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抛砖引玉 - 黑道总裁惹火妻

【082】抛砖引玉

“冷斯晟,你现在不会是想要我喊她……妈吧?” 慕绍谦无厘头的一个问题,让大家有点尴尬。 冷曼薇呵呵几声,“不用,你就跟蓝蓝一样,喊我薇姨吧。” 慕皇海咳咳了几声,昨晚婕妤把自己告诉冷曼薇真相的事告诉他,请他原谅的时候,他就猜到,婚礼上的事十有**跟冷曼薇有关,他猜得一点都没错。 冷曼薇不会让天蓝顺利嫁给冷斯晟。只是没想到,会是一个悲剧发生。 不过,事情过去了。他也不会旧事重提。 “绍谦,斯晟现在都喊阿海爸了,你也该放下恩怨。” “我没什么恩怨,只是人家比较喜欢冷斯晟。”慕绍谦是凭自己感觉说的。 “不会,你跟晟晟一样,都是我的儿子。我怎么会不喜欢。” “是吗?”一直不开口的天蓝,突然冒出这句话。那天,她为了保护孩子,说过,就算孩子是慕绍谦的,也是您的孙子。可惜,冷曼薇无动于衷。 还是眼睁睁看着他们伤害她,想着……天蓝手中握得杯子越握越紧。 冷斯晟的大掌覆盖天蓝的手,贴耳轻语:“别这样,蓝蓝。” 天蓝强忍着怒意,露出笑容:“我没事。” 目前情势来说,关键点在冷曼薇身上。她叹了口气:“是我活该,我做了那么多坏事。现在就是报应的时候。蓝蓝,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如果你能让宝宝回到我身上,我就接受你的‘对不起’。”天蓝说的很坚定 “那还不容易,叫冷斯晟努力就好了。”慕绍谦故意在这尴尬的气氛说着。 可似乎并没缓解气氛,白妮婷这时也开口:“警察局有事,我得尽快回罗马。绍谦会陪我一起去。” “那民民拜托你,绍谦。”冷曼薇一直担心冷斯民有危险,如果慕绍谦跟白妮婷回罗马的话,那她就放心多了。 突然一句亲昵的话语,让慕绍谦一愣。“你不说,我也会的。”虽然冷斯民没喊他哥,可至少,两人见面没有起冲突。 “吃早餐吧,再不吃就成午餐了。”一直没开口的慕皇海说了句实际话。 现在算是所有误会谜团都解开了。大家也没什么顾虑。白妮婷回罗马复职,慕绍谦也跟着她一起去罗马。 可天蓝对冷曼薇的态度,犹如冰山的冷度。似乎没办法回到过去…… 冷曼薇曾求冷斯晟帮自己说好话,可惜,冷斯晟也是无能为力。他也希望天蓝能够原谅冷曼薇,如果真的只是普通流产,或许天蓝不会那么介意,冷斯晟也不会那么无助。 这很有可能关系到天蓝以后都不能当妈妈。 三个月下来,一切像是回到了远点。 中央情报局。 办公室里,神情凝重的两人对望着,白发蓝眼,身材微胖的主管坐在办公桌后,曲起的手指规律地敲击桌面,发出叩叩声响。 随着声音越响越急,不难看出他此刻烦躁的心思。 “斯晟,我算是看着你长大的吧?”桌面敲击声中断,办公桌后的主管急切地接着说:“你能够成为炎门的首领,我很替你开心,可惜你一直被自己人出卖,你也无动于衷,不采取行动……你是想让我把这些东西交给fbi吗?” 砰的一声,因为越说越激动,白发蓝眼的微胖主管双手用力的拍落在桌面,他用肥胖的屁股推开座椅,气愤地撑直双手站起。 冷斯晟慢条斯理拿过桌上的厚厚的一叠资料,而后,先前凝重的神情,刷地一下子由他俊逸的容易上消失,仿佛从不曾存在。 “没想到,肥龙还有这么细腻的一面,居然连我最小一笔交易的金额,他都这么清楚。” “你还笑得出来阿,知不知道fbi已经开始注意你了。” “fbi不是调查大宗命案的吗?怎么连我这种小角色也在乎。” 小角色?其实中央情报局调查冷斯晟的资料,已经整整有五年之久全文阅读。从一笔高达百亿美金的金额,异常汇入拉斯维加斯的一家观光赌场饭店。