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噩梦般的婚礼 - 黑道总裁惹火妻

【079】噩梦般的婚礼

冷斯晟跟天蓝婚礼的日期订下来后,他第一时间让冷毅接冷曼薇跟冷斯民来美国。 其他冷氏家族更是一个都没邀请,不是因为他记忆残缺不全,而是冷氏家族除了冷斯民外,其余的也慢慢转战其他业绩,有的甚至已经离开罗马。 “看到我,你的脸色需要这么难看吗?” 婕妤笑着,摇了摇头。气氛有点尴尬,她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口。“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喊我。” “还真有女主人的样阿。”从在‘冷斯晟葬礼’上得知这个女人跟慕皇海在一起,她的心就没有平复过。回到罗马是天天胡思乱想。“知道,我这三十几年来,是怎么过的吗?” “对不起,曼薇。” “一句对不起,就能拟补我过去的生活?人家沈育磊用生命换取你们的原谅,那你呢?”冷曼薇步步逼近婕妤。 “曼薇,我很谢谢你当初救了我,但是,我跟阿海是真心相爱的。”婕妤当年也不过是个在歌舞厅陪酒的女人,但是没有卖身。有次被一群流氓欺负,是冷曼薇救的她。 最后,还多管闲事帮婕妤赎身。以为她会是自己的好姐妹,却没想到,因为她跟慕皇海吵架,她几次想要考验慕皇海对她的紧张度,总是一吵架就玩离家出走。 久而久之,慕皇海也习惯了。却渐渐对婕妤产生情愫…… “说的多伟大,那我呢?我就活该受苦?”冷曼薇说着激动起来。 “对不起,曼薇,真的对不起。” 冷曼薇轻声哼笑,真会装可怜。 “我一直以为,沈天蓝是晟晟的真命天女。没想到,是遗传她妈的勾引男人的潜质,所以才会让晟晟这么痴迷。你女儿也是用你这种楚楚可怜的样勾引我儿子!” “曼薇,他们明天都要结婚了,为什么你还……” “你当然开心了,就是不知道,晟晟该喊你妈呢,还是岳母?” 婕妤知道,冷曼薇还是在怪她跟慕皇海在一起。 此时,房门被打开,是天蓝。刚刚冷曼薇跟婕妤的对话,她都听到了。 她微笑走到冷曼薇面前,祈求语气小声:“薇姨,别这样。” “别这样?哼……你这女人心机挺重的嘛。勾引晟晟的招数,是不是从你妈那学的啊。” 天蓝淡定,她猜得一点都没错,冷曼薇果然会拿她跟她妈妈说事。忍,谁让她是冷斯晟的生母。“薇姨,你这样,只会让斯晟难做。” “反正晟晟的心全部都在你身上,会因为我难做?” “薇姨,我知道,慕伯伯跟我妈的事伤得你很重,可是感情的事,不能勉强。” “是你妈介入我跟阿海,你还怪我?” 看到冷曼薇这样,天蓝猛地想起星野川子,来美国这几天,她似乎把这个危险炸弹给忘记了。或许,婚礼过后就会暴露行踪,引起她的注意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 “你只是什么?只是不小心挑拨我跟晟晟的关系?” 天蓝依旧没发脾气,冷曼薇现在说的话,跟做的事,她都可以理解。而且,这也是自己预料中的事,有什么好生气的。 “我从来没想过要挑拨你跟斯晟的关系,但是我知道,你并不讨厌我。如果因为我妈而让你讨厌我的话,那我无话可说。” 天蓝这么一句自白让婕妤甚是感动。 正在冷曼薇想要反唇相讥的时候,慕皇海操作着轮椅进来。 冷曼薇一见慕皇海,蛮横的心也瞬间温暖起来。“阿海……” “蓝蓝,斯晟在楼下等你。” “嗯。