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欠她一个婚礼 - 黑道总裁惹火妻

【075】欠她一个婚礼

眨眨眼,先是一道白光,然后是白色的影像,白色的床单,白茫茫地一片…… 天蓝虚弱的将沉重眼皮完全撑开,先是适应了耀眼的白色日光灯后,又梭巡了室内一圈,终于寻得了熟悉的身影……侧立在两步外窗边的男人。 是他! 那冷然的薄唇微微下垂,浓密的箭眉锁拢,刚毅有形的下颚多了些许杂乱的胡渣。 他没事,真好,他没事! 深沉的吸了口气,清新的痛楚由背脊攒至肺腑,沉沉地合上了双眸。她那炽热的泪泛出眶低,不住地往下流淌。 她在乎他更甚于自己的生命!那是因为她爱他! ‘爱’对天蓝而言,是多么沉重的一个字呀。 天蓝缓缓侧过头,不希望冷斯晟发现她已经醒了,但背脊的疼痛却涌至胸口,逐渐形成了一股莫名的刺心之痛,扑簌簌的泪又无声地滚落。 虽是些微动作,却依然绕不开冷斯晟锐利的眸,他知道她醒了,跨步回到病床边,见她醒来,他心头上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悄然放下。 “背很疼吗?”注视着天蓝苍白的脸庞,他注意到她淌着泪的眼角。于是急促的开口问,沙哑的嗓音中满溢着不安于无限柔情。 探出大掌,冷斯晟温柔地抚上天蓝细腻的脸蛋,修长的指轻轻抹去她眼角的泪。 “嗯!”天蓝咬着下唇,倔强地不许自己喊疼。 许久后,天蓝深吁一口气,微微扭动了一下颈子,偏过头避开了冷斯晟传导着温热掌温的手,然后她又沉沉地合上双眸。 见天蓝无语,冷斯晟只当她是累了。“伤口虽然不深,但医生还是嘱咐你多休息,我想……你该再睡会。” 虽然子弹先穿透车窗玻璃,减缓了速度后才打入天蓝背脊,因此造成的伤口并不深,但她浑身淌血倒卧在他怀中的情景,只要想起不免令他心寒。 冷斯晟不否认,自己真的对她有这特殊情愫,不然,为什么总是记得她。难道两人的关系真的是婚外情? 现在看来,似乎这场就算是背叛众人的婚外情,他也明白心里对她这份感觉很奇特,很复杂。 似乎,他从未对一个女人有过这种感觉,就算是面对他内心自认感情很好星野川子,也没有! 但,这一切随着那一颗穿透天蓝背脊的子弹,已获得了所有的解答。 他是爱她的!至少心是向着这个女人。 又过了一会,天蓝偏回头,安耐住心底复杂的思潮。“我……”她明知不该问,也知道冷斯晟很有可能不会回答。“她……为什么要开枪。” 就算是开枪,也不可能是朝冷斯晟开枪阿,星野川子那么爱他。 拉开椅子,冷斯晟在病床旁坐了下来,大掌依旧轻抚着天蓝的发丝。“因为我告诉她,我要跟你在一起。”他的嗓音虽如往常一样的低冷,但却变得更有耐性也更温和。 冷斯晟漆黑有神的眸光就定在天蓝苍白无血色的脸上,想起她的伤口,他心底就难掩揪拧的疼痛。 冷斯晟的话语让天蓝感到错愕,“你记得我了?” 冷斯晟手抚过天蓝轻柔发际,轻触她柔软的耳垂,又画过天蓝有形的颚线,停在她苍白的脸庞上。“没有,不过……我会试着努力想起过去。”他凝视着天蓝的黑瞳不曾移动过,轻柔的指深深的疼惜意味。 那舒适指温让天蓝短暂忘了背脊上的疼痛。“为什么星野川子会向冷斯晟开枪,是因爱成恨?” 她私下嘀咕了声,随即昂起了下颚,深吸口气后吃力的说:“原来,这段时间,你的日子并没有比我好到哪里去。” 是感同身受,天蓝无血色的唇瓣泛开了一朵清笑,但这笑容却揪痛了伤口,让她皱了下眉头。 “很疼吧?”