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杀鸡儆猴 - 黑道总裁惹火妻

【084】杀鸡儆猴

仅仅在腰间裹着浴巾的冷裴昊一步步往天蓝走进,可床沿上的背影越看越熟悉…… “你是奇郎找的女人?” 天蓝点了点头。 “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我一个很久没见过的人。”冷裴昊大掌搭在天蓝肩膀上。 “是吗?这样会不会看的比较清楚一点。”天蓝站起身,正面迎上冷裴昊。 “沈天蓝?真的是你?” 出乎意料,冷裴昊一点紧张都没,倒是色心大起。 “上次枪杀,没有杀死我,让你很失望吧?” 枪杀?冷裴昊一愣,本来上次约出来见面,他倒是很乐意。可惜有人要她的命,他没办法。不过,这个时候,就不一样啦。“哈哈,果然在冷四成身边待久了,面不改色阿。” “彼此彼此!” 天蓝话音刚落,冷裴昊就已经迫不及待往前将天蓝按到在床上。贪婪的嘴脸,马上亲吻着天蓝的肩膀。 没一会,冷裴昊停下动作,慢慢从天蓝身上起来。因为他的腹部下方处正被天蓝用长筒枪指着。 “别乱来,我现在可是青帮的首领。” “青帮首领?”天蓝握拳一拳挥在冷裴昊脸上,而他嘴角马上浮现出淤血状态,足以证明天蓝这拳的力度有多重。“像你这种窝囊废,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是青帮首领?” 冷裴昊力保镇定,慢慢往床头移动。 “别找了,难道你不知道我手上这把枪,就是你自己的吗?”因为要穿得性感,而且天蓝知道要靠近冷裴昊,他的手下肯定会对她进行搜身。 所以她没带任何武器。 “你想怎样?” “跟我去一个地方。”天蓝将衣服丢到冷裴昊面前示意他穿上衣服。 而后,天蓝亲昵地挽着冷裴昊离开住所。 天蓝让冷裴昊将车开到关着星野川子的废区厂。 看守的人见到天蓝便马上通知冷斯晟。 天蓝看着衣衫不整的星野川子倾倒在地,从裸露出稍微鼓起来的肚子来看,她好像怀孕了。 没多久,冷斯晟匆匆忙忙赶了过来。当他看到天蓝那一身装扮跟冷裴昊的时候,他差不多能猜出来,冷裴昊是被天蓝色诱出来的。 顿时,脸上结了一层冰。 “我说到做到,你呢?” 冷斯晟脱下外套披在天蓝身上,微微低头小声道:“有没被吃豆腐?” 天蓝被冷斯晟的醋意猛地一笑:“放心,除了你,没人能吃我的豆腐。” “喂,抓我来做什么?看你们打情骂俏?”还没弄清楚情况的冷裴昊仗着青帮首领位置嚣张跋扈道。 “闭嘴!”天蓝顿时变脸,婚礼当天的一切全部涌上心头。 “别乱来……”这会才意识到情势不对的冷裴昊举着双手求饶着。 天蓝像失心疯一样笑着,拿着枪步步逼近冷裴昊。“现在,马上把星野川子肚子里的孩子挖出来。” 把孩子挖出来?天蓝这话让在场的人顿时傻眼,除了晕倒的星野川子。 “你……你说什么?要……我把……她肚子……里的孩子……挖……挖出来?”冷裴昊难以置信。 “对,亲手挖出来。” “你疯了,叫我怎么挖。” “想要活命,就按照我说的去做,不然,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冷裴昊看了眼天蓝,又转移目光,将视线投到冷斯晟身上:“冷四成,你不会也同意。” 冷斯晟没打算插手这件事,本来嘛,他的计划也是让星夜川子怀孕,然后在活生生从她身上弄掉孩子。 