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两帮枪战 - 黑道总裁惹火妻

【076】两帮枪战

‘是吗?可我未必会嫁给你。’ 天蓝早上的话,一直在冷斯晟脑中徘徊。他不解,这个女人为什么会说那样的话。他都已经答应娶她,为什么她还…… 难道是因为星野川子? 其实昨天他睡不着,他想要看着星野川子醒来时失去记忆的模样,可是,星野川子看到他的时候,第一个举动就是扑进他怀里。 之前星野川子爱他,他是知道的。当时,冷斯晟脑中一个计划产生。那么就利用星野川子对他的爱,并吞青帮! 只是,为什么那个女人就是不懂呢? 就像现在,居然想要搬出去。不过,她搬出去,也未必不是件好事。 “蓝蓝,你忘记冷斯晟跟我演戏的事吗?说不定,他跟星野川子也是在演戏。” “妮婷,其实……我跟冷斯晟,早就没有那种情情爱爱的感觉了。” 白妮婷不明白。 “之前,我看不到他,我心里全是他的影子,可现在,他就算吻我,我也没有那种心跳的感觉。” “沈天蓝,你想骗谁啊,要是不在乎,你干嘛要离开?” “我累了,我不想再搅和这些事。而且,我讨厌被利用。”天蓝说着回到驾驶座上,系上安全带。 她是真的累了。在自己还不是陷得很深,让自己快点脱身。 对于天蓝的离开,冷斯晟也没有半点挽留。就好像是天蓝的离开他就预料到的事一样。他站在阳台上,看着天蓝的车离去。 而天蓝也没想到,自己会再次离开别墅。只是这次,不带着任何悲伤,虽然有点舍不得,可她似乎明白了,现在的冷斯晟已经不是以前的冷斯晟。 离开别墅,天蓝决定住进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慕宅。 或许来之前有打过招呼,婕妤早就让人收拾好房间。只从慕绍谦因为要帮天蓝唤起冷斯晟的记忆而搬进别墅去,慕宅就有点冷冷清清。 “蓝蓝,这是你的房间,喜欢吗?” 天蓝看着房间,跟自己小时候住的几乎是一模一样,整个房间都是以粉色系为主。床头堆满卡通娃娃…… “这房间?” “其实,很早之前,我就让人把这房间布置成你喜欢的样子。” “我已经长大了,你把房间布置成这样,你觉得适合我吗?” “在妈的眼里,你永远都是个孩子。”婕妤很想抱抱她。上次她来的时候,她只能在她怒意的气氛下静静看着她。 “我搬来这边住,不是因为你是我妈,而是因为我爸。” “为什么?” “现在慕皇海都这样了,你还守着他,我知道你们才是真心相爱的,现在我爸也在医院去世了,我想,他这辈子没办法来跟你道歉。” “蓝蓝……” “其实有时候,我在想,当初,你把我打掉多好,为什么要生我下来。” “我知道你受了很多苦,但是妈也是逼不得已。” “好了,我不想看到哭哭啼啼的画面。” 她讨厌哭,因为就算她哭得再难过,伤心,冷斯晟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对她说‘每次看到该死的眼里在你脸上出现,我的心都要碎了!’ 不会,再也不会。 * “冷斯晟,你什么意思?”慕绍谦说着狠狠的甩上房门。看着天蓝黑着脸下楼,他就知道,冷斯晟肯定没有哄她。 “我只是把我受的苦,还给星野川子罢了。” “那你有没想过蓝蓝的感受?你跟那个女人亲亲我我,搂搂抱抱的时候,你有没想过沈天蓝的感受?”慕绍谦激动的大吼着。 被骂者冷斯晟倒是很淡定,因为他现在每走一步,都有他的计划。只是有些计划越少人知道越好。 “回答我,是个男人就回答我!”慕绍谦粗鲁的拽着冷斯晟衣领。 “好,我回答你,你跟沈天蓝打算结婚的时候,她有没想过我的感受?” 哟,原来是在吃醋。