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我们是一家人 - 黑道总裁惹火妻

【081】我们是一家人

炎门首领婚礼上发生的插曲后,炎门上下也是一阵骚乱。 而且插曲的导火线还是青帮首领的女儿,虽然星野录井的死亡已经渐渐在瓦解青帮在道上的权威。 可最近渐渐有一个自居是星野录井女婿的人找上炎门的肥龙。 两人约在私底下见面。 当肥龙见到这个所谓青帮新首领的面孔时,愣了足足有半分钟。 他,是青帮的新首领?怎么可能会是他! “肥龙哥,明人不说暗话,我这次找你,就是要捧你当上炎门的首领。” 肥龙冷哼一声,“凭你?” “我知道,你很怀疑我的身份,可是,事实就是这样。我冷裴昊,如今就是青帮的首领。”冷裴昊特别强调,最后几个字。 那次婚礼意外后,星野川子被冷斯晟抓走,冷裴昊就第一时间通过席美娜娘家的关系接触青帮人员。 那时群龙无首的青帮混乱不堪,每个人争着上位。却都没有一个敢站出来叫嚣炎门。唯独拥有青帮首领特征坠子的冷裴昊……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弄到这东西?”肥龙没记错的话,那晚冷斯晟让冷毅在别墅外埋伏,炎门跟青帮对立。 有人证实星野录井已经被炸死,按理说,这个坠子也应该跟着毁灭。怎么会…… 当然是趁星野川子那神经病换婚纱想要代替沈天蓝嫁给冷斯晟的时候偷偷拿走的,可惜,他不能把实情说出来。 一个被爱情冲昏头脑的人,没想过自身安全,想要圆自己嫁给心爱男人的人。根本没有资格管理青帮的。 冷裴昊脑子一转,开口回答:“这是我老婆,星野川子给我的。” “老婆?星野川子?哈哈哈……冷裴昊,现在谁都知道,星野川子为了嫁给冷斯晟,冒险打晕沈天蓝跟冷曼薇,她这么爱冷斯晟,连自己生命都不顾,会是你老婆?”从儿子出事那刻,不管是谁面前,他都不在喊冷斯晟四爷,而是直呼其名! 冷裴昊耸耸肩,对肥龙说的话无所谓。“肥龙,我约你出来,不是要跟你扯家常,一句话。你……要不要当炎门的首领!为你儿子报仇?” 肥龙沉着脸,陷入沉思。他那么尽心尽力替冷斯晟管理炎门部分区域,没想到,他那血气方刚的儿子不过一时糊涂,做错事。他就不顾情面,把他儿子弄得半残废。 这口气,他咽不下去。简直就是敢怒不敢言。 之前因为怕自己在炎门树立的威信不够,不能够对付青帮。所以一直没争取自己当家当首领。现在……情况好像不太一样。 青帮虽然没有以前那么有实力,但青帮的人脉还是在的,在军火方面绝对不输炎门。可是,一旦答应冷裴昊,自己就是炎门的内鬼。 如果被冷斯晟查出来,小命难保。 赌不赌?肥龙一时半会真找不到答案。 “炎门的人都怎么了?全都这么怕孬种,怕冷斯晟?”冷裴昊知道他在动摇,继续煽动。 “好!我跟你合作。但是,在冷斯晟没死之前,我跟你的合作关系,绝对不能让冷斯晟知道。” “你放心,我之所以这么秘密约你,就是不希望有太多人知道。” 冷裴昊奸笑着,这一年多来。他过着什么生活,也会让冷斯晟过什么生活。 * 出院一星期,天蓝的状态很好。能吃,能睡,能笑…… 但身为亲生母亲的婕妤可不这样认为。 一个女人失去自己的孩子,那是何等的痛苦,而且是在婚礼上。但是,婕妤看天蓝在努力忘记那件事,便也没怎么特地去问天蓝,那天发生什么事。 “你不用伺候慕伯伯吗?” 