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不提分手二字 - 黑道总裁惹火妻

【083】不提分手二字

清晨,天蓝一早就接到电话出门了。 而冷毅也很快的向冷斯晟报告天蓝所去的地方。 这个时候,她单独一人出去,不是件好事。 刺眼的阳光洒落在天蓝身上,轻盈的她穿梭于繁忙的货柜码头。精明睿智的明眸四处游走,神情认真而专注的她闪耀着璀璨光芒,突然一点不寻常的红光投在她身上。 冷斯晟毫不犹豫地飞身扑向天蓝,一颗子弹呼啸掠过他的发梢,他一刻也没停下来,拥着天蓝连续滚了数圈,躲在一个货柜后做掩护,在场的人纷纷大叫,争先躲避。 “蓝蓝,有没有受伤?”冷斯晟撑起身子,第一时间询问天蓝。 与冷斯晟打了照面的天蓝猛地愣住,她被冷斯晟深邃如深潭的眼睛迷了心神。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冷斯晟与天蓝靠得很近,他们的鼻尖几乎碰到一起。天蓝迷雾的水眸瞪得如铜铃般大,如此贴近的距离让冷斯晟想吻上她柔软的唇瓣…… 他紧急停止遐想,在这个危险光头他不该有胡思乱想的。 冷斯晟迅速弹起来,靠着货柜。“有镜子吗?”他将一个黑色长筒加装在枪头上,改装为远距离枪管,从刚才子弹射的方向及射程,躲避时他已经瞥见狙击手的位置,现在再借着镜子的反射,再三确认正确的位置。 预期的光芒出现在一个货柜上,冷斯晟伏低身子预备给狙击手一个还击,可是西装却被人拉扯着。 天蓝小手揪着他的衣衫,以满脸担忧的神色道:“小心点。” 冷斯晟的眼神一暗,飞快地吻上天蓝的唇瓣。然后一个翻身出去还击,虽然只是蜻蜓点水的一吻,足以让天蓝怔愣半天。 狙击手知道这次行动失败了,随即落荒而逃全文阅读。 从对方快速消失的矫健身影,不难发现对方是顶尖的职业杀手。 冷斯晟眯起眼思忖…… 午后的花莲海岸,风狂日照强,景色确实令人不忍错过的美。 “谢谢你,救了我!” 好生疏的一句谢意。 冷斯晟瞥了一眼天蓝:“你穿成这样,是想诱惑冷裴昊啊?” 天蓝懒得理会冷斯晟的问题。没错,今天是冷裴昊越她出来见面。但是这件衣服只是随意穿的。再说了,这衣服怎么了,不就是普通的衣服。 “你觉得我穿这身衣服能让冷裴昊起色心?如果是的话,就不会有杀手要杀我。”天蓝不悦的说着。真没想到,还以为可以见到仇人了,没想到差点被猎杀。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冷斯晟转移话题:“要下去吹吹风吗?” 冷斯晟见景致似乎比上次来时还要跟吸引他,不禁转头过去轻轻询问着天蓝,而他眼神和口气似乎都被好心情给感染,恢复本性的温柔。 “好啊。”天蓝的喜怒早已被冷斯晟牵引。 冷斯晟将车平顺的往路边一停,两人同时下车来。 天蓝为防止头发被风吹乱而打结,事先已用发圈随意扎起,尽管如此,太平洋的海风还是脾气爆裂的刮着她的长发,使她整张小脸不时被发丝覆盖。 “穿上吧。”冷斯晟记得将天蓝的外套拿下车,说着的同时已动手为她披上。“把头发藏在外套里面好了。”说着,冷斯晟也没闲着,将天蓝的头发全塞进外套里。 “我们和好了吗?干嘛要对我这么好?”天蓝有点受宠若惊。吵架开始她已经很久没有体验到冷斯晟的温柔了。 冷斯晟浅扯着嘴角,笑意令人费解。 他对她好,是有原因的。 如果他们这辈子都不能有宝宝的话,那么他就打算领养个,又或者从慕绍谦跟白妮婷那过继一个过来。 现在用他真正的心情,以近乎是爱的感情来对待她。而不是强迫自己再当一头野兽,将天蓝看成一块美味的肉,对她是又啃又嚼的。 他对天蓝付出真感情,但最终的要收,还是要放,则取决于他们得到的答案。 这是冷斯晟昨晚反复思索得到的一个结果,他终究没办法要他跟一个能够让自己如此迷恋的女人分开,他办不到。 