算让她们母女团聚。 “婕妤,在她意识里,早在十六年前,你已经死了。如果,突然出现在她面前,你觉得,她会接受吗?” 婕妤也明白,可能过了十六年,天蓝也早已淡忘她这个妈妈了。再加上,最近发生这么多事,如果此时出现在天蓝面前,绝对会让她陷入精神分裂。 “可是,不管怎么说,她也是我女儿。” 慕皇海脸上有点不爽,冷斯晟跟慕绍谦也是他的儿子。为了这个女人,他当初故意留下双胞胎之一慕绍谦,更是托人把自己儿子训练成一个不近人情,野心勃勃的人。 为了就是出狱后找沈育磊这个忘恩负义的杂碎报仇。 现在因为沈天蓝已经把他全部计划都搅乱了。如果让她们母女见面,那他的仇不是要带进棺材去?不行,不能心软。 “婕妤,不见她,是为了她好。” 婕妤只知道沈家已经被慕皇海毁了,其他的事,她知道的并不多。她是个温柔贴心的女人,这因为这样,慕皇海才会对她用情深。 “皇海,如果有机会,让我远远看她一眼,我答应你,我不会跟她相认。” 慕皇海摸着婕妤的脸颊,勉强答应点头。 * 隔天,天蓝在透亮的阳光中醒了过来。 看着床头闹钟,已经十点多了。 床上的冷斯晟也见人影了,有点迷糊。像是还没找到他似的。 迅速起床,换好衣服下楼。客厅里,人多的可怕。 之前见过的炎门四个大哥也在,他们的背后各自站着小弟。这画面就跟黑社会摊牌一样,不过,好在天蓝知道大家的底细,也习惯见到这种画面。并没有感到惊呼。 天蓝走到客厅中央,在场的人看到她出现,都不约而同异口同声喊:“四嫂,早……” 天蓝朝他们微微一笑。 “四嫂,节哀顺变……” 肥龙是第一个用哀悼神情说着,接着又有个人开口:“是阿,四嫂,看开点。” “不过你放心,四爷是炎门的首领,我们一定会查出是哪个狗杂碎的敢动四爷。” 不知道是自己还没睡醒,还是对于之前的事没缓过神来,怎么觉得他们说的话,她都听不懂。 节哀?动四爷?昨天冷斯晟不是已经找回来了吗? “你们在说什么?” 天蓝的疑问,让他们齐刷刷的将视线投到冷毅身上,“冷毅,你还没告诉四嫂?” 天蓝也将视线投向冷毅,要告诉她什么? “沈小姐,今天早上有人发现四爷的尸体。” “怎么可能,昨天四爷,不是被我们找回来了吗?昨晚,我还搂着他睡觉。” 天蓝的话让冷毅一时半会不知道怎么回答。更让在场的人都不知所措,开始窃窃私语着。 “蓝蓝,爷……真的死了。” “不可能,冷斯晟,你出来。不要再看玩笑了。”明明昨晚就是跟他在一起,怎么一早醒来,他就……死了? 谁能解释下。 天蓝冷静下来后,凯琳告诉她。 昨晚大家在大雨中找冷斯晟没错,可并没有找到冷斯晟。而天蓝最后也晕倒在雨中,到今天早上才醒来。 而今天凌晨,有人通知他们,让他们去警局认尸,说是在xx的垃圾堆填区发现一具男性尸体。 天蓝听完不知所措,这么说,昨晚的一切都是因为她晕倒之后做的梦了? 冷斯晟根本就没有回来过,甚至已经死了。 这算什么! 天蓝一身黑衣,带着墨镜,静静地坐在车里。 从别墅到太平间,天蓝没有开口说过一个字,直到她被带到认尸房。 面前放着一具男性尸体。天蓝摘下墨镜,看着眼前说冷斯晟的尸体。 越看她的心越重,从长相跟特征无疑都是在告诉她,没错,眼前这具尸体就是冷斯晟。 她多么希望能够在这具尸体的腹部上看到枪伤留下的伤疤,这样她就能大声说,这是慕绍谦,不是冷斯晟! 可是,真相就想一盆冷水狠狠的泼在她脸上。教她身心都好冷。 “如果确定他是冷斯晟的话,请在这里签个名。” “我想知道,你们是在哪发现他的尸体?”天蓝还在怀疑。 警察倒是很配合,“凌晨的时候,有人送到警局来的。” “那你们怎么知道,他是冷斯晟?”