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085】危险的见面礼 - 黑道总裁惹火妻

【见085】危险的见面礼

深夜,一道修长的人影打开门,走进没有一丝光线的阴暗室内。 “怎么不开灯呢?” 主灯‘啪’的一声被星野太一打开。 星野川子的眼睛又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接触到光线,当灯光乍然亮起,她随即承受不住地闭上眼,冷漠地命令:“关掉,把灯关掉。” 星野太一心寒,又伸手把灯关掉。 走到星野川子身旁,双手搭在她肩上。 星野川子敏感的甩开:“别碰我。” 星野太一见她这样嫌恶自己,内心怒火也一拥而上:“我早就告诉你,冷斯晟根本就不爱你,你非要跟他在一起?现在好了,义父死了,你呢,成了千人骑万人压的下贱女人,还带个杂种回来!” 啪!星野川子狠狠呼了星野太一一巴掌。“闭上你的狗嘴,这么看不起,就不要救我出来。” 语毕,星野太一也马上还击一巴掌给星野川子,一把拉住星野川子的头发往浴室走去,更是拧开浴池的水龙头,将星野川子的头使劲往里面按:“你还不够清醒吗?冷斯晟爱的是沈天蓝,不是你,星野川子!” 爱的反面是恨,这个说法一点都没错。 唔……唔…… 咕噜,咕噜! 见星野川子喝了好几口水,星野太一这才放开她。 一得到自由的空气,星野川子大口喘气。不服输:“看我不顺眼,你就杀了我。” 星野太一蹲了下来,抚着她的脸:“川子,我是那么的爱你,为什么你就是不懂?” “爱我?哈哈哈……如果你爱我,你就应该帮我得到冷斯晟。” 星野太一拿开自己的手,他真是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星野太一的心里还是有那个男人。咬牙切齿:“好,我帮你得到冷斯晟。” 晨曦初起,天蓝坐在床沿,推推一旁的冷斯晟。 “斯晟,起床了。” 嗯!冷斯晟大手一勾,他将天蓝勾倒在身侧,大腿横过她的下半身,睁眼,他笑望着天蓝:“冷太太,早。” 冷太太? “冷先生,早阿。”天蓝划划冷斯晟浓墨双眉,食指顺着他的眉滑向他的鼻子,他的唇,撅起嘴,他亲了亲天蓝的手指。 “你最近瘦了不少,看来我妈的补品没有很大的效果”冷斯晟开玩笑道。 天蓝的笑突然变得有点勉强,一副明知故问的样看着冷斯晟。 冷斯晟捧住天蓝的头,亲亲她的额头:“好了,我不开玩笑。” 两人下楼,出现在他们眼前的依旧是冷曼薇那抹忙碌的身影。 天蓝坐在饭厅上,从出事到现在已有近半年的时间,人家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可她偏偏又是个爱钻牛角尖的人。 “来,这是特地为你熬的汤。” 天蓝看着黑漆漆,又一股难闻味的汤。“喝完这个,就能治好不孕吗?” 冷斯晟搂着天蓝,“蓝蓝……” 冷曼薇也是顿时一脸愧疚脸。 天蓝突然绽开笑容。“其实,我想通了,宝宝没有了,只能说明我跟宝宝无缘,我也不想让斯晟为难。以后,你不用再熬这些汤给我。”天蓝已经每天一早起床喝汤,喝了整整一个月了。肚子还是不见有消息…… “蓝蓝,是我害死自己的孙子,我有责任。我……” “我已经在努力忘记这件事,我希望你也是。” 冷斯晟将汤移开:“妈,蓝蓝不想喝,以后就不要熬了。” 冷曼薇无奈收起汤…… * 同一时间,星野宅。 “来,吃点东西。”星野太一用叉子叉着食物递到星野川子面前。 