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混乱不堪的局面 - 黑道总裁惹火妻

【074】混乱不堪的局面

晨光,暖洋洋的从落地窗户射入。 照在天蓝略显清瘦的娇颜上,睫毛微微轻颤几下,缓慢地掀开。 一瞬间,天蓝有些茫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映入眼中的景象让她陌生的心慌。 过了好一会,天蓝才想起晕倒前的一切。突然心痛不已,冷斯晟看到她受伤,居然不是第一时间冲到她身旁,而是搂着另外一个女人…… “早安,沈小姐,昨晚睡的好吗?早餐要吃什么,中式还是日式。” 耳边传来亲切的招呼声,一张敦厚的妇人脸孔跃进天蓝眼底,脸上的笑充满了令人心口一热的温暖。 仍有一丝漂浮感的天蓝怔了一下,不习惯接受别人的善意。“这里是哪里?呃,我的头……” “这里是星野家,你在路口跟我家姑爷的车互撞,是我家小姐带你回来的。”妇人说着自己所知道的事。 星野家?姑爷…… 天蓝笑着:“你家姑爷叫冷斯晟?” 妇人摇了摇头,“我家姑爷叫唐尼。” “……”天蓝无语,怎么又冒出一个名字来。当年冷曼薇到底生的是几胞胎? 不过,她更多是怀疑,这个什么唐尼根本就是冷斯晟。因为他的右手跟冷斯晟一样,受着伤。而且,冷斯晟那股霸气凌人的气质,她不会感觉错的。 “你终于醒了。” “小姐。” “你先出去。” 妇人笑着慢慢走出房间,顺便替两人关上房门。 星野川子看着天蓝,双眸中冒着火光。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吸引力能让冷斯晟这么着迷她?甚至在服用强烈的药物下,还能对她产生关心? “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我跟我老公不能及时回日本。” 天蓝可以感觉的出来,她带着责备的语气说着。 老公?……嚇,她还真的说得出口。 星野川子突然拿出手枪,更时不慌不忙在枪口弄着,天蓝知道,她这是在枪口装上灭声器。 装完灭声器后,星野川子将枪递到天蓝面前,看着她:“你是要自己解决,还是要我动手?” 紧几秒,天蓝脑中闪过几个理由。在众多理由一一排除后,唯一符合现在情况的一条就是,冷斯晟还在睡觉,她怕这枪声吵醒他。 所以…… shit,他们睡在一起了? “你跟冷斯晟睡在一起?”天蓝答非所问说着。 不过,她这个问题很明显让星野川子感到开心,“我跟他是夫妻,当然是睡在一起,而且,还不止一晚。” 她这句炫耀的话,让天蓝满意地笑了起来。“你还敢说,你不知道冷斯晟在哪里?” 星野川子顿时将枪口抵住天蓝受伤的额头,“别在我面前耍聪明,我最讨厌自作聪明的恶人。” “是噢,那真是巧,我这辈子最讨厌别人拿着枪指着我说话!想要让我把你的话听进去,拿开你的枪。” “不愧是冷斯晟的女人,果然是够冷静阿!” 此时,星野川子听到门口又动静,便马上将手枪收起来。 没一会,冷斯晟拧开门把,出现在两人视线中。 星野川子先是露出甜甜笑容上前:“怎么不多睡一会。” 冷斯晟给她一个笑容,而后将视线落在脸色稍微苍白的天蓝。 “为什么要那么做?” 天蓝鼻子一酸,看到他没事的站在自己面前,像是要哭的架势。 她记得自己答应过他,不哭,做个强悍的女人。可此时此刻,她做不到。累积多日并压抑很久的眼里像泄了洪水般落下。 没有办法克制哽咽声从抿紧的唇瓣逃出,越想就越害怕惶恐,眼泪止不住地掉个不停,脑中不断盘旋的念头只有一个。 他还活着! 天蓝哭得很丑,眼里鼻涕满脸,再加上额头上的伤,简直丑到至极。 