薇姨,妈,我先走了。”天蓝差点都忘记要跟冷斯晟出门买东西的事。 天蓝离开后,昔日的三角恋气氛比刚刚还要怪异。 慕皇海先是长长叹了口气。 “明天就是我们孩子结婚的日子,我不想,在这个时候有什么意外发生。” “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这个问题,冷曼薇跟慕皇海在一起的时候,几乎是三餐问慕皇海。 当时慕皇海总是喜欢逗她,从来没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他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她还会像个情窦初开的女孩问这个问题。 “爱过又怎样,最后,你不还是背叛了我。” “背叛?如果那算背叛,那你跟这个女人所做的一切算什么?” 婕妤静静地,不发一语。当初她并没有想要介入慕皇海跟冷曼薇,而她第一次流产,孩子也不是慕皇海的。只是后来,冷曼薇误会,带着冷斯晟跟冷斯民离开。 他们两个才会在一起。但是,这事实的真相,慕皇海一直不让婕妤告诉冷曼薇。如果把事实说出来,现在也不会有这样的局面发生。 “总之,我跟婕妤现在是夫妻,过去的事,我不想再提。” “竟然这样,为什么还要我参加婚礼呢?”冷曼薇口是心非说着。天知道,她有多想听到慕皇海的一句挽留话。 见慕皇海在言语上或行动上毫无挽留她的意思,冷曼薇拎起重要的皮包,欲走出房间。 “曼薇,等下!”婕妤拦住冷曼薇,如果她现在走了,那明天的婚礼肯定举行不了。“告诉她真相吧,阿海……” 真相?冷曼薇转过身来。“什么真相?” 婕妤看到慕皇海脸色顿时变暗,她也没敢继续开口,微微低下头。 “告诉我,你们到底还有什么真相瞒着我?”冷曼薇抓着婕妤肩膀不停摇晃着。 婕妤抿着唇,“其实……其实当年……” “婕妤,让她走。这种千金小姐的个性,她一辈子都改不了。” 这话这语气,婕妤知道,慕皇海是在用另一种方式挽留她。 冷曼薇停下自己的行为看着慕皇海,“为什么,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明天的婚礼,你参不参加都一样。” 冷曼薇撇眼看了眼婕妤,“你是故意想要气走我?我告诉你,明天是我儿子冷斯晟的婚礼,我冷曼薇不会走的。” 慕皇海唇角隐约一笑,就那么紧紧一秒。婕妤很谢谢地看在眼里。 * “你说,我们明天会顺利举行婚礼吗?”天蓝问正在认真挑选婴儿床的冷斯晟。 冷斯晟抬头看了眼天蓝,“蓝蓝,你不会有婚前恐惧症吧?” “怎么可能。”天蓝没好气的顶了回去。 冷斯晟呵呵一笑,其实他知道,天蓝这么问的原因是因为什么。肯定是怕她妈妈跟他妈妈起冲突影响到婚礼。 “那你是迫不及待想要嫁给我咯。”为了缓解天蓝的情绪,冷斯晟继续嘻哈说着。 天蓝做了个鬼脸回给冷斯晟。“难道你不想娶我阿。” “想……怎么会不想。所以呢,别在想什么婚礼顺利不顺利的事,就算出意外,我也会全部处理好。” 有了冷斯晟这么一句话,天蓝欣然的笑了起来。 目前能搞定冷曼薇大概也就只有冷斯晟,因为冷曼薇真的很疼冷斯晟跟冷斯民兄弟俩。 “你觉得这个怎样?” 天蓝看了看冷斯晟说的婴儿床,“嗯,你觉得呢?” “我在问你耶,你怎么反问我。” “你马上就要成为一家之主,你做主咯。” “不行,我得问宝宝。”