慕绍谦松开手,笑了几声。 “所以呢?你现在是在报复蓝蓝?” 冷斯晟缓了口气。“没有,我现在是在救炎门。” “去***炎门!……你把敌人的女儿留在身边?冷斯晟,你什么变得这么心软了?连一个女人,你都下不了手?” 冷斯晟沉默不语。 “好,你怕见血是吧?我帮你!”慕绍谦说着走出书房。 嘭嘭嘭的走下楼,走到星野川子面前,快速举起枪,将枪口指着星野川子脑门。 “慕……慕绍谦,你干嘛?” 慕绍谦没理会白妮婷的话,利着眼眸看着星野川子:“别以为失忆,你就可以抢走沈天蓝的东西。” 星野川子先是一惊,而后浮出笑容。“我没有失忆,我也能照样得到冷斯晟。” 这话让慕绍谦跟白妮婷更为一惊,她没失忆? 其实在那次天蓝为冷斯晟挡枪后,星野川子就已经拿到对抗非安特药性的药了。只是她没想到,因为失去冷斯晟,胡乱服用药物,也将用来对抗非安特的药一同服下。 今天早上醒来,她很意外的发现,自己的记忆全部都在。既然冷斯晟给她服用非安特,那么她也只好将计就计,装失忆。 突然,星野川子露出恐慌的神情,步步后退。“别,别杀我,我真的不知道蓝蓝跟斯晟以前在一起过。……别杀我。” 慕绍谦还没来得及消化星野川子的话,就感觉到自己后脑勺被枪指着。不用多想,拿枪的人肯定是冷斯晟。 “放下枪。” “冷斯晟,你知不知道这个女人没有失忆!” “我说,放……下……枪!”非安特的药性他不是没体会过,星野川子怎么可能没有失忆最新章节。而且,就算星野川子没有失忆,也不会影响到他的计划。 慕绍谦没有要放下枪的意思,握着早就扣好扳机的枪,只要食指微微一动,星野川子就会在他面前脑袋开花。 细心观察一切的冷斯晟,似乎也察觉到慕绍谦的想法。 不容他多加思索,他就朝慕绍谦拿枪的手开枪…… pong! 冷斯晟的枪法很好,没有伤害到任何人,只是成功的击中慕绍谦手中的枪,让一时手痛的慕绍谦丢掉手上的枪。而子弹在经过星野川子眼前时,火辣辣的热气弄红了她的额头。 下秒,星野川子害怕得扑倒冷斯晟怀里。“我好怕,斯晟……呜呜。” 白妮婷紧张的上前查看慕绍谦伤。“你没事吧,绍谦。” 慕绍谦扭了扭手腕,“没事。”回到白妮婷的问题时,他的目光却全都在眼前正在安慰星野川子的冷斯晟身上。 “冷斯晟,我再问你一次,你是要追回沈天蓝,还是继续让这个女人留在这里!” 冷斯晟没理会,一副好好男人的样安抚着星野川子。 得不到答案的慕绍谦也明白了,立马牵着白妮婷的手:“走,这里不需要我们。” 突然没牵起手的白妮婷倒是觉得脑门一热。没有拒绝,直到慕绍谦启动车子,她才知道自己没有拒绝慕绍谦的提议,居然跟他一起离开别墅。 别墅里,冷斯晟依旧是搂着星野川子。 这下好了,全都离开了! 那他可以放心开始实行他的计划了。 * 慕宅,饭厅里。 “我没想到,你们会在这个时候选择离开冷斯晟。” 天蓝离开是因为不想被冷斯晟忽冷忽热,而慕绍谦离开是对这个兄弟失去了信任,因为他朝他开枪,虽然只是警告他,可他就是不爽。 不过,追究到底,还是因为星野川子。 见气氛尴尬,婕妤开口调和:“你是妮婷吧?” 一直像是被晾在一旁的白妮婷点点头。 “你跟绍谦,真是郎才女貌。” 还以为会让气氛不会继续尴尬下去,没想到,因为她的话,气氛是加深尴尬程度。 “喂,我跟她?怎么可能。” “慕绍谦,注意下你的用词,干嘛对我妈,用‘喂’?” “你对我爸,不也是用‘喂’?” 天蓝撇了一眼慕绍谦,这怎么能比? “好了,能坐在一桌上吃饭,那就是家人。” 家人?这话还是从充满仇恨的慕皇海口中。他放下恩怨了,可能吧,不然也不会同意自己搬进来住。至少,天蓝是这么想的。 * 深沉的夜晚,别墅的书房里,黑压压一片人群,他们正机密地商讨大计。 “爷,青帮这次的行动应该是势在必行,我们还是小心点比较妥当。”冷毅慎重地开口。 只见冷斯晟阴沉着一张脸,冰冷的脸部表情看不出端倪,不知他现在心底所想。 “把那个叛徒带过来。”冷斯晟简短命令。 冷毅挥手示意,手下们强压着惊慌脚软的狼狈男人,推到冷斯晟面前。 这男人不是谁,正是之前跟冷斯晟挑衅的阿猛。 “出卖我?”冷斯晟唇角勾勒一抹似笑非笑的冷气息。 阿猛手脚不受控制地轻颤。“四……四爷。”他抖着声音,瑟缩身子,下意识不断后退。 “你向天借的胆!敢背叛我?居然偷炎门的资料给青帮?”冷斯晟眯起的眸,迸射出更威胁迫人的森寒,手指关节折得咯咯作响。 鬼魅般无息地接近阿猛后,握拳突地猛力朝阿猛头部一击。 瞬间,阿猛应声倒地。 两条鲜血顺着鼻腔滑下,阿猛手捂着断裂的鼻梁,躯体不住颤抖,哀哀求饶。 “四……四爷,放过我吧!求……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 “你应该知道我最痛恨背叛,内奸!”冷斯晟神色变化莫测。“你用着双手偷的资料?”冷斯晟拉起狼狈不堪的阿猛,用力的掌别具用意地拍拍阿猛的手臂。 “冷毅!”冷斯晟说着转过身背对着,冷漠地眺望窗外。 霎时,冷毅靠近阿猛,没几秒,厉声惨叫的哀嚎震撼人心—— 骨头被强扭断裂的声音清晰骇人,阿猛被扭断了手骨,马上不支倒地。 “冷毅,去把守别墅的人撤退。” “爷,现在可是非常时期,难保青帮的人……” “放心,星野录井还不知道她女儿在我们手上,应该担心他女儿的去向比较大。” 在书房外的星野川子听得皱着眉头。她身上没有任何一样东西能跟外界联络,她得快点告诉自己爸爸,她在冷斯晟这,不然,万一她爸爸来个炸毁别墅,那不是她也要跟着陪葬。 察觉到房门上没有人窃听了,这会冷斯晟才将今天的计划诉说一遍。 冷毅走出书房后,经过客厅时,被星野川子喊住。 “等下!” “有什么事吗?川子小姐。” “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噢,今天爷想要跟你过二人世界,我们这些电灯泡,就得离开。”冷毅不擅长说谎,单单这句简单的话,他都琢磨了好久。 星野川子点了点头。冷斯晟要跟她过二人世界? 没多久,她就听到许多车辆发动引擎呼呼呼离开的声音。 这别墅里就真的只剩下她跟冷斯晟?星野川子拿起客厅的座机,熟炼的播着星野录井的号码。 用日语简单明了的说着,目前情况。短短几秒时间,她就将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说完。 * 同一时间,慕宅。 还以为换了个环境就会让自己好睡一点。没想到,反而更加难以入眠。 尤其是她的心还不直觉的关心着别墅的一切。 天蓝坐在慕宅庭院的摇摇椅上,静静的。 “原来你也睡不着?怎么……担心冷斯晟跟星野川子?” 天蓝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叹了口气。“我在想,如果失忆的人是我,你说我会不会记住我曾经爱过冷斯晟?” 慕绍谦哈哈笑着,“冷斯晟意志力那么强的人都会忘记,何况你?” “那就奇怪了,为什么星野川子却会相信?” “想知道?” 慕绍谦的反问让天蓝有点懵懂。她皱着眉头看着他:“你知道原因?” “星野川子根本就没失忆,而冷斯晟那个笨蛋自以为是,选择相信她真的失忆。” “你说什么!”天蓝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星野川子没有失忆?