冷斯晟不解,昨天是身边这个自称是他妻子的女人对他哭哭啼啼,今天却是这个故意让这场小车祸发生的女人,只是,唯一不同的是,天蓝却激起了他的柔情。 冷斯晟几步上前,站在天蓝面前,他没有叫她不要哭,只是伸出手温柔地为她抹去脸颊上的泪水。 “斯晟……斯晟。” “斯晟?”冷斯晟转头看着星野川子,“我不是应该叫唐尼的吗?” 星野川子到也表现的很好,没有惊慌,没有心虚。而是从容地挽着冷斯晟手臂。“唐尼是你的英文名,你的中文名字叫冷斯晟。” 显然,星野川子这是在给自己留后路。 “冷……斯……晟!”冷斯晟轻声低语念着自己的名字。“那她呢?” 星野川子看了眼天蓝,昨天就不该答应冷斯晟,带她回来。 “她叫沈天蓝,是我们的好朋友。昨天那件事,是因为她一时贪玩所照成的,是吧,天蓝?”星野川子故意强调‘好朋友’三字。 看着冷斯晟投来的质疑目光,天蓝似乎明白了一些。他好像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不记得自己了。 眼前的情况告诉天蓝,她只能配合星野川子的话。 “没错,是我一时贪玩。”天蓝的尾音几乎听不见。 “没关系,我也喜欢赛车,有时间,我们比一比。” 看到冷斯晟这样,天蓝却不能说什么,做什么,感到很失落。但她已经习惯把受伤的感觉压在心底,越是难过的时候,她的笑容越灿烂,一脸没事的样子。 “好阿。会有时间的。” “老公,我们下楼吃早餐吧。” 嗯! 冷斯晟也不知道哪里不对劲,看着天蓝过于灿烂的笑容,他的脚步却抬不起来。像是有什么东西拖住他的步伐。 “老公?”星野川子惊疑的声音传入他耳中。 冷斯晟艰难抬起脚步,跟星野川子下楼。 他真的失忆了?还是又有什么正在谋划的事,必须瞒着她才能进行? 若不问清楚,心中梗着疑虑,说不定哪天,冷斯晟就真的成了那个日本女人的老公。 * 回到别墅,冷毅跟凯琳因为她突然失去联络而担心的一晚没睡。 当天蓝将自己在星野川子那见到冷斯晟跟她怀疑的事告诉他们之后,两人都用不可思议的眼神对望。 “蓝蓝,那你打算怎么办?星野川子可不像白妮婷那么好‘对付。’” 这点天蓝当然知道,白妮婷虽然喜欢冷斯晟,可她并没有做出什么过份的占有欲。这个星野川子就不同了,居然将一具身材跟冷斯晟差不多的尸体易容成他的模样。 然后想要带着他去日本! 想到此,天蓝就觉得她遇到对手了。 “冷毅,把慕皇海的地址给我。我要去见见他。” “沈小姐,我送你过去。” 天蓝浅浅一笑。“不用了,你们两个担心我一整晚没睡,你们去休息吧。我一个人可以的。” “不行……”兄妹俩异口同声拒绝着。只是一晚没睡算什么,虽然他们相信天蓝有足够的能力可以面对,但是她现在怎么说也是个‘伤者’。 万一遇到星野川子那个女人的袭击,那他们以后怎么跟冷斯晟交代! 来到慕宅的时候,慕皇海跟婕妤正在后花园欣赏着花。对于天蓝的到来,两人感到惊讶,事情已经说清楚了,她还来做什么? 这会,慕皇海也没让婕妤回房。 十六年没见的母女俩就在这么意外情况下相见。 天蓝对婕妤的出现,没有太大反应,像是知道,她会再次以慕皇海的女人出现。反正,对她而言,自己只是被人强jian而生下来的孩子。 只是,她恨,恨这个当年用死来埋没自己突然消失的妈。 害她从失去妈妈的阴影中挣扎了多久,又为这个妈一句‘不要离开沈家’,在沈家受了多少委屈? 她不知道,永远都不会知道。因为,天蓝没打算跟告诉她。 “你来做什么?” “冷斯晟没死。” 什么?对天蓝劈头盖脸这么一句让人费解的话,慕皇海一脸疑惑。 “你说什么?冷斯晟没死?”身后传来慕绍谦冷厉的声音。 “对,他没死。” “他没死?