阿? “能不能别把我当病人看,我真的没事。” “蓝蓝,妈哪里有把你当病人看,难道跟自己女儿在一起嗮太阳都不行。” “妈,我知道以前这个时间,你应该陪慕伯伯的。” 没错,事情发生之前,这个时间,婕妤就是在房里帮慕皇海做上半身的活动。看天蓝还是把之前这么一个小细节都记得清楚,婕妤的眉头紧皱,这孩子还在逞强。 “行了,如果你在这样把我当病人的话,我就跟斯晟搬出去。” “别,我这就去。”好不容才跟自己女儿住在一起,她怎么舍得让她搬走。虽然知道她这是在故意气她,可婕妤明白,天蓝是个倔性格,绝对会说到说到。 泳池旁边,婕妤离开,就只剩下天蓝一人。 冷斯晟最近也不知道在忙什么,跟慕绍谦他们一样,每天早出晚归。由于她身体不好,冷斯晟把她安放在家里,这点她可以理解。 而且,她现在的心情,也没打算去帮冷斯晟管理炎门或者其他方面的事。 翻着手中的书,渐渐天蓝开始走神。 “嫂子……” “有事吗?斯民。” 冷斯民在天蓝旁边坐了下来。一副愧疚的样:“对不起。” 从罗马来美国,虽然有几天的时间。冷斯民一直没有机会跟天蓝独处,其实这三个字,他一直很想说。 “好好的,干嘛要跟我说对不起。”天蓝不解,难道他知道了什么,是替冷曼薇说的? “之前,你跟慕绍谦的婚礼,我不知道那是为了救我哥的一个计谋。” 噢,原来还是旧事重提。 天蓝缓了口气:“斯民,绍谦也是你哥哥。你……还不能接受他吗?” “突然间多一个哥哥,我想谁都不能在短时间内接受得了。” “其实,你不能接受的是慕伯伯,对不对。” 冷斯民像被说中秘密一样,移开视线,不想回答txt下载。 天蓝也没勉强,看他这样就知道答案了。 “我跟妈,明天就回罗马。”冷斯民突然冒出的一句话让天蓝记在心里。 “这么突然?” “罗马那边的公司需要我处理,而且,我想,短时间内,你跟我哥也不会举行婚礼。” 这还不是拜冷曼薇所赐! 这可是天蓝第一次下狠心想要对付的‘敌人’,不能就这么让她回罗马。 “你跟薇姨,还在生我的气吗?” “嫂子,怎么可能。是真的罗马公司有事需要我处理。” 天蓝勉强一笑,而后又慢慢底下头,眸光一暗:“薇姨肯定是在怪我,没能力保护好冷家的孙子。” 冷斯民也顿时收起笑容。“嫂子,别想太多。妈不会那么小气。” “希望如此!” “那我打扰你,我要出去办点事。” “嗯。” 冷斯民离开泳池边后,天蓝再次陷入沉思。 一定不能让冷曼薇离开这里,一定! 想着,天蓝起身上了楼,站在冷曼薇房间前。停顿一秒,拧开门把…… 冷曼薇正在房里小休,天蓝走了过去。 拿起床头柜的水杯,往冷曼薇头上倒去。 “阿……”很快,冷曼薇被惊醒。“沈天蓝,你疯了。” 天蓝淡定放好水杯,将梳妆台的椅子搬到床边,坐了下来。“想当逃兵?” 冷曼薇擦着脸上的水,怒瞪着天蓝。“你什么意思。” “斯民说,明天你跟他一起回罗马,走这么急,难道不怕,我把你儿子抢走?” “晟晟当然会跟我一起走,罗马才是他的家。到时候,我会安排更多女人给他。” 天蓝哼哼笑着,她当自己是什么?慈禧阿?给自己儿子安排女人。 “只可惜,你儿子只喜欢我。如果我一直待在这里,你说他会选择罗马还是美国?” 冷曼薇感觉此时输了一半,自己儿子对这个女人的爱有多深,她也不是不知道。为了这个女人,跟冷氏家族反目为仇。放下罗马一切,来s市,再接着来美国…… 她虽然很希望冷斯晟原谅慕皇海,一家人能够在一起。 可现在,在一起的不是她跟慕皇海,而是婕妤跟慕皇海。她倒是像个局外人一样,带着面具在这里生活。 “你是在为,那天的事故意刁难我?” “那天的事?