只是没想到天蓝会让冷裴昊动手。 “我去外面等你,等你忙完了,我们一起回家。”冷斯晟就像是等老婆下班的态度一样说着。 “嗯!” 冷斯晟跟冷毅离开黑屋后,天蓝依旧是板着一张脸:“还不动手?你不是很喜欢看女人流产的吗?” 冷裴昊马上一脸哀求的脸:“那件事不关我的事……我只是在利用那个女人而已。” 这个时候的天蓝是听不进任何解释的话,朝冷裴昊小腿开枪。 冷裴昊哀怨一声顿时跪了下来。 在废区外的冷斯晟跟冷毅也同时听到枪声,跟冷裴昊那杀猪般的声音。 “痛哦?看你这样子,真可怜。”天蓝哼哼笑着。 冷裴昊捂着小腿,整张脸扭曲不堪…… “快点,趁我还有耐心,把孩子挖出来。”天蓝依旧将枪口指着冷裴昊。 冷裴昊慢慢爬向从头到尾都一直趴着的星野川子。挖?怎么挖?冷裴昊苦恼时,一泼冷水将星野川子泼醒。 天蓝要星野川子清醒的状态。 星野川子慢慢睁开眼睛…… “还不动手,想要四肢残废吗?” 冷裴昊看着全身脏兮兮,又衣不遮体的星野川子,顿时觉得反胃。 他慢慢摊开星野川子的双腿,将手慢慢伸进双腿间。 迷迷糊糊的星野川子以为又是什么流浪汉要强jian她。直接巴掌呼过去…… 脸上被星野川子的指甲划伤,冷裴昊也是一巴掌呼向她。“臭biao子,敢打我。” “我没空看你狗咬狗,快点动手。” “是不是,只要我把孩子挖出来,你就放过我。” 什么时候,还想跟她讨价还价。“那要看你的表现了。” 冷裴昊把心一横,手掌慢慢靠近星野川子的私处。 紧闭着双眼,握着拳头,却迟迟没有动手。 天蓝耐心等着,内心深处的微弱同情心又在蠢蠢欲动。眼前这个两个害死她宝宝的人,需要同情吗? 那谁来同情她的宝宝? …… 从天蓝走出黑屋到回家路上,天蓝静静地一句话都没说,冷斯晟亦是。 其实他很明白,天蓝的内心深处是善良,尤其是见不得别人向她求饶。刚刚在外面,没有听到任何动静,这只能说明,冷裴昊并没有从星野川子肚子里挖出孩子。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能够让肥龙出卖你,还有能够请得动顶级杀手的人,不会是冷裴昊这个窝囊废。” “星野录井还有个私生子,我怀疑他才是青帮的掌权人。” “星野录井还有私生子吗?” “好了,早点休息,今天你也够累的。” 天蓝缓缓一笑,“你说的对,我的同情心太过于泛滥了。” “别想太多。” “不过呢,这次没让星野川子流产,绝对不是我的同情心出问题,而是冷裴昊,才刚一碰到星野川子,就晕倒了全文阅读。” 冷斯晟点点头。“现在这个时间,我们应该休息。不养好身子,怎么准备要宝宝呢。” 天蓝一头栽进冷斯晟怀里。 * 阿丘!天蓝擤了擤鼻涕,慢慢走下楼。 饭厅里很安静,但天蓝却看到一个忙碌身影。 是冷曼薇。 阿丘……又一声打喷嚏声。 冷曼薇转过身来,听到喷嚏声马上关心的上前:“蓝蓝,昨晚没睡好吗?” 天蓝面无表情摇了摇头:“没有,前几天淋雨了。有点伤风。” 这是冷曼薇第一次得到天蓝正面回答的话,喜悦一下涌上心头。“来,先吃早餐,一会我熬点治伤风的汤给你喝。” “嗯。”这声回应很小声,但冷曼薇却听得很清楚。 坐下来吃早餐的天蓝揉了揉太阳穴,掏出手机致电给冷斯晟。今天一早,冷斯晟就离开。她知道,肯定有事情发生,不然也不会知道她生病了,还那么早出门。 电话嘟嘟几声后,接通了…… “这么早就起床,不多睡一会?” “冷先生,现在已经是早上9点多了,还睡,就要中午了。” “就算你睡到晚上,也没关系。