嚇,难不成你想告诉我,葬礼那天的尸体,是我跟冷斯晟的另一个兄弟?” “那是有人故意易容成冷斯晟,好让我们相信,冷斯晟已经死了。” “谁会这么做?” “星野川子。” 星野川子?慕皇海知道这个女人是什么人物。她怎么也搅进来。 看到慕皇海沉默,天蓝深知,他似乎也不愿意得罪星野家族的人。 慕绍谦靠近天蓝,语气暧昧。“你不觉得很累吗?” 累,当然累了。可再怎么累,她也不会放弃冷斯晟的。 “你想让我做什么?” “继续对付冷斯晟,游戏还没结束。” 天蓝的话,让在场的人目瞪口呆。没听错吧?她要慕皇海继续对付冷斯晟,还特地强调,游戏还没结束? 她对冷斯晟的爱,让他们感到怀疑。 慕绍谦冷眼看着,没有半分介入的意思,只是在心中快速地盘算,如果冷斯晟跟这个星野女人在一起,那他得到沈天蓝是不是就更容易了? * 冷斯晟在书房里看着资料,越看脸色越沉。因为这些所谓他跟星野川子的恋爱到结婚一切,他却一点印象都没有。 相反,那个叫沈天蓝的女人,他却觉得认识好久。 “老公,我们要出发了哦。”星野川子娇滴滴说着。 冷斯晟放下资料,走到星野川子面前。仔仔细细地端倪着这个女人,“我们真的是夫妻?” “当然。”星野川子点着头。 “那为什么,我记不住你,那个女人我反而记得清清楚楚。” 星野川子突然眼眶泛泪。“因为你们在一起过,背着我,偷偷在一起。不过,我很开心,你最后还是选择我。” 是吗?事情真的只是这样吗? 最讨厌背叛的冷斯晟眸光一沉,缓了口气,“以后,我不会再背叛你了。” 听闻,星野川子一头栽进冷斯晟怀里。 这代表……他接受了眼前的一切,接受了自己? 缓缓分开的两人,四眼对望。 这种气氛让星野川子自然地慢慢闭上眼,冷斯晟看着已经准备好星野川子,他强迫自己闭上眼,慢慢嗅着气息靠近她的唇。 正在两唇就要交融的时候…… “哟,大白天的,这么恩爱啊?” 因为慕绍谦的一句话,冷斯晟敏感的睁开眼且本能的跟星野川子保持距离。 迎上慕绍谦那张跟自己一样的脸庞,冷斯晟又是一记头痛。 为什么眼前的人,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星野川子知道这个男人是谁,她变脸的速度也不一般的快,就在刚刚那几秒时间,喜悦愤怒……都在她脸上闪过。 “你是谁?” 慕绍谦走进冷斯晟,“人家说双胞胎有心灵感应,为什么我跟你,一直没有?” “双胞胎?” “对啊,难道这个女人没有告诉你,你有个双胞胎哥哥?” 冷斯晟此时正色神情看着星野川子,“你还有什么事没告诉我?” “我……”此时此刻,星野川子有点接不下去话。 慕绍谦观察着,冷斯晟不像是装出来,他似乎真的不记得他。怎么可能,之前的事才发生多久,他居然会忘记。 “你不说,就让我来说……你叫冷斯晟,是炎门的四爷,你还有个女人,她叫……” “阿……”星野川子突然尖叫一声,打断慕绍谦的话。 “请你别再伤害我老公了,他已经跟沈天蓝分开了,我知道你喜欢那个女人,你来,无非就是为了帮她出气,对不对?”星野川子直接把慕绍谦的目的先入为主成他是为了沈天蓝来的。 说的什么跟什么? 冷斯晟靠近慕绍谦,犹如照镜子一般。 他看了下时间:“再过半小时,我跟川子就会离开这里。你不用这么费心。” 星野川子听着倒是很感动,不过,离开这里回日本前,她得整顿下佣人,居然让慕绍谦就这么在这里出现。 “你真的抛弃沈天蓝?”慕绍谦难以置信,之前两人爱得轰轰烈烈,双方都为彼此卖命。现在,怎么女人要求继续对付男人,而男人则是搂着其他女人,说要离开这里? 难道沈天蓝是因为,冷斯晟有了这个女人,所以才有那样的要求? “我讨厌背叛,所以我不会做出背叛川子的事。”