这又是怎么回事,冷斯晟不会又瞒着他们在计划着什么事吧。 “蓝蓝,如果他们真的在一起,那你会不会考虑我?”慕绍谦的声音有点小,但让人听得很清楚。 可脑子里正在想着冷斯晟的天蓝,却没把这话听进去。 “绍谦,你跟妮婷是因为什么离开别墅的?冷斯晟赶你们出来?” 话题又回到冷斯晟,慕绍谦闷闷的最新章节。“不是,是我跟妮婷自愿离开的。” “慕绍谦,现在青帮要找冷斯晟算账,你怎么可以离开他阿。” “他为了那个日本女人拿枪指着我!” 天蓝显得冷静些,她绝对相信冷斯晟是有计划的。想着,天蓝从摇摇椅上起身…… “你要去哪里?”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冷斯晟好像知道星野川子没有失忆,而且,今天晚上会有事发生。” “会有什么事?你到现在还看不开吗?” 天蓝静了下来,没有前一秒的激动。 “你说过,你不想再搅和这些事。” 天蓝深吸一口气,看着慕绍谦。“但是,如果这一切是冷斯晟故意这样做的话,那就另当别论。” “说到底,你还是爱着他。” 天蓝不确定,但是她没办法让自己的猜疑继续猜疑下去。 “绍谦,他是弟弟,不管他对我怎样,总之,我不会看着他出事。”天蓝说着就往车库走去。 慕绍谦再一次拦住她。“你现在去别墅,万一人家正在床上呢?” 天蓝停止了脚步,见她这样,慕绍谦又多追一句:“没有冷斯晟,还有我。” “慕绍谦,你难道就没想过你身边还有个女人。” 谁!白妮婷? “三年前,跟她在一起的人,是你对不对?” 天蓝也知道这事?慕绍谦一惊。 “我知道我不该多管闲事,但是,你就没有察觉到妮婷对你很特别?” 话语一落,慕绍谦脑中浮出这近半年来搬进别墅开始,白妮婷跟他的点点滴滴。她似乎有点怕自己,每次见到他,都像个乖女孩一样,温顺。 完全没有白督察的气势。 天蓝转身继续往车库走去,如果她真的猜测错误,去别墅的话,看到冷斯晟跟星野川子正在上床,那她也认了。 车子才刚驶出车库就被慕绍谦拦住。 慕绍谦迅速上车。“我陪你去,万一出事,也有个照应。” 天蓝没有拒绝,只是微微一笑。 * 别墅里,冷斯晟依旧是在书房里待着。 叩叩叩! “进来……” 星野川子端着咖啡进来。 冷斯晟还没看到咖啡,闻到咖啡味就开口:“你拿咖啡给我,是想我今晚熬夜?” “我喜欢认真的男人,就算熬夜不陪我,我也不会不开心的。”星野川子娇滴滴双臂揽着冷斯晟。 “川子,想不想知道,为什么这别墅只有我跟你?” 星野川子轻嗯一声。 “我有个仇家,不出意外的话,他们今晚会把这别墅炸了。” 星野川子眼眸一沉。“那……那你为什么还要让他们离开。” “因为,我不想他们死。” 语毕,星野川子寒栗一颤,原来他早计划好的,故意让他们离开。 “怎么,你也怕死?” 星野川子站起身,露出笑容,“我怎么会怕死……冷斯晟,我一直以为,全世界最聪明的人是你,没想到,你这么愚蠢。” 此时,冷斯晟感觉到后脑勺上的枪支。 他呵呵笑着,拿起桌上的装有液体的药瓶。 “知道非安特,是谁研究出来的吗?” 星野川子不解,都已经大难临头了,他还有心思跟她研究这个。难道,他恢复记忆了? “你恢复记忆了?” “从来就没失忆过,何来恢复记忆?” “不可能,如果你没有失忆,你不会眼睁睁看着慕绍谦搂着你的女人。” 冷斯晟站起身,看着星野川子。“你果然没有失忆。” cao,原来冷斯晟这是在套她的话。“冷斯晟,你的演技不错阿。” “演技最好的是你,把我骗得团团转。现在青帮跟炎门因为你开战,你是不是感到很光荣。” 星野川子哼笑一声。 “沈天蓝算个什么东西,她有资格跟我比?我不妨告诉你,等下,青帮的人就会把这里夷为平地。