冷斯晟虽然不是什么无名小卒,但实际见过他的人少之又少,s市的警察怎么一看到尸体就知道他是冷斯晟了? 何况,冷斯晟拿的是罗马的身份证。这点很值得怀疑。 被问烦的警察马上脱口而出:“尸体送来的时候,有个女的说,他叫冷斯晟,还给了你们的联络方式。” 听到这话,天蓝唇角微微上扬,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 下秒二话不说就在确认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一离开太平间,凯琳就忍不出开口问。自己男人死了,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蓝蓝,你好像对爷的死,一点也不伤心。” 天蓝看着车窗外一幕幕闪过的街景,淡淡地回答:“放心,冷斯晟还活着,刚刚那具尸体根本就不是冷斯晟的。” “真的?那为什么当时你不说出来。” “我想,只有我们相信冷斯晟真的死掉,他才会安全。也能阻止慕皇海所做的一切。” 凯琳对天蓝的想法是越来越不懂了。 “凯琳,安排薇姨跟斯民来s市,我们要举行一场葬礼。……听着,冷斯晟没死这件事,只能我们三个知道。” 正在开车的冷毅跟副驾驶上的凯琳对眼望了望。很明显兄妹俩是在传达着该不该相信天蓝的眼神。 天蓝知道他们在质疑。“如果不相信我的话,你们可以去警察仔细检查那具尸体,在他耳后有一抹微微翘起的皮,我想,有人故意把他易容成冷斯晟的摸样。还有,他们疏忽了一点,那就是冷斯晟手背上有个伤疤,那具尸体没有。” 凯琳跟冷毅是越听越乱。 不过,他们两兄妹还是选择相信天蓝,毕竟她跟四爷的爱情,他们是有目共睹的。 在尸体被接回别墅后的第二天,冷曼薇跟冷斯民也赶到s市,一同来的还有白妮婷。 透过玻璃棺,冷曼薇简直没办法相信,眼前躺的尸体是自己的儿子。 平时嘻嘻哈哈的冷斯民也是一脸严肃。 “都是因为你,如果不是你,晟晟也不会遇到阿海,都是你。”冷曼薇突然抓住一身素色装扮的天蓝。 “妈,别这样……” “太太,别这样……” 天蓝心里很抱歉,但是她不能揭穿冷斯晟没死的事实。 当慕皇海跟慕绍谦出现在灵堂时,所以人都傻眼了。尤其冷曼薇他们三人看到慕绍谦时,更为惊讶。 冷……冷斯晟没死?可玻璃棺木里明明躺着冷斯晟阿! 众人开始觉得眼前一切好混乱。 慕绍谦推着慕皇海坐的轮椅到玻璃棺前,慕皇海仔仔细细看着,这孩子,这么不堪一击?只不过被慕绍谦丢到较为少人知道的巷道,就死掉了? 枉费他这么期待这场游戏。 “晟晟……你没死,晟晟。”冷曼薇一下冲到慕绍谦眼前,喊着。 慕绍谦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是自己的亲生妈妈。可他一点感觉都没有! 反感地瞪着冷曼薇:“拿开你的手,我叫慕绍谦,不是你的晟晟。” “慕,绍,谦!”冷曼薇一下明白,之前冷斯晟跟她提过,她当年怀的双胞胎。他跟慕皇海在一起,那么说,他也是自己的儿子。 “我是你妈,……” 慕绍谦嫌恶的推开冷曼薇:“你有完没完,你是我妈又怎样?你的心里只有冷斯晟,根本就没有我。” 站在一旁的冷斯民跟白妮婷瞪大双眼看着。 “绍谦,怎么对你妈的。” 慕绍谦朝慕皇海翻了翻白眼,这老东西也会赚亲情啊? “嫂子,这是怎么回事。” 人似乎都到齐了,该是弄清楚事情的时候了。天蓝站在灵堂中央本该是司仪说话的麦克风前。 “大家现在看到跟四爷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并不是四爷……他叫慕绍谦,是四爷的双胞胎哥哥。四爷的死,间接跟他有关系。” 随着天蓝的一句话落下,炎门的人,马上纷纷亮出家伙,枪口不约而同朝慕皇海父子对准。 “肥龙哥,别这样,今天怎么说,都是四爷的葬礼,我想他不想看到自己的胞胎哥哥死在自己葬礼上。”天蓝就像个局外人一样调和着。 肥龙他们几个倒也很听话,马上示意手下放下枪。 这场炎门首领的葬礼在大家相互猜疑跟怀疑的情况下结束后,天蓝并没有让慕皇海跟慕绍谦离开。 而是让他们跟冷曼薇‘团聚’。 见到曾经爱过,恨过的慕皇海,冷曼薇一直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滚烫的泪一颗一颗地掉落。 “老东西,跟你有关系的女人怎么都这么爱哭?不过,婕妤比她好,至少哭的时候,有你安慰。” 婕妤?他还跟那个女人在一起? 最为惊讶不的冷曼薇,而是天蓝,婕妤?那不是她妈妈的名字,而且她妈妈早在她十岁那年就已经被他爸爸宣布去世了。 怎么会跟慕皇海在一起? “你说什么,我妈跟你在一起?她没死?那我爸呢……” 如果她妈妈真的跟慕皇海在一起,那天蓝会觉得她爸爸好可伶。 慕皇海很想臭骂下慕绍谦,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父子俩反目只会让对方占了优势。他看了眼天蓝,小时候他抱过她。眉宇间那股柔弱,真的跟婕妤好像。 可惜,她是婕妤被沈育磊强奸后才有的孩子。他当初就不该相信沈育磊那个混蛋!把婕妤交给他照顾。 “之前沈育磊没死,现在死没死,我就不知道了。”慕皇海直接跳过婕妤的问题。 “你们把他怎么了?” “为什么你跟冷斯晟都一样,明知道我们不会回答的问题,偏偏要问上好几遍。你也别找了,说不定,哪天,会有人把他的尸体给你送回来。” 慕绍谦说的同时,视线从未从天蓝身上移开。“哦,对了,你的男人死了,如果你觉得晚上空虚寂寞,我可以代替……” 慕绍谦的话换来天蓝狠劲的一巴掌。“这辈子,你都休想代替冷斯晟。” cao,冷斯晟都死了,他还比不上一个死人。 见他情绪这么激动,天蓝相信,他并不是制造冷斯晟假死的主谋。 “你们给我滚,这里不欢迎你。”一直唯唯诺诺,不说话的冷斯民实在看不下去,开始大声哄赶慕皇海父子。更是把慕皇海所坐的轮椅推翻。 慕皇海整个人趴倒在地,对他还有情感在的冷曼薇立马阻止了冷斯民的举动:“民民,他是你爸。别这样……” “爸?哈哈哈,妈,这么多年,我们三个人因为他受了多少苦,哥也好几次没命,现在好了,是真的死在这个‘爸’的手中了。” “不能怪他,要怪就怪沈天蓝。”冷曼薇将仇恨的眼神投向天蓝。本来他们三母子在罗马的生活,相安无事,甚至可以用与世无争来形容,自从这个女人闯进冷斯晟的生活圈子开始,她跟冷斯晟就分开两地生活,每次见面谈话还都是带着脾气。 冷曼薇的话跟眼神让天蓝感到后怕,这种带着仇恨的眼神跟之前在罗马那股婆婆见媳妇的眼神,天差地别。 慕绍谦看了眼倒在地上的慕皇海:“老东西,看到没有,还不承认你做人很失败?” 冷曼薇吃力扶起慕皇海,“你没事吧。”她记得,她离开慕皇海的时候,他不是这样的,怎么会变成这样? 大家对于这幕旧情人相聚的画面,都安静下来,唯独冷斯民。 “滚。……你们没资格来参加我哥的葬礼。滚……”冷斯民怒吼一声。 “如果你有你哥一半的聪明,那你妈会省很多心。” “慕皇海,你凭什么……” “就凭我是你老子!”