轻抚着她脸颊的掌缓缓下移,冷斯晟弯腰欲检查她的伤口。 冷斯晟的细心让天蓝感到窝心,她摇了摇头,安抚了他的冲动,然后若有所思的接着问:“现在,她怎么样了?”她皱起的眉头锁得更紧,怕星野川子如果没事的话,那接下来的肯定会在出事,尤其是知道,冷斯晟没事…… 天蓝迷蒙的黑眸又望了冷斯晟一眼,她的心底存着担忧。 “她跑了……”冷斯晟宽大的掌在天蓝额际定了定,唇瓣绽开一抹笑纹,是要她别问他担忧。 他能掌控炎门,即表示他亦非省油的灯,以他今日的能力,要将一个敢向他放冷枪的人擒获,又岂是难事? “怎么可以让她跑了。”背上传来的一阵阵灼痛,让她吃力的再度合眸。 “沈天蓝……”冷斯晟开口唤她,却忍住了到口的疑问,其实他想问的是——已经选择嫁给慕绍谦了,为什么还要挺身帮他挡了这一枪。她不该这么做。 “嗯?”轻应一声,天蓝昂起下颚,却是一副很吃力的痛苦样。 冷斯晟略顿了下,显得若有所思。“嗯,为什么帮我挡枪?” “我……”天蓝侧过身子,却扯痛了背部的伤口。“我只想证明,我也可以保护你。” 冷斯晟收回大掌,站起身。“记住,下次不可以再为做这种事。”抬起眸光的同时,他扫了眼推门进来的慕绍谦他们。 “冷斯晟,你来这里做什么?”冷斯晟与慕绍谦擦身而过时,慕绍谦开口。 冷斯晟将食指放在唇间,嘘!示意慕绍谦小声点。“她刚刚醒,可她需要安静,让她好好休息。”他淡淡地抛下这句,然后身影便消失在病房门外。 * 镜台前,天蓝皱着眉结,单手握着纱布,另一手笨拙地将纱布一层层缓缓拆下。 “喔!”天蓝闷声一声,背上传来因纱布扯落拧动伤口的吃痛。让她将眉头皱得更紧。 出院至今已经过了半个多月,虽然背上伤口早已结疤,但手臂移动时,还是不免会传来阵阵吃痛。 天蓝背过身,侧首望向镜中光裸着背脊的自己。浅红色的疤痕印在她有着细微鞭伤疤痕的肌肤上,显得分外触目惊心。 静下心来,她想起罗马挨鞭子的时候,是他帮自己抹药,让那些因鞭伤照成的一条条疤痕变淡。现在看来,这个枪伤留后的疤痕会一直跟着她。 因为,从住院那天,她见到冷斯晟之后,就再也没有看到他。 他,又消失了? 吱呀—— 天蓝卧室房门被推开,一个身影缓缓走进来。 天蓝没有回头,侧着的脸依旧专注地凝视镜中的伤痕。 “妮婷,你来的正好,麻烦你帮我一下。”受伤的这些日子以来,她早已习惯白妮婷帮她的忙,为她上药裹绷带。 冷斯晟停止了往前跨动的脚步,深邃的眸子陇上一层火光,他呆望了天蓝的裸背片刻,然后伸手拿起一旁桌上擦拭伤口的药品,挪动一步,站在她身旁。 收回视线的天蓝,抬起头,却望见了镜中一时半会她分辨不清楚是冷斯晟还是慕绍谦的身影。 “你……你怎么进来了。”天蓝错愕地回首,却对住了冷斯晟熏黑的眸光。 隔了两三秒! 天蓝这才惊觉自己是光裸着上身,她火速拉起褪至腰间的睡袍。显得不知所措。 “我帮你吧。”接过天蓝手中的绷带,冷斯晟拉着她的手,让她在一旁的椅上坐了下来。他的意识里,两人曾经在一起,那彼此身体肯定是见过。 所以这时候,就不用避讳了。 “不……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可以。”天蓝紧张的挪动身子,急于站起身,她伸手欲取过冷斯晟手上的药瓶。 冷斯晟却将拿着药瓶的手一抬,导致天蓝上身向前一倾,顿失重心的扑倒在他怀里。 这个气息,让天蓝感觉,眼前这个男人是冷斯晟,不是慕绍谦。 冷斯晟拉着她,重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我帮你。”