至少要注意肚子,不能挨饿。” 天蓝浅笑:“你那么早出门,有事发生吗?” “冷裴昊跟星野川子被人带走了。”冷斯晟不想瞒着她,一五一十告诉她。 天蓝狐疑,“是星野录井的私生子?” “有可能。” 天蓝突然握拳在桌上一击,懊恼着。 冷曼薇急忙跑了过来:“怎么啦,蓝蓝。” 天蓝摇了摇头,起身离开饭厅:“我突然间觉得,我能够这么顺利把冷裴昊带出来,是中了对方的计。” 冷斯晟呵呵一笑。 听到冷斯晟的笑声,天蓝眉头一蹙:“你早就知道了?” “一半一半。好了,别想太多,把病养好,我们要并肩作战。” “嗯……”天蓝挂掉电话,坐在客厅沙发上,陷入沉思。 星野录井的私生子? 据天蓝所知,星野录井是混黑道的,老婆早就死了。按理说再娶个女人,是很正常的事。为什么会有个见不得光的儿子? * 房间里,星野川子躺在床上,床边还挂着点滴。 “她的情况怎样?”说话中日混血的星野太一,他拥有俊朗的脸孔,火红的齐肩长发,以及昂藏七尺的健身身躯。 “川子小姐情况不乐观,身体很虚弱。而且……川子小姐已经怀孕3个月了。她的下体也严重受到……”医生见星野太一的脸色因为他的话而越来越难看,支支吾吾的不敢说下去。 “说下去!”可星野太一想要多知道一点冷斯晟跟沈天蓝是怎么对待星野川子的。 “川子小姐的下体长期被人强行发生关系,已经有点溃烂。” “全部都出去。”星野太一用不吵到星野川子的声量让房间里的人出去。 星野太一坐在床沿边,探手皱着眉头心疼地摸着星野川子苍白的脸颊。“川子,你放心,等我杀死冷斯晟跟沈天蓝,我就带你回日本。” 离开房间,星野太一下楼。军师跟冷裴昊已经在客厅里了。 “太子爷。” 星野太一瞥了眼冷裴昊,“我对青帮的首领位置,没兴趣。” “那太子爷的意思……” “冷斯晟跟沈天蓝的命。”星野太一并不是星野录井的儿子,星野太一的爸爸因为救了星野录井而命丧黄泉,当时刚好星野太一出生。 星野录井看在他爸爸救过自己命的份上,就收养他做义子。可惜,毕竟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他并没有受到星野录井器重,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人,也极为少。而他也从来没有光明正大参加星野家族的任何聚会。 他从小就喜欢星野川子,成年后,他忍不住对星野川子的爱意,强行跟她发生关系。以致于,他被星野录井赶出青帮。 窝在一旁的冷裴昊听到星野太一这样说,马上附和着:“我也是要他们两个的命。” “是吗?如果你真的想要沈天蓝的命,那天晚上为什么你还会被她抓走?”星野太一继续拨弄着茶几上的插花。 其实他也该谢谢冷裴昊的色心,不然他也不会找到囚禁星野川子的废区。 “我是个男人,有色心是难免的。你不也是,强jian自己的妹妹。”冷裴昊口无遮拦的喷喷喷。 星野太一利眸射向冷裴昊,“你说什么。” 收到危险讯号,冷裴昊马上有闭上嘴缩在一起。 “太子爷,炎门现在是窝里反,是我们下手的好时机。”星野录井管理青帮时,就为星野录井谋策的军师。 “军师,你虽然名字叫军师,还真当自己是军师?”冷裴昊又插进一句。 “你他妈给我闭嘴,冷裴昊,如果当初不是你拿着川子小姐的玉坠,青帮的人,根本不会承认你这个冒牌货。”军师拿着枪抵着冷裴昊额头,怒斥着。 “军师,他还有理由价值。”星野太一谈定说着。 “听到没,我还有利用价值。”冷裴昊一看气势顺风,马上顶话回去。 星野太一猛地像虎扑食一样,朝冷裴昊扑过去,大掌按在冷裴昊手上的小腿上。“听着,姓冷都是废物,你是,冷斯晟也是。还有……我最讨厌自以为是,自作聪明的人。想要像狗一样活着,就乖乖听我安排。” 疼得嗷嗷叫着的冷裴昊听到猛点头。 * 炎门总部。 “爷,肥龙这次做得太过分了,我们是不是该采取反击?” “凯琳,你怎么还是那么容易激动。肥龙迟早不是炎门的人,也迟早会由我亲手解决。”冷斯晟看着手中有关于星野家族的一切资料以及青帮里具有发言权的资料。 片刻后,冷斯晟终于翻到他怀疑幕后人物的资料。“星野太一……” 听到冷斯晟口中念出的名字,凯琳跟冷毅也顿时朝笔记本屏幕望去。 “他?不可能!” “你见过?” 凯琳双手环于胸前,皱着眉头,“我记得有一次,星野录井跟皇太后谈话的时候,有个男人多看了星野川子几眼,就被他揍了一顿。” “这么疼星野川子?” 凯琳呵呵一笑,看着冷毅:“哥,要是哪个男人多看我几眼,你会不会也像星野太一一样,狠揍那个男人一顿?” 老实的冷毅摇了摇头。“如果你看那个男人不顺眼,揍他的人,是你自己吧。” “星野川子的身手绝对不输给我。” “你的意思是,星野太一因为揍了星野川子有意思男人,所以被星野录井冷冻?” 凯琳简直要吐血了。无语地瞪着冷毅。“哥,你的思维就不能想其他的?比如往更变态的方向去想……” “更变态?什么更变态!” “凯琳的意思是,星野太一跟星野川子,不是亲兄妹。而且,星野太一喜欢星野川子。” “还是爷聪明。” 冷斯晟继续看着星野太一的资料txt下载。原来他刚出狱不久…… 时间又那么巧,在冷裴昊接管青帮的第二天。毫无疑问,会选择肥龙挑拨炎门,跟派杀手杀天蓝,全部都是星野太一的注意。 冷斯晟哼笑一番,阿斗始终是阿斗,怎么会因为一个身份,就变得有脑子的人了! 突然,冷毅收到一个电话,而后,他向冷斯晟禀报:“四爷,肥龙来了。” “让他进来。”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肥龙就跟两个手下一同走进冷斯晟的办公室。 冷斯晟从盘旋椅上起身,坐在肥龙对面。 肥龙见冷斯晟唇角的笑意,“已经知道了?” 冷斯晟没有作答。 “既然已经知道了,那我也很明确告诉你,我已经决定,重新选首领。” 冷斯晟依旧没有作答,其实当初当选炎门首领,他并不是很乐意当。首领位置就跟称呼一样,身外物,他不屑! 静了几秒,冷斯晟将首领特制的戒指脱了下来。放在桌面上:“拿去……” 冷斯晟慷慨的举动,让肥龙不解。 这么简单就让野心勃勃的冷斯晟让出首领位置? 太容易得到的,总会让人不珍惜,产生疑虑。肥龙这会也不知道怎么滴,严重怀疑冷斯晟在使什么诈? “怎么,不敢拿阿?你前后做了这么多事,不就是为了这个?现在爷施舍给你,你怕啦?” “臭biao子,你说什么。”肥龙身后的人猛地怒骂。 biao子?凯琳媚眼一眯,掏出枪,不假思索朝刚刚强出头的男人手臂来一枪。 凯琳这一枪立马引起肥龙其他手下的警惕,全部举起家伙朝冷斯晟三人举着。 “冷斯晟,你这是什么意思。”肥龙也气得大吼。 “你的人嘴巴那么脏,凯琳只是给他一点教训教训。” 凯琳瞥了眼肥龙,就是!如果她想要那个男人的命,会只是打中手臂?那也太小看凯琳的枪技了。 “那我倒要看看,是你们的子弹多,还是我的子弹多。”肥龙说着也将枪口指着冷斯晟。 