慕皇海虽然看起来像是个无用的老人,可他还是有股气能镇住冷斯民。 现场顿时再次陷入安静,没人敢开口说话。 天蓝却不一样,她已经卷入这场无意的战争。那么她就得有更多的发言权。 拿出之前那封匿名邮件里的照片,“我知道这照片里的人是你,为什么,为什么会是你抱着我?” 慕皇海看到照片先是一惊,这照片怎么会在这个妮子手中。没记错的话,这照片早在他入狱前就已经毁掉了。 “你又是拿什么身份来问我?” “沈育磊跟婕妤女儿的身份。” “没有我,你当初也不过是弃婴。” 天蓝不解,慕皇海为何说出这么一番话。他明明是爸爸跟妈妈的第三者,为什么还能这么自信的说着,没有他,她会是个弃婴! 尽量让自己做到不输的状态,天蓝含笑:“这么说,我还得谢谢你,让我活了这么久?” 慕皇海一撇,如果不是看在婕妤的份上,他早就弄死这个小妮子了。 “没想到,冷斯晟不在你身边,你也这么强悍。” “身边总是出现飞禽走兽,我想不强悍都难。” 慕皇海突然哈哈笑了起来。没想到啊,这个看似柔弱的小妮子,也会说出这么一番话。 “既然这样,那你今天是打算在冷斯晟葬礼上,拿我们父子陪葬了?” 因为慕皇海的话,冷曼薇看天蓝的眼神更是厌恶至极。因为沈天蓝,她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难道她现在还想继续让她失去亲人。 天蓝缓了口气,她确实很恨慕皇海跟慕绍谦。但还不至于要他们的命。 “我只想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什么事,会让你那样对沈家。” 当年?要他提起当年的事,这比杀了他还残忍。 不过,沈育磊已经被他弄得生不如死,冷斯晟也因为这件事躺在棺材里。那么就把当年的事说开。 “好,既然你想知道,那么我告诉你。当年,我因为贩毒认识了沈育磊,后来他没告发我,我拿他当兄弟看待,谁知道,那畜生趁我不在的时候,居然强奸了婕妤。婕妤没告诉我这件事,是后来婕妤怀孕了,孩子生下来一个月,我才知道整件事。” 天蓝呆呆的听着。 “我本来想要当做没事发生,带婕妤跟你离开s市。谁知道……哼,那畜生居然把一桩命案栽赃到我身上。后来我入狱,婕妤就带着你嫁给沈育磊。” 又一个真相将天蓝抹杀。 天蓝没有任何言语,听完这个无法相信的真相后,她软弱下来。原以为慕皇海报复沈家只是普通的一次寻仇,没想到,真相后面还隐藏着自己的身世? 难怪刚刚慕皇海会说,没有他,她就是个弃婴。 离开前,慕绍谦看了眼天蓝,为什么,冷斯晟的死,她看起来一点也不难过伤心? * ‘冷斯晟’尸体火化后,冷曼薇就带着骨灰盒离开s市。 母子俩离开的时候,天蓝特别交代冷斯民,要照顾好冷曼薇。虽然事情告了一段落,慕皇海也不会对他们怎样。但很难保证,他们身边就没有敌人了。尤其是在‘冷斯晟’死了之后。 只是,此时的冷斯民似乎也因为冷斯晟的死而伤痛着。并没有给天蓝好脸色看。 送走冷曼薇跟冷斯民,天蓝内心是充满了愧疚。她也很想对他们说,死的不是冷斯晟。但是她有更遥远的计划。 这天,天蓝在书房里静静地坐着。 书房里什么都没变,唯一缺少的就是冷斯晟的气息。 她实在是没想到,近半年来所发生事情的真相竟然会在‘冷斯晟的葬礼’上解开。 回到原点的问题,冷斯晟在哪? 好静,静得连自己的呼吸声都听得分外清楚…… 天蓝一直不知道真正的寂静是什么样子,现在她彻底明白寂静有多恐怖。 她想起了这些独处的夜晚,忍不出心惊胆颤。 