星野川子很不领情的推开,力道还不小。直接将星野太一手中的叉子落地,发出清脆的声音。 “不喜欢吃这个,我马上让人换其他早餐。”星野太一柔柔说着。 “别白费心机,我是不会喜欢你的。” 星野太一露出笑容,双手抚上星野川子的肩膀:“感情可以慢慢培养,我们需要的是时间,我……” 星野川子甩开星野太一双手,“感情?你在监狱里,跟那些男人也有感情?” 星野太一猛惊,新帐旧账被掀开,心中猛地怒火燃烧起来。逼近星野川子,大掌抓住星野川子的脖子,突然变得另外一个人似的:“你知道什么?” 星野川子被擒住脖子,说不出一个字,只能唔唔唔的发出抗议声。 “我被男人xx,还不是因为你,如果不是替你顶罪,我会坐牢?等下……你怎么会知道,难道是你……”星野太一稍稍松开一点手。 “呃,没错,是我……是我找人对你……呃。” 听到星野川子的话,在监狱那些画面一一浮现在脑海中。那种让他想死的感觉让他大掌越握越有力。 “太子爷,别这样,你再这样,川子小姐会死的。” 军师见状,马上上前劝阻。 可惜,星野太一此时被那些不堪回首的画面蒙蔽,根本听不进去任何话。他发过誓,谁跟他提起监狱那些事,他会一个个弄死。 片刻后,星野川子不再挣扎,整个人没了星野太一的支撑,重重倒在地上。 星野太一看着星野川子的尸体。顿时又变回原来疼惜星野川子的模样,他蹲了下来,将星野川子紧紧抱在怀里…… * 火红的夕阳正慢慢沉落海面,满天的霞光映在碧蓝的海面上,形成一幅惊心动魄的美景。 天蓝小鸟依人倚在冷斯晟怀中,和他一起倾听潮起潮落的海涛声。 “蓝蓝,真的……很谢谢你,谢谢你原谅我妈。”冷斯晟柔柔诉说内心的情意。 天蓝的眼神有些迷离,落在远处的海面上。 “突然想起,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误会。” “第一次见面?这么说,我还得感谢薇姨,担心你的性取向,特地找了一个名字跟我差不多的女人咯。”天蓝昂头对他娇嗔。 冷斯晟没有作答,只是紧紧搂着天蓝。 两人在欣赏完落日后,散步回家。 当他们一进家门就觉得情况不对,平时就算家里在怎么安静也都会有佣人在,这会连个佣人都没看到。 冷斯晟跟天蓝警惕走进客厅,空无一人。当他们到二楼时,在二楼走廊上,佣人纷纷被绑住手脚,嘴巴也塞了白布。 天蓝敏感的朝慕皇海房间走去。慕皇海跟婕妤还在房间里…… 帮慕皇海松开口时,“快去救曼薇,她被人抓走了。” 赶来的冷斯晟听到冷曼薇被人抓走,便问:“知道是谁吗?” “说是只要你们看了房间里的盒子就知道他们是谁了。”婕妤原话传达给冷斯晟跟天蓝。 替所有人松绑后,天蓝跟冷斯晟看着摆放在他们床中央的盒子。 盒子不是很大,有点像放鞋子的盒子。天蓝看了眼冷斯晟,走了过去慢慢捧起盒子。 “还蛮重的,你猜会是什么东西?” 冷斯晟看着盒子,从盒子角落里渗出红红的血迹。 此时,天蓝也感觉到手心有黏黏的东西。 两人同时安静了,这里面该不会是冷曼薇身上的某个器官? 冷斯晟以最坏的打算走近盒子,慢慢掀开…… 盒子才被打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道充斥呈现在两人视线里的是一团看似像肉的东西。 天蓝皱着眉头,因为她将眼前的东西看清楚了。 像是一个半成形的胎儿…… “是星野川子!” 冷斯晟将盒子盖住,捧着盒子走出房间。 天蓝没想到,星野川子会把孩子弄出来。 