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新生命的动力 - 黑道总裁惹火妻

【078】新生命的动力

美国 慕皇海跟冷斯晟面对面坐着。 气氛僵持片刻后,冷斯晟先开口:“我跟蓝蓝打算结婚,想让你以父亲的身份参加我们的婚礼。” “是沈天蓝让你来的?” “不是,是我的注意。”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答应。” “沈育磊已经死了,这还不够吗?” 就这样,他沈育磊算什么,一条烂命就想换回慕皇海的原谅?“我坐了十几年的牢,我脸上的刀疤,我这双腿,还有婕妤的青春,你觉得沈育磊的命能换回这些?” “你就只有想着你自己,你有没想过我们?我跟蓝蓝因为你那伟大的爱情,什么狗屁复仇,弄得多狼狈。” “我从来没逼你认我这个爸,你有多爱沈天蓝,我就有多爱婕妤。” “爱?你爱着一个女人的时候,为什么又跟我妈在一起?是因为需要?” 慕皇海气得双手握拳,“如果曼薇有婕妤一半的理解我的心情,你跟绍谦,还有冷斯民就不会分开,我也不会认识沈育磊!” “我妈也是受害者!” 父子俩脾气一模一样,完全没有要妥协的一方。 “受害者?哈哈哈,受害者?”慕皇海哈哈大笑一番后又回到刚刚愤怒的神情。“对你妈,我付过真心,可她呢?她仗着自己是冷鸿玺的女儿,每天发脾气,她离开我的时候,你问问她,她是不是也出卖了我,害得我一所使用,我才会贩毒。” 冷斯晟为之惊讶,不愿相信慕皇海的话,可现在,他也没必要骗自己。 “你说的是真的?” “我知道曼薇在心目中是个好妈妈,我不想破坏她在你心中的完美形象,但我希望你明白整件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我慕皇海不是个背信弃义的男人。……还有,我只所以那么爱婕妤,是因为她心中有我,她肯为我付出。” 慕皇海怒动吼着,眼眶还微微泛着泪光。 他也有苦衷,他不是像人人说的那么冷血,那么无情。 冷斯晟闭了闭眼,大喘了口气。“我今天来,不是想要跟你吵。我想要给蓝蓝一个完美的婚礼,她希望你跟婕妤都可以参加。” “你呢?” 慕皇海问的很轻,就像是一般家庭里父子对话一样,他也很在乎冷斯晟的想法。 闹成今天的局面,并不是他所希望的,只是,他没办法。他就是不甘心一个陷害他半身残废的人能活得比他还好! 冷斯晟抿了抿唇,艰难的吐出:“爸……” 爸?慕皇海这辈子就没停过谁这么喊过他。就连慕绍谦都一直喊他老东西! “你喊我什么?” “爸……”冷斯晟显得不自然。“这么多年,也该有个圆满的结局。” 慕皇海呵呵大笑着。圆满的结局? “我不可能给你妈一个名分。” “我知道,我知道你爱的是蓝蓝的妈,但这些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想认你这个爸。”冷斯晟考虑了很久,或许,真的没必要去计较太多事。本来来之前,他就没打算要跟慕皇海吵。 法律上,慕皇海跟婕妤是夫妻,现实生活中也是。虽然这是他不能改变的事实,但他能让大家以最好的心情参加他跟天蓝的婚礼。那就是让一步。 “好,只要你们婚期一定下来,我跟婕妤一定会第一时间到。”慕皇海说着,露出笑容。 “谢谢你,爸。” 父子俩第一次这么温馨的见面,谈话。不过,最开心的不是他们俩,而是躲在一旁偷听的婕妤。 婕妤喜极而泣,就算让她以冷斯晟继母的身份参加,她也不介意。 * s市。 怀孕!