浓密的眉结看不出他的心思,但预调中的严肃却不容反驳。 “我……”天蓝想拒绝,想说什么却顿住了口。 天蓝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冷斯晟缓缓移动,抚触着她背脊的大掌上。 随后,冷斯晟轻缓地扯下了她的睡袍,修长的指抚过天蓝的背脊,在伤口处轻轻地定了定,温热的掌温透过指端的抚触传入她的体内,窜走于她的四肢百骸。 冷斯晟皱起了眉结,“这样的伤口,会留下难看的疤痕。”他拿起一旁的棉棒,径自开始为她清理伤口。 “没关系,反正又不是只有这个。” 冷斯晟也注意到一些较为淡的疤痕。这些都是因为他造成的吗? “谢谢你。”天蓝穿好睡袍,疑问爬上她脑中。 他怎么会在这里?是慕绍谦假扮的吗? “我想从你口中听到我们的关系。” 这种认真的语气,只有冷斯晟才有的认真。 天蓝看着冷斯晟,他们的关系要从哪里说起?十八年前的童真?还是罗马第一晚的意外。 呵呵,原来自己跟冷斯晟也有那么多回忆,可惜,他已经完全都不记得了。 “我们的关系,很简单。”天蓝伸出手,这枚戒指从那天早上戴上之后,她就再也摘下来过。“你欠我一个婚礼。” 冷斯晟笑着吐了口气。露出难得的一张淡然自若神情。“我会还给你,但不是现在。” 天蓝一愣。“那……那要什么时候?” “至少得等你的伤好了之后。”其实冷斯晟是想说,至少得等到他重新爱上她。 天蓝抿了抿嘴。 “怎么,你好像很失望。”冷斯晟双手环胸,逗趣说着。 “没有阿。” 天蓝不解,为什么会突然之间跟冷斯晟显得有点尴尬!是因为这段时间里所发生的插曲吗? 几天下来,天蓝又扔出一个‘炸弹’。那就是冷斯晟没死,而她跟慕绍谦的婚礼就是为了逼出还在人世的冷斯晟。 顿时,炎门上下又是一阵乱。大家都有种被这个女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虽然这种说法简直瞎到不行,但是这些全部都是真的。 而且,如果在没见到冷斯晟跟慕绍谦同时出现,炎门的区域当家都怀疑,沈天蓝这是想拿慕绍谦充当冷斯晟。 好在,冷斯晟以往的领袖风范让炎门的人信服。 尤其是在青帮跟炎门开战之际,大炎门需要一个像冷斯晟这样的首领。 * 炎门s市分部。 “四爷,你就算再怎么失忆,也不会把青帮的势力忘记掉吧?” “是阿,四爷,现在青帮为了星野川子的事是处处针对炎门。” “你这话说得好像,如果我被星野川子杀死,是理所当然的事?” 失忆后的冷斯晟,比以前更为冷淡。就好像是最初那个‘生人勿进’的冷斯晟再度升级。仿佛一记冷眸就能将你冰封。 “那四爷的意思是,现在要正面跟青帮对立?”几年前,青帮提出要跟炎门联姻的时候,因为冷斯晟的拒绝,第二把交椅的肥龙也是担心过这个问题。 “知道为什么炎门一直被青帮压着吗?” 众人摇头。 “就是因为你们没胆。” 冷斯晟的话无疑是引起一阵骚乱。 “没胆?你知不知因为你的乱七八糟爱情,我的人已经牺牲了多少?” “阿猛,怎么跟四爷说话的?” “爸,这种人哪有资格当炎门的首领?” “阿猛说的对,因为什么狗屁爱情搞得炎门成阶下囚,有什么资格当首领。” 冷斯晟淡然自若坐着,丝毫没有因为‘热血’的话而激怒。 “好阿,既然我没有资格当炎门的首领,那么你来当。”冷斯晟说着交出属于炎门首领的一快刻着虎爪的玉牌。 开这个会议前,他知道会有这种情况发生,所以才将一直没有随身携带的玉牌戴在身上。 