她闭起眼假寐,试图从思绪中聆听到冷斯晟的脚步声,来到书房门外,开门…… 此时她的心,踏实而平静。 感觉到眼眶中出现眼泪般的东西,她真开眼,昂着头,不想让泪留下来。 很多事,天蓝不愿强求,只想过平静的人生,明明才二十多岁,感觉却像历尽沧桑的老妪,太过成熟。 叩叩叩…… “进来。” 冷毅拿着葬礼当天所有照片跟录像走进书房。 天蓝迫不及待的拿过照片,仔细看着,而冷毅,也将碟片放入电脑播放。 天蓝一张一张翻着按照当天来哀悼客人的顺序所拍的照片,觉得没用生面孔的照片直接跃过。 当她翻过几乎接近尾声的照片时,却看到一个生面孔。而且这张生面孔正在以胜利姿态笑着。这让天蓝感觉疑虑着,能在葬礼上笑的人,无疑是因为看到‘冷斯晟’死掉。 可按照仇人来说,大概只有慕皇海父子俩敢明目张胆的出现。这个人,绝对有问题。 天蓝将照片放到一旁,手在笔记本电脑上操控着。很快就将画面跳到那张生面孔出现的画面。 锁定视线,她果然是在给冷斯晟上香的时候笑。 将画面定格,天蓝指着屏幕问冷毅:“知道她是谁吗?” 冷毅眯眼靠近屏幕,脑中快速将自己阅历翻阅一遍。 “星野川子。” 还真的认识?天蓝继续追问:“她是个什么人物?” 冷毅有点不知该怎么跟天蓝介绍她。因为这个星野川子跟四爷貌似有那么一段过他不是很清楚的情愫。 天蓝等着答案。 “她是日本青帮首领星野录井的女儿。” 青帮首领?“那她跟四爷是什么关系。” 天蓝问这句,绝对没有想到任何男女关系,只是简单的想要知道,这个星野川子是敌是友。 “她……”冷毅拉了个长音后继续说着:“除了妮婷小姐,她算是四爷身边最好的一个异性朋友。” 最好的异性朋友,那就是友。为什么会参加冷斯晟葬礼的时候会露出那种满意的笑容? “还有呢?” “没有了,沈小姐。” 天蓝相信冷毅还有事瞒着,“冷毅,你在说谎。” 一向不擅长说谎的冷毅被揭穿,马上变得支支吾吾:“没……没有阿!” 天蓝看着冷毅,斩钉截铁:“我要实话。” “之前爷救过川子小姐的命,后来,星野录井为了报答,在日本给爷开了一条路。并向爷提出联姻,不过爷当时就拒绝了。” 联姻…… 天蓝一蒙,难怪冷毅会不想告诉她。原来是牵扯到感情。 “星野川子很喜欢四爷吗?” 冷毅点了点头。她喜欢爷的程度当时也真够让人觉得恐怖。 在黑道上,无论是实力,还是势力,青帮远远都是第一位,而炎门在冷斯晟的管理下,如日中天,目前的实力也仅次于青帮。 当初很多人都以为,野心勃勃的冷斯晟会跟星野家族联姻,这样,青帮加炎门,无疑是黑道上燃起的一股庞大黑势力! 可是冷斯晟毅然拒绝联姻。 后来,星野川子以死相逼,也没能让得到冷斯晟一丝一毫的爱意。最后,星野录井以权势威逼,仍是没让冷斯晟同意娶星野川子。 当天蓝从冷毅口中得知这些,困惑不解。 一个什么爱冷斯晟的人,怎么会出现那种笑容? * 卧房里,灯光诡异昏暗,棕绿色的大床上躺着一具修长健壮的男性身体,浓重的喘息由男子口中溢出,青筋暴露的双手紧紧地抓住两旁床单,仿佛正在忍受一场痛楚的生死劫难,体内如有毒性在发作,又似是有一把火在炽烈地燃烧着,那是一种刺骨般的痛苦。 深邃的黑眸中绽放着寒光,透露着浓浓的恨意。 随即,一声低吼再次由他的嘴里溢出,让人感到恐惧。 此时此刻他的身体犹如被撕裂一般,再次长啸,而这一声震耳的长啸几乎盖过整栋豪宅。 “按住他……” 随着一名高大健硕拿着针筒的男人一句话,几名男人对床上的男子一涌而至。死死的按住他。 没一会,液体注入男子体内后,男子安静下来。 星野川子坐在床沿上,拿着热毛巾在男子额头上擦拭着嘴里还念念有词:“你知道吗?昨天是你的葬礼。