没错,天蓝怀孕了。 本来只是以为自己最近太过于劳累不舒服,才会有呕吐想象,没想到,是新生命的降临。 天蓝看着b超的片子,漆黑黑的一片…… “奇怪,这孩子是在哪里?” “蓝蓝,你的孩子才四周期也,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成形。” 天蓝摸着肚子,想起医生说的话,现在孩子有心跳,可以跟孩子沟通。 “宝宝,你要快点长大噢。” 一旁驾着车的白妮婷,笑出声来。“蓝蓝,等冷斯晟回来,你打算怎么告诉他?” “先不告诉他,等……等他先告诉,怎么举行婚礼。”天蓝说着,幸福满溢的摸着自己的腹部。 白妮婷也为她感到开心。 天蓝害喜害得很严重,在吃过医生开的药后。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而在美国处理完事情的冷斯晟也急急忙忙赶了回来。 虽然白妮婷之前答应过天蓝,这件事由她自己开口。可冷斯晟紧张起天蓝,比天蓝紧张冷斯晟还过份,简直是恨不得把你身上瞪出一个洞来。 白妮婷没辙,只好告诉冷斯晟,天蓝怀孕的事。 “你说,蓝蓝怀孕了?” “嗯,不过,你别说是我说的,免得蓝蓝生我气。” 冷斯晟满脸笑意,怀孕?蓝蓝怀孕了?天哪,前天晚上,他还趁蓝蓝睡觉之际,霸王硬上弓呢。 难怪她最近那么爱打盹,原来是有了他们爱情的结晶。 带着喜悦,冷斯晟回到房里。 天蓝睡得很香,而他,也因为时差,没怎么睡最新章节。 可他现在不想睡,他好想抱着天蓝高呼,我要当爸爸了!那是一件多少神奇的事阿。 躺在天蓝旁边,探手摸了摸天蓝的腹部。自言自语:“宝宝,你不可以折磨你妈咪了噢,你妈咪是个爱哭鬼。如果你折磨你妈咪的话,我可是不会放过你。” 听白妮婷说,她害喜得厉害。他好心疼。 静静看着天蓝睡觉的摸样,瞬间也觉得好幸福。他似乎能够明白,慕皇海为什么会说,自己之所以那么爱婕妤,就是因为她无条件为他付出。 沈育磊是该死,可如果没有沈育磊的见色起意,也不会有沈天蓝。 这样依赖,上帝也不会让他遇到她。 “不要,不要打我……” 突然天蓝呢喃的梦话让冷斯晟一下从幻想中回神,迷迷糊糊中他记得,天蓝被老是做这个噩梦,源起这个噩梦的人,是一个叫什么财哥的小混混。 “别怕,没人会打你,有我在,蓝蓝……”冷斯晟紧紧搂着天蓝,安抚着。 得到一丝温暖的天蓝嘤咛地安静下来。 像只猫咪一样,往冷斯晟怀抱中蹭了蹭。 * 皎洁的月光普照着大地,一个穿着邋里邋遢,嘴里还咬着牙签的男人,看着手中的成人杂志,闲情逸致的在码头散步着。 突然一辆白色保时捷朝他加速快去,他怕得跳上了台阶,只见那辆车很稳稳当当的停在了离他一个身影远的地方,车头灯照得他看不清楚开车的人是谁。 “妈的,开车没带眼睛出门阿,下车……”他走近那辆车,一直拍着车头。 冷斯晟打开车门,下车了,不慌不忙的走近那男人。 “小子,我现在受伤了,马上,拿钱给我看医生。” 冷斯晟仔细看着男人,“财哥?” 宋运财一惊,这个有钱男人认识自己?“你是谁?” 冷斯晟从皮夹抽出几张大张钞票。“我就问你几个问题。” 一看有钱赚,宋运财哈哈答应接过大钞。 “你跟黄凤是什么关系?” 黄凤?“我想想……” “s市沈法官的第二任老婆。” “噢,你说的是小凤凤啊?认识啊,怎么不认识。” “你是不是为了她,曾经绑架沈天蓝?”冷斯晟不喜欢跟这种拐弯抹角。 “欸,这点钱只能问到这里。” 冷斯晟又拿出几张钱,递给宋运财。 “没错啊,当初,她说什么被沈育磊抛弃了,后来就跟我在一起了,谁知道她怀孕了,我就给她出主意,我绑架沈天蓝,让她嫁进沈家,不过,后来那丫头奇迹般的回到沈家。” 当然,因为他救了她。 “我问你,你当年是不是对沈天蓝做了什么事。” 感觉到冷斯晟的语气变得不一样,宋运财紧张的回问:“你到底是谁?” “回答我的问题。” “没什么啊,只是替小凤凤教训她,赏她几个巴掌而已。” 只是赏她几个巴掌?冷斯晟猛地拽起宋运财的衣领,咬牙切齿:“几个巴掌而已?你知不知当年她才8岁!一个8岁的孩子,你都这样?” 冷斯晟语气突然变味,宋运财也有点慌张起来。“她咬我,我才打她的。” “想清楚,当年你打了沈天蓝几巴掌?” 看到冷斯晟火冒三丈的眼睛,宋运财假装想事情,等冷斯晟松懈之余,瞬间挣脱掉冷斯晟的手。 转身拔腿就跑,才往前移动几步,宋运财又猛地停下来,眼前是一片汪洋大海阿。 “看来,你是个不值得信任的人,那我也必要再问什么问题了。”冷斯晟说着掏出枪。 宋运财看到枪这种东西,一时脚软倒在地上,这男人到底是谁。 “你……你别乱来!我……我不想死,别开枪。” 眼见枪口已经抵着自己额头了。宋运财支支吾吾开始求饶着。 “你绑架沈天蓝的时候,有没想过,她还是个孩子?” “好了,我说实话,是……是小凤凤打的,我只是负责帮她把沈天蓝卖掉而已。”宋运财也豁出去了,如果不是看着沈天晴是他女儿的份上,他也不会一直背黑锅,可看到枪,还是保命重要。 原来一直让天蓝做噩梦的人是黄凤,为什么天蓝没告诉他? 现在她怀孕了,不是问这种问题的时候。 这个该死的黄凤,居然还跟他装可怜! 她跟沈育磊,狗配婊zi,真是天生一对。 此时,冷斯晟的电话响起,是个慕绍谦。“什么事……” “我也说不清楚,你快点回来。” “蓝蓝出事了?” “不是,明少语跟黄凤正在家‘做客’。” “什么?”冷斯晟突地煞车。明少语?黄凤?“我知道了,我在回去的路上。” 挂掉电话,冷斯晟再次将车驶进公路,更是把车速踩到底。 * 客厅里,坐着明少语跟黄凤。 黄凤还是原本的德行,嚣张跋扈的。一旁的白妮婷看的都无语,脸上神情是摆着一张道歉脸。她并不知道天蓝跟黄凤的关系闹得如此僵硬。 不然,也不会同意让她们进来。 片刻后,冷斯晟回来了。看到客厅的客人,脸色是臭到至极。他没空去管她们来的目的是什么。 “蓝蓝呢?” “还在楼上休息。” 越过客厅,直径往楼上走去。 “真是没礼貌,看到长辈,居然是这种态度,哎,我家蓝蓝真是瞎了眼。” 如果没得知是黄凤怂恿宋运财绑架天蓝的话,冷斯晟绝对会当成听不到,可现在他知道了,自己还一直以为,黄凤在沈育磊婚姻中也是个受害者呢。 这个女人,演技不错。 冷斯晟后退几步,转身回到客厅。“既然来了,那就别想离开这里。” “冷总这是什么话?” “这里没你的事,马上给我滚。”明少语是美女又怎样,冷斯晟都不屑看她一眼。 被冷斯晟这么一喊,明少语脸色大变,能对她这么说话的男人,大概只有冷斯晟了。可惜,她来不是受气的。 明少语吸了口气,强制自己镇定。“冷斯晟,看得起,喊你一声冷总,别以为地球是绕着你转的。” “滚……”对于明少语的废话,冷斯晟依旧是这个字。 “看吧,我就说,这个冷斯晟是块又臭又硬的石头,你还是……” 啪! 冷斯晟不动女人,以往那些得罪他的女人,都是由凯琳去对付的。这次,他破天荒已经前后两次扇了黄凤两巴掌。 “冷斯晟,你打我?我是你长辈!”即使挨巴掌了,黄凤的气势还是很蛮悍。 “绑架蓝蓝,是你的注意,在蓝蓝被绑架期间,是你打的?对不对?” 