阿猛看着玉牌,蠢蠢欲动。几步上前,想要把它占为己有。冷斯晟25岁当上炎门的首领有什么了不起,他今年才23岁,比冷斯晟更早。 再说,青帮的目标是冷斯晟,只要他当上首领,把冷斯晟赶出炎门,那炎门不是‘天下太平’了。 “臭小子,你在做什么。” “爸……”阿猛欲将自己的计划说出来。 “闭嘴,回来……” 因为肥龙的一声喝止,阿猛不甘心的走回肥龙身后。 炎门首领,多么高高在上,让人垂帘的位置。可谁都知道,青帮的人,心狠手辣,他们不像炎门,在慢慢退隐‘江湖’,改做正当生意。只要有人得罪他们,他们会满门抄斩。 “他不当,那你呢?”冷斯晟将视线投到刚刚跟阿猛一个鼻孔出气的阿亚。 一群无庸的人只知道逞英雄,夸大自己的势气,一到关键时候,却没人站出来。 冷斯晟冷血归冷血,但不会让自己的人受伤。何况,跟星野川子住在一起那段时间里,他多多少少也掌握了一些青帮的事。 懂得青帮的实力,但炎门未必打不赢这场战。 “给我一星期时间,我会让青帮垮掉。” 众人默默无言,没有任何疑义。只是希望这个首领能说话算话。 * “我听说,你要一星期之内弄垮青帮?” 冷斯晟看着报纸,一大早的,这女人怎么是这个话题? “嗯,怎么啦?” “你是不清楚青帮的实力吗?一星期?七天而已,怎么可能。如果你的记忆不清楚,可以问我啊,我……” 这瞬间,天蓝安静了。 因为她一早吵着冷斯晟喋喋不休的唇被冷斯晟以‘唇对唇’封住。 这一举动把天蓝吓住。因为从她暂时管理炎门开始,从冷斯晟失忆开始……他们两人已经没有有好长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这样亲密了。 这次虽然只是淡淡的唇碰唇,可天蓝觉得,好幸福。她闭上眼…… “哇塞,一大早的,你们两个要不要这么饥渴啊?” 这种话不用想都知道,是出自莫绍谦口中。 冷斯晟放开天蓝,“以后再像只苍蝇一样,说个不停,我会随时‘惩罚’你。” 天蓝甜甜一笑,好像很喜欢他口中说的惩罚。 “哎呦呦,真是腻阿。”慕绍谦叹了口气,冷不防又冒出一句。 “一会,星野川子会单独跟我见面。” “你怎么没告诉我?” 冷斯晟没有回答天蓝的问题,而是转向慕绍谦:“绍谦,我有事想请你帮忙。” 嗯? “假扮我去跟星野川子见面。” “喂,那女人变态也。你有这个笨蛋为你挡子弹,我怎么办?” “慕绍谦,你要不要这么无耻,你还想哪个女人为你挡子弹。” 慕绍谦耸耸肩,或许吧。他长这么大,什么爱都没到过,想要一个为他挡子弹的女人很过份吗?只是不知道,这个女人会什么时候出现。 “你放心,她不会朝你开枪的。” “你把她当傻子耍,她不恨你?” “相信我。” “好,你是我的弟弟,我相信你一次。”慕绍谦不是怕死,只是他想获得更多方面的爱。无论是亲情,还是……未知的爱情。 “没事,绍谦,我陪你去。” “不可以,你还有个更重要的任务。” 天蓝一惊,冷斯晟也会分配任务给她,还是更重要的?好奇,很好奇。 “什么任务。” “暗杀星野录井。” 暗杀星野录井?天蓝怀疑自己听错,星野录井是青帮的首领,冷斯晟要她去暗杀? “喂,冷斯晟,你让她去暗杀星野录井?我看她,还没接近目标,就已经over了。” 人是不能被激怒的,一旦被激怒就会有股莫名的‘勇气’出来。 “慕绍谦,你别小看我。” 冷斯晟将天蓝转向自己,“我会让凯琳准备好武器给你,你要小心。” “嗯。”看来,冷斯晟不是在开玩笑。是真的将暗杀星野录井的任务给她。以前的冷斯晟绝对会轻描淡写的告诉她,他的计划。