此时,冷斯晟依旧云淡风轻的样子坐在那,丝毫没有因为那么多把枪对准自己而感到心慌。倒是冷毅跟凯琳不解的望着冷斯晟。 “杀了我,你就再也见不到你的残废儿子了。” 什么?肥龙猛的一惊。 时间安排的很好,此时肥龙的手机响了,他没有看号码,直接接通电话。 电话彼端马上传来:“爸,救我……我不想死……爸!” “阿猛……你怎么了?阿猛!” 容不了肥龙多问,电话已经挂断。 “卑鄙小人。”肥龙就知道,冷斯晟会那么容易交出炎门首领的位置,肯定有问题。 “炎门首领位置,我可以不要。但是,冷裴昊跟星野川子的命,我志在必得。” 肥龙皱着眉头,冷斯晟提出的条件跟星野太一的一样。都是要对方的命…… 而奖品都是首领位置! “只要你帮我引他们出来,不仅炎门首领是你的,连你儿子也可以回到你身边。” 肥龙收起枪支,“你给我点时间。” 冷斯晟一个眼色,示意冷毅跟凯琳收起枪。 “我给你一天时间,明天如果我没等到你的答复,阿猛会不会横死街头,我就不知道了。” 就好像有把柄在冷斯晟身上一样,肥龙不敢提出异议。 离开炎门总部,他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星野太一。 虽然冷斯晟有谋略,可这个星野太一也极为变态。在冷斯晟无心管理炎门这段期间,他前后干掉炎门其他两个区域跟他作对的掌管人。 对此事,冷斯晟也没理会。 肥龙将冷斯晟抓了自己儿子的事告诉星野太一,也把冷斯晟向他提出的要求一字不漏的说出来。 星野太一听完哈哈笑着,有意思。 “我听说你儿子已经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残废?” 肥龙脸色顿时难过,那还不是拜冷斯晟所赐。 “既然已经残废了,你为什么还要让他痛苦活着?” “太子爷的意思是让我看着我儿子死?” “肥龙,天底下那么多女人,你随便找个,都能为你再生个健康的儿子出来。你又何必吊死在一个残废儿子身上?” 肥龙又安静下来。沉思着…… 自己也不过才四十多岁,阿猛当初也是自己跟舞小姐生的。而且,阿猛已经半残废了,就算从冷斯晟手中救过来,也不能成大器。 “你来告诉我冷斯晟的意思,就是想要我给你出主意不是?” “那太子爷有什么主意?” “如果你真的那么舍不得你的儿子,那你去抓他最重视的人啊,比如沈天蓝,又或者冷曼薇?” 肥龙就像三明治的那样,被冷斯晟跟星野太一这个大势力夹在中间。 两个都说对首领位置没兴趣,却大权在手。谁都不能轻易得罪! “但是沈天蓝整天跟冷斯晟在一起,我很难下手。” “我帮你,我帮你引开冷斯晟。再把沈天蓝的位置给你……” 肥龙点了点头。他认识沈天蓝,知道她也不是一般能抓到的主。不过,身边如果没有冷斯晟,相对比较好办事。 * 撞球室 冷斯晟看到冷曼薇跟天蓝一起来,觉得好奇。本来跟肥龙谈完条件,凯琳喊天蓝出来消磨时间。 没想到,冷曼薇也一起跟来了。 “我没办法,你妈一直逼我带她来。” 冷斯晟微微一笑:“你原谅我妈了?” “我之所以带她来,是因为你妈挡在我车前……” “好了,不提那事,你看你脸黑的。” 天蓝瞥了一眼冷斯晟。 来到球场室内的时候,冷毅跟凯琳已经开始打了。 天蓝没碰过这东西,看了几轮觉得无聊。 “我们玩点别的?” “你想玩什么?” “玩……真心话大冒险!” 等着冷毅打球的凯琳听到马上拍掌说好。 “真心话大冒险?那是什么东西?”