海上的风那么强劲,好几只海鸟逆风振翅飞着,却被吹得频频后退,在空中倾斜而颠颠颤颤,让人不忍猝睹。 冷斯晟有所感触,竟觉得他目前的情况跟海鸟有相同的难处。 “我知道,你的世界被我打乱,如果不是我,或许你会嫁给明少杰,又或者其他追求你的男人,然后开开心心生儿育女,一家四口,过着幸福的生活。”冷斯晟眼神放空,内心为海鸟的处境而隐隐作痛。 随着海浪拍击,也随着冷斯晟的叙说个空洞的眼神,天蓝心底产生一波又一波的悸动,以及伴着悸动所产生的深处回响。 天蓝情不自禁的的攀住冷斯晟手臂,看似无意的动作,但却让两人短暂交会的眼神,多了一丝温暖的火花。 “你是不是想要说,我不适合你,因为我是流氓,你是良家妇女,我们分手?” “就算我们两个真的不适合,我也会让我们相处到合适为止。”冷斯晟说完倒是笑了一笑,眼前的海鸟,还是进三步退两步的往前飞着。 真是一口蜜糖,一口屎阿!天蓝侧着头看着冷斯晟:“可是我们已经在一起这么久了,还是觉得不合适。” “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 “冷斯晟,没有一个女人愿意拿一辈子的时间去跟一个不适合自己的男人试着相处。”天蓝说的很认真。 “我们真的不适合吗?” 天蓝被问得有点蒙,说的好像是她死赖着冷斯晟似的。 “没遇到你之前,我妈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可你出现,取代了她的位置,她间接害死我们的宝宝,我也很心痛,但是我没办法怪她,因为是她给了我生命,让我有机会遇到你。” 天蓝突然张开双臂将高大的冷斯晟,抱入自己小小的怀里。 “蓝蓝……”冷斯晟的声音有点颤抖。 “就算这样,我也没办法原谅你妈。”天蓝倒是不忌讳的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 冷斯晟拉开天蓝的怀抱,两眼凝视着她。“我们冷战了这么久,你给我的答案还是分手吗?” 听到分手两个字的这一刻,天蓝觉得自己全身血液都凝滞了,好似跟在那两字后面来临的是世界末日。 天蓝宁愿冷斯晟因为爱她而痛苦,也一定要他爱她。 “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我答应你,抓到冷裴昊,处理好炎门的事,我们就离开,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过着你想要的生活。” 天蓝没作答,目光飘向海的另一边。 冷斯晟也静静的站在旁边。时间渐渐流逝,两天一言不语静静的站了一下午。 夜空飘下细凉的水滴,落在肌肤上,带来冰冰凉凉的感觉。 心慌意乱的天蓝,因凉意找回一丝理性,就在港口的路灯,她在光晕下瞥见丝丝细雨,找到了避重就轻的空隙。而且似乎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下……下雨了。” 冷斯晟抬头,细密的晶莹雨珠在他脸颊上汇聚成一道小水径,从阳刚的下颚低落地面,而且越下越大的趋势。 他摊开勾在手腕间的休闲西装外套,遮挡在头顶上。“过来……”他要她一起避雨。 “不用了,我在这里避雨就可以了。” “就算你再怎么躲,路灯那么小,你也会淋成落汤鸡。” “无所谓,反正回家就可以洗了!” “过来,别让我说第三遍。”冷斯晟凛眸微眯瞪着她。他不痛拒绝,尤其是天蓝的拒绝。 见她依旧有所顾及,冷斯晟了然地补充:“你是怕跟我亲密接触,会让后悔跟我分开的事?” 天蓝心口一揪,急忙冲口而出:“没有的事。” 冷斯晟眉眼悬着笑,注视天蓝脸上好看的浅浅红晕,没有戳破她欲盖弥彰的否认。 