而不会像现在让她冒险去接近重要人物。 * 计算过射程,误差,天气,还有由高处疾射而下的风阻,天蓝彻彻底底的易容后,戴上棕色假发,绿色角膜变色隐形眼镜,穿上火红色的衣服,她挑了个好地方,只要星野录井一踏出酒店大楼,她就有把握绝对能一枪取他性命。 天蓝就像猎人一样耐心等候着猎物。用高倍数望远镜观察着斜对角的建筑物中,最高楼层里的人的一举一动。 她看见星野录井和另一个身高与他相差不多的男人,互相极为熟络,他们一同走到玻璃窗前,面向窗子…… 天蓝的心突地一惊,赶紧收回望远镜,将身体整个压低下来。 呼—— 天蓝沉沉的吁了口气。明知道星野录井不可能看到她,还是不觉心惊。 她好想马上就朝他开枪,最后能一枪打爆他的脑袋,也顺便拂去自己乱哄哄的心思。 然后,她不能,不能冒然出手。 如果失手,无疑会打草惊蛇。就算她的子弹穿透玻璃,因为阻力的关系,恐怕也不无法伤到他。 天蓝又吁出一口气,借以稳住心跳和情绪。 依目前的情况来看,只能等待。 有耐心的人,绝对能等候到最佳时机。 天蓝又等待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她发现两个男人的身影终于开始移动,没多久,他们消失在镜头里。 天蓝开始移动镜头,四处搜寻他们的身影。 几分钟之后,她很意外的见到星野录井的身影出现在大门口。 深吸一口气,她迅速地放下手中望远镜,挨近一旁早已架设好的狙击枪。 眯起一眼,深吸一口气,瞄准目标。 透过狙击枪的瞄准镜头,天蓝瞧见了星野录井脸上灿烂的笑,那让她握着枪的手指不自觉地颤抖,冒汗。 天蓝昂起头来,无声地低咒了声。 甩甩头,天蓝再度瞄准目标。 然而,已经错过了方才最佳狙击的机会,但是她仍然不放弃,命令自己沉住气,知道星野录井再度进入最佳狙杀位置。 这一次,她不再犹豫,扣下扳机,一枚子弹由弹道疾射而出—— pong! 警觉到空气有意思不寻常的波动,星野录井旁边的男人立刻扑到了星野录井,同时为两人找到了最佳掩蔽物。 “保护首领!”跟在后面的人,很快地动员起来。 星野录井开始指挥着一旁的手下,寻找狙击者的位置。 pong!pong,pong。 见第一枪失利,天蓝又连接开了三枪。 “在对街那栋房子的屋顶。” “快,人在对街,xx顶楼。” 看着一群人正往这边追过来,天蓝懊恼的自责了番。 她失败了! 因为霎那间的犹豫,她尝到了失败。 现在的她,正沿着安全门的阶梯,急速往下冲,却听到下头有一群人正往上跑。 没机会去拭颊边的汗水,天蓝慌乱的朝着四周瞧了一眼,很快地找到了另一个出口。拉开安全门,往建筑物里跑。 其实,在第一发子弹未能击中星野录井时,她就该撤退的。 但,她不甘心。 她知道自己没理由失手,所以又连接射出第二发,第三发子弹。然而,过于焦躁的她,再也按捺不下焦虑的情绪,因此暴露了自己的藏身地点。 这是计划中,她不该犯的错。 天蓝不该犹豫,更不该失了冷静。 “在十楼,我看到她跑进建筑物里”带头a君说着。 追捕她的人越来越多,就像蜂拥而至的蚁群。 天蓝慌乱的跑过长长走道,一时无法辨别东西南北。 她停在一扇木门前,深吸了一口气,伸出手指按了下门铃。 没让她失望,里头很快传来应门声。 “你找谁?” 一个中年男人将门拉开了一道缝隙。 眼见身后的追兵将至,天蓝偏头一笑,“先生,我能借个洗手间吗?” 天蓝努力的挤出笑容,顺道将自己身上的衣服略略往下一拉,露出白皙的香肩。 