到时候,他们全都以为你死了,而我就会带着你回日本,让你一辈子待在我身边。” 冷斯晟一该常态,浅笑看着星野川子,“好阿。” 星野川子不明他的反常是因为什么,她认识的冷斯晟,可不是这个狗腿,见风使舵的人。怎么这会,她明明是在羞辱他,为什么还能笑得出来。 果不其然,星野川子挟持冷斯晟才刚走出书房,门口早已站满了人,只可惜,这些人并不是青帮的,而是……炎门的! 带头的是刚刚说要给他们二人世界先行离开的冷毅。 糟了,她中计了。 冷毅拿下星野川子手上的枪。“爷,一切已经准备好了。” 冷斯晟点头,走到星野川子面前:“我有份礼物要送给你。” 语毕,几人就粗鲁的撩起星野川子衣服…… “干什么,信不信我废了你。” 啪,一记响亮的巴掌声落在星野川子脸上。 “安静点,你以为我们想干嘛?轮jian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星野川子愤怒的看着冷斯晟,没有反抗。她那么爱这个男人,他居然每次都那么不珍惜她给他的机会。 在星野川子腰间绑满定时炸弹后,冷斯晟一行人下来楼。 迎面而来的却是青帮的人,星野录井,他整率着一批人马,个个手里拿着家伙走上前,来势汹汹。只是,在他们中间,还有两张熟悉的脸。 那就是,天蓝跟慕绍谦。 冷斯晟皱眉不悦,他们怎么会被星野老狐狸抓住! “冷四爷,有种,居然连我的女儿你都敢抓。看来,你完全是不把青帮放在眼里?”星野录井仗着自己有两张王牌,嚣张道。 冷斯晟没理会,冷毅一些人将星野川子推到前面来。 星野录井就这么个女儿,看到女儿,用日语关心道:“川子,他们没伤害你吧?” 星野川子背后有枪指着她,像是在提醒别乱来。 她看了看周围的人,能听得懂日语的人只有青帮的人吧?星野川子狠下心,用日语回答:“爸,我身上有炸弹。” 她的话让天蓝一惊,早前有个客户是日本人,天蓝对日语还是有所了解,可她并没有马上让他们知道自己听得懂日语。她想听到更多这对父女的对话。 星野录井听完女儿的话,显得愤怒,他从手下那边把天蓝拽了过来:“冷斯晟,把川子放了,不然,我毙了这个女人。” “随便你。” 冷斯晟这句毫不犹豫的‘随便你’,完全将天蓝瞬间击败。他可以这么快的回答,难道她的命还比不上权利? “喂,冷斯晟,你疯了最新章节。”较为激动的慕绍谦。 “好,我成全你。” 天蓝看着冷斯晟,缓缓闭上眼睛,不管他是真心还是在装,只要是为他而死,天蓝都不会感到死而无憾。只是,她有点对不起慕绍谦,因为自己的鲁莽的行为,害得他也卷入交战。 在星野录井准备开枪时,星野川子开口阻止了。 “爸,我背后还有把枪,你开枪的话,冷斯晟肯定会朝我开枪,一旦开枪我身上的炸弹会爆炸,到时候,我们全部都会死在这里。” 虽然说的是日语,可冷斯晟明白中间的意思,特别是从星野录井的举动上证实。 天蓝缓缓真开眼,浅浅一笑。冷斯晟还在在乎她的。 “冷斯晟,本来青帮跟炎门也算是世交,为什么我们要让人看笑话?”星野录井开始打亲情牌。 “能弄成今天这样的局面,这一切当然是拜贵千金所赐。” 冷斯晟这么一说,星野录井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女儿做的也有点过分,但他能有什么办法,他对这个女人是疼爱有加。何况,轮身世,家世,他女儿哪里比不上这个什么沈天蓝! “一命换一命,放了川子,我就放了这个女人。” “我不会做这么蠢的交易。”冷斯晟对星野录井在了解不过了,这个人是道上出了名的背信弃义,不然,也不会踩着自己家族人的尸体爬上青帮首领位置。 