是哪天,又是什么事?”天蓝故意假装不知道。 天蓝的笑让冷曼薇感到可怕,她这是怎么了?因为流产? “你没事吧?” “你也会关心我吗?” 天蓝的反问,冷曼薇有那么一丝愧疚。婚礼当天她只不过是看到慕皇海跟婕妤恩爱的画面,又听到很多闲言闲语。 而当时,她又接到星野川子的电话。 几句**话下去,她宁愿相信天蓝肚子里的孩子是慕绍谦的,也不愿意相信是冷斯晟的。 “其实,孩子没有掉是件好事。你那么有本事,肯定会让晟晟让你怀孕的。” 不痛不痒的一句话,让天蓝咬牙切齿。 “没错,我是有本事,不过,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你知道,我的宝宝不会白白牺牲的。” 冷曼薇感到天蓝语气中传来的报复味道。“你别忘了,我是晟晟的妈。” 天蓝没有作答,只是微微笑着走出房间。 她一离开,婕妤马上进入冷曼薇的房间,更是手快的锁上门。刚刚她们的对话,她全都听到了。 “你们母女俩真闲空阿。” “我问你,刚刚蓝蓝说的是不是真的?你害死她的孩子?” 冷曼薇沉默。 “曼薇,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就算你再不喜欢我,也请你不要伤害蓝蓝,她跟斯晟是真心相爱的。” “斯晟?你有什么资格这么亲昵喊我儿子?你已经有慕绍谦了,还想把晟晟也抢走?” 婕妤无语,脱口而出:“难怪阿海不喜欢你。” “你说什么。” 婕妤转身欲离开,本来她听到天蓝跟冷曼薇的对话,就已经觉得冷曼薇够可恶的了。先觉得冷曼薇简直是无药可救。 “不准走,你给我说清楚。” “好,我告诉你,当初你任性带着阿海的一切东西离家出走,你知不知阿海因为你出卖他,被人打得半死。如果当初你没有离开他,今天,也有不会有这样的局面发生。你这样,就是爱阿海吗?” “你是说,事情会发生成这样是我的错?” “对,就是你的错。如果不是你拿走阿海的一切,他也不会因为没货交给人家而追杀,更加不会为了赚钱给绍谦治病认识沈育磊而被陷害坐牢失去双腿……”婕妤将慕皇海一直不肯向冷曼薇说的事实全部宣泄出来。她真不想看到‘自相残杀’的画面了。 不可能,不可能,我不可能是始作俑者。冷曼薇呢喃着,瘫坐在床边。 “绍谦一生下来,就没有斯晟幸运。因为缺营养,每天身上插满管子躺在病房里……阿海怕你伤心难过,所以把你生双胞胎的事隐瞒起来。” 冷曼薇听到此,已经是泣不成声了。 “你现在……居然又在做二十几年前的错误,难道你想让误会恩怨延续下去吗?” 冷曼薇继续沉默。 “绍谦现在跟妮婷在一起,他跟蓝蓝根本就没你想的那层关系。被你害死的无辜孩子,是不是斯晟的,你心里明白。” 婕妤离开房间后,冷曼薇一直没办法从婕妤刚刚话语中走出来。 是吗?慕皇海坐牢,两兄弟相残,还有一些琐事…… 这些全都是因为自己的一时任性引起的? 而且,还相信星野川子的谎言,眼睁睁看着天蓝流产。天呐,冷曼薇你还是人吗? 瞬间一股悔恨涌上心头,她好想现在冲出去,跟天蓝道歉。 可,她没办法拉下脸。 * 美国炎门总部。 冷斯晟看着手上的资料,眉头一点一点的皱起。 “怎么了?” 冷斯晟没马上回答,而是专注在资料上。将资料全部看完后,递到慕绍谦面前。慕绍谦看完资料神情跟反应跟冷斯晟完全大反差。 “哈哈,不是吧。冷裴昊是青帮的首领?是我看错了,还是冷毅差错资料了!” “我相信冷毅的能力。” 慕绍谦点了点头,但他还是不信,青帮的首领是冷裴昊。