黄凤诧异,他怎么知道? “这十几年来,你一直以‘长辈’压着蓝蓝,我今天就让你知道,逞强的后果最新章节。”他对这个黄凤真的是忍无可忍了。 “你……你想干嘛?”黄凤战战兢兢问着。 “喂,冷斯晟,别以为混黑社会就可以随便乱来。我明少语……” 突然,明少语也安静了下来。原因很简单,一把枪正低着她的后脑勺。 持枪者正是慕绍谦。还以为只是简单的家庭琐事,没想到还是逼他拿枪出来。 “蓝蓝在休息,给我安静点。还有,黄凤今天是走不了了,如果你要陪葬的话,我们不介意。”反正手上都已经沾过血了,又何必多杀几个呢? 明少语对他们的身份是了解的,可她没想过,自己要跟黄凤死在一起。何况,她来,只是想要气气天蓝。 前天,在妇科医院看到她,问了才知道,沈天蓝怀孕了,她嫉妒,她愤恨! 凭什么她怀孕了,而自己却是去调理身体。所以,她特地带着能压制住天蓝的黄凤来慕宅。 “好,我走。” “喂,明少语,别怎么可以把我丢下。喂……”黄凤大吼着。 可明少语已经驾车离去了。 慕绍谦收起枪支,拍了拍冷斯晟肩膀。“收起来吧,你开枪的话,会惊动蓝蓝的。” 这个冷斯晟当然知道,他才不会让黄凤这么轻易死掉。一枪毙命,太便宜她了。 “妮婷,把她关在地下室,饿她三天。”语毕,冷斯晟收起枪支,上楼。 他一离开,白妮婷就马上按照他的话去做。 卧室里,天蓝已经醒了。好在,她在浴室里洗澡,没有听到楼下的动静。 冷斯晟脱下外套,走进浴室。 天蓝也刚好洗完,裹着浴巾走出浴缸。跟冷斯晟来个面对面…… “你好忙哦,冷四爷。” 冷斯晟微微一笑,上前从背后搂住天蓝:“睡的好吗?” “还好,只是没有人陪伴而已。” “不是有宝宝陪着你吗?”冷斯晟说着,手在天蓝腹部画圈圈。 咦!他怎么知道? “是妮婷告诉你的,还是绍谦呢?” “是谁告诉我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你肚子大之前,我们去美国举行婚礼。” 对喔,天蓝差点忘记,他还没告诉她,去美国商量的后果呢。这几天昏昏欲睡的,断断续续的睡得好迷糊。 “商量的怎样?” “蓝蓝,我跟我爸已经……” 爸?天蓝转过身子,双臂缠上冷斯晟:“你跟慕皇海和好啦?” “你不会怪我吧?” “怎么会,因为我爸,害得你跟绍谦从小要分开,我都过意不去。” 冷斯晟搂紧天蓝。“你现在不是担心这些事的时候,要记住,你是孕妇。” 天蓝浅笑,是啊,自己现在是孕妇。 冷斯晟突然蹲了下来,贴近天蓝的腹部。轻声:“宝宝……” * 夜里,不知道是这两天睡多了,还是为什么,天蓝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身旁的冷斯晟睡得停香的。天蓝起身下床,下楼到庭院里夜游漫步。 冷斯晟突然跟她说要去美国举行婚礼的事,好像干扰了她的睡眠,天蓝仰望天上缺了半边的新月,随手摸了摸腹部。 想到冷斯晟今天对着她的肚子喊宝宝的模样,她就想笑。 阿丘!天蓝揉了揉鼻子,还是回房躺着吧。 免得伤风,到时候冷斯晟会怪她自己感冒也就算了,别忘记肚子里还有个宝宝。 经过楼梯口时,隐隐约约传来阴森声音。 “沈天蓝,放我出去……” “把我饿死更好,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声音一段一段的,天蓝没怎么听清楚。但可以确定是女人声音,这豪宅里,就只有她跟白妮婷是女人。可这声音又不像是白妮婷的。 天蓝一动不动,试图听清楚声音的来源,可惜,没声了。 是因为怀孕产生的幻听吗? 