很可笑吧,你明明还活着,却有人为你举行了隆重的葬礼。” 说着,星野川子换了条热毛巾继续擦着。 “川子小姐,已经跟冷斯晟注入完最后一针了。” “如果他明天醒来,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放心,川子小姐,这个药物虽然还没有成功案例,但是冷斯晟已经连续四天使用这个药,明天只要他醒来,他的记忆只有残缺不全。” 星野川子眸光一眯。“这么说,他还有几率会记住那个女人。” “这点你放心,近两年的记忆,他是完全不会记住。如果想要他忘记,那得看川子小姐给他的新记忆了。” “我知道了,辛苦你了。” 星野川子双手捧起冷斯晟的手,安置在自己脸颊上。“我知道这样会让你很痛苦,但是,从明天开始,你会有新的生活,我会让你知道,我比那个女人更有资格待在你身边。” 清晨,冷斯晟缓缓睁开眼。 右手臂痛得不像话,他这是怎么了? 嗅到胸前传来的一股香味,他皱起眉头。 冷斯晟的动静马上惊醒趴在他胸前睡觉的星野川子,她甜甜一笑:“你醒啦?” “我的右手。”冷斯晟有点迷糊,头不是一般的痛。 “你的右手因为一次意外有轻微的骨折。” 冷斯晟坐起身子,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包括现在跟他亲密睡在一起的星野川子。脑中只有凌乱不堪的画面,却全部都不能拼凑在一起。 他是怎么了?越是去想看清楚模糊的画面,头就越痛。 星野川子知道,药起作用了。既然沈天蓝已经为冷斯晟办过葬礼,那么她那就将计就计。就让‘冷斯晟’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反正过了今天,她就会带着这个男人离开s市,回到日本去。 “没事吧,需要多睡一会吗?”星野川子娇嗔问着。 冷斯晟脑子一片空白。警觉脱口而出:“你是谁。” 星野川子突然一惊,但还是坚持,甜甜笑了起来,跪在冷斯晟身旁,搂着他:“你怎么啦,还没睡醒吗?我是川子阿。” “川子?” “是啊,你的新婚妻子,星野川子。” 妻子?他结婚了吗?为什么一点记忆都没。用仅能活动的左手揉了揉太阳穴,感觉良好后,冷斯晟看着星野川子:“那我呢?” “你当然是……是我最爱的男人,唐尼。” “唐尼?” “嗯啊。你怎么啦,连自己名字都不记得了!”星野川子故意撒娇。她都给忘记要给他一个新的身份。一时之间,只能用唐尼,唐尼就唐尼吧,反正喊着也很像哈尼…… 他是唐尼,而眼前这个女人是他的老婆,星野川子。 冷斯晟站在床尾,看着床头上墙壁上挂的婚纱照。既陌生又遥远。为什么他连自己的新婚都忘记了! 在这个说是他新婚妻子的帮助下,他换好衣服。 两人一同下楼…… “姑爷,小姐,早。” 在星野川子的交代下,整栋豪宅里的人见到冷斯晟全都必须喊‘姑爷’。 一顿早餐下来,冷斯晟并没有感到哪里奇怪。只是他的记忆却像个新生儿一样,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 跟星野川子几番对话下来,他了解到,他跟星野川子来s市玩,却不料遇上车祸。 让他右手骨折。此时,他像是接受了这一切。 因为除了眼前这一切,他也想不出来他是谁! “川子……” “嗯?” “我们出去走走?” 星野川子摇了摇头,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出去走走?虽然冷斯晟已经‘死亡’了,但这事过去一星期不到。 