几日之后汇出开始…… 熟悉金融业运作的人都知道,这样的行为被称为洗钱,就是将一些不法所得,经过看似正常管道转换,变成合法。 而这个饭店的法定代表人,正是目前道上领域中的翘楚。人称炎门四爷的冷斯晟。 保罗看了冷斯晟一眼,重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手指又叩叩敲着桌面。“你手上的大宗命案还少吗?” 冷斯晟耸耸肩,“能让我亲自动手的人,可是少之又少,我手上怎么会有大宗命案。” “是吗?”保罗又抬起肥硕的下颚,朝冷斯晟望了眼。又将一份资料递上:“有人报案,说星野川子死在你手上……连尸体都被你毁了。” 笑话,星野川子好好的活着呢。只是活得有点痛苦罢了。 “不想知道报案人是谁吗?” “除了冷裴昊,还有其他人吗?” 哈哈哈哈!保罗朝着冷斯晟大笑,果然还是他所认识的冷斯晟。保罗是个很典型的大男人主义者,不仅如此,他还有着严重的种族歧视。 一开始华人形象的冷斯晟并没被他看好,冷斯晟第一次开枪杀人的时候,保罗还是个小警察,当初,他也是一直想要抓住冷斯晟。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鬼使神差放了冷斯晟。 而接下来的时间里,冷斯晟靠实力成了炎门的首领。而冷斯晟也没忘记保罗当初的手下留情,一直在暗中帮助保罗公事,私事的所有一切。 以致于现在有众多举报信投向情报局时,保罗这个主管将所有资料拦下。 保罗哼了声,肥胖下巴略扬高度。“你婚礼上的事,我听说了。我现在就问你一个问题,星野川子,是死是活。” 青帮并没有被连根拔起,无非就是死了个首领。保罗多多少少也懂得炎门跟青帮的恩怨。 “星野川子没死,不过离死不远。” “你这臭小子,是想在美国搞个轰动的两帮对战?”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怕死。”冷斯晟有点无语。 “怕死就不会利用职权帮你拦下这些资料了。” “你放心,我保证不会再有我冷斯晟的名字出现在情报局了。” 保罗端起水杯,希望如此。 黑色宾士特制房车以平稳速度往前行驶,街景纷纷朝后退掠,来不及欣赏,就已经消失在车窗上。 冷斯晟坐在后座,他的身旁坐着天蓝。前座开车的是冷毅,而副驾驶上坐着的则是凯琳。 “怎么了?你的心情好像很好。”冷斯晟发觉,一路上天蓝的嘴角始终挂着愉悦的笑。 “嗯!是很不错。”天蓝扬扬眉,视线由窗外拉回,落在冷斯晟脸上。“你呢?我看你的心情似乎也不错。居然没因为肥龙哥出卖你而受到太多影响,有什么好事发生吗?” 冷斯晟伸直双手,扭扭僵硬的筋骨,他将手掌交叠于脑后,很随性的微眯起双眼,打量了下前座挡风玻璃上的后照镜。 照后镜中映着一部同款的黑色宾士车,两部车中,分别搭载着炎门顶级护卫,三辆车程了一直线行驶,是标准的护卫方式。 “先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开心,我就告诉我的。”冷斯晟侧过脸望着天蓝,微掀的嘴角泄露了愉悦的痕迹。 “先不告诉你,因为我还没确定。”天蓝的心情确实是好极了。因为按照生理期来算,她的月事已经晚了一星期。天蓝双手交握,拱起手来,撑在颚下看着冷斯晟。 “这样阿!”冷斯晟难得地嘴角微勾,又笑笑。因为只要看到天蓝开心笑着,他就算遇到再不开心的事情,他也会跟着开心。 副驾驶座上的凯琳从照后镜看了两人一眼。虽然她的好奇心很重,但还是不想破坏这种难得一见的画面,之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她深知对天蓝的打击很大。 