冷斯晟不解问着, 天蓝用一种鄙夷的眼神看着冷斯晟,“你活在古代吗?这个都不知道。” 候!“那你呢,你也连撞球都不会。” “一句话,玩不玩。” 冷斯晟挑挑眉,玩就玩。 说玩就玩,天蓝将游戏规则说完后,四人坐在圆桌上,谁拿到魔鬼牌就得接受真心话或者大冒险。 第一轮,天蓝发牌…… 结果是冷毅拿到全文阅读。天蓝看着老实巴交的冷毅:“选什么?” 冷毅想了想,“真心话。” 天蓝就猜到冷毅会选真心话。可是,要问什么啊?冷毅的生活充满了冷斯晟的一切。还有问题是她不知道的吗? “冷毅,你能不能选大冒险啊?” “为什么,第一轮不能选真心话吗?” 冷毅的问无疑是引起凯琳跟冷斯晟的笑。天蓝也尴尬地笑着,好像除了凯琳了解游戏的性质外,这两个男人完全不知道! “我问,你是不是喜欢白妮婷?”凯琳抢在天蓝前头问。 冷毅被吓到,而后马上回答:“不是。” 凯琳接着追问:“真的?” “嗯。” “哥,你不会是那个吧?……还是你喜欢蓝蓝?” 冷毅无语的瞪了眼凯琳。男人非得有喜欢的人吗? “好了,凯琳,哪有妹妹这样玩自己的哥哥,来,我们继续。”天蓝将牌递给冷毅。 几轮下来,大家都玩得没什么气氛,尤其是天蓝,她还是第一次玩这么没气氛的真心话大冒险了,估计成长世界不一样。 “不玩了,玩得我都快睡着了。”冷斯晟说完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凯琳耸耸肩,她之前跟冷裴昊混过,玩这种游戏果然要看人。 洗手间的冷斯晟,洗了把脸清醒清醒。当他整装完毕要走回球场室内时,立刻就发现不对劲了。 原本今天为了他们的‘对战’,整间撞球中心已经先清场过了,除了必要的服务人员之外,场内就只剩下他,天蓝,冷曼薇以及冷毅兄妹俩。 现在那些服务生全部都不在,反而多了一些他没见过的脸孔,而且这些家伙还跟天蓝他们拉拉扯扯。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冷斯晟机警地闪进了一间小暗室,由窗玻璃下方偷窥撞球场内的情形,他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早上还跟他商量条件的肥龙,看样子他已经选择抛弃自己儿子的命了。 因为他正拿枪指着冷毅,另一位看起来眼熟的人物,像是之前在酒店里要枪杀他的杀手。举着枪支将枪口指向天蓝,而冷曼薇当然也被人给制住了。 情况十分不妙,冷斯晟体内的血液沸腾,弄不好,天蓝跟妈随时都会没命的。 冷斯晟火速地计算场内敌方的人数,算出来大约十五人,他在大略地搜寻四周可用的武器,有撞球杆,硬邦邦的撞球,酒吧台上的酒瓶…… 可是他得进入场子里面才难得到。 无所谓,他自是有办法进去,只是,他该怎么开始呢? 突然,耳旁传来凯琳的声音:“爷……” 凯琳在冷斯晟旁边嘀咕:“肥龙带的人不多,但是他们手上都有枪。”本来出来休闲,冷斯晟没带人,甚至连枪都没。有带枪也是冷毅罢了。 冷斯晟点了点头。突然他微笑地看着小暗室墙壁上的飞镖盘,上头插着好几只飞镖。他想……他有了很不错的武器了。 同一时间,场内束手无策的三人,正跟肥龙起了激烈的口角。 “肥龙,你干什么,出卖四爷只有死路一条。” “四爷?太子爷跟四爷比,我比较看好太子爷。冷斯晟这个小人,居然抓我儿子。我现在就要抓他的女人换人!”肥龙回答冷毅的话,眼神却在天蓝身上。 “肥龙哥,我知道你只是一时被人蛊惑,放下枪,我们好好谈谈。”天蓝看肥龙对炎门还是挺忠心的,想要说服他。 “小贱人,你给我闭嘴!还不是因为你,如果冷斯晟娶了星野川子,那就是天下太平。” 肥龙甩了天蓝一记耳光,力道之大,让她嘴角都流出血丝。 天蓝舔舐着嘴角的血丝,冷眼瞪着肥龙。“肥龙,别说我没给你机会。” 啪!肥龙又一巴掌呼向天蓝。 “住手,别动蓝蓝。” 肥龙朝冷曼薇看了一眼,虽然冷斯晟是炎门首领,可是很少让炎门的人跟他家人相处。不过,他还是知道这个中年女人是冷斯晟的母亲。 肥龙走了过去,“怎么,你也想试试挨巴掌?” 见肥龙扬手要呼冷曼薇巴掌的时候,冷毅气得快发疯了,却苦于无法上前打死肥龙这个叛徒。只得在一旁不停厉声诅咒叫骂。 “肥龙,有本事冲我来,你专门打女人,算什么男人。” “吵什么吵,我先送你去见阎罗王。”反正有沈天蓝跟冷曼薇在手上,要冷毅有什么用。 当肥龙准备下令开枪,先解决冷毅之际…… 阿—— 哇啊—— 数声惨叫先后从那三位持枪的口中爆出,每个人的手上都深深插进一直飞镖,鲜血大量喷出来。 “谁?是谁?”肥龙狂吼,握住了手上的伤口。 广播传出了凯琳的声音。“听着,我不会伤害炎门自己人,虽然你们已经背叛炎门,但本小姐心情好……马上给我滚,我可以饶你们不死。” 听闻,这些跟肥龙一样见利忘义的手下们,几乎有一大半都飞也似地跑出撞球中心,直呼再也不敢做无本生意。 “回来,你们都给我回来。” 肥龙的嗓子都快吼破了,也没见半个人回来追随他。 更大的灾难,在数秒后再度降临他身上。 场内的灯光突然全部熄灭,在他还搞不清楚状况时,一根撞球杆从后面狠狠地敲向他的头,他痛得颓然倒下,只听见数酒瓶砸在人脑上破裂的声音,撞球杆又快又狠搭在人肉上的噼里啪啦声…… 当全场灯光再度打开之时,躺在地上的肥龙,只能模模糊糊看见一个高大的男人在掌控全局。 这个男人正是炎门首领,冷斯晟。 肥龙大惊,他怎么会在这里,星野太一不是说他已经引开冷斯晟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突然一股夺去呼吸般的力道。将肥龙从地上揪了起来。他恐惧地望着冷斯晟的脸。 冷斯晟只开口说一句话:“这样都不能弄死你!” 语毕,拳头砰的一声打在肥龙的脸上,他顿时天地全黑,不醒人事。 片刻后,撞球中心又恢复原先的平静。 原本被迫跑去外头避难的服务生又纷纷跑进来,倒酒的倒酒,放音乐的放音乐,拿医药箱的,拿毛巾的络绎不绝,热心伺候炎门最重要的一批客人。 五人在酒吧旁的圆桌就座,眼前摆着五杯调酒,只见冷斯晟心疼地抚摸天蓝手上的嘴角。在场其他三人默默看着这一幕,每个人眼中都是祝福。 “我没事。”天蓝脸红地推开冷斯晟的手。 “那个老混蛋竟然敢打你,死一百次都不足惜。”冷斯晟亲吻天蓝受伤的嘴角。 “你打算怎么处理肥龙哥?” “既然他对星野太一那么忠心,当然是把他送给星野太一。” “是……送尸体过去?” 冷斯晟摸着天蓝嘴角:“不然呢?” “有点可惜!肥龙挺有脑子的。” “有也是猪脑。”对于背叛自己的人,冷斯晟是一点都不会觉得可惜。 肥龙的死,绝对是冷斯晟想给那些有着想要出卖他的人一个警告。前前后后,冷斯晟都不知道给过肥龙几次机会,但始终义气输给权利。 又或者说是,人心不足蛇吞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