何况,s市那么小,如果遇上熟人呢?尤其是沈天蓝跟慕绍谦! “为什么?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突然星野川子哽咽起来,“你怎么可以这样,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医生说你,你这记忆很快就会恢复,为什么这么久了,你还是这样,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看到星野川子哭泣的脸,冷斯晟脑中闪过一个模糊不清的女人脸庞。 越想看看清楚那张脸,他的头就越痛。 “好了,我不逼你了。别再想了……”星野川子明白,他正在试图记起以前的事。不过,她不得不承认,冷斯晟的自制能力真是非一般,可她又不敢在给他注入更多的药物,免得,用药过度,他会疯掉。 “小姐……”管家上前附耳几句,让星野川子顿时笑脸消失。她转头对管家也是附耳轻声几句后,便甜蜜蜜看着冷斯晟:“唐尼,要出去走走吗?” 冷斯晟点点头。 “那,你要小心点。” “你不跟我一起?”冷斯晟像是接受眼前这个‘新婚妻子’似的问着。 “不了,我有点不舒服,我让司机陪你去。” “不用,我会开车。”即使部分记忆残缺不全,可他还是依然记得,他有驾照。 “可你对s市不熟阿,不然,你也不会出意外了。而且,别忘记,你的手。” 冷斯晟点点头,没再跟星野川子‘抗议’下去。 出发前,星野川子特别交代司机,一路上不准乱说话。更交代司机两小时后必须回来,因为他们要搭飞机回日本。 看着车子驶出院子,星野川子收起笑容,对旁边的人说:“让沈天蓝来见我。” 见到星野川子的时候,天蓝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个女人比冷毅描述中的看起来要好相处的多。因为从见面到现在,她一直保持笑容。 “明人不说暗话,冷斯晟是不是在你这?” 星野川子微微一惊,她有点低估这个女人的实力。她这是唱得哪出戏? 明明对外界宣布冷斯晟死亡了,连葬礼都办了,为什么会向自己问这个问题,难道她知道,这一切是假的? 星野川子依旧保持微笑:“没记错的话,前几天,你好像刚为冷斯晟办理完葬礼。” “那场葬礼是真是假,你我心里都清楚。” “我是个日本人,对中文的理解不是很深,希望沈小姐别用太复杂的话。”不简单,居然懂得心里试探。可惜,星野川子是从小就在男人堆长大,身边接触的人都是善于使用心里战术。 天蓝早就料到她会拿自己是日本人说事,拿出照片,递到星野川子面前:“那么,你能解释下,为什么你会笑着出现在冷斯晟的葬礼上?” 星野川子看都没看,就直接回答。“冷斯晟曾经抛弃过我,我看到他死,能笑不出来吗?” 天蓝没有接话,只是淡淡苦笑着,难道自己猜错了。可来之前,她将星野川子的照片拿给警察确认,当天那个‘报案’的女人就是星野川子。很显然,她在装傻。 “他都没跟你在一起过,怎么能算是抛弃你?”玩心理战术对天蓝而已,也不是什么难事。 果然,星野川子貌似被激怒,脸上笑容变得僵硬,显得很不自然。“反正,冷斯晟已经死了,我们何必在意过去的事?而且,我今晚就要跟我的丈夫回日本。” 丈夫?没听冷毅说,她已经结婚的事。这个星野川子真的比想象中还要难套话。 星野川子看了下时间:“很抱歉,沈小姐,你的会客时间结束了。管家,送沈小姐出去。” 下了逐客令,天蓝不得不起身准备离去。 车子刚驶出星野川子住宅不远处时,天蓝突然停下车。 