一个游戏一旦开始,没玩到尽兴,冷斯晟是不可能收手。 他伸长腿,用脚尖踢了凯琳的座位。“我要的资料呢?” 凯琳先愣了下,很快地反应过来。将资料往后座递,补上一句:“有人看到肥龙跟冷裴昊在一起。” 冷斯晟挑起一眉,伸手接过资料。 车内暂时沉默下来,冷斯晟神情专注,边看着周中资料,边不自觉地咧嘴轻笑。 车子往前又驶过了数个借口,酒店已近在眼前。 放下手中的资料,冷斯晟将视线拉高。牵着天蓝的手,没有任何保护下踏进酒店。 车上的凯琳终于按耐不住好奇心了。“哥,爷跟蓝蓝来酒店,不会是开房吧?” “等会你就知道了。” “恐怕等下爷会遭受青帮的埋伏。” 冷毅没有多说话,将车子开离酒店,跟随的两辆车也一同离开。 总统套房里。 冷斯晟一进房间就察觉到房间里有除了他跟天蓝以外,还有第三者存在。 “蓝蓝,我先去洗个澡,你等我。”微笑再度挂上冷斯晟的嘴角, 天蓝有点不解。但来不及,冷斯晟已经拿着浴巾走进浴室了。 天蓝坐在床沿上,浴室里马上传出水声。 出门的时候搞那么大动静,就是为了来酒店洗澡开房?天蓝觉得有点可笑。 可笑意并没有在她脸上多留,因为从衣橱中闪出一抹黑影,而这个黑影正拿枪指着她。 “不想死,就乖乖安静着。” 天蓝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她才不会因为死而感到害怕。可她才刚怀疑自己怀孕,不能再次因为意外,失去宝宝。 冷汗经由掌心透过指间,一滴一滴地由天蓝指尖滴落到脚下的柔软地毯,她认为自己的小命就要不保了。 “冷斯晟,想要你的女人活命,就乖乖地滚出来受死。”杀手说。 回应他的,是浴室里传来的水声。 “冷斯晟……”杀手再度开口,扣着扳机的一指又往下深按了些。 回应他的仍是浴室里的水声,但这一回略有不同,伴随之后的是喀的一记响声,随即,室内暗了下来。 不像刚刚点着昏黄的灯光,是完全的黑暗,几乎暗得伸手不见五指。 没预料到这样的突然状况,杀手一时慌了手脚,待他拉回注意力,一记重击已朝着他的脑门袭来。 砰的一声,杀手往后颠了几步,背脊狠狠撞上墙面。 冷斯晟利用机会拉起天蓝的手。“跟我来。”他带着她冲向房间。 pong!pong……杀手稳住脚步,朝着两人连开数枪,只见冷斯晟转过身去,朝着杀手丢出一个不明物体。 杀手见状,枪法准确地射中那物体,瞬间,轰地一声,那不明物体似炸弹一样爆散开来。 啊……杀手喊叫,握枪的手和半边身体起火燃烧。 火光四射,破裂开来的火花掉落在地毯上,火苗迅速地蔓延开来。 “你丢了什么东西?”天蓝被那火光吓到。 “三分之二瓶的顶级伏特加。”冷斯晟带着天蓝冲向房门口。 铃铃铃!火警警报器在这时响起,整个总统套房天花板的自动撒水系统瞬间启动。 霎那,水气弥漫,似下起了午后阵雨,先被火烧又被淋得一身湿的杀手见先机已失,赶紧跳窗遁入下一个楼层的阳台逃离。 冷斯晟搂着天蓝才冲出房门,慕绍谦带着几名手下赶上来。 “四爷,沈小姐。你们没事吧?”总统套房里一团乱,莫非冷斯晟真遭到袭击,冷毅开始厌恶凯琳那张的乌鸦嘴。 “不用去追了txt下载。”冷斯晟的眼力一向惊人,就算再黑暗中,他仍能将敌人看得一清二楚。“查查看炎门里,谁的骨架高瘦,面颊凹陷,身高差并不多一米九。” 敢单独办事的人,绝对非一般人物。可能是青帮的人,也有可能是炎门的人。 离开酒店后,冷斯晟一伙人回到了炎门总部。 坐在单座沙发上,冷斯晟一双修长的腿轻轻交叠,一指缓缓敲击着沙发的扶手,发出微闷的扣扣响声。 “刚刚你是故意把我当诱饵阿。” 冷斯晟是一匹狼,一匹披着羊皮,故装无伤,以痞子的外貌让人降低心防,实则狠厉的恶狼。 