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沈天蓝才是你的女人。”慕绍谦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会说出这样一句话。 “靠眼泪博取男人同情心的女人,我不会要。”冷斯晟也是一吼。 冷斯晟这无情的话让慕绍谦大掌瞬间握拳,朝他脸上狠狠揍过去。 “如果不喜欢沈天蓝,当初就别招惹她。” “斯晟,你没事吧,……慕绍谦,你疯了,你信不信我马上让你死在这里?” 慕绍谦耸耸肩,“冷斯晟,是个男人就别离开s市。不然,你就一辈子窝在这个女人背后。” 挑衅完,慕绍谦很随意的下楼,豪宅里的人见他就像看到冷斯晟一样,都是毕恭毕敬的喊声‘姑爷’。这也是他为什么能随意进入星野家的原因。 挨了慕绍谦一拳,冷斯晟还真的选择继续留在s市。星野川子也没反对,她知道,这些人都在阻止她得到幸福,那么她会一个个让他们消失。 第一个就是,沈天蓝!再则是慕绍谦。 大概是猜到星野川子会对天蓝不利,慕绍谦找上她。可这天在别墅里只有佣人跟还没回罗马的白妮婷。 当白妮婷见到慕绍谦时,她一直在怀疑,三年前,那个跟自己发生关系的人,难道是他? 慕绍谦坐在客厅里等天蓝,白妮婷则坐在他对面。 在时间不知道煎熬了多久,慕绍谦看白妮婷坐立不安的神情,便开口:“我只有你有事要问我,问吧。” 既然他开口了,白妮婷也不再内心挣扎。 “三年前,喝醉酒,闯进我房间里的人,是不是你?” 慕绍谦勾唇一笑,问的好含蓄。 “为什么不直接问,跟你上床的人是不是我?” 无疑,慕绍谦这是直接回答白妮婷的问题。 白妮婷瞪着慕绍谦,心中一直带的秘密在这瞬间一下烟消云散。那晚,跟自己发生关系的男人,果然不是冷斯晟,而是这个‘害死’冷斯晟的慕绍谦。 下秒,白妮婷走到慕绍谦面前。 “怎么,还想重温旧情?” 白妮婷心中暗自咒骂,怎么会跟这种人发生关系?难怪了,难怪她在冷斯晟怀疑他跟天蓝是兄妹的时候,曾处处暗示他们的过去,冷斯晟就跟全然不知一样。 原来跟自己发生关系的人,是被自己当成冷斯晟的慕绍谦,真是白痴! “慕绍谦,我现在要以你谋杀罗马籍男子冷斯晟罪名拘捕你。”白妮婷说着,还不忘记亮出自己的警证。 哈哈哈,白妮婷这一举动,惹得慕绍谦大笑几声。 “你笑什么?” “你确定那天葬礼上,死的人是冷斯晟?” 嗯? “白督察,还没查清楚死者是谁,你就这么鲁莽的想让跟你有过一夜的人入狱?” 这话说的白妮婷顿时脸红,她没谈过恋爱,那晚的一切,都是这个该死的慕绍谦引导她。让她陷入鱼水之欢。 等等,他刚刚说什么?那天葬礼上,死的不是冷斯晟? 其实一开始,如果不是那场葬礼,她见到慕绍谦,也会以为他就是冷斯晟,虽然脸上有道细细的刀疤,可如果不看仔细,根本分辨不出来,谁是谁。 “冷斯晟没死?那他人呢?在哪里……” “还在s市。”从医院回来的天蓝听到回答着。 走进客厅中央,看这气势,似乎大家都已经知道,冷斯晟没死的事了。 本来,她也没打算瞒多久,她只是想要借着‘冷斯晟的葬礼’来解开慕沈两家的恩怨。 得知自己生父还在s市某个地方垂死挣扎,她便派人四处寻找。虽然她恨他,是用那种方式制造她,还用那么无耻的爱情去爱她的妈妈,可怎么说,他还是自己的生父,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死。 在手下说,找到奄奄一息的沈育磊时,天蓝第一时间赶到医院。只是隔着加护病房的玻璃看了几眼后,她没在医院里多留。因为还有更多的事,她要处理,面对。 “蓝蓝,冷斯晟真的没死?” 天蓝嗯了声点着头。 “沈天蓝,别告诉我,你为了炎门首领这个位置,故意制造冷斯晟假死?”在这种时刻,白妮婷只能怀疑天蓝有武则天之志,想要独揽炎门。 “我对炎门首领这个位置没兴趣……”说着天蓝举起左手,“斯晟出事前,跟我求婚,我答应了。可是现在,他正搂着别的女人……”天蓝说不下去。 什么?任凭智商再高的白妮婷,也没能将近几日发生的事情链接在一起。 “我觉得他好像是被那个女人控制了。”慕绍谦像雪中送炭般给天蓝一股温暖。 “你见过他们?” “昨天,他本来要跟星野川子回日本,可是,我成功的把他留下。你说,你是不是应该为了感激我,以身相许?” 天蓝瞥了一眼慕绍谦。她很想拆开这个男人的脑子看看是什么构造的,明明跟冷斯晟是双胞胎,怎么行为举止跟冷斯晟就是有那么大的差距!不过,倒是跟冷斯民很像。 这话让白妮婷听得有点不是滋味。 “别以为冷斯晟不在,你就可以得到天蓝。” 慕绍谦扭过头看着白妮婷,这女人,刚刚不是还怀疑天蓝,这么怎么又…… 走到白妮婷面前,一步步靠近,直到白妮婷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慕绍谦才停止前进,双臂抵在沙发靠背上,完全将白妮婷‘包围’在自己的气息里。 “没错,我是喜欢沈天蓝,不管冷斯晟在不在,我都有权利保护她!”慕绍谦说的很小声,只有跟他近距离的白妮婷听到。 天蓝见白妮婷脸色都变了,可能这张脸让她想起冷斯晟。她上前拉开慕绍谦:“够了,慕绍谦。别再拿‘冷斯晟的脸’吓妮婷了。” 慕绍谦切了声,他拿冷斯晟的脸吓妮婷?这是什么逻辑? 他可是比冷斯晟早三分钟来到这个世界,只是慕皇海坐牢那几年,他在越南当特种兵没有戴面具外,其他时间都被要求戴上面具。 以致于没什么人认识他。只知道道上有个人物叫慕绍谦,却没能见过真面目。 又是一天过去,天蓝最近失眠很厉害。 尤其是只要想到冷斯晟搂着别的女人睡觉时,她的心绞痛不已。 餐桌上的早餐也由刚热乎乎的状态逐渐变凉。天蓝却没能动一口。 这时,刚起床的白妮婷看天蓝像尊活佛一样坐在餐桌前,却没吃早餐的样。她无奈的走了过去。 “早阿,蓝蓝。” “嗯,早……” 白妮婷坐了下来,显得尴尬。 她是否该告诉天蓝,其实跟她发生关系的人是慕绍谦,不是冷斯晟? “呃,其实……我跟冷斯晟……” “妮婷,不管怎样,我是不会放弃斯晟的。” 白妮婷点点头,或许之前是因为那晚误会的事,她才对对冷斯晟有‘好感’。但是昨天,她知道真相后,她还是觉得冷斯晟当‘哥们’比较好。 在假装情侣那几天,她对冷斯晟的亲密接触,除了僵硬还是僵硬,完全没有心动可言。但是,昨天慕绍谦只是那么一靠近,她就有点小鹿乱撞。 “我知道,我昨晚查过了,星野川子来s市已经有段时间了,然后……在葬礼前后那几天,她靠关系买了一样东西。” 嗯? “fat,中文名叫非安特,是德国一位博士研究出来的一种麻醉精神药物。它可以使人暂时忘记一些事。不过,目前飞安特已经被归类为禁药了。” 这么说,冷斯晟只是一时记不住她。“那么暂时是多久?” “那得看冷斯晟服用的药量了。不过,星野川子购买的药量足以让他近几年的记忆全部没有。” “有什么方法,能最快恢复记忆?” 白妮婷摇摇头,“可能永远都记不起来。” 天蓝苦笑着,是吗?那么她得重新跟冷斯晟认识,然后恋爱,才能发展到两人要结婚的程度? 失去近几年的记忆?那么十八年前的记忆会记得? 一想到,天蓝马上回到卧室开始翻来翻去的。终于,她找到她要的东西。 那条冷斯晟曾经拿来当戒指跟她‘结婚’的项链。 这边,冷斯晟几乎也是一整晚没睡窝在书房里想事情。 星野川子,沈天蓝,慕绍谦! 这三个首先进入脑里的名字,全部都感到陌生。 