一个连这点信任度都没,冷斯晟根本就不想跟他谈,如果不是因为天蓝跟慕绍谦在他手上,他也不会在这里跟星野录井谈这么久。 “冷斯晟,我给你台阶下,你居然不给我面子。那就别怪我欺负你了。” “别说得这么有脸,我冷斯晟也不是谁都能欺负的起的。”冷斯晟说的同时,目光飘向天蓝,他这别有意思的话,让天蓝感到红晕,这个时候,还开玩笑。 星野录井因为冷斯晟的话,顿时颜面无存。这个冷四爷如果成了自己女婿,那青帮加炎门的实力,就真的是无人能敌了。 可惜啊…… 就在两帮还没谈融之际,猛的一声,‘轰’~ 那种轰隆隆爆炸的声音,震颤着每个人的神经。 星野录井爆了句脏话,他以为自己会很快救出女儿,没想到会跟对方磨磨蹭蹭,一时忘记交代给手下按时对别墅扔火箭弹的事。 “快跑!川子……” 突然子弹横飞,铺天盖地的玻璃碎片声,横飞四溢的布条,整个别墅陷入一片狼藉,墙壁上布满子弹孔。 场面顿时陷入混乱不堪,大家都会自己保命重要,似乎也忘记自己的责任。 才那么眨眼的瞬间,背后便传来震撼耳膜的巨响。看着天边的那些白抹抹错落有致刷下来的一片火箭弹,然后本来风景优美,草坪和灌木丛生的山腰别墅,就这样的被烟尘和火花替代。 混乱之中,天蓝找寻着冷斯晟的身影,却被一股力量抓着往前跑。 这时,天蓝看清楚了,抓着她的手一直往前跑的人是——冷斯晟。 pong! 天蓝在冷斯晟的掩护下转头,惊愣得回不过神。刚才离开的别墅迅速地窜出浓烟烈火。她只听到枪火乱射的声音,跟嗅到刺鼻火药味。 “离开,全部都离开。”冷毅吆喝炎门全部人手离开别墅。 “全部杀掉,一个活口都不留。”星野录井看到炎门的人逃脱,便马上采取攻击。 只是,他的女儿呢?“川子……川子……” 来人声势浩大,两帮人马杠上了。黑影到处流窜,相互攻击。 一阵刀光剑影,枪声不绝于耳,私下的场面混乱得教人触目惊心。 血拼的场面交给手下,冷斯晟护着天蓝,闪身到半山腰的草丛中。 “过来,不要乱跑。” 天蓝惊慌的看着冷斯晟,背脊传来阵阵寒意。此时,冷斯晟严肃的表情教她胸口发闷,从不慌忙的他,此刻隐约透出紧张的神色。 冷斯晟不觉加重揽着天蓝的力道,目光锐利专注地观察四周环境,他要赶快把这个笨蛋带离这个危险的地方。 绝不让她有丝毫的危险,丝毫的差错,绝不! “你怎么会跟星野老狐狸一起?” “我……我担心你……出事。所以在去别墅的路上碰到他们。”天蓝喘气说着。 “你是笨蛋吗?离开了为什么还要回来。” 冷斯晟的骂声没有让天蓝感到不开心,相反,她很开心,以前的冷斯晟也是会这样骂醒她。 “你才是笨蛋,我为什么要回来,都不知道。” 冷斯晟噗呲笑了声,或许,没有过去的记忆,冷斯晟跟沈天蓝也能开心在一起。即使是在这种随时被死神带走的现场。 就在青帮的人都以为炎门是认输逃跑,死命追击的时候。 冷毅跟事先埋伏好的凯琳瞬间反击,个个手持冲锋枪,扫射敌人。这也是,冷斯晟之前计划好的。 已退进攻!先让青帮的人吃点甜头。再全部剿灭…… 过了一会,冷斯晟评估情况安全了,他揽紧了天蓝,拼命向前跑。 突地,一个突来的黑暗身影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天蓝看见对方举着枪对向他们,一时之间,她无法反应,只能瞪大眼看向那对着他们的枪杆!她手上没有任何可以保命的武器。 随即,枪声响起。 “小心,……”天蓝歇斯底里尖声大叫。 一切只在瞬间! 冷斯晟快速地移动步伐,利落地将天蓝紧揽入怀,以他壮硕的身躯全部护住天蓝,火速闪躲到一旁,往另一头疾奔。 pong!枪声第二次响起。 天蓝随冷斯晟奔跑的步履迟疑了下,转头看向刚刚对他们开枪的人。只见那人应声倒地,她在转头看向前方,慕绍谦扣下扳机的举枪动作停留在空中。 