说着,冷斯晟蹲了下来,侧脸贴近天蓝的腹部,爹声爹气的:“宝宝,告诉爸爸,喜欢这个床吗?……” 天蓝无语的想要拉起冷斯晟,可冷斯晟紧紧的揽着她的腰,弄得她只能站在那任由冷斯晟跟宝宝对话。 “噢,要问妈咪阿,妈咪喜欢,你就喜欢。好,宝宝真乖。”冷斯晟得到答案后,立马站了起来看着天蓝。“你都听到啦,宝宝说你喜欢,他就ok!” 天蓝已经笑得不行了,冷斯晟还有这样的一面。 “好,那我要仔细给我的乖宝宝选床。” 冷斯晟看她的笑容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容,便也舒心笑了起来。 店门外的马路对面,有一辆车停泊着。车内的人更是虎视眈眈地盯住落地玻璃墙里面正在选婴儿床的天蓝跟冷斯晟。 “沈天蓝?”当年只会躲在冷斯晟背后哭哭啼啼的女人,居然也有能耐惹怒星野川子,在暂时担任炎门首领的时候,对炎门的事还能应付自如,那份聪颖的潜质,比当年更有过而无不及。 “怎么,看到她,是不是勾起你的兽性了?” “你觉得我现在有资格谈女人吗?” “就算有,你也得不到她,现在她马上就要嫁给你的堂弟,冷斯晟了。”星野川子阴冷地奸笑。她仔细抹去武士刀上的灰尘,再慢慢套上刀套。 冷裴昊敌视着跟天蓝一起挑选婴儿床的冷斯晟,他不能忘记,自己在冷家的地位,是如何被他一下子就击溃。冷氏家族在罗马更是如何一点一点失去权力。 他身败名裂,不仅在家族中已无立足之处,一下子变为过街老鼠。如果不是得到母亲席美娜娘家的接济,恐怕他现在早就死在街头。而他之所以会变成这样,都是拜‘大义灭亲’的冷斯晟所赐。 “冷斯晟未免太自信嚣张了,他以为美国也是自己的地盘吗?”现在有很多人想杀他,难道他自己不清楚吗?居然还敢不带任何一个手下带沈天蓝逛街,明天还想举行婚礼。 真是自信过度。 “我跟你联手,不是要伤害冷斯晟,而是他旁边那个贱女人。”星野川子冷冷地提醒着。 冷裴昊只是在口头上答应星野川子帮她破坏这个婚礼,其实,他是想让冷斯晟跪在他面前,求他放过他! “明天就是他们的婚礼,你的计划是什么?” “计划?通常变化比计划快,我没有计划。” “你可别告诉我,你要等他们宣誓的时候,闯进礼堂大喊,‘我反对’?” 星野川子对冷裴昊翻了下白眼。“好笑吗?知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有现在的下场?就是因为你没脑……” 冷裴昊不爽。这个日本女人现在也不过是个过街老鼠,居然还敢以教训的语气跟他说话。没事,只要过了明天,我就会让你知道,到底谁没脑!星野川子。 冷裴昊握紧拳头,忍着爆发。 一旁的星野川子则双眸死死盯着婴儿店里的正在嘻嘻哈哈的天蓝跟冷斯晟:“沈天蓝,笑阿,多笑点,明天我绝对会让你有个终身难忘的婚礼。” 晚上,冷斯晟抱着躺在床上休息的天蓝。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一点不安的心绪,却理不出个头绪来。 回来看到自己母亲太过于‘正常’了。他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怎么了,你好像有点心事耶。”天蓝静静地俯卧在冷斯晟身上。 “没事。蓝蓝,你没告诉我妈,你怀孕的事吗?”冷斯晟轻轻地蹭着天蓝的头顶,抚着她的背。 “嗯,没有。”冷曼薇没有给她机会,她要怎么开口?一见面就是针对她,她根本插不进去这个话题,难道要她无厘头的说,我怀孕了,你儿子得负责。 