唯独沈天蓝那张脸。 突然,电脑屏幕,哔哔响起。 冷斯晟将思绪投到屏幕上,那是他进入根据突然想起的密码,进入炎门总部档案。 那个跟自己长得一样的人说的对,冷斯晟就是炎门的四爷。 看着上面显示的数据,冷斯晟开始慢慢不相信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星野川子。 深邃的眼眸立即又利用炎门查询资料输入星野川子。 很快,屏幕又显示出一系列关于星野川子的资料。 不是说已经结婚了吗?为什么连这么重要的事,资料上没有? 青帮,炎门! 这两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词,让冷斯晟又是一记头痛。 他摊开大掌,用中指跟大拇指按在太阳穴上。 突然,响起右手上的伤,星野川子说是因为他对s市路不熟,所以才会出小意外。 也是导致他暂时‘失忆’的原因。 想到此,冷斯晟关掉电脑,起身准备离开书房,找星野川子问清楚。 谁知,她已经站在书房门口了。 “想起什么了吗?”星野川子的话带着距离。其实书房的电脑连接着另一部电脑,冷斯晟在用的时候,看些什么,查些什么,她都清楚。 “你希望我想起什么?”还没恢复记忆的冷斯晟试探着。 “我当然是希望你什么都想不起来。” 果然,有猫腻。 “作为妻子,你难道不想我想起我们以前的事?” “以前的事,只会让大家不开心,忘记它不好吗?” “那为什么你不使用非安特?” 星野川子一惊,他知道非安特?真的想起什么了吗? 在这一瞬间,冷斯晟仔细观察星野川子的神情,很显然,那是在自己秘密被拆穿才会有的诧异神情。 管家的声音传进这冻结的气氛:“姑爷,有客人找你。” “谁……”冷斯晟很顺的问着。 “是上次来过的慕绍谦跟……”管家警惕看了眼星野川子,犹豫着,说出这个名字,小姐会不会责备他怎么可以让那个人进来。 “跟谁!” 无疑,冷斯晟的声音更为可怕。“跟沈天蓝。”管家的头低得很低,怕看到星野川子的眼神。 冷斯晟越过管家,利索的下了楼。星野川子也没空去责骂管家失责,马上跟在后面下楼。 客厅里,慕绍谦跟天蓝并肩坐在沙发上。 两人神情不一,慕绍谦是带着笑意,似乎很享受当下的生活,而天蓝则是厌恶的一直撇着慕绍谦。 在外人看来,两人是在‘打情骂俏’。 当冷斯晟跟星野川子映入他们眼帘的时候,两人很自觉的起身。尤其是天蓝,她望着冷斯晟的眼神是那种看到丈夫打胜战归来的眼神。 “睡得好吗?”她看他布满血丝的眼神,关心问。 “行了吧你,管好你自己。人家有妻子,轮不到你这个‘第三者’关心。” 慕绍谦抢在冷斯晟伤她之前,先以婉转方式伤她。 “找我做什么。” “想要把这个给你。”天蓝拉起冷斯晟的左手,将项链放在他掌心。 冷斯晟看着掌心类似项链的东西,皱起眉头。“这是我送给你的?” 天蓝迫不及待的的回答:“嗯!” 天蓝以为,这个举动会勾起冷斯晟的记忆。可惜,她错了。还没将她记起来的冷斯晟误以为她这是带着另一个男人,来还他送给她的礼物。 “还有其他事吗?” 很冷,很令人不舒服的一个问题。 天蓝看了眼星野川子,如果自己在这个时候将所有事情说开,这个女人会怎样?会利用青帮的势力对付炎门吗? 就在天蓝犹豫之际,冷斯晟又开口:“没事的话,请你离开这里。以后都不要再来。” 说着冷斯晟握紧手中的项链转身上楼。 “忘记告诉你,其实我跟蓝蓝打算在一起。而且,我们还打算结婚。” 不知为何,冷斯晟听到这话,停了下来。结婚? 慕绍谦见自己成功让冷斯晟停下脚步,他上前,“心中不爽吗?” 冷斯晟没理会慕绍谦,而是再次回到刚刚位置,看着天蓝。