致电给冷毅。 “什么事,沈小姐。” “你没告诉我星野川子已经结婚的事。”天蓝语气中带点责怪,如果这个女人真的结婚了,那她就是走错方向了。 电话那头的冷毅蹙着眉头,不解:“川子小姐已经结婚了?不可能阿,没听道上的人说过。” 没有吗?她是不是太早下结论了。又或者是那个女人在说谎。 天蓝叹了口气:“那没事了,我现在马上回去。” 挂掉电话,天蓝咬着食指陷入沉思,她是青帮首领的女儿,如果结婚的话,动静肯定不小。不可能连冷毅都不知道。但是,她为什么要说自己已经结婚了。 冷毅不是说,她很爱冷斯晟的吗?如果真的很爱,怎么可能转身嫁给别人了。还是低调完婚? 乱七八糟想了一大堆后,天蓝揉着太阳穴。调整下心智,双手放在方向盘后,慢慢驾驶着车,一个拐弯处…… 她看到迎面而来车上的后座,正在朝车窗外看风景的男人时,思绪顿时一怔,那张脸……是冷斯晟。 天呐!他,果然没死。 看到车子离自己有段路程了,天蓝手忙脚乱的操作着,调转车头,跟上那辆车。 天蓝按着下喇叭,示意对方停车,谁懂,原本不快的车速因为天蓝的几声喇叭声。突然猛地加快车速,跟天蓝保持一段距离。 这让天蓝更加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人。 车上的男人是冷斯晟。他还活着,看着车开的方向像是去那个星野女人住的地方。 直觉告诉天蓝,不能让车回到那个地方。一定要在这个时候想办法让车停下来。 想着,她就开始行动,将油门踩到底,在比那辆车超前半个车身时,天蓝急转方向盘,直接将车子横在对方车头前。 车上的冷斯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小心……” 司机被这一举动吓到,一时来不及煞车,直到他将天蓝的车撞向一旁树木跟车身之前,他的车才停了下来…… 因为猛烈撞击,天蓝感到一悬晕乎。 汽油的气味和着血腥味扑鼻而来,头痛欲裂,沉重的感觉挥之不去。 天蓝睁开眼皮,却伸手不见五指,她很肯定现在是白天,知道通过车窗照射在皮肤上的温柔感是阳光造成的。 天蓝闭上眼睛让晕眩的感觉散去,揉了揉眼,因剧烈撞击而短暂丧失的视力终于缓缓恢复。 视线逐渐清明,天蓝挪动身体,稍微一动就感觉痛,幸好,还感觉得到痛。 天蓝四肢反应迟缓,她咬着忍痛,也不顾自己的额头上的撞伤。解开安全带,爬到副驾驶上,手肘屈起,用力敲击已呈蜘蛛网般破裂的车窗。 当车窗的玻璃被天蓝击碎出一个可以让人爬出去的洞后,天蓝小心翼翼忍着疼痛爬上车头,再顺着车头慢慢挪动身子,直至自己的无力的双腿碰到地面。 瞬间,天蓝呆若木鸡站在原地,脑袋像是被雷打中一般,轰的炸了开来。 星野川子正一脸担忧的搂着冷斯晟,而冷斯晟并没有推开她,甚至用能活动的左手在她背上安抚着。 这女人是什么时候来的,为什么,他们会有这么亲密的动作。 她怀疑这是自己产生的幻觉。可他们确确实实是在自己眼前‘拥抱’着。 此时,天蓝已经忘了身上的剧痛,也没有察觉鲜血自她的发际蜿蜒流淌,顺着她的锁骨染红了衣领。 当视线再度模糊不清时,天蓝伸出颤抖的双手,试图去抚摸眼前的冷斯晟。 发出虚弱的声音:“斯晟……” 强烈的眩晕让天蓝还没来得及思考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她就失去了意识,昏迷。。

上一篇   【072】他是慕绍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