看了天蓝一眼,冷斯晟并没应声,而是等着刚进门的冷毅走进,将手中资料递上。 “四爷,你说的没错,是我们自己的人没错。” 冷斯晟仍旧不语,指尖敲着沙发扶手的节奏没变,在伸手接过冷毅递过来的资料同时,他也将眸光拉向天蓝:“我先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觉得这里挺好的。”迎着冷斯晟的眸光,天蓝挑挑眉。冷裴昊派杀手刺杀冷斯晟,不管是私怨,新仇,还是旧恨。抑或者是另一场可怕风暴到来前的预告行动? 总之,她的目标就是亲自弄死冷裴昊。 冷斯晟看着天蓝,恋人的眸光在空气中交会,他一眼就望出了天蓝眼底过份灿烂的光彩,那似乎在预告着什么。 抿紧的唇线往下显露出微弯的弧度,表示极不认同她的话。“但我不想你在这。” 就怕她也一同陷入随时丧命氛围中,成为青帮狙击的目标。 “是噢,如果我非要留下来呢。”冷斯晟的话过于直接,直接得让天蓝不悦。 现在才说不想留她,晚了。 “蓝蓝,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总之,婚礼上的事,我会处理。现在,我派人送你回去。”突地,冷斯晟一掌拍在沙发上,用力站起。 不知是冷斯晟的身高优势,还是他此刻严肃的脸孔,可怕的气势,竟让天蓝一时找不出话来反驳,小嘴张张合合了几回,只能无声回望。 “冷毅,找两个手下护送她回去。”冷斯晟又深深地看了天蓝一眼,转过身躯往房内走,摆明了多余的话不用再说。 “冷斯晟!”天蓝突然反应,因为冷斯晟的突然变脸气得在他的身后跳脚。 然而,冷斯晟只能视而不见。 “沈小姐,我们走吧。”一旁的冷毅上前,摆出一个请的姿势。 天蓝看看冷毅,又扭头看看冷斯晟渐渐走远的身影。“既然,你不让我参与,那我只好以沈天蓝的身份约冷裴昊出来。” 她的话很成功的让冷斯晟把她留下。 刚刚确实是冷斯晟把天蓝当诱饵,不过,他确信那个杀手的目标是他,充其量也只会拿天蓝当威胁他的把柄。绝对不会伤害到她! 很快,冷毅就将杀手资料查出。 “四爷,如果没错的话,那个杀手应该是肥龙身边的火犬。” 他猜的没错。有过正面交锋,冷斯晟对杀手的印象深刻。以为冷裴昊窝囊到三个月都没有任何动静,原来是想让炎门窝里反,选的合作对象还是炎门比较有威望的肥龙。 真是不简单阿。 “四爷,那我们接下来是不是要……” “按兵不动。”冷斯晟确信肥龙第一次失败,一定会再采取第二次行动。 不过,他愿意给肥龙一次机会。“冷毅,约肥龙出来。” “是,我马上去办。” 处理完正经事,那就该算算私事。 天蓝双手环于胸前,一副要找冷斯晟算账的样瞪着冷斯晟。 “好了,别生气了。”冷斯晟也不想的,他早就料到会有人对他下手。 但是道上的杀手,都对他有所顾及。没有一定的把握是不会现身对他下手。所以冷斯晟才会故意演那场戏。 听完冷斯晟的解释,天蓝气更大了。 “原来我在你心目中是个砖头阿。” “砖头?” “没听过,抛砖引玉吗?” 冷斯晟噗呲笑着,将天蓝搂进怀里。天蓝很敏感的将他的大掌安放在自己腹部上。“本来呢,我很生气,但是,看在宝宝的份上,我原谅你。” 宝宝?冷斯晟身子一僵。她最近这么开心,是因为怀孕。可是,冷裴昊不是说,那种药物有很大的几率导致不孕…… “检查了吗?” “还没有,但是,我有股感觉,宝宝就在我肚子里。而且你不觉得,我最近也胖了吗?”天蓝说着站了起来,在冷斯晟面前转了一圈。 冷斯晟也站起身,大掌拉起天蓝的双手。“一会我陪你去检查。” 天蓝摇摇头,“斯晟,我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而且,我还不确定,我是不是真的怀孕。”