“恭喜你……” 天蓝简直快被慕绍谦气死了,她努力想要唤起冷斯晟的记忆,他却一个劲的捣乱。 “你别听他胡说八道,我们没有……” “不用跟我解释这么多。” 又是一场徒劳无功的谈话。 对于慕绍谦刚刚那些话,天蓝简直想活活掐死他。 “停车!” 停车?“这里是高速公路阿。” “我叫你停车,听到没有。” 慕绍谦知道她在为刚刚的事生气,没有理会。或许一会就会好了。 可实际呢,天蓝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看的开,见慕绍谦没有要停车的意思,她索性解开安全带。 “你,做什么?”慕绍谦感到危险了,这女人不会是打算在这车速情况下跳车吧? 见天蓝的手已经往车门探去,整个人也是准备跳车的架势。 慕绍谦立马将车往一旁行驶且猛地停了下来。 好在这个时间段,没有很多车辆,不然,在他这种车速下猛地停车,铁定会发生追尾车祸。 车一停下来,天蓝就开车门下车。 慕绍谦见状,也马上跟着下车。“你怎么了?” 天蓝没回话,慕绍谦继续追问:“不就是一个谎言,你生什么气?” 不就是一个谎言?说的真是轻松。天蓝停下脚步,怒瞪着慕绍谦:“你知不知那条项链是我唯一能够让他记起我的东西,你却在那个时候说什么结婚?” 见到天蓝就要哭的神情,慕绍谦也有点恼火。“那你知不知道,现在的你,在冷斯晟眼里,是个靠眼泪博取同情的第三者!” 听闻,天蓝擦拭掉眼泪,你以为她想哭,就算再怎么坚强,她还是个女人,谁能面对这种事还笑得出来? “你不是很会利用人报复的吗?那么就利用我吧!随便你怎么利用。只要能够让冷斯晟的回到你身边,我慕绍谦甘愿被你利用。” 他这是在干嘛,甘愿被利用? “你什么意思?” “到现在,你还不明白我什么意思?” 不明白,真的不明白。她现在已经好累了,累得没办法去揣测所有人的意图。 “冷斯晟还是记得你,不然不会还留在s市,我保证,只要你懂得利用我,冷斯晟绝对会回到你身边。” 慕绍谦的话,她听得很清楚。 这么说,她还得公开她跟慕绍谦的恋情。好让这种不真实的传闻传进冷斯晟的耳里,好勾起他的嫉妒心? 这样行得通吗? 现在冷曼薇跟冷斯民因为冷斯晟的死,对天蓝是耿耿于怀。尤其是冷曼薇,如果这事传到她那,那是不是会咒骂天蓝,又想害死她的另一个儿子? 不过,似乎这个计划也不赖。 只要冷斯晟来参加婚礼,那他见到的熟人就更多。对他恢复记忆的事是不是更好。 * 没多久,天蓝就将,‘慕绍谦跟沈天蓝’的恋情公开,并宣布了婚期。 这突如其来的事几乎震惊了整个炎门。 这个女人是怎么了?怎么能在自己男人死后不到一个月,就结婚。而且对方还是害死自己男人的慕绍谦! 一些难听的传闻接二连三的袭来。 好在冷毅跟凯琳他们都知道天蓝的计划,不然,估计也会像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一样对她轰炮。 就在婚期渐渐靠近,冷斯晟却想要阻止这场他不想看到的婚礼。 “你什么意思?为什么让我的人去帮你打听?” “你说过,我们是夫妻,你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你是青帮首领的女儿,整个青帮都可以为你卖命,那么,我只是利用一些人脉,你就这么生气。” 星野川子忍着脾气,“我不介意你用青帮的人,可你为什么那么在乎沈天蓝的婚礼。” “告诉我,我跟你到底是什么关系?”冷斯晟这是给星野川子留最后的路。 莫名失忆这段时间,星野川子对他很好。整栋豪宅的佣人也是对他很尊敬。可越是好,越是完美,他就越感到奇怪。 “你知道吗?这已经是你第八次问我这个问题了。” “我只要真实答案,得到真实答案,我就不会再问你了。” 