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晚安,宝宝 - 黑道总裁惹火妻

【080】晚安,宝宝

随着教堂大门的打开,身穿白色婚纱的星野川子挽着礼仪先生的手臂出现在众人视线里。门外的阳光照在她身上,陇上了一层朦胧的光晕。 教堂里,来宾们纷纷转头,脸上神情怪异,不知是为新娘的美丽而惊叹着,还是因为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新娘是沈天蓝而惊讶着。 之前他们收到邀请函,只会说,新娘是谁保密着,没想到是曾经非要嫁给冷斯晟的星野川子? 尤其是慕绍谦这些人,尽管星野川子头低得很低,但他们还是能认出,此时穿着婚纱正往神父这边走来的不是天蓝,而是星野川子。 她怎么会在这里,那张枪战,没死? 结婚进行曲悠扬响起,星野川子穿得婚纱惊艳全场,果然如她所料,今天宾客云集,而且每个人看起来好像来头不小。 掌声响起,星野川子看着离自己有十几步远的冷斯晟,他高贵不凡的慵懒站着,身穿一袭白色西装,完美的五官呈现着高贵冷冽的线条。 白皙冷峻的面容漫着严肃感,自然光线透过彩色玻璃照入殿堂内衬着他,营造出一种华丽而神秘的气氛。 音乐停了,星野川子到了红地毯尽头。 冷斯晟这时才转过头看自己的新娘子,顿时,他的瞳孔不知道增大了几倍,眼前穿着洁白婚纱的新娘,居然是星野川子! 这是怎么一回事。他一下陷入搞不懂情况的状态下。 星野川子娇媚挽着冷斯晟的手臂:“是不是这个惊喜太大了,让你吓成这样。” 冷斯晟嗤之以鼻,一股怒气涌上他心头,气得他一下甩开星野川子的手。 他的举动让在场的人大吃一惊,发生什么事了? 原本尊严而神圣的礼堂顿时开始‘热闹’起来,大家也开始交头接耳,这个炎门首领发的是哪门子的脾气。怎么会对自己新娘子发脾气。 唯独角落里的冷裴昊勾着笑容,等着看这出戏怎么演下去。冷斯晟还是那样,狂野不羁,但是在这么多人面前变现出来,可不是一件好事。 知情的慕绍谦一帮人立马上前,“怎么回事。” 婕妤虽然不认识眼前这个女人,但女人的敏感告诉她,她的女儿可能出事了。没管礼堂里是什么情况,婕妤马上往新娘休息室跑去…… 可到了休息室,门被反锁了。 “蓝蓝……蓝蓝,你在里面吗?蓝蓝……”婕妤拼命的拍着门板。 不管怎么敲打,门板还是死死的关着。 此时,冷斯晟跟慕绍谦也赶到休息室。 “蓝蓝……蓝蓝……”丢下星野川子,急忙跑来的冷斯晟也是心急如焚! “我们撞门吧。”慕绍谦提议。 紧接着,冷斯晟跟慕绍谦一同撞门。 休息室的门很厚,任凭冷斯晟跟慕绍谦两人如何用力,都无法把门撞开。 该死! “窗户,从窗户进去。”婕妤之前在这休息室待过,她记得有个大窗户。 绕过户外,他们果然看到窗户,打破窗户,跳进休息室。 呈现在大家眼前的一幕,让人揪心。 天蓝几乎浑身是血躺在地上,一旁混乱不堪的杂物堆里,也躺着一个人,那就是冷曼薇。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晕倒在他面前,他一下混乱。 “蓝蓝……蓝蓝……”婕妤一下冲到天蓝身旁,抱起蓝蓝。“哪来的血,告诉妈,你哪里受伤了。” 下半身痛得不像话,骇眨着黑瞳,唇角微颤抖,脑海空燃,久久无法回过神。 “蓝蓝,你别吓妈咪,蓝蓝。” 瞬间似凝结于那瞬间,缓缓地,来自四周的喧杂吵嚷,唤回天蓝远去的心神:“妈,我……我好痛,宝……宝宝……” 宝宝?冷斯晟猛地回过神,跪着从婕妤怀中抱过天蓝,“蓝蓝,发生什么事了。告诉我……” 天蓝微微动了下,狠咬着红唇,她以颤抖的手指着昏倒在她前方的冷曼薇:“她……她害死……我们的宝……” 她想将所有事告诉冷斯晟,但,来自腹部的一阵又一阵剧痛,却让天蓝沉入了一片黑暗全文阅读。 * 微凉秋风自白色的窗吹入,在宽敞而弥漫着一股淡淡药水气味的白色空间里低回轻旋。 旋撩起窗边白色纱帘,滑过一旁白色沙发,拂过白色的墙,初秋凉风轻轻吹向静躺在白色病床上沉睡中的柔美容颜。 长而卷翘的黑睫在她眼下形成一黑影,原该柔润诱人的红唇,在这一刻也似抹上了白色唇膏而毫无血色。 散瘀一旁柔亮黑发,就似黑白对比般,衬出她柔滑肌肤的苍白清透…… 不复往日清俊尔雅的摸样,冷斯晟难掩眼下疲意,颜容憔悴地紧靠着病床而做。 就像是要把自己的力量籍由交握的手渡给天蓝,冷斯晟敛下眼底痛意,使劲握紧天蓝无力垂落的手。 就算无法将自己的生命力渡给她,冷斯晟也希望天蓝会因为手痛而清醒过来,只是被他握红了的手,一人无力垂落,依然感受不到丝毫痛意,而她也依然昏迷着。 看着病床上动也不动的天蓝,冷斯晟红了眼眶。 “晟晟……”自知犯了大错,冷曼薇心虚而不安。 听不到冷曼薇的呼唤,也听不到其他生意,早已将所有心神全放在天蓝身上,知道微凉秋风涡旋于室内,拂扬起天蓝散瘀枕边的黑揉细发,这才有了反应…… 伸手撩过散扬于天蓝苍白颜容上的丝丝黑发,冷斯晟抬头看了眼冷曼薇。“妈,请帮我把窗户关起来,谢谢。”他嗓音沙哑。 “好,现在天气冷了,窗户关上好,免得蓝蓝感冒了。”压下心底怒怨,冷曼薇对上了冷斯晟的眼,一脸慈蔼地点头附和。 全然忽略冷曼薇百变的表情,冷斯晟紧闭双眼,在一次握住天蓝的手,虞城地向上苍祈求着她能够清醒。 一直昏睡中的天蓝,一点也听不见他的声音,而他,除了萦绕于耳旁的风声的轻音外,什么也听不见。 “嗯……”昏睡中幽幽醒来的天蓝,难过地紧拧秀眉,想翻动身子。 张开双眼,天蓝涣散眸光慢慢聚焦,她见到了冷斯晟。“斯晟……” “你醒了。”冷斯晟心狂喜,“好点没,还痛不痛,要不要我马上……” “这里是哪里?”天蓝面前打起精神,看见陌生的环境,她轻扯唇角问着。 知道她已清醒,已经没事,冷斯晟放下心中沉重大石。“这里是医院,你在休息室出了点意外。”冷斯晟眸光温柔,又怜又爱地轻抚着天蓝太过苍白的容颜。 医院?灌进耳里的两个字,让天蓝身子一僵。 她想起之前冷曼薇的所作所为,还有昏迷前腹部传来的一阵阵剧痛……天蓝惊坐起身子,紧捂着自己的肚子。 不一样,好像不一样了。她的肚子好像……好像变小了? “斯晟,我……我们的宝宝……”天蓝急仰容颜骇视着冷斯晟。 “小心点,你身体还没全好,动作别太大了。”冷斯晟急忙站起身,将枕头塞到天蓝背后,让她可以坐得舒服点。 “医生说你只要多休息,很快就可以出院。” “那……宝宝呢?我们的宝宝也没事的,对不对。”天蓝只担心她的孩子。 “别担心……”忍住心底的悲恸,冷斯晟勉强笑道。 “对不对,我们的宝宝还在,是不是?” “你安心休养身子,先别担心孩子。”冷斯晟想缓几天在告诉她孩子流掉的事。 “为什么不回到我的话?” 难道……天蓝苍白容颜,有着惊骇的神情。 “蓝蓝,你可醒了。”冷曼薇神情不自然的走上前,“看你昏迷那么久,我跟晟晟都好担心。” 突然出现的声音,转移了天蓝的注意力,缓移视线,天蓝看到自从事情变得矛盾开始,就没给她好脸色看过的冷曼薇,她会担心她?有可能吗? 不想造成冷斯晟的困扰,也不想让他夹在她跟冷曼薇间。 对冷曼薇所有针对她的不满与恶整言行,一再忍气吞声,也一再委曲求全。 然而,有苦难言的她情绪日渐低落,再加上冷曼薇进来变本加厉的恶整,好几次在面对冷斯晟毫不知情的温柔眸光时,天蓝觉得自己就快撑不下去了。 原以为靠着肚子里的宝宝给她勇气,还有冷斯晟始终不变的温柔与爱意。天蓝是咬紧牙不想大家撕破脸。 可这次,这个女人居然联合外人想要害死她的宝宝,那种痛的感觉,清楚的让天蓝感觉到要从自己身上扯下一块肉的痛楚。 “蓝蓝,这两天,妈也在医院守着你,她很不放心你。” “是吗?” “渴不渴,我帮你倒杯水。”撩过天蓝披散在肩上的发,冷斯晟轻声问。 “晟晟,这我来就好了,你快去让医生来帮蓝蓝检查看看。”生怕天蓝提起婚礼那天的事,冷曼薇急着想要支开冷斯晟,好警告她不准乱说话。 “按床头的灯就行了啊。” “床头的灯一按,只有护士来。你去请医生过来。” “ok……”临走出病房前,冷斯晟想起孩子的事,停下脚步:“妈,蓝蓝的身子还没完全好,你不要跟她说太多话,让她休息就好。”他已有所指。 “我知道了,你快去吧。”冷曼薇挥他快走。 倒了杯水端到天蓝面前,“来,先喝口水,解解渴吧。” “不用了,我不渴。”天蓝语气客气而疏远。若是以前她会十分感动冷曼薇此刻的体贴与善意。 但,婚礼那天,让她看清了一切真实,她再也不会相信冷曼薇的示好,再也不会以为冷曼薇回抛开一切恩怨重新喜欢自己的一天。 轻吐出心中闷郁之气,天蓝摸着自己的肚子。唇角微扬。没关系的,她还有宝宝……只是,摸着摸着,天蓝皱眉紧拧。 她感觉自己的肚子好像真的变小了。 “我知道,你还在为婚礼那天的事怪我。可你想想看,你曾经跟慕绍谦在一起过,就算你怀了他的孩子,也不奇怪。” 天蓝没接话,只要她自己知道这个宝宝是谁的就行。 “不过现在,也好。虽然这次流产了,但晟晟和你……” “妈!”才踏进病房,冷斯晟就因听见冷曼薇的话而急声制止。 但是,天蓝已经听见了。 流产?天蓝眨了眨眼,愣望已急奔到身边的冷斯晟。 “冷斯晟,你告诉我,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告诉我,我们的宝宝没事的……”眨着湿润的眼,天蓝伸出颤抖的手,紧抓着冷斯晟的手臂,哀求着他的回答。 天蓝明白,冷斯晟一向很疼她,不管她问他什么,他总会毫无隐瞒的告诉她,那现在这个时候,他怎么能选择沉默? “斯晟……”天蓝泪眼一眨,串串泪水夺眶而出。 冷斯晟紧抿薄唇,俊颜紧绷。 “为什么不说话,你说话呀!告诉我……我们的宝宝还是好好的,是不是。” “……” “冷斯晟!”天蓝见他一再沉默,她放声哭喊。 那一声声哭泣,哭痛了他的心,红着眼眶,冷斯晟张开双臂,将天蓝轻拥入怀。 “宝宝是没了,但你还有我,不是吗?” “没了……没了,宝宝真的没了。”得到证实,天蓝双肩颤动,泪水倾泄滑落。 “别哭了,好吗?