冷斯晟听了,不自觉的把眉头皱紧着。“为什么不告诉我妈?难道你不想让她知道你怀了我的宝宝?” “你的猜疑心怎么那么重阿,我只是想迟些再说。”天蓝没好气地瞥了冷斯晟一眼。 “你放心,我妈现在只是气头上,她会理解。”冷斯晟也明白,从冷曼薇看天蓝的眼神来判断,冷曼薇似乎还在为之前的事讨厌天蓝,尤其是婕妤目前的身份。 不过,他跟天蓝买完东西回来,发现他妈妈还在,没有马上回美国,那就代表,他妈妈在慢慢接受这一切。 “她说的对阿,我勾引了她的儿子。” “那你后悔了吗?来不及了哦,我已经完全被你勾到手了。” 天蓝哭笑不得。配合着:“也是哦!” “那有什么奖励吗?” 天蓝柔媚地吻上冷斯晟的皱眉,藉此抚平他的情绪,在上一代的恩怨伤害他们之后,他还是选择爱她。这点,天蓝很欣慰。 “沈天蓝,明天你要当最美的新娘,记住,不要丢掉笑容。” “嗯,我知道了。” 看见天蓝的笑容,冷斯晟满足地笑。 突然,冷斯晟的目光闪过一阵使坏的一位,手即不安份地向天蓝睡裙里抹去,吓得天蓝闷声一叫:“你干嘛?” 看到天蓝受惊的样子,冷斯晟停止动作。“没什么,只是身体某部位……” 天蓝听着他的话,顿时也感觉到有个硬物抵着她腹部。她眯眼看着冷斯晟:“你忘记医生说的话啦?” “怎么可能忘记,你放心,一会它就会乖乖躺下的。” 天蓝又噗呲笑了起来。 而后,冷斯晟搂紧天蓝。如果不是碍于天蓝怀孕,此时此刻,他好想要她!好想,好想…… 清晨,天蓝幽幽从睡梦中醒转过来。 房内仍旧昏昏暗色,天蓝侧头看向厚重的窗帘,再看看床头的闹钟,就知道外面的世界已经光亮起来,是新的一天。 倾听紧拥她的冷斯晟的心跳声,她瞬间什么都想起来了。 原来一时放纵自己的感情,会带来无数的苦涩和不安。可是目前情况已经很乱了,而她也已经不能回头了。今天就要举行婚礼了…… 但是,一想起冷曼薇的态度,她胸口犹如被炙烤般的疼痛,不是后悔,不是嫌恶,而是对他们两人的关系感到迷茫和为难。 这样不当的情感和牵索,如果让人知道,新郎的继母是新娘的生母,会有多严重的后果?冷斯晟又会怎么面对世人,怎么掌管炎门。 哎,恐怕这次婚礼不会进行得想象中那么顺利。 天蓝摇了摇头,又在胡思乱想。 叩叩叩…… 这么早,天蓝不知道敲门的人会是谁。 “薇姨……早阿。”看到第一个来敲自己房门的人是冷曼薇,天蓝又惊又喜。 “还在睡懒觉阿,准备准备,一会就得去礼堂了。” 天蓝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对了,今天来的人,可都有有头有脸的,你别让晟晟出丑。” “你放心,薇姨,不会的。” “那我先下楼了。” 天蓝嗯了声关上房门,奇怪!才一晚的时间,冷曼薇丢对自己的态度怎么差那么多了,难道是看到布置的婴儿房了?看在孙子的份上? 想着,想着,天蓝笑了起来,不管出发点是什么。 她们婆媳关系拉近了不是。 * 蔚蓝的天空下,金色的阳光暖暖地笼罩在清幽典雅的大礼堂上,周围花木扶疏,一片绿意盎然,花卉缤纷灿烂地盛放。空气中睿有似无地漂浮着甜甜花香,让人忍不住大口大口地呼吸起那清新的味道。 一眼望去,源源不断的豪车名爵从远处缓缓地驶来。教堂广场上除了一些已经泊好的车子外,更多的是围观人群还有大量的记者跟摄影师们,人声鼎沸全文阅读。从里到外,教堂显然有着不一样的气派,不一样的气势。 会场内,婚礼还没有开始,优雅动听的曲子却早已回荡在教堂上空。