他知道一直被慕皇海洗脑的时候,他去过罗马,跟冷裴昊照过几次面。“这只耗子怎么会是青帮的首领。” 冷斯晟也想知道,从他去s市找天蓝后,冷毅几乎是每天跟他报道罗马的情况,他早就把这个扶不起的阿斗冷裴昊不看在眼里。 没想到,一年后,这小子当上了青帮的首领。 突然,冷斯晟的手机响了全文阅读。是一个未知号码…… “喂……” 电话才接通,马上传来冷裴昊哼哼哈哈的语气:“冷四成,有没收到我的资料?” “我没兴趣听你废话。”冷斯晟说着要挂,就算他是青帮首领怎么了,就代表他有实力打垮自己吗? “如果关于沈天蓝流产的事呢?” 冷斯晟握紧电话,咽了咽口水。“那天你也在场?” 电话那头先是冷裴昊一段自豪的哈哈声。“哎,星野川子那个白痴,爱你爱到真是疯狂。她……现在在你手上吧?” “想要救她,那就看你有没这个本事,青帮首领。” “笑话,我巴不得她死,求求你,千万别让那个女人活着。” “你放心,她不会活太久,你也是。” “是吗?是不是害得沈天蓝流产的人,你都会亲手解决?” “对!” 冷斯晟的肯定,没能让冷裴昊慌张,又是一阵哈哈声。“冷斯晟,说话得算话,我爆个料给你,看你这么心平气和,肯定不知道。” “你想说什么。” “知道我跟星野川子是怎么混入婚礼现场的吗?……是我的小姑姑,也就是你那伟大妈,冷曼薇!是她,带我跟星野川子去休息室的,看着我们把打胎药注入沈天蓝身体里的。而且……那种药物可能会导致不孕,哈哈哈……” 怒火在胸口烈烈地烧了起来,总是自持冷静的他,被彻底激怒了。 “发生什么事了。” 冷斯晟拿起车钥匙,驾车去关着星野川子的废区。 看守的人替他开门,走进废区的时候,一个流浪汉正趴在星野川子身上卖力。 “滚出去。” 流浪汉从星野川子身上离开,慌里慌张穿好破烂脏兮兮的裤子往外走。 冷斯晟在星野川子旁边蹲了下来。“你给蓝蓝注入的是什么打胎药?” “让她一辈子都生不了孩子的药。”星野川子充满恶意的说着。 动作几乎是在瞬间完成,明明还隔着些许距离的冷斯晟突地上前,夹带着惊人的气势,伸手一把扣住星野川子的脖子,不可置信地瞪视着她。他以为,这场意外,是天蓝反抗而造成普通流产。“你这个该死的女人……我要你下地狱。”冷斯晟怒吼。 啪! 一记猛烈的巴掌,几乎掴晕了星野川子。她整个人踉跄跌坐在地板上,但她不认输,尽管脸上一阵又麻又辣,她扔倔强地瞪着被激怒的冷斯晟。 匆匆忙忙赶来的慕绍谦见到此景,差不多能猜出冷斯晟这么激愤是什么原因。 冷斯晟从腰间掏出枪支,准备开枪之际,慕绍谦阻止了。“你说过,要她生不如死。何必浪费子弹?” 没错,一枪毙了她简直太便宜她了。而且,冷裴昊以星野家女婿当上青帮首领。他打电话来,无非就是激怒他,好一枪打死星野川子,这样,他的首领位置才会当得顺风顺水。 青帮一直都是以星野家族传下来的。现在让冷裴昊捡到便宜。星野川子不能死,说不定,以后她会是冷裴昊的克星。 后来,冷斯晟不知道是带着什么心情回到家的。 * “蓝蓝,我亲自炖了点烫,给你补身子。” 天蓝看着热乎乎,香味扑鼻而来的鸡汤。“放的又是什么药?让我失忆?还是……让我疯掉。” 冷曼薇放下汤,她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资格去生气了。“来,蓝蓝,趁热喝吧。” “冷曼薇,你已经被我列入沈天蓝人生的黑名单。” “我知道,你在怪我,可是,我是真的舍不得晟晟……而且,那天是我一时糊涂。” 