中年男人移开门上的拉链,拉开门。“你要借厕所……” 趁门打开之际,天蓝一下挤进屋里且举高手上的枪,指向他。没在给他说话的机会。 中年男人吓得浑身发抖,迅速后退了几步,肥胖的身体差点软倒下来。 “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 天蓝趴在门上细听外面的动静。 “是这一层没错,她一定还在,去搜,一间一间的搜,绝对不能放过。一定要揪出这个杀手。” 深深吸一口气,天蓝知道,现在外面全是青帮的人。她转向中年男子,再度将枪口对准他。“你这里还有其他出口吗?” 中年男子吓得脸色发青,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快说……” 天蓝急了,怕再慢一些,青帮的那些人就会破门而入。 中年男人双眸紧盯着枪管,颤巍巍地抬起一手,指向厨房的方向。 “那,那……哪里是后门,有个防火梯……遇到火警时,可以紧急逃……逃生。” 天蓝还是将枪口对准他,但她一步步退往男子口中所说的厨房逃生方向。 终于,她找到了后门,由后门一跃而下,跳上了逃生梯。 而在同一时间,青帮的人在一一排除后,对天蓝躲藏的房子破门而入。 中年男子吓得大叫!“她……她逃走了,往逃生梯的方向跑了。” 咚咚咚……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再度响起。“她从逃生梯方向跑了,你们由下头逃生梯的方向包抄,记住,一定刚要活捉她。” 天蓝气喘吁吁的跑着,手脚利落的爬下逃生梯,好不容易踩到了地面,青帮的人也刚好包抄过来。 没机会喘息,天蓝转身就往前方的巷子里钻。 只见她跑进巷子里,几个追在前头的青帮的人员纷纷掏出枪来,准备射击。 “别用枪,她是炎门首领的女人,要活捉。” 青帮的人连忙将枪支收起,追了上去。 天蓝拼命的跑,绕过一栋建筑物,因为慌乱,她已经迷失了方向。她停了下来,朝着四周搜寻了一遍,很快地决定往右跑。不过…… “该死!”才跑出另一栋建筑物的防火巷,就见到了前方已有几个青帮的人围了上来。 天蓝转身往回跑。在几栋建筑物里穿来穿去,青帮的人则是进行地毯式搜索,非将她给找出来不可。 眼见自己已无路可逃,天蓝深深吸了口气后,决定最后一搏,手中还有子弹勉强可以应付一段时间。 正在天蓝拿出装满子弹的银枪,一副蓄意待发的架势等着青帮的人。 青帮的人也没让她失望,很快就找到她躲藏的巷道。一发现敌人,天蓝就举起银枪,对准正往她跑来的青帮人员,食指还没按,她就听到…… pong!pong! 一阵乱七八糟的枪声。是敌人朝她开枪的声音吗? 突然,天蓝的手机响起,是冷斯晟!他知道自己失败了? 接起电话,里面立马传来:“我来接你了。” 接她?拿什么接她,这么窄的巷道三个人并肩走,都很困难。 这时,她才注意到,自己头顶上空居然有驾直升飞机。天哪,她是被青帮的人吓傻了吗?居然连直升飞机这么大动静她都没听到阿。 “顺着绳梯爬上来,快!” 在上空往下看敌情,一目了然。巷道另一边一堆青帮的人正往天蓝方向跑去,大概是听到了枪声…… 天蓝收起枪支,往墙上一跃,踩着墙头奋力将自己身体拉长,好让自己够到绳梯。 直升飞机上的冷斯晟也是看得心急,“在减低一些。” “四爷,不行,再降低的话,会伤害到四嫂。” 眼见青帮的人员就要追上来了,天蓝踩在只有一掌宽的墙头上猛的往上一跳,拉住那跟一只摇摇晃晃的绳梯。 