看着冷斯晟一脸‘没有就靠过来呀’的挑衅,天蓝硬着头皮,说什么都要证明给她看她所言不假,于是逐步往前,站到冷斯晟撑起的外套底下。 两人靠得好近,近得让天蓝清晰感觉到冷斯晟灼热的呼吸溜进她微湿的发,一阵轻颤窜过她全身,被冷斯晟的男性气息包围的肌肤,敏感地泛起细小的疙瘩。 亲昵的气氛,挑起了她心中的紧张,不安,羞怯。以及某些说不出的感觉。她微低着头,紧张地握紧手中的文件袋,就怕被一动也不动的冷斯晟,发现她现在异常的心跳声。 等了半响,不见冷斯晟下一个动作,天蓝有些无措地抬起头,就对上了一双温着灼两火光的暖汤黑眸,一种既陌生又瘦小的情绪油然而生,让她的呼吸转而急促…… 几乎是下一瞬间,黑暗覆盖了他们。 天蓝的惊呼才刚脱口,灼热的薄唇就吞没了她的声音,熟炼地闯入她的口,坚持与她纠缠。炙热的激情在一次震惊了她,天蓝反射性想逃,但冷斯晟有力的双手就像铁笼,紧紧将她囚禁怀中。 他炽烈的吻中又有某种令她难以理解的温柔,坚定地瓦解天蓝的不安与迷惘。 黑暗带来更亲密,更鲜明的氛围,天蓝能够清楚感觉到他的呼吸,他的动作。此时她像是被催眠般,不知不觉放弃了挣扎,不知不觉被哄诱着回应他的吻。 冷斯晟的喉咙深处滚出野兽般的沉沉低言,因她的反应感到无以复加的愉悦,双手更加拥紧了她,几乎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胸膛。 覆在头顶上的外套不知何时滑落脚边,天蓝的理智在此时突然回流,倒吸一口气,睁开朦胧星眸,她看见他额前被雨打湿的黑发下,溢满浓灼渴望的深幽黑眸。 被他点燃的烈焰肆意摆布的身躯,加上冰冷人心的雨水一侵,她不禁恍然发颤。 “冷斯晟,你又犯规了。”天蓝颤声问,既懊恼又恐慌地发现,自己竟然因为他的抚触而意乱情迷。 “你本来就是属于我的。”暖烫的呼吸刷拂过天蓝湿凉的耳壳,又引发她不可歇止的悸颤。“何况,你对我这么有感觉,为什么我们还要回到原点重新开始?” “我没有!” 天蓝的否认再度换来热情四溢的吻,天蓝又是一阵晕眩,开始不由自主地贪婪回应,双手忍不出攀上冷斯晟厚实的肩背,在他颈后的发尾交握。 “没有吗?”冷斯晟微微推开,唇角带笑,嗓音低沉黯哑,大拇指抚过她被吻得又红又艳的唇。 性感的声音传进天蓝耳中,她浑身一震,又懊又恼地想推开他。 天蓝的挣扎再度被冷斯晟的薄唇堵住。她的气息急促絮乱,小手紧紧地攀着冷斯晟粗壮的颈项。 “没有吗?”冷斯晟嘶哑地在她耳畔说。 “呃,没……没有!” 又是重重一吻。 在雨中贪恋他温暖体温的天蓝,不悦地咕哝着,双眸迷蒙,唇儿半张,神志不清,无法克制地自动往冷斯晟靠去。 冷斯晟噙气了然的浅笑,乐得接受软云温香。“我们……直接跳过‘初恋’的过程吧。” “……”天蓝一时半会不知道说什么。 冷斯晟黑眸半眯,决定以最性感的嗓音及最默认的逗弄,终结这回合的拉锯战。他再度俯身给了天蓝一记火辣的热吻。 “冷……冷斯晟……住……手。”天蓝双腿发软,要不是由他抱着,估计她早就跌坐在地上了。 “只要你答应我,以后不提分手的事。” “我……”雨声,盖过天蓝含糊的轻喃。 “你什么?我听不清楚。” “我答应你。”天蓝在雨中冲着冷斯晟大吼。 * 人逢喜事精神爽,说的大概就是冷斯晟。 过去一星期,跟天蓝闹冷战的事件对他的影响力实在太大。 以致于他现在听到冷毅向他报告炎门现在的情况,他的眉头打结得很可怕。 “冷裴昊的行踪还是没查出来?” 冷毅暗着脸,“没有。” 这只耗子躲哪里了?不在日本,也不在罗马。 能这么清楚炎门的一切,肯定是在美国。 “以美国为目标,一定要找出冷裴昊的住所。” 在笔记本电脑上操作的天蓝突然插进话:“让我试试?” 冷斯晟跟冷毅目光一同望向天蓝。 天蓝合上笔记本电脑,“你还是把心思放在炎门上,如果你再不管炎门的话,肥龙随时会上位。