是,慕绍谦救了他们!天蓝好感激。 忽然,拖着她奔跑的力量瘫软了下去,冷斯晟高大的身影正从天蓝面前无声的下滑。 她惊疑地停下脚步。 慕绍谦也利落地拔腿向天蓝他们奔来。 惊悚的感觉自天蓝肌肤表层炸开,心脏的搏动有霎那顿住,天蓝上气不接下气,捂住嘴巴惊叫:“冷……冷斯晟!” 汨汨的鲜血从冷斯晟捂在胸前的手中中缓缓流下,他的脸上扭曲似地强忍着痛苦,双膝不支跪地。 “血……好多血……冷斯晟,你怎么了。”天蓝慌乱发抖地检视冷斯晟的伤处,手上也沾满了还有股热意的鲜血。 冷斯晟闷声强忍。是刚刚第一枪声,为了保护天蓝,他中的枪。 “你不要吓我……”惊慌的泪水夺眶而出,天蓝连忙抓住冷斯晟又下滑的身躯。可是早已因为冷斯晟突然中枪,她担心得没剩多少力了。 只能跟着冷斯晟滑下的身躯一同到下…… “快,他中枪了,得送他去医院。”赶来的慕绍谦收起枪支,锁定地果断行动,马上扛起血泊中的冷斯晟。 碍于大半夜,又是半山腰。车辆少之又少。 在走了一段路后,慕绍谦拦下正面行驶而来的车辆,这大概是去山上看日出的小情侣。 “你们是谁,想干嘛!” “你少啰嗦,下车。”天蓝恼火地大声叫嚣。 “下车?凭什么!”男子坚持不下车txt下载。 天蓝从慕绍谦身上抢过枪支,抵在男人头上:“现在,马上,给我他妈下车。不然我爆了你的头”天蓝尖声大叫,情况危急至此,她心慌的热泪爬满了脸。 男人跟女人慌张地不情愿下车后,天蓝一骨碌钻进驾驶座,却被慕绍谦拦住了。 “我来开车,你坐后面,照顾他。” 天蓝看了眼冷斯晟,也是,自己现在都很难控制颤抖的双手。点头轻声了声往后座钻去。 车子终于往前滑动。 “冷斯晟,你不准死,你不可以死。你还没把婚礼还给我!”天蓝担忧万分地注视着冷斯晟已失去意识的苍白脸色,忍不出瘪气嘴来哭泣呜嚎。 鼻尖酸得发呛,不断涌出的泪水也模糊了她的视线。看到冷斯晟这样,她的心全搅成一团。 已经全然不顾别墅会变成什么样。 * 医院里。 滴…… 滴…… 生命感应仪器在安静的病房内规律地发出声音。 医生表示冷斯晟虽然已经脱离危险期,但会持续昏迷,没有把握何时能够醒来。 天蓝槁木死灰的脸色,显示她已经强撑许久没有休息了。 她守着冷斯晟的病床,固执地寸步不离。今天已经是冷斯晟昏迷第三天了。 “蓝蓝,你休息一下,冷斯晟,我们来照顾就好。” “不要。” “那你吃些东西,不然没有体力的。” “不要。” “蓝蓝,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想要冷斯晟醒来再被你吓到吗?” 天蓝睁大了憔悴的眼眸,无助地问。“他……会醒来吗?” 慕绍谦跟白妮婷这一会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医生给的报告并不乐观,她又不是不知道。 随即,天蓝又转过头去看着病床上的冷斯晟。她也不管旁人在场,就往冷斯晟身上贴。“你给我醒来,你骗我,你又骗,冷斯晟!我还没找你算账,你不能死……” “蓝蓝,别这样,冷斯晟身上还有伤哪。”慕绍谦焦急地趋前阻止。 “这点伤算什么,我也受过枪伤,为什么现在就可以好好的站在这里!”天蓝怒吼着,眼里一滴滴,一串串,不自主,鼻酸地猛掉。 之前为了冷斯晟的一句话,什么等她伤好了,他就会还一个婚礼给她! 现在呢,她每天照顾好伤口,以最快的时间让自己康复。他却一直没有开口…… * 夜深人静,天蓝窝在卧室里,只见她注视着手中的相片,喃喃自语着。 ‘爸,对不起,我决定不再追究你死去的原因了。既然你人都走了,那就放心投胎去吧,过去的恩恩怨怨就一笔勾销。’ ‘现在慕皇海跟妈在一起,你就祝福他们吧,而我,也真的很喜欢冷斯晟,你总不希望女儿一生的幸福因为你,而毁掉吗?’ 正在天蓝晃神时,从门外传来断断续续的吵闹声。 好像是慕绍谦跟白妮婷的。天蓝放下手中的照片,下床。 走到门口刚要开门出去,却听到…… “我知道你想要跟我在一起,是因为蓝蓝拒绝你。慕绍谦……其实,发生关系没什么。” 慕绍谦不喜欢听到什么没什么之类的话。 “是吗?发生关系没什么?”他冷笑,“那好。”语毕,他突地勾起白妮婷的下巴。“那我们再发生一次。” 唔……白妮婷挣扎。“慕绍谦……你放开……唔。” 慕绍谦钳制住挣扎的白妮婷,火热的舌尖卷绕着她贝齿后的舌。他在她口中吐着模糊的言语,坚决而霸道。 “你点燃了战火,你必须负责熄灭。” 白妮婷不情愿地挣扎,反而挑起慕绍谦欲罢不能的**。 “放开我,你放开我。”逮着了他那舌头撤退进占的空档,白妮婷急嚷出声。 慕绍谦加重了双臂的力量,不让她躲闪。 在房里皱着眉头的天蓝,咒骂着,这个该死的慕绍谦,居然强行对白妮婷做出这种事。呼了口气,准备开门出去狠揍慕绍谦一顿时。 门外又有声音出来…… “慕绍谦,你怎么可以这么不尊重我,你走开,不要碰我,我不是你的床伴,不是你泄欲的工具!” 白妮婷别过头,不满地以手背猛抹被慕绍谦吻过的唇,她好生气,好生气,也觉得好委屈。 慕绍谦停下了动作,但仍然钳制住白妮婷的身体。“你说什么?”他眯起历眼瞪着她的无辜。 “我不是你泄欲的工具。你休想在碰过别人之后还在碰我。” 谁?天蓝?还是凯琳…… 这段时间他有接触的女人就这几个! “你是说凯琳?”慕绍谦试探。有次,他确实跟凯琳独处一晚。 见白妮婷没有反驳的语气,“我没有跟她上床,也没有把你当成泄欲的工具!”慕绍谦失控大吼,将她放开。 “我对你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只是想要有个爱人。后面这些话,慕绍谦说不出口,也绝不说出口,打住的话,硬是梗在喉头。 “只是什么?”白妮婷瞪着他。 慕绍谦的双眼出现了复杂的情绪转变。有愤怒,挣扎,强悍,迟疑…… 最后,慕绍谦将纠结心头的矛盾暂抛,化为一抹柔情的注视。 白妮婷被他眼底罕见的奇异情愫感动得忘了生气,思绪也停留在他方才的反驳。 他真的没跟‘风骚’的凯琳上床? “妮婷,我知道你喜欢我,不要逃避……” 时间滴答滴答过去,慕绍谦在等,连房间里的天蓝也在等。 可惜,白妮婷一直没有给答案。 这下,天蓝急了。她走出房门,马上就看到离她不远处的一对男女。 天蓝走了过去,“你还在犹豫什么,这个男人不是你想要的吗?” “蓝蓝……” “好了,别在顾什么面子了,而且,我可以保证,慕绍谦跟凯琳没有发生过任何你不想发生的亲密关系。”天蓝像绕口令一样向白妮婷解释着。 虽然凯琳爱玩,可她还有分寸。 白妮婷犹豫不决的神情看了看天蓝,又看了看慕绍谦。 “我……” “知不知道,如果因为自己一时脑热的不信任,你随时会失去自己喜欢的。” 白妮婷明白天蓝的意思。如果现在躺在医院里的人是慕绍谦的话,她的心可能会跟天蓝一样痛。 “好了,我不打扰你们了,但是你们如果要吵,还是要亲密,到房间去吧。万一吵醒你爸跟我妈的话,就不好了。” 天蓝觉得,白妮婷欲答应的样,自己还是先离开吧。 回到房里的天蓝,靠在门上,静静听着门外的一切。 安静了,看来两人是选择‘安静吵架’了。 如果可以,她也想跟中气十足的冷斯晟,因为一些小事吵吵闹闹。也不愿意看到他躺在医院的病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