星野川子呵呵笑着,真实答案?“夫妻,我们是夫妻关系。” 冷斯晟一笑,为什么就不肯说实话呢?“既然你一直把我当傻子,那么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我会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那你要去哪里,你的手才刚刚康复。”星野川子是真心关心他。 冷斯晟活动着右手,虽然没有以往的灵活,但勉强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照顾自己基本生活。 “去哪都比这充满欺骗的地方好。” “你给我站住,我怎么会欺骗你,我那么爱你……” 冷斯晟实在是不想撕破脸,这段时间,他不是在瞎混掐指度日。他也是有做功课。 虽然记忆残缺不全,在这些残缺不全的记忆中,他却一点也记不住这个说是他新婚妻子的画面,每每闭眼,呈现在他眼前的,只有沈天蓝那张哭过,笑过,委屈过的脸。 他以为自己就像其他男人一样贪新鲜,激情。会对妻子除外的女人产生念情。可星野川子这段时间给他的感觉就是让他觉得,事情不是只有向星野川子说的那样。 “如果你爱我,就不会那么自私。” 他去哪里,她都会派人跟踪。上网查资料,她也会监视着。她的爱,没有让他感到幸福,却感到无形的自私。 离开星野家,天逐渐黑了下来。 车子漫无目的在s市行驶了一大圈后,冷斯晟看到路边一抹熟悉的身影在等人。 是沈天蓝! 将车子停到天蓝面前,哔哔两声,引起她的注意。 天蓝往车里一望,光线昏暗,她没能分辨清楚,开车的人是慕绍谦还是冷斯晟。 “怎么现在才来,知不知道我等了很久。” 冷斯晟没有说话,只是微微一笑。 呃?这么安静? 天蓝侧过身子看着‘慕绍谦’,今天很奇怪,平时她一上车,他就噼里啪啦的问个不停,今天好奇怪。天蓝耸耸肩,坐好,靠在椅背闭目养神。难得‘慕绍谦’这么安静,她的好好把握休息时间。 “慕绍谦,再过两天就是婚礼了。” 冷斯晟余光瞥了眼天蓝,“你喜欢的是冷斯晟,还是慕绍谦。” 因为他的问题,天蓝眉头微微一皱。她当然喜欢冷斯晟,天蓝在心底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喜欢冷斯晟,但却没想到喜欢一个人的滋味竟是这般的苦涩难耐。 她不需要多余的同情,她该保有一丝的尊严,不需要他怜悯她的心。 “你明知故问。” “真的要跟慕绍谦举行婚礼?”行驶的车辆转过路口,冷斯晟抛下试探性的话,语气显极淡然。 这个问题让天蓝猛地睁开眼。他,他是冷斯晟? 侧过头,这才仔细打量正在开车的冷斯晟,装扮果然跟慕绍谦不一样。 “你……你是斯晟?”天蓝难以置信,是他吗?他真的在结婚前夕找上她? “回答我刚刚的问题。”冷斯晟很认真追问。 “不然呢?你说过,当正室比当第三者好。”天蓝继续激起他的嫉妒心,淡淡的回答,语调中难掩苦涩滋味。 “其……” ‘实’字还卡在冷斯晟喉头,一个身影闪过车前,车子一顿。 吱嘎—— 车子急速晃动了下,冷斯晟紧急煞住了车。 而那晃动的人影,却终身一跃,利落的闪过车头,跃至驾驶座旁约两步的距离,她手掌晃动,清晰的枪影飘过天蓝眼帘…… 不假思索,天蓝解开安全带,侧身推开冷斯晟,以纤瘦的身子护住他。割破空气射过来的子弹,不偏不倚地射中天蓝的背脊…… 闷哼一声,感觉到背上传出炽烈的疼痛,**的血液汨汨而出紧接着眼前一片黑暗笼罩过来,她顿时失去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