冷斯晟看到天蓝成功的抓到了绳梯,心中一下轻松。 他就知道,这个笨蛋肯定会失败,好在她聪明,灵活。把青帮的人一拖再拖,好让他跟慕绍谦有足够的时间在青帮的人没赶到之前活捉星野川子。 * 别墅里,像是在开派对的气氛。 唯独天蓝一副苦瓜脸示人。 “蓝蓝,我们成功活捉星野川子,你不应该感到开心?” “你是不是也知道整件事的计划?” 凯琳就好像说错话一样,马上闭嘴。举起酒杯喝了口,一副有事别问我,我不是主谋的样。 这时,下楼的冷斯晟步入客厅。 天蓝走到冷斯晟面前,从回来到现在,她一直没有机会找冷斯晟‘算账’。 “在你眼里,我是不是烟雾弹?”得知自己像个笨蛋一样被冷斯晟支开,她就不开心。 “当然不是,你在我眼里是个女人。” 冷斯晟故意装傻,他是故意把这个任务交给她,原因就是他知道,天蓝会因为紧张失败,这样一来,想要获得更多筹码的星野录井知道她的身份后,就会想要活捉她。 只要她不被抓到,他就有时间去救她。 而且最坏的打算就是她被抓住,他们还有个筹码,那就是星野川子。一命换一命! “……”天蓝无语,他说的是废话! 冷斯晟双手放在天蓝肩膀上,“你看你气的,放轻松。” 天蓝极度怀疑他想起以前的事,然后是故意在‘报复’她拿慕绍谦婚礼激怒他的事。 “冷斯晟,事不过三,如果你再拿我当烟雾弹,我是真的会生气。” 冷斯晟浅浅一笑,点头。 “爷,接下来打算怎么走?” “是啊,总不能我们要替录井那老狐狸养女儿吧” 客厅里的人也都很想知道,星野川子的消息肯定瞒不了多久,何况今天天蓝狙击失败,星野录井现在肯定是加多人手保护自己。 “以牙还牙……”冷斯晟说的同时将视线投到天蓝身上。 这话的意思是也要让星野川子尝尝非安特失忆的后果? 没多久,就从楼上传来星野川子尖锐的拒绝声,好在这栋别墅四周都没有邻居。不然铁定会来敲门投诉。 “很惊讶吗?” 众人摇摇头。 “虽然我对过去并不是记得很清楚,但是你们每个人的实力我都记得很清楚。今天这个计划,完成的很好。”冷斯晟察觉到他们对他还是有点距离感。包括天蓝! “当然,我们可都是精英。是吧,凯琳!”气氛尴尬之际,天蓝选择先开口了。 “当然……” 冷斯晟露出淡淡笑容,他回这个‘大家庭’也有段时间了,但他的记忆还是残缺不全。他只能靠着自己查到的资料去了解眼前这几个人。 既然他放话,会在一星期之内弄垮青帮,那么他就会做到。 抓星野川子来其实并不是他的计划之一,他只是恨这个女人夺走他本该有的记忆。所以呢,他也要这个女人尝尝失忆的痛苦。 给星野川子注入非安特后,她安静的睡着。要说,冷斯晟也够狠的,星野川子是分四天让冷斯晟慢慢失去记忆,而他,却是一次性将四天的分量注入星野川子体内。 这天夜里,别墅很安静。可大家睡得并不是很安稳。 个个都在枕头底下安放了两把枪。 分房睡的天蓝跟冷斯晟到半夜都还没入眠,不是怕星野录井突然袭击,而是两人心中都好矛盾。 当初冷斯晟回来的时候,两人很自觉的分房睡。 天蓝没提出在一起睡,冷斯晟也没。 重新认识彼此,重新开始,天蓝是这么想的。冷斯晟虽然记得她跟自己的关系,却似乎忘记了那种感觉。 原本相爱的两人,似乎一旦失去了那种想念彼此的那种感觉。那么恋情只有以分开为结局。冷斯晟跟天蓝,就是面临这种危机。 即使冷斯晟承诺会给天蓝一个婚礼,但是,他自己内心也在犹豫,如果自己一辈子想不起对她的那种特殊感觉,那还会承诺那个婚礼嘛? 翌日,清晨。 “早阿,妮婷……”慕绍谦是今天第二个起床的人,他向妮婷说完早之后,就跟妮婷一样愣住。