一时糊涂?好一个理由。天蓝没打算跟冷曼薇多说话。静下来的房间,天蓝听到楼梯口传来的上楼声,这个时间,还有那个节奏…… 是冷斯晟。 天蓝转身面向冷曼薇,“把汤端过来。” 听到天蓝啃喝汤,冷曼薇很快就端起汤往天蓝方向走去。天蓝在她不知觉的情况下,已经慢慢移到靠近门。 当冷曼薇把汤端到自己面前时,天蓝浅浅一笑:“我不会原谅你的。” 冷曼薇一愣? 天蓝语毕,夺过冷曼薇手上的汤,很自然的一个假动作将汤撒在自己身上。 “我不会,我不会抢走斯晟的。” 刚走到房门口就听到房里传出天蓝带着哭腔的话。冷斯晟马上进房。 看到天蓝胸口一团脏,领口,手臂都红彤彤的。整个人一直后退,而冷曼薇又一个劲的往天蓝走去。 “薇姨,真的。我不会抢走斯晟的。” 冷斯晟走了过去,一把将冷曼薇扯开。看着天蓝:“你没事吧,告诉我,哪里痛。” 天蓝的泪来得很及时,哭着回答:“被……被烫的地方都好痛。” 这时,婕妤听到动静,也走了进来。“发生什么事,蓝蓝,你手臂怎么这么红。” 婕妤关心天蓝的时候,冷斯晟将目光落在一旁的冷曼薇。 “帮我照顾蓝蓝。……妈,你跟我出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冷曼薇房间里,冷斯晟锁上门。 “为什么要那样对蓝蓝。” “晟晟,刚刚那事……是……”冷曼薇欲言又止,刚刚那事,明明就是天蓝故意把汤往自己身上倒,冷曼薇也不是不懂,她的用意是什么。 不过,她忍住。谁叫她害天蓝痛失孩子。 “我想蓝蓝身体快点好,就炖了鸡汤给她。可惜太烫了,我不小心……” “是不小心,还是故意?” 冷曼薇没想到,冷斯晟会这样反问。“你认为我会伤害蓝蓝吗?” “妈,你敢说,你没有做过伤害蓝蓝的事?” 冷曼薇的性格也是温柔,顺从。被冷斯晟这么一吼,她也有点怒意:“一碗鸡汤能伤害到蓝蓝?就算烫到,也只是皮肤受点伤,不会出事。” 见冷曼薇不但没有愧疚,还一副没事的样。冷斯晟面无表情看着冷曼薇。“真的需要我说清楚吗?” “我……你,你知道什么?”冷曼薇脸色难看。 “要我明说吗?要我告诉你,我已经知道你跟星野川子还有冷裴昊那畜生联合起来用非法药物导致蓝蓝流产吗。”冷斯晟冷着声吼着。 知道婚礼当天真相被揭穿,冷曼薇骇膛双眸,急步后退。 望着冷曼薇因心虚狼狈而一再避开冷斯晟注视的眼,他知道自己已经不需要冷曼薇的亲口承认,他的心冷寒着。 “妈,你怎么忍着这样对待蓝蓝?她是那样的善良,那样的柔顺……而你居然……” “晟晟,我……”见到冷斯晟眼底的指责与不谅解,冷曼薇怔住而说不出一句话。 “我真没想到,我是那么信任的妈,居然会是害死我孩子的凶手之一。”看着一手养大自己的冷曼薇,他的声音在颤抖。 “晟晟,听……听我说……我……”冷曼薇脸色惊变,想诉说她的苦衷。 但,想到今天中午婕妤的话,想到婚礼当天天蓝要保护她的话,想到天蓝因为她的不理解而痛苦流产的画面…… 她,再也说不一句话。 当时,冷曼薇也不知道是被什么蛊惑,会相信星野川子的话。做了这种人神共愤,不可饶恕的错事最新章节。现在能做的不是解释,而是拟补。 要不然,她真的会失去冷斯晟这个儿子。 “对不起,晟晟,是我,是我害死你跟蓝蓝的孩子。”迟来的良心,教冷曼薇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她双肩顿然垮下。 