旁边贵宾大型的休息室内,宾客如云,各个不乏珠光宝气。都是来自商业,娱乐,等各界知名人士。 无论是名媛淑女还是贵妇都穿着华丽晚装,低声谈笑。儒雅的男士们则是端着昂贵的酒,成群的高谈阔论着。有一种愉快的轻松空气正慢慢酝酿开来。 然而,新娘休息室里却弥漫着沉闷的气氛,白色系的装潢让空气显得苍白无力。 天蓝愁眉苦脸地站在全身镜子前,洁白高贵的婚纱将她的身材裹得玲珑有致,呈现曼妙修长的身材,优美惊艳的弧线,华丽毫不造作,非常的自然,仿佛就像是落入人间的天使,纯白而诱人。 长发利落的挽起用一个精致的水晶发夹别住衬托出傲人的气质,而那五官的线条就像是上帝完美为她打造一般,毫无瑕疵,清淡的妆容让天蓝增加了一丝娇柔。 “天蓝小姐,你觉得怎样,有没有觉得哪里不满意。” 天蓝摇摇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感觉很陌生,一点也不像自己。因为,这并不是自己挑选的婚纱,为什么她选得浅粉婚纱会变成白色。虽然这婚纱也很好看,自己穿起来,也没有什么不合身之处,但是,谁会换掉她的婚纱。 “哇,真漂亮。” “是啊!” 旁边的伴娘们也献殷勤的不停夸着,而像个雕像一样站着的天蓝却苦笑着。 化妆师看到她额角有微微汗珠,拿出粉扑轻轻拍打着,安慰道:“还有半小时,婚礼就要开始了,别紧张噢。”天蓝尽量挤出微笑。 婕妤上前轻轻地握起天蓝的手,脸上出奇般的布满了担心:“蓝蓝,别紧张。婚礼没什么什么可怕的。” 天蓝呵呵苦笑两声,闭了闭眼,深呼吸着:“我知道了。”心里却是在呐喊,到底是谁做主换掉她的婚纱! 紧接着敲门声适时地响了起来,而后,门外便传来标准英语腔:“慕太太,能出来下吗?神父找您有些事。” “噢,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去。”婕妤朝门外回答后,又多看了天蓝几眼。“我先出去,你别紧张。” “嗯!”天蓝点了点头。她不是紧张,而是在想婚纱的事。 婕妤跟化妆师,伴娘们前后离开休息室后,休息室里只剩下天蓝独自一人,按照中国传统,婚礼前新郎新娘不能见面,通电话。 天蓝手机都被没收了。 片刻后,冷曼薇走进休息室。天蓝朝她微微一笑,笑容才刚出现一会。她看到进来的不止冷曼薇一个人。 还有……星野川子?冷……冷裴昊? 天蓝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马上上前拉着冷曼薇到自己背后。 “你们怎么会进来。”这次婚礼虽然是开放式,有很多美国媒体报道,但来参加婚礼的人都是经过冷毅他们严格勘察,才能进来的。 这两个人是怎么进来的。 没等他们两个对话,冷曼薇倒是先开口了。“时间不等人。” 时间不等人?冷曼薇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难道她跟他们是一伙的?她的心情有一瞬间的浮动,不过也只有短短的几秒钟,她很开地稳住自己,闭了闭眼,深呼吸着,绽出笑容!“薇姨,你别怕,我会保护你。” 冷曼薇淡然自若坐在沙发上,“先顾顾你自己吧。” “……”天蓝有种被出卖的感觉。她身上没电话,没枪。能做的就是跟他们拖时间,因为,就算她大喊,外面的人也未必能听到她的呼喊声。 新娘休息室离会场会远了。 “星野川子,还不动手,难道你不知道,这个女人马上就要嫁给你的男人了?” 