仿佛被眼前的情景吓到! 紧接着,天蓝也起床了。 “早安,妮婷,绍谦……”走到饭厅的天蓝突然跟他们一样,愣了下来,看着眼前的一切。 她没看错吧,星野川子正在弄早餐? “怎么回事?” 白妮婷耸耸肩:“不知道,我还想早点起床给你们弄早餐,我一下楼就看到她,然后她叫我乖乖坐着,什么都别做。” 三人在疑惑之际,星野川子已经将早餐一一端出并且带着笑容。 “吃早餐吧!” 呃,这个…… “放心,我刚全程监视过了,她没放任何对身体有害的东西。” 天蓝当然不是担心这个,而是……在想失忆后的星野川子,怎么跟大家这么亲近。好奇怪噢!都不用自我介绍的吗? “你们慢慢吃,我去叫斯晟起床!” 什么?天蓝没听错吧?她喊冷斯晟,斯晟!还说要喊他起床? 天蓝快步挡住星野川子的路。“我去。” “蓝蓝,你是斯晟的妹妹,喊他起床的事,还是交给我这个女朋友吧!”星野川子很顺的说着,好像事实就是那样似的。 一旁‘看戏’的慕绍谦跟白妮婷,因为星野川子的话,差点跌倒。 “听着,我不是冷斯晟的妹妹,我是他未婚妻。” “你妈咪跟斯晟的爸在一起,就算你不是斯晟妹妹,也不可能是未婚妻啊。” 天蓝笑了起来,她不是失忆了吗?怎么连这个少人知道的事都知道。 “别装了,星野川子,你根本就没失忆,对不对。” “她不是没失忆,只是被我灌输新的记忆。”冷斯晟的声音从楼梯传来。 天蓝无语的看着冷斯晟,灌输新的记忆,所以刚刚星野川子说的那些话,都是冷斯晟教的?他居然教她喊他斯晟! 还……还说他们是兄妹关系?天蓝气得手掌握拳。 星野川子看到冷斯晟,娇滴滴的上前挽着他:“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没事,一早起来弄早餐,累吗?” 天蓝简直快吐血了! “不累,只要跟你在一起,做什么都不累。” 深呼吸,深呼吸…… “饿了吧,一起吃早餐。” “嗯!” 冷斯晟跟星野川子越过天蓝的时候,让天蓝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看着这对情侣一早起床亲亲我我的画面。 “冷斯晟!”她忍不住了!快步走回饭厅,一双炙热的眼眸瞪着冷斯晟。“我有事要问你。” “有什么事,等我跟川子吃完早餐。” 吃早餐?吃什么早餐!天蓝将餐桌上摆放的让人很有食欲的西式早餐一盘接着一盘全部倒进洗碗槽! “还想要吃早餐吗?” “蓝蓝,你好过份啊,就算你不想吃,斯晟还要吃呢。” 天蓝才懒得理会星野川子那种娇滴滴的责备话。 “好,你跟我来。”冷斯晟放开星野川子的手,往二楼走去。 天蓝也跟着上楼。 书房里,冷斯晟站在落地窗户前,看着后园因为微风摇摆不定的花花草草。 “你到底在计划着什么?” “非安特的药性你应该知道,第二天醒来,首先输入的记忆,就会成为她的记忆。” 这点她当然知道! “所以今天凌晨星野川子醒来的时候,我直接给她灌输了新的记忆。” “这些我都知道,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给她灌输你是她男朋友,而我是你什么狗屁妹妹!” 冷斯晟冷眼看着怒意正在熊熊燃烧的天蓝。 “总之,我会娶你。” “是吗?可我未必会嫁给你。”天蓝笑着说完这话,摘下一直戴在无名指上戒指。 接着转身离开书房。。

下一篇   【076】两帮枪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