虽然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冷曼薇的回答依然震痛了冷斯晟的心。 “妈,为什么……为什么你……”冷斯晟悲愤骇然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颜面无存对儿子悲痛至极的眼眸,冷曼薇终于低了下头,像是在瞬间老了二,三十岁。她驼了背,身形佝偻,眸中利芒缓缓褪去…… “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紧握颤抖双手,冷斯晟悲愤怒吼。“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爱的人?怎么可以这样伤害蓝蓝,她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 冷斯晟失控着。他现在总算明白,为什么天蓝醒来那天看冷曼薇的眼神不一样,尤其是在得知自己失去孩子那一刻,她目无尊长地对着冷曼薇吼着。 之前,冷斯晟以为,天蓝这是一时接受不了失去孩子,见谁都心情不好。现在,他总是明白了,原来冷曼薇也参与这件让他愤恨的事中! “晟晟!”听着儿子发自内心的痛吼,冷曼薇僵了身子,说不出一句话。 “你做出这样的事,你叫我要怎么原谅你,又叫我以后怎么去面对蓝蓝?”虽然天蓝没有大吵大闹,可冷斯晟知道,她知道,他们从小母子相依为命,她不想破坏他们母子关系。 “没关系,我……我会求蓝蓝原谅我,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一点都不管你的事。晟晟……”不想让冷斯晟这样生气,不想让自己失去儿子的心,冷曼薇紧急的说着。 “不关我的事?真的一点都不管我的事吗?”冷斯晟忽而冷然一笑。 “当然不关你的事,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冷曼薇急声道。 “不,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以为我可以让你们放下过去的恩怨,非要跟蓝蓝举行婚礼,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是的,这一切都是他的错。 “不是你的错,晟晟!明天我不会离开美国,我要留在罗马。直到蓝蓝原谅我。” “不用。你留在蓝蓝身边,只会让蓝蓝想起失去孩子的事。今天晚上,你就跟民民回罗马,我会让冷毅安排。”冷斯晟说着,离开冷曼薇房间。 另一边房间里,在婕妤的帮助下,天蓝换了件新的睡裙。 婕妤拿着棉花棒沾着药膏,小心翼翼往天蓝手臂抹。 不知道为什么,婕妤觉得天蓝有点反常。“蓝蓝……” 嗯? 婕妤还以为她没感觉呢,“刚刚……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只是浪费了一碗汤。”天蓝说的很淡定,仿佛手上跟胸口的烫伤完全不痛。 此时,冷斯晟开门进来。婕妤很自觉的起身将药膏一些物品交给冷斯晟。 “蓝蓝手臂上,我已经擦完了,她胸口不让我擦。” “我知道了。” “对了,你没事别总是往外跑,蓝蓝在这个时候很需要你。” 冷斯晟嗯了声,他明白。之前以为天蓝康复很快,没想到是一直在逞强。 走过去,坐在床沿上。很清楚的看到天蓝锁骨那一部分全部被烫红。 