看你这样,我会心疼。”紧搂着身前的天蓝,冷斯晟抽声道,虽然心疼孩子还来不及看这世界一眼,就已失去生命,但至少上苍还让他保有心爱的天蓝最新章节。 冷斯晟想告诉天蓝,只要她还在他身边,只要她还与他呼吸着同样的空气,只要她没事,只要日后她依然陪着他,那……失去孩子的痛苦,他可以接受。 因为,在他心底,她才是最重要的。 心疼着为痛失孩子而痛苦不已的天蓝,冷斯晟一再锁紧臂膀,紧拥着怀里的她。 “别哭,以后我们还可以有很多,很多的宝宝,不是吗?”拥着天蓝,冷斯晟轻拍着她僵直的背,想给她一点支撑的力量。 “星野川子!冷裴昊!是他们,是他们害死我们的宝宝……”一声声颤抖溢出天蓝的唇。 “我知道……”敛下眼底水光,冷斯晟轻声安抚。 心疼儿子难过的冷曼薇,眼看天蓝一再悲声哭喊,忍不住出声怒斥—— “孩子没了再生就有了,你干嘛哭成这样?你看看现在,就连晟晟也跟着你一起难过了。” “妈……”见自己的母亲非但没帮着安慰天蓝,还口气恶劣,冷斯晟心一惊。 “本来就是嘛,孩子死了就死了,再生不就有了吗?何必哭成这样,你又不是不能生?现在好像是我们冷家哭丧一样。” “妈……”冷斯晟惊眼看向冷曼薇。 “再说,老天爷会把那个孩子收回去,说不定就是认为你还不够资格当母亲,所以才会让你的仇人把孩子带走。”冷曼薇想把流产的过错,推得一干二净,最好就是全数推给天蓝自己。而且越说越顺口,越说越得意。 “冷曼薇,是你,你也有份害死我的宝宝。”不敢相信冷曼薇倒现在还这样颠倒是非,天蓝为自己无辜死掉的孩子哀声痛苦。“把宝宝还给我,你把宝宝还给我……” “是……是你自己得罪他们的,关我什么事,干嘛跟我讨孩子,你疯了是不是。”冷曼薇脸色一变,尖声叫骂。 “我没有疯,是你,是你跟他们一起害死我的宝宝,你把宝宝还给我,还给我!”失去了孩子,天蓝情绪失控地朝冷曼薇凄声哭喊。 听到天蓝对冷曼薇的指控,冷斯晟颜容僵凝。 天蓝不会乱说话,但,要他相信自己妈妈会狠心害死自己的孙子,这…… “蓝蓝,我知道失去孩子对你打击很大,可你也不能诬陷我。” 看着天蓝盈满委屈的泪瞳,冷斯晟心口一阵痛,敛下眸里一丝白雾,他转向冷曼薇—— “妈,你出去。”冷斯晟颜容僵冷地道。 “晟晟,我……我……”说不出一句反驳,冷曼薇脸色难看。 “出去。”冷斯晟加重语气。除了怀疑他跟天蓝是兄妹关系那时候失控向冷曼薇大声说话外,他又一次大声吼冷曼薇。 冷曼薇没辙,只能出去,她儿子她了解。 病房里,冷斯晟调适太过絮乱的情绪,他伸手拭去天蓝脸颊上的泪,在她额上烙下轻吻。“没事,我会让害死我们宝宝的人不得好死。” 天蓝埋在冷斯晟怀里哭着。 * 某废区。 冷斯晟冷眼看着眼前倒在地上的星野川子。 一旁慕绍谦也是冷眼看着。“为什么不一枪毙了她?你在念旧情?” 冷斯晟利眸微眯,一枪毙了她?那岂不是太便宜她了。让蓝蓝哭得那么伤心,他现在也没办法一直问她,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这个星野川子,很有忍者风范,从被关进来,是一句话都没说话,甚至连求救都没有…… “找个男人给她。” 阿?慕绍谦眼一跌。他没听错吧?“什么?” “美国的黑暗区不是有很多性饥渴的流浪汉,每天给她找一个,直到她怀孕为止。”冷斯晟冷言冷语。 