隔天一早,天蓝在晨曦中醒来,很意外地感觉到自己的精神特别好。 从怀孕开始,她已经很久没这早醒了,侧过身,她看着身旁双眸紧闭,还沉沉睡着的冷斯晟。 看了下床头闹钟,差十分钟七点。突地,天蓝有一股想为他做份早餐的冲动。 她蹑手蹑脚地下床,到浴室简单梳洗过后,穿上一件宽松的米白色七分裤,和t桖。 天蓝走进厨房,打开冰箱,蹲在冰箱前一阵搜寻,才发现里头没了鸡蛋。 折回卧房去拿了钱包,准备开车到巷子口的便利超市买鸡蛋。 出门前,天蓝遇到了慕绍谦。这家伙也这么早起床。 “这么早,你要去哪里啊?” “去超市买盒鸡蛋。” “鸡蛋?” “嗯,冰箱里没有鸡蛋了。” “我开车送你去,走吧。” 慕绍谦说着拿过天蓝手中的车钥匙,更是快速上车,发动引擎。见天蓝还站在车头,他探头:“走阿,蓝蓝。” 可能妮婷告诉他,她怀孕的事。好吧,有个免费司机也不错。 便利超市里,天蓝拿起几盒鸡蛋看看,仔细挑选后,她挑了其中一盒。转身准备去付钱,却意外的让身后的一个男子给挡住去路。 “不好意思,麻烦让……”天蓝想请这个男人让开,却在抬头看清她的相貌时,整个人愣住。 “星野川子?” 一身男性装扮的星野川子,笑着。“这么巧阿,沈天蓝。” 天蓝提高警惕,“你跟踪我?” “怎么?我的出现好像让你感到吃惊,害怕?我之前可是有打电话通知你的。” “你想怎样?”天蓝昂起脸,硬是将心口的不安压下。 “冷斯晟就算死,尸体也是我星野川子的。不过,再得到他之前,我会先送你去地狱。”星野川子直接说明。 “你……”天蓝一时哑口。戒备地退开一步,习惯性的摸着腰间。 糟了!这段时间因为冷斯晟过度的保护,天蓝已经习惯不再随身佩带短枪了。 “找不到枪?”星野川子取笑她。“你别怕,我现在还没打算这么快拿你的命。至少,得等到你的肚子慢慢大起来,让我有种一尸两命的快感。” “变态!” 倚靠在车旁的慕绍谦,透过玻璃门,看到天蓝好像在跟人交谈,而且看天蓝的神情好像不对劲,于是,他由外头走进来。 从天蓝眼球中看到慕绍谦的身影,星野川子火速的从怀里掏出一把枪,抵着天蓝的肚子。“不想死的话,就配合我。” 没等慕绍谦走进,天蓝笑着开口:“绍谦,你帮我问下鸡蛋是不是全部都在这里?” 慕绍谦点了点头,转身去找超市的员工。 星野川子贴近天蓝,“别怕,我不会让你死得这么舒服。” 说完,星野川子压低帽子走出便利超市。 “蓝蓝,鸡蛋全部在这里……”慕绍谦说着,可视线放在星野川子的背影上。“那个人……” “我不认识。” “看起来像个高中生啊,咦,沈天蓝,都快要当妈妈了,还有高中生搭讪你啊。” 天蓝被慕绍谦的话逗笑。 回到豪宅后,天蓝一直在想星野川子刚刚说的话。心思飘得很远…… 等着吃早餐的慕绍谦跟白妮婷,在第n次闻到烧焦味,白妮婷冲进厨房。 看到天蓝愣神愣神的站在那,荷包蛋都已经成了一团焦糊的东西。 “蓝蓝……” “嗯,呃了啊?没事,很快就好了。” 女人怀孕的时候,有这么失神的吗?白妮婷摇了摇头,走了过去。“我来吧,你看,你新买的鸡蛋都快被你‘糊’完了。” 白妮婷这么一说,天蓝才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都已经糟蹋了那么多个鸡蛋。 结果被白妮婷‘赶’出厨房。 这时,冷斯晟也起床下楼了。 看着冷斯晟笑着的脸庞,天蓝想到就在半小时前,遇到星野川子,她对自己所说的话。 ‘冷斯晟就算死,尸体也是我星野川子的’ 要不要告诉他,这件事? 片刻后,白妮婷已经准备好四人份早餐。 “那个,我们什么时候去美国阿?” “哟,有人迫不急想要嫁人啊。” 天蓝没理会这句玩笑话,而是很认真等着冷斯晟答案。 “如果你愿意,今天就可以去美国。” “真的?好耶……”天蓝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鼓掌着。 去美国,星野川子肯定不容易靠近他们,更别说是伤害他们一家三口了。 慕绍谦看了眼白妮婷,“要不,我们四个人一起举行婚礼?” “求婚了么?妮婷,这家伙什么时候跟你求婚的,我怎么不知道。”欣喜覆盖脑中的一切,天蓝瞬间恢复以往的状态。 “别说你,我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被求婚的。” “求婚这种事,只是一个戒指的问题。”慕绍谦说着,很随意的将一个首饰盒放在桌上。 “太没诚意了吧,慕绍谦!” “不要啊?那算了阿。”慕绍谦欲收回首饰盒。 白妮婷在首饰盒快要收进口袋时,半路截住:“要,当然要了。” 冷斯晟跟天蓝对望了眼,笑了笑。 见气氛这么好,天蓝把星野川子的事收进肚子里。没必要让大家一起担心。 白妮婷拿着钻戒,满脸笑意的递到慕绍谦眼前,“快,给我戴上。” 慕绍谦这时也没打算玩了,拿过戒指,从椅子上离开,单膝跪在白妮婷面前。 深情款款看着白妮婷:“嫁给我,妮婷。” 白妮婷没想过自己也有被求婚的一天,虽然很仓促,但她还是感动到落泪。 抿着唇,点了点头。 作为见证人的冷斯晟跟天蓝鼓掌欢呼着…… 临时决定去美国,那就走吧。此时,天蓝也没想要管那么多,保护好自己跟肚子里的宝宝才是最重要的事。 提着简单行李,四人准备今天就回美国。 亲自将黄凤关进地下室的白妮婷拉着冷斯晟到房间里说话。 “我们走了,那那个女人呢?” “不用管她,饿死了活该。” 白妮婷一惊,“可是,她是蓝蓝的继母阿,勉强也算是你的半个岳母。” “妮婷,你是不知道,她伤害蓝蓝的时候,有多狠心。这种女人,死了都没人可怜。” 白妮婷耸耸肩,好吧,不管就不管。 当冷斯晟打开房门的时候,天蓝面无表情站在房门口。 “你抓了黄凤?” “走吧,蓝蓝,时间不等人。”冷斯晟直接越过天蓝的问题。牵起天蓝的手往楼下走。 天蓝甩开冷斯晟的手,“为什么?” 天蓝站在楼梯口,瞪着冷斯晟。 白妮婷一脸歉意的跟了上来:“呃,蓝蓝,没事。我……” “妮婷,这是我跟冷斯晟的事。” 白妮婷看了眼冷斯晟,唇形说着‘对不起’便下楼找慕绍谦。 冷斯晟不想天蓝再这么动气下去,选择坦白。 “我知道当年你被绑架的时候,是黄凤打你,后来她嫁进沈家,你之所以忍让,是因为你有童年阴影,所以你怕黄凤。对不对……” 天蓝静静地,没错,她是被黄凤打了,再黄凤嫁进沈家那天开始,天蓝就躲得远远的。长大后,也不会跟黄凤动手动脚的。 “她在哪里?” “地下室。” 天蓝下了楼,直奔地下室。冷斯晟跟在后面,拉住天蓝:“你还对她心软吗?你知不知道最近几天,你每天在做噩梦。” 噩梦?天蓝停下脚步。“我每天做噩梦都……都说什么。”天蓝知道,自己有那么几晚,带梦中梦到自己被绑架期间被黄凤打的画面。 “只要你勇敢面对,什么人都不进了你的梦里。” 天蓝吸了吸鼻子,没有回答冷斯晟的问题。走到地下室,打开地下室的铁门。 黄凤正一头凌乱的散发坐在地上,看到天蓝,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猛地站了起来走到天蓝面前。 啪,精神状态不好的黄凤上前直接扇了天蓝一巴掌,嘴里还骂着:“你这该死的丫头,你的心是铁做的吗?