她怎么会不知道,可越是这样,她就越想让沈天蓝在世界消失。看了眼眼前的天蓝后,她开口:“来美国,就想甩掉我啊?” “薇姨,这到底怎么回事?” “你怀着慕绍谦的孩子,还敢嫁给晟晟?” 这是什么话?她的宝宝怎么可能是慕绍谦的。 “虽然他也是我儿子,但是我绝对不允许让你这种女人当我的儿媳妇。” 天蓝现在总算明白,为什么一大早冷曼薇会对自己那么好了,原来是被这两个人利用了。 “薇姨,我跟绍谦没关系,之前说的婚礼是为了救斯晟。”天蓝小声跟冷曼薇解释着。 可冷曼薇就好像将天蓝列入黑名单一样,完全听不进去她的话。星野川子她多多少少听过,当年她为了要嫁给冷斯晟,也是使劲讨好冷曼薇。 冷裴昊看了看时间,“快点,我们没多少时间了。” “要举行婚礼可以,我要从你身上拿走一样东西。” 天蓝不懂她口中的东西是什么,除了首饰跟婚纱外,几乎没东西可以拿了:“什么东西” 星野川子呵呵笑了几声。“不该属于你的东西。” 天蓝越听越不明白,可瞬间,她从星野川子那以胜利姿态表现的神情,再加上冷曼薇这么无情的表现,她顿时感到不安。难道婚纱是冷曼薇换的? 气氛僵硬了几秒后…… “放心,只要我拿走不属于你的东西,你马上可以跟冷斯晟举行婚礼了。” 天蓝没理会她,她的目光完全放在冷曼薇身上。“薇姨,就算我肚子里宝宝是绍谦,这可也是您的孙子,您不能这样。” “你终于承认了?” 天蓝不经觉得好笑。这个女人真的宁愿相信孩子是慕绍谦的也愿相信是冷斯晟的。 “你们还傻站着做什么,还不动手?” 冷曼薇话音刚落,星野川子跟冷裴昊马上朝天蓝走去,将她架起往另一边沙发上丢去。更是一人按住她的一半身体。 “你们想干嘛。”恐慌,不安。 “才刚刚说过的话,你就忘记了啊?” 紧接着,星野川子一个眼神,冷裴昊拿出针筒,将针头往天蓝手臂上慢慢靠近。 “这种打胎药,是现在最流行的。嗯……从注入到孩子没有掉,不用半小时。” 听着,天蓝更加恐慌了。她拼命的挣扎,视线投向冷曼薇:“薇姨,求求你,不要让他们伤害我的宝宝,这孩子真的是斯晟的……薇姨。” 冷曼薇沉着脸,没有想要帮助的意思。如果一开始有想要阻止,她就不会想办法让他们进来了。 当眼泪模糊了她的视线,她已经看不清楚眼前的一切,只知道自己的身体还是被死死的压制着。完全动弹不得。 “薇姨……不要……薇姨。”天蓝撕心裂肺的喊着。 心软只在一瞬间,就算让冷斯晟知道,她也有理由解释,她打的是慕绍谦的孩子。 她算是铁了心。眼睁睁看着针头扎入天蓝的手臂。液体也慢慢注入。看到已经达到自己的目的了,星野川子跟冷裴昊都不约而同地放开天蓝。 而这时的天蓝也无力挣扎。她只觉得双手跟双腿好麻好麻。休息室里的气氛安静了下来,星野川子耐心等着。她要亲眼看着这个孩子没有掉。 几分钟后,天蓝隐隐约约觉得腹部好痛,像是被火烧,又像是被针扎,痛苦不堪。星野川子一言不语,目不转睛的看着捂着腹部的天蓝从沙发上滚落下来。这药还真有效,这钱花得真值得。 痛,好痛。一瞬间脸面毫无血色的天蓝只觉得自己下体被快撕开。腹部剧痛的天蓝死死咬着下唇,下唇几乎都快被她咬破。 没一会的功夫,她就感觉到有股液体正在从体内涌出…… 天蓝撕心裂肺地看着它顺着自己双腿慢慢流出,染红婚纱。她喘着气,愤怒的双眼看着正在笑着的星野川子,跟冷裴昊。 还有冷曼薇……。

下一篇   【080】晚安,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