除了月事拖迟一星期外,她没有之前那种呕吐,瞌睡的状态。 她是想有这些征兆,再去医院检查。 * 某商场餐厅里。 肥龙赴约了。只是他很好奇,冷斯晟为什么会约他来这个地方。 “听说你今天早上在酒店遭遇杀手了?”肥龙主动开腔。 冷斯晟浅浅一笑。也顺道搭腔:“是阿,也不知道得罪谁了。” 不知道得罪谁了?肥龙眉头一蹙,真的假的?他会不知道自己得罪谁!这么说来,火犬的身份没曝光。 一想到此,肥龙笑了起来。冷四爷的实力,今非昔比阿。 “阿猛的事……”冷斯晟拖长了尾音。 听到自己儿子的名字,肥龙端茶的手抖了一下。为了不让冷斯晟起疑心,他马上又笑了起来,一副理所当然的样:“阿猛出卖炎门,你能给他留条活口。我已经感谢你了。” “既然你都知道我痛恨叛徒,为什么还要出卖我,出卖炎门。” 玩心计,冷斯晟没耐心了。两个大男人又不是女人,玩什么勾心斗角。 “原来你都知道了,好……那我也不装的那么辛苦了。”肥龙放下茶杯。继续开口:“我已经将近几年炎门所有的交易以匿名信件邮递给中央情报局……” “我知道,我好久没跟保罗见面了,因为你的举报,我得谢谢你,让他抽空见我。” 肥龙一愣。“或许,还有件事,你不知道。” “是想说,今天早上要杀我的杀手,是你的人,火犬呢,还是想要告诉我,你想要炎门首领的位置。” 哈哈!肥龙又是一阵装镇定笑声。“原来这三个月,你一直在装俗仔阿?真看不出来,四爷还有这种天分。” “肥龙,我今天只带了冷毅过来,就是想要给你一次机会。” “你不杀我?” “我知道,你是因为阿猛的事,一时受不了冷裴昊的蛊惑,才会背叛我。现在,我只要你的答案……” 肥龙没有接话,沉着眼眸,似乎在想着自己跟冷裴昊合作的利益大,还是继续为冷斯晟效命好? 犹豫之际,他的电话响了。冷斯晟没有特别注意来电显示,但他知道,此时打电话过来的,肯定是冷裴昊。 果然,肥龙接起电话,神情瞬间变得不自然。 “介不介意让我跟他说几句?” 肥龙一惊,在嗯哈几句之后,他对电话:“他有话要跟你说。”得到同意,肥龙将电话递给冷斯晟。 冷斯晟哼笑一声,看来肥龙已经给他答案了最新章节。其实他并没有话想要跟冷裴昊说,只是想要看肥龙的态度。既然那么不珍惜他给的机会,那他也会以处理叛徒那样对待肥龙。 接过肥龙的电话,冷斯晟直接挂断。 这举动看的肥龙一头雾水。 “看来你怕他,比怕我多得多。”冷斯晟说着站了起来。“既然这样,我们没什么好谈的。我会通知下去,肥龙跟炎门没有任何关系。以后我们就是敌人了。” 冷斯晟欲走出餐厅,却不料被两名男人围住。他扭头看了眼肥龙。 “四爷,我为炎门的卖命的时候,你还只是个小混混。轮辈分,炎门首领位置应该是我肥龙的,而不是你冷斯晟的。想把我赶出炎门,哼!晚了……” 两名男人借着西装外套挡住枪口正指着冷斯晟,“得罪了,四爷。请跟我们来。” 冷斯晟哼哼一笑,“看谁的枪法快……” 两名男人为之一愣,眼神对望了下,同时偷偷敛下眼睑看西装里面的情况,见冷斯晟的两只手空荡荡的,这才稍稍放松状态。 这才刚刚一松懈,两名男人同时单膝跪倒。虽然只是bb弹,不会伤到人,但力度也足够让这两名训练过的男人感到疼痛。 冷斯晟微弯下腰,“你们是炎门的人,我不会伤害你们。但下次,我不保证。” 很明显,冷斯晟这是在告诫肥龙的手下,只要他一天是炎门的首领,他就会除去肥龙。自然而然,他们要是继续跟着肥龙的话,以后就不再是同门,而是敌人。 起身也走到餐厅外的肥龙,见到手下因为小腿疼痛而跪着。 肥龙突然明白为什么冷斯晟要约他来这种地方见面,而且还只带一个冷毅出来。原来就是看中这里是公共场合,冷斯晟真是有心了。 “记住你刚刚说的话,一定要跟我争首领位置。”冷斯晟说着先行离开。 回到车上的时候,冷斯晟才发现,坐在驾驶座上的人,不是冷毅,也不是凯琳。而是天蓝…… 看着她一身男性装扮,冷斯晟皱起眉头。 “冷毅呢?” “去办其他事了,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天蓝边驾着车边回答。 “回家。”冷斯晟很快吐出这二字。 天蓝瞥眼看了眼冷斯晟,“回家?可是,刚刚冷毅说,你还有个重要的地方要去。” 冷斯晟突然想到什么,眉头再次蹙起:“刚刚那两枪,是你开的?” “技术不错吧?” 冷斯晟没接话。 车子没行驶多久,天蓝就察觉到不对劲。副驾驶上的冷斯晟正闭目养神着,像是不知道。此时,天蓝也没打算惊扰他,而是慢慢行驶着观察后面那辆跟了她两条路的车是不是在跟踪自己。 毕竟自己开的这条路是繁华区。 为了确信,天蓝将车子驶进一个较为车辆行驶的马路。很不凑巧,那辆车还是跟在后面,天蓝放慢车速,想要看清楚车上的人。 好像是刚刚在大厦里,她瞄准的目标。后座还有人,碍于光线问题,她没能看仔细。 跟踪她车辆的人以为这个条死路,便加快速度贴近天蓝的车。 毫无预计,车头猛地撞击了下车尾。 这一撞击,也让小休的冷斯晟猛的一醒。第一时间往后方镜看去。他一下就认出那是肥龙的车。 “小心点。” 天蓝勾唇浅笑,车子驶出小路时,猛踩油门,穿搜于车群中。 肥龙的车也紧跟在后面。 “前面右拐……” 右拐?天蓝对美国的路不是很熟,但还是知道前面右拐就是警察局了。冷斯晟这是要让警察帮助? 想到此,天蓝突地笑了起来。 “肥龙哥都敢背叛你,他还会怕警察吗?”说着,天蓝准备右拐驶进。 “至少可以保你安全。” 听到这么一句‘看不起’她的话,天蓝猛地向左打方向盘。车子瞬间在十字路口漂移着。她这一举动让冷斯晟吃惊。 倒是让肥龙咒骂,该死!因为他的车为了立马打转方向,跟斜对面的车来个亲密接触。 “我跟你在一起这么久了,为什么你还是把我当易碎的花瓶一样保护?”天蓝脸上的微笑不在。 冷斯晟没有接话,他明白,天蓝是认真的。 从后方镜看到肥龙那辆车头因为刚刚意外被撞凹的车再次追尾。 天蓝没有任何惊慌,害怕。再次将油门踩到底…… 几番左拐右拐,天蓝总算摆脱肥龙的车。正在天蓝准备向冷斯晟炫耀自己可以摆平的时候,她突然听到…… 滴,滴,滴…… 冷斯晟这时也听到。 两人对望着,都很敏感这种声音。天蓝知道那是什么声音,将车子开到港口。 天蓝把安全键打开,两人不约而同解开安全带,车速没减。 同一时间,冷斯晟跟天蓝打开车门,在车子要驶进大海的时候,两人在关键时刻从车上一跃而出。 车上的炸弹此时也没声了,车子在半空中,bong的一声炸开。 在地上打滚的天蓝撞上围堵港口的石栏上。 “蓝蓝……蓝蓝……”冷斯晟快速起身回到天蓝身边。看到天蓝额上的伤口,紧张着。 天蓝晃了晃神,“我没事,你放心。” 这车是自己车,怎么会有炸弹。看来得尽快除掉肥龙,这家伙被冷裴昊以助他当上首领的诱惑,一直利用他。这种蠢人,也不值得同情。 冷斯晟坐在检查室外等着天蓝出来。 他掏出手机致电给冷毅:“传下去,有关于肥龙的一切,都跟炎门没关系。还有,查出是谁车上动手脚。” 冷斯晟挂掉电话,炸弹是谁主使放在车上的,不用想都知道是冷裴昊。不然的话,肥龙在一直追击他们,为什么突然又那么容易被天蓝甩掉。 原来是有人打电话告诉他,他们车上有炸弹。 只要知道是谁听从冷裴昊的命令,在车上安装炸弹。他非要将那个人揪出来! “什么,不可能……不可能。”从检查室传出天蓝怒吼的声音。 冷斯晟第一时间冲了进去。只见天蓝拽着医生的衣领摇晃着。 