冷斯晟放下药膏,探手慢慢解开天蓝的扣子,更多被烫红的皮肤呈现在他面前。冷斯晟心疼的揪着眉头。 “我已经全部都知道了。是我妈间接害死我们的宝宝。” 全都知道了? “没关系,我们还年轻,还会有宝宝的。” 听到天蓝这话,冷斯晟想到,冷裴昊的话。可能导致不孕的药物…… 不孕!如果让天蓝知道,是多大的伤害。 想着,冷斯晟红了眼眶。男儿有泪不轻弹,可他控制不住,而且他也不介意让天蓝看到自己哭的样子。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一个伤害了其中一个,他实在没办法…… 天蓝凑上自己的唇,吻掉冷斯晟的眼泪,她就知道。如果让冷斯晟知道整件事的真相。也会跟她一样痛苦。 “别哭,哭是弱者的形象。我们不能当弱者被欺负。” 冷斯晟没想到,自己曾经对天蓝说过的话,如今轮到她对自己说。 没错,弱者只有被欺负的份。看来,想要过安稳的生活,就得把身边的绊脚石全部清除。 这天夜里,冷斯晟从背后搂着天蓝。一直无法闭上眼进入睡眠状态。 “还没睡?”天蓝亦是,心思杂乱。察觉到冷斯晟呼出来的气息不像是睡着,她问。 冷斯晟轻轻啄了下天蓝颈项:“蓝蓝,对不起。” “这三个字,是替薇姨说的吗?” 她对他,真的很了解。 “我答应你,我会让我妈消失在你面前。” “斯晟,刚刚是我诬陷薇姨,把汤往自己身上倒。”天蓝很平静的说出口。 其实冷斯晟早就猜到了。但是他不怪她。 “下次,要反击别伤害自己。你做什么,我都支持。” “薇姨那么疼你,你又那么孝顺。” 冷斯晟微微一笑,这个笨蛋。还说自己会耍狠。居然通过伤害自己来惩罚别人,真是笨蛋一枚。 “她是我妈,没错。但是,我更在乎你……” 冷斯晟,有你这句话就够了。但是,我还是没办法原谅冷曼薇。天蓝心里默默说着。她知道,其实冷斯晟是很希望她原谅冷曼薇的。尽管嘴上没说,但是她明白。 * 翌日清晨,这是天蓝从出事后,唯一一次醒来能看到冷斯晟身影的一天早上。 床头的一直很安静,天蓝以为他今天不忙,所以才会陪她。 原谅,他关机。 冷斯晟跟天蓝下楼的时候,冷曼薇还在。 “起床了阿,来,蓝蓝,我特地为你弄了早餐。” 见冷曼薇没回罗马,冷斯晟开机。屏幕马上显示n个未接电话。其中有一半是冷毅跟冷斯民打的。 冷斯晟走到一旁,致电给冷斯民。 “你人在哪里?” “我已经在罗马了。……妈说,要得到嫂子的原谅,不肯回罗马。” “民民,在罗马小心点。” 挂掉电话,冷斯晟走到天蓝身旁。气氛有点尴尬…… “今天人都在这里,我要说清楚几件事。” 是啊,今天奇迹般的全部人都在。 “炎门跟青帮一直有过节,现在青帮的首领,是冷裴昊。虽然他没什么能力,但是青帮有足够能力让他跟炎门作对,我希望,现在除了我们自己人,谁都不要信。” 冷斯晟说到此,冷曼薇不自觉底下头。 “还有,你们上一代的恩怨,我不想管。” 恩怨,还有什么恩怨。已经全部说开了不是。 “好了,晟晟,快点吃早餐吧,你饿没关系,蓝蓝可不能饿到。”冷曼薇知道她开口的话,天蓝不会吃。 “总之,我不想看到我们这一家人,因为别人的话而不信任自己人。” 冷斯晟的话,除了慕绍谦跟白妮婷外,慕皇海跟婕妤一下就听出这其中的意思。尤其是婕妤……。

上一篇   【080】晚安,宝宝

下一篇   【082】抛砖引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