不要脸的拖油瓶。” 冷斯晟见状上前反坳着黄凤,痛得黄凤嗷嗷直叫。 天蓝给了冷斯晟一个眼色,冷斯晟这才慢慢松开手。 “想要被继续关在这里?” 黄凤拨了拨头发,闷声不吭。 天蓝扬起手,狠狠朝黄凤的脸扇下去。力道够重,够响。 “沈天蓝,你……” 黄凤话还没说完,天蓝又是无情的一巴掌扇下去。 挨饿一晚的黄凤加上被封闭在地下室,天蓝这么两巴掌下去,整个人开始眼冒金星。恍恍惚惚,站不稳…… 看着黄凤晕倒在自己面前,天蓝咬着下唇:“我们走吧。” 冷斯晟没有异议,轻声嗯了声。 坐在后座,冷斯晟一直搂着天蓝,他知道,童年阴影很严重影响到她。 “没事的,蓝蓝。”冷斯晟轻声说着。 天蓝扭过脸,在冷斯晟脸颊上轻轻一啄。鼻尖顶在冷斯晟的脸颊上,“我没事,你放心。我想以后有你在我身边,我都不会再做噩梦。” 冷斯晟嗯了声。 掏出手机给冷毅拨了个号码,让冷毅将黄凤带出地下室txt下载。 * 美国的午后,太阳的温度依然不减,热得人发昏,浑身懒洋洋的。 豪宅里大半的人都聚集在泳池附近。 婕妤站在二楼阳台上看着孩子们,豪宅里很久没有这般热闹了,真好。 慕绍谦像水中游龙,身手矫健地来来回回游了好几趟,泳姿既利落又帅气,让躲在一旁偷瞄的女佣们赞叹不已。 白妮婷穿着性感的比基尼在泳池畔走来走去,展露她婀娜多姿的身材,却没有下水的意思。“不错啊,慕绍谦,你的速度好像比刚刚又快了一点。” 她以为现在是泳装发表会吗?冷斯晟从泳池里上来,浑身滴着水接过佣人地上的浴巾擦拭身体。 “是吗?”站在泳池里,慕绍谦取下脸上的泳镜。 “对啊,你比冷斯晟快多了。” 冷斯晟无语,他们又没在比赛。白妮婷以为自己是游泳教练或评审吗?在经过白妮婷身旁时故意撞了一下她。 “阿……”白妮婷发出一声惊呼,身体失去平衡地往前扑了出去,扑通的应声跌进泳池里。 冷斯晟没有理会她,继续往正躺着遮阳伞底下的看书的天蓝。 咕噜,白妮婷喝了口水,双手在水里胡乱拍打。“救命,我……我不会游泳……” 不会游泳?在场的人除了冷斯晟,其他人全部愣住。 天蓝放下书,急切的起身,“妮婷不会游泳,快去救她。”很危险耶! 冷斯晟径自在天蓝旁边的躺椅坐下,“放心,没事的。” “可是……”天蓝又看了一眼还在泳池里挣扎的白妮婷。慕绍谦居然也在一旁,没有任何营救的措施。 “妮婷,你只要站直身体就没事了。”慕绍谦好笑地出声。 在泳池中央的白妮婷依言而做,赫然发现泳池里的水高度也不过在自己胸口上一点,而她居然……居然惊慌失措,还因此喝了好几口水。 白妮婷尴尬不已地慢慢走泳池边,爬上阶梯,“咳咳,冷斯晟,你想害死我啊,明知道我不会游泳还故意把我撞进泳池里。咳咳……” “你不会游泳干嘛站在泳池边挡路。”冷斯晟不以为意,“更何况泳池里的水才那么一点高度,还溺不死你的,而且,绍谦就在你旁边,要是你真的不行了,他会救你。” “咳咳,……冷斯晟……你”白妮婷气急又无可奈何。冷斯晟肯定是在为s市的事才这样报复她。 冷斯晟不痛不痒地挑挑眉,继续享用他的冰镇红茶,而后眸光一转,“你不是很喜欢玩水吗?为什么不换泳衣下水玩一玩。” 天蓝皱紧鼻梁,摇了摇头,“呃,不是很想下水。” “那就多吃点水果。” 天蓝忽然想到,“你……又知道我喜欢玩水?”脑海中闪过一丝,旋即消逝不见。 “大多数的人都喜欢玩水吧,况且这么热的天气,任谁都想下水凉快凉快。” 说的也没错,天蓝没有追究,真是老毛病又犯。就算冷斯晟完全恢复记忆,不是更好。 一转头发现慕绍谦正被两三名女佣围住。