慕绍谦被冷斯晟这种报复法一惊,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变态了。难不成是等到星野川子怀孕了,再打到她流产? 不过,他可以理解冷斯晟这么做的原因。婚礼上,自己的未婚妻被人弄得流产,妈妈也被打晕倒在现场。 回到豪宅后,冷斯晟一直在想,为什么天蓝会说,冷曼薇也是参与者! “有件事,我得提醒你。” 嗯? “我觉得,肥龙最近很奇怪。” “儿子在我手上成了残废,正常。”就算肥龙再怎么对他衷心,现在自己儿子成了残废,今后对他,对炎门肯定没以前那么尽心尽力。 “总之,你要多注意他。” “嗯,我知道了。” 现在别说注意炎门的人,就连身边的人,他都会注意。 房里,天蓝很安静地靠在床头看书。冷斯晟走过去一看,是《孕妇指南》。 “蓝蓝……” “回来了啊。”天蓝给冷斯晟一个甜蜜的笑容。见他的眼神落在书上,天蓝合上书放到一旁:“你放心,我没事。” 说着,天蓝跪在床沿,揽着站在床边冷斯晟的脖子:“你看你眉头皱得好像一个小老头。” 不知道为什么天蓝越是一副没事样,他的心就越痛。 “蓝蓝……” 天蓝凑上前,轻轻一啄。“放心,我真的没事。你不知道我是强者,恢复能力很强吗?” 冷斯晟慢慢露出笑容,嗯了声。“我去洗澡,你先休息。” “嗯!我会养好身子,好让我们的宝宝投胎到我身上。给我一次保护他的机会。” 这还没事? 见冷斯晟眉头又紧皱起来。 天蓝哈哈笑了起来。“你看你,还是不信任我。我说过我没事……” “好啊,原来你在试探我。”冷斯晟说着卷起袖子,双臂往天蓝胳肢窝挠。 被‘袭击’的天蓝用双手抵着冷斯晟,可还是敌不过冷斯晟的力气。被挠得咯咯大笑着:“好了,我投降,我错了。” 顾及到天蓝身子还没完全康复,冷斯晟在她求饶下,马上住手。 “斯晟,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冷斯晟鼻尖摩擦着天蓝的鼻尖,“我对你,没有能不能,只有肯定。不管什么事,我都会答应你。” 天蓝的答复是,头微微往上抬,主动大力允吸着冷斯晟的唇。 “蓝蓝,等你身体好一点,我们再……”被吻住的冷斯晟说着有点含糊的话。 天蓝放开冷斯晟,“快去洗澡吧,很晚了。” “嗯,那你早点睡,不用等我。”说着,冷斯晟起身往浴室走。 天蓝继续靠在床头。看着冷斯晟进浴室的背影,她鼻子猛地一酸。 星野川子跟冷裴昊,她不知道在哪里。但,她绝对会亲手要他们的命。至于冷曼薇,这个间接也跟着害死她宝宝的人,她没办法……没办法就那么看着她在害死自己的宝宝之后,还能表现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 对不起,斯晟!我要你答应的事,可能会让你背上不孝,忘恩负义的罪名。 是你教我的,要站稳,就得耍狠。谁伤害你,就要百倍,万倍,千倍还给伤害你的人。否则,在那些伤害你的人眼里,一辈子都是弱者。 想着,天蓝慢慢钻进被窝里。 双手不知不觉摸着肚子…… 扁扁的,再也不会一点一点鼓起。 她闭上眼睛,一颗滚烫的泪水从紧闭的眼角划出。 唇形轻吐着没有声音的话:“晚安,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