至于……冷裴昊,我帮你揪他出来。” “冷毅,你先出去。” 天蓝知道,冷斯晟故意支开冷毅,是要跟她说,冷裴昊的事。 冷毅一离开,天蓝就先开口:“我只是想要尽快实现我们的生活。” “但是冷裴昊的身份,今非昔比。他现在是……” “青帮首领嘛,他有几两重,你跟我都清楚。” “那……能不能告诉我,你打算从哪方面下手。” “总之呢,我会在短时间内把冷裴昊抓到,而你,也要在短时间内处理好炎门的一切。” 冷斯晟点点头,轻嗯了声。 * xx酒店外霓虹灯闪烁,两名虎背熊腰,一脸横肉的黑衣男子不时在入口处巡逻走动,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不是什么正经的地方。 天蓝性感着装,当冷毅的车子一停下来,她急忙对他说了一句:“你先走吧。”便迅速下车朝酒店的入口走去。 “等一下,沈小姐。” 就在天蓝快要到达店门前时,冷毅突然从后方追上她,挡在她面前。 “沈小姐,你是要一个人进去那里面?”冷毅一脸严肃地问她 “不用担心,怎么说,我出来‘混’这么久了。”天蓝一脸没事的表情回答冷毅。 “那,沈小姐,你要小心点。” 这种龙蛇混杂,出入者多事爱吃喝嫖赌的男人,她一个女人进出那种场所,如果遇到喝醉酒的酒客将误以为里面的小姐而对她毛手毛脚的话,她应该知道该怎么办。 冷毅发动引擎,离开现场。 约过了一分钟,一个消瘦的男人以有些摇晃的步伐从酒店大门里走了出来,后头还跟了两名黑衣人,像是出来监视那男人似的,停在一定距离处,双手抱胸地注视着他们这个方向。 “你就是mary?” 天蓝娇滴滴谄媚一笑:“你是奇哥?” 井田奇郎上下打量着天蓝,越看眉头皱得越厉害。“有没搞错,说什么好货,大姐,你别玩我了,我们昊哥可不喜欢高龄美女。” “拜托,奇哥,你们昊哥就是因为玩太多未成年,所以想要试试‘高档货’。” 奇哥一把捏住天蓝的下巴,左看看,右瞧瞧。 被这种男人这样打量,天蓝还是忍住狠k对方一顿的冲动。没见到冷裴昊,一切都要装的像个妓女。 “奇哥,好了没有,昊哥催了。” 豁出去了! “去把车开过来。” 自从冷裴昊接管青帮开始,井田奇郎这个只是青帮小角色瞬间升华成青帮首领的得力助手了。 没一会,井田奇郎将天蓝送到了冷裴昊的住所。天蓝真是无语,难怪冷斯晟一直查不到冷裴昊的栖身之地,原来他住在这么‘安静’的地方。 豪宅门口,井田奇郎没有进去。跟开门的黑衣人对望一眼后朝天蓝开口:“知道你要伺候的人是谁吗?” 天蓝摇了摇头。 “不知道就好,总之,你的任务就是让我家主人爽。”说着井田奇郎又捏了天蓝脸颊。 天蓝呵呵笑着,只要她抓到冷裴昊,这个什么狗屁奇哥的手一定会亲自剁下来。 天蓝被带到一间偌大的房间,从门口到房间,她一直在观察着,冷裴昊,要不要这么怕死,几乎每个窗口都有人把守。 这四周都已经这么安静了。没记错的话,离这豪宅最近的便是刚刚路过的墓园了。冷裴昊难道还怕鬼阿。 房门关上那一刻,天蓝就听到浴室里传来的水声。她走到床中央,眉头微微皱起。 床上放着一件只盖住下半身的条丝情趣内衣,还有一些…… 天蓝简直看不下去了。锁上房门,将室内的灯掉。此时,室内除了外面照进的月光外,没有任何灯源。 天蓝静静坐在床沿上,拿着刚刚从抽屉里翻出的枪支。 当浴室水声停下来的时候,天蓝依旧是坐在床沿上,背对着从浴室出来的冷裴昊。 看到室内昏暗,冷裴昊很敏感:“搞什么。” “别紧张,我只是想要有点气氛。” 这声音让冷裴昊觉得好熟悉,沈天蓝!但是,不太可能,眼前这个女人怎么可能是沈天蓝。那女人爱冷斯晟爱得要死,会去当妓女。多想了……。

上一篇   【082】抛砖引玉

下一篇   【084】杀鸡儆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