送茶的送茶,擦汗的擦汗,扇风的扇风,舒适享受得很。俨然像是中国古代的皇帝,有众多宫女服侍。 “好奇怪噢,你跟慕绍谦长得一样,为什么那些佣人只对他这样。”天蓝很怀疑。虽然慕绍谦之前戴着面具示人,可现在,相貌上完全就跟冷斯晟一样啊。 为什么这些佣人都围着慕绍谦转,不围着冷斯晟呢。 “当然啦,你比妮婷看起来凶那么多,她们哪里敢靠近我。”冷斯晟的语气就好像是一个小孩分不到糖一样委屈。 天蓝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笑什么?”感觉到不被重视,冷斯晟的眉一挑,难道她喜欢现在女佣围着的是他? “是因为你的脸太臭,她们怕被熏到。”天蓝忍着笑回损着。 “是吗?那我要熏死你……”冷斯晟探过身子在天蓝脸上蹭啊蹭的。 天蓝被搅的咯咯笑着。歪头咬着冷斯晟耳朵:“呵呵,好了,你不臭,不臭……呵呵,你看看妮婷……” 冷斯晟望过去,白妮婷的脸真的是黑到极点。 “你猜,妮婷会先攻击哪一个?” 冷斯晟有点想笑,不过这种生活他喜欢,安逸。搂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嘻嘻哈哈看着眼前的‘情景剧’。 “我猜……她会一次性攻击三个。” “好,我们打赌。” “赌注是什么?” “嗯……”天蓝立着书本,下巴靠在书上,撅着嘴。“就赌……赌……” 赌了半天,天蓝实在想不出来,她跟冷斯晟之间有什么好赌注。因为,她知道,冷斯晟的全部都是她的,还有东西可以赌的吗? “赌沈天蓝要一辈子爱冷斯晟。”冷斯晟见天蓝绞尽脑汁的摸样,开口接下话。 天蓝一喜,眼睛转悠着。“那如果我赢的话,沈天蓝是不是不需要一辈子爱冷斯晟?” “我赢的话,沈天蓝要一辈子爱冷斯晟,你赢的话,冷斯晟要一辈子爱沈天蓝。” 嗯,很有道理。天蓝点了点头,双手捧着冷斯晟的俊脸:“好阿。” 说完赌注,两人就等着看结果了。 白妮婷裹紧浴巾,冒着浓浓的醋意靠近慕绍谦。 冷斯晟跟天蓝都很专心的看着,似乎真的很想知道白妮婷会一个一个攻击呢,还是一次性攻击三个。 天蓝心想,白妮婷就两只手,怎么攻击都不会一次性攻击三个! 冷斯晟,你输定了。 “舒服吗?谦少爷。”白妮婷说着,扭扭筋骨。 察觉到白妮婷的神情跟语气不对劲,慕绍谦马上呵呵笑着,往前一步,“你在吃醋啊?” “你……说……呢?” “她们是我家女佣耶,服侍我应该的阿。” “是噢,那要不要晚上来个np?” 慕绍谦差点被白妮婷这么大胆的话噎住。咳咳了几声…… 看到慕绍谦脸上猥琐,笑脸变狠脸,长腿弯曲抬起,朝慕绍谦腹部踹过去。 噗通! 慕绍谦一个大男人就这么华丽丽被白妮婷一脚踹进泳池。 冷斯晟跟天蓝对望了下,很有默契的哈哈大笑起来。怎么就没想到挨打的是引发事件的慕绍谦呢。 二楼的婕妤看到他们四个游玩的画面,欣慰笑着。 “你看他们,玩得多开心。” “他们才回来几天,你就看了几天,婕妤,以后有的是时间。” 婕妤蹲了下来,“谢谢你,阿海。” 慕皇海反握婕妤的手。“你不怪我,不公开你跟沈天蓝的关系?” “我是你的妻子,斯晟是你的儿子,那蓝蓝嫁给他,也算是我半个女儿。” 慕皇海嗯了声。“到时候,曼薇可能也会来。” 婕妤脸上依旧挂着微笑,“我想,她也会接受这一切。” 希望如此,冷曼薇的个性,慕皇海最了解。 霸道,占有欲强,她会看着自己儿子娶婕妤的女儿,无动于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