发生什么事了?冷斯晟上前拉过天蓝,搂在怀里。 “斯晟,他骗我,他说我没有怀孕,而且还说什么怀孕的几率不大!他骗我。” 最害怕的一天终于来临了。冷斯晟将天蓝搂紧,给医生护士门使眼色,示意他们离开。 “没有怀孕就怀孕,你还有我。” 天蓝推开冷斯晟:“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上次流产可能会我这辈子都生不了宝宝。”每次只要天蓝一提到怀孕二字,冷斯晟的反应比天蓝还要敏感。 “对,我早就知道。但是,那只是可能。”冷斯晟说着上前再次搂着天蓝。 天蓝闹脾气的甩开冷斯晟:“冷斯晟,你又欺骗我。” “蓝蓝,我们讲讲道理,好不好。我瞒着你,是为了你好!” “为我好?”天蓝呵呵笑着,而后怒吼:“如果为我好,那你就应该一枪毙了冷曼薇。” 对天蓝突然一句话,冷斯晟无语的安静下来,原来这三个月,她还在介意这件事。 “蓝蓝,冷曼薇是我妈,你要我当个不仁不义的人吗?” 天蓝吸了吸鼻子。如果她重新怀孕上又或者不知道自己可能不孕的事,她对冷曼薇的恨还不至于这么深,深到想要她的命。 回到住所后,冷曼薇像往常一样对天蓝嘘寒问暖的,这次看到天蓝头上还缠着纱布,她更为紧张,原本想要上前询问。却没想到,天蓝直接越过她,上楼。 这让她觉得,之前的努力都是白费。 “晟晟,你怎么又惹蓝蓝生气了。” 冷斯晟也是气在头上,“我跟蓝蓝的事,你不用管。”说完也上楼回房。 一进房间,他就看到天蓝在收拾衣物。 “你这是什么意思?” 天蓝没作答,继续从衣橱里拿衣服放到床上。“这房间给你,我会搬到之前妮婷住的房间。从现在开始,你是你,我是我。” “你又在闹什么脾气。”这段时间冷斯晟也折磨得够累的。前几日如果不是听冷曼薇说,天蓝会对她笑了,像是原谅她的。他脸上才会重新挂上笑容。 “我们应该重新想一想,我们到底合不合适。”说着,天蓝拿着箱子欲离开房间。 “好阿。分开就分开,反正一开始,我们就不合适。”冷斯晟也是被激怒了。 天蓝没有停止,几步踏出房间。 * 天蓝坐在化妆台前,拿着长梳有气无力的刷着长发,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脸的无奈。 探手摸着自己的腹部,想起了那天医生的话。不孕,真的会不孕吗? 叩叩叩…… “进来,门没锁。” 天蓝继续在化妆台前弄自己的头发,当她通过镜子看到婕妤时,苦笑着。 “蓝蓝,你跟冷斯晟吵架了?” 天蓝蜻蜓点水般的点点头。 此时,一阵车子发动引擎开出车库的声音从天蓝没关的落地窗户传进房间,天蓝知道,冷斯晟又出门了。 婕妤上前关上落地窗户,又顺手拉上窗帘。 “虽然妈不知道,你们为什么吵架,但是妈知道,你很难过。” 天蓝缓了口气,没有作答。 “最近曼薇的行为,你也看到,她真的有在悔改。” “别跟我提这个人。” 见天蓝这么敏感,婕妤似乎能猜出来,这两人吵架的原因了。 跟流产的事,**不离十。 * 几日下来,冷战持续,刻意保持距离的天蓝跟冷斯晟已经形同陌路。 没有交谈的两人,都拼命找事让自己忙,好尽快结束这场痛苦‘暂时分开’的折腾。 天蓝知道冷斯晟从分房那天开始彻夜不归,夜夜失眠的她忍不住胡思乱想。 灯光幽暗的pub内,抑郁不欢的冷斯晟独自喝闷酒,虽然叼着香烟的他十分俊帅有型。可是没有太多女郎敢上前攀谈,因为他酷劲十足的冰山摸样令人退避三舍。 不过当然还是有一些胆色过人的美丽女郎勇于冒险犯难。假若能获得冷斯晟这种男人呢的垂青,那将会是一项很刺激的挑战,一名身材曼妙的女郎坐在冷斯晟身边,积极主动地想跟他攀谈。 冷斯晟不像外表般拒人于千里之外,亦没有想象中的粗暴难缠。女郎笑得很暧昧,无意间用肢体诱惑他。 冷斯晟倒像是被诱惑走一样,开始接受女郎进一步的主动。 突然有一双手将女郎从冷斯晟身上拉开。“你怎么回事,万一让蓝蓝看到,怎么办?” 冷斯晟这时才注意到,将女郎从他身上拉开的人是冷曼薇。 “我已经把蓝蓝伤得够深了,你还不讨好她,跟这种女人混在一起。” “妈,我的事你别管。” “我能不管吗?你这几天晚上夜不归宿的,蓝蓝也失眠了几晚,你还想继续精神上伤害她吗?” 冷斯晟也很讨厌现在的自己,这几天,炎门乱七八糟,他却没什么心情处理。任由炎门自相残杀。 “她现在连面都不肯见我。” “要进蓝蓝的房间,也不是件难事。” 冷斯晟眯眼看着冷曼薇…… * 当满身酒气的冷斯晟在深夜出现在房门口时,天蓝有点惊讶却没有表露出来,她搀扶他进房间醉倒在沙发上的他紧闭双目。 天蓝默然不语,替他预备解酒茶,小心帮他抹净脸,解开他衬衫的扣子,冷斯晟突地睁开眼睛,捉紧她的小手。 冷斯晟勾起一抹迷人的笑容扑向天蓝,与她一起倒在地上。 “蓝蓝,你爱我吗?”他问得极其直接。 他们很久没有探讨这个问题了,她很想回答,但她仍尽力保持冷静。因为她弄不清楚冷斯晟是真醉还是假疯,所以选择保持缄默。 “你是我的未婚妻。”他打了个酒嗝,大掌抚弄天蓝的秀发,不怀好意地在她颈项呵气。“我们不冷战了,好不好。” “冷斯晟,你喝醉了。”没有半分动摇的天蓝冷静自若。 “没有,我没有醉。”冷斯晟吻上天蓝的颈项,用力扯开她的衣领……这个让他牵肠挂肚,想得心痛的女人,他恨不得把她拆撕入腹,狠狠惩罚她。 冷斯晟突如其来的的举动让天蓝的大脑一片空白,猝然被人强吻,天蓝吓得开始反抗,怀念的熟悉男性气味充斥她口鼻,令人窒息的热吻猖獗欲狂。 虽然她很想再次怀上宝宝,可这个可恶霸道的男人呢,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从没估计她的感受,她可不是他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女人呢,天蓝气得用力咬他的唇。 冷斯晟停下来,饶富兴味地抚着肿痛的下唇,“你口口声声说爱我,但却不肯让我碰。”虎视眈眈地逼问天蓝。“你为什么拒绝我?” “你在说什么?你没喝醉?”天蓝轻拢秀发,深呼吸克制自己激昂的情绪。 “傻瓜。”冷斯晟怜爱地抚上天蓝苍白的脸庞。说道:“我没醉。”他扶起天蓝坐起来,温柔地替她整理衣衫。 “你真无耻,装醉?冷斯晟。”天蓝很迷乱。 “如果不装醉,怎么进这房间?”冷斯晟耐心解释。 天蓝猛地无语。“不用问,这肯定又是凯琳出的主意了。” 冷斯晟摇摇头。“不是,是我妈。” “什么?”天蓝难以置信。 “我知道,那天我说话有点过份,但是,那都是实话,虽然有可能会让你不孕,但那只是有可能,我们两个身体这么好……” “够了!”天蓝怒声中断冷斯晟的话。 “蓝蓝,我很想念你。”冷斯晟贪恋的目光在天蓝身上停留。“你有想我吗?” 目光灼灼的冷斯晟害天蓝心律不整,她连忙低头躲闪,迅速筑起心防与冷斯晟保持距离。 “很晚了,我想睡了。”天蓝的态度冷淡而疏远。 “蓝蓝……” 见冷斯晟没有要出去的意思,天蓝拉扯着冷斯晟往门外推去:“出去,你给我出去……出去……” 半推半就的,冷斯晟被赶出房间。房门也被砰的一声无情地关上。 天蓝靠在门板上,冷斯晟活在一个她全然陌生的世界,他过的生活是多么刺激精彩,对她而言,一切都虚幻而不真实。她早就过了绮梦的年龄,不再相信童话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