这天夜里,冷毅没有带回冷斯晟要的好消息。但是给他带来另一个难以置信的消息。那就是,星野川子死了。现在青帮的一切,表面上是冷裴昊掌管,可实际上是星野太一。 天蓝很难理解,星野川子是怎么死的?星野太一那么爱她,她怎么会在被救回去三天不到就死了呢,胎儿都送过来了,这是不是说明,星野川子死的时候还被人破肚? 真是难以理解。 书房里,冷斯晟站在窗口。室内没有灯源,天蓝知道他在担心冷曼薇。这时,天蓝那一直很安静的手机响了。 是个陌生号码,天蓝慢慢关上书房房门。 “喂……” “沈天蓝!” “你是谁?” “不用管我是谁,如果想要冷斯晟的妈平安无事,就拿炎门的机密密码来跟我换。” 炎门机密密码?……星野太一? 她之前从冷斯晟跟冷毅对话中听到过这个名字。 “炎门机密密码,我怎么会知道。你找错人了!” “冷斯晟跟川子在一起的时候,你管理过炎门,你会不知道密码?看来,川子的孩子让你想起那个老女人对你所做的一切。” 他竟然对她的一切了解的这么透彻。 “我不知道密码,你拿冷曼薇逼我也没用。” “不知道?哼!你这么聪明,我相信你会有办法得到密码。我给你时间考虑,别紧张。” 星野太一说着挂掉电话。 天蓝杵在原地,既然知道冷曼薇曾经害死她的宝宝,为什么星野太一还会找她,而不是找冷斯晟? 炎门机密资料的密码其实她是知道的,只是这会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天蓝并没有将此事告诉冷斯晟,不想让他担心。 现在他已经够担心冷曼薇了,如果让他知道星野太一让她拿机密密码去交换冷曼薇,他肯定也会难以抉择。 时间分分秒秒过去,三天后,天蓝再次等到星野太一的电话。 “考虑的怎样,我给你的时间够长吧。” “我怎么知道我给你密码后,你会放了冷曼薇?” “不放心的话,你亲自来。” “好,哪里!” “当然是我住的地方。” 他住的地方?冷斯晟早就将星野太一原本的住所搜得干干净净。知情人士还透露消息给冷斯晟他们,星野川子是因为嘲笑星野太一才被杀死的,而后,星野太一还将星野川子的尸体保留起来,像瓷娃娃一样收藏着…… 想到这些情况,天蓝浑身不舒服。 挂断电话,天蓝马上就收到一条短信,是一个地址。 这几天,因为冷曼薇被变态的星野太一抓走,冷斯晟是茶不思饭不想的。几乎是动用的炎门所有的人去找星野太一。 天蓝看着短信里的地址,要不要把这个地址告诉冷斯晟呢。 犹豫了很久,天蓝还是决定告诉冷斯晟。 可是…… 大概冷斯晟是真的很在乎冷曼薇的生死!天蓝一开口说话,冷斯晟就以,什么事都交给他处理为由,让天蓝不用操心。 总是被拒绝千里之外,天蓝咬咬牙,决定单独行动。 片刻后,天蓝来到按照星野太一给的地址。可这是什么都没有,可以用荒野一片来形容。天蓝车才停在原地不久,电话就响了。 “下车走到前面拐角处……我的人已经在那里等你。” 天蓝下车,走到拐角处。 果然有一辆吉普车在等她,她还没靠近车。车上的人就迫不及待下车‘迎接’她。 二话不说,就将布条缠上天蓝眼睛。天蓝没有反抗,镇定的让他们蒙上自己的眼睛。 紧接着,天蓝在一片黑暗中,被带到山区一处隐密的别墅。 “把布条解开。” 那道曾经由陌生到熟悉的嗓音,不再隔着冰冷的话筒,就在她面前由空气传导而来,让天蓝皱起眉头。 星野太一的手下听令解除天蓝眼上的束缚,让她重见光明。 天蓝皱眉眨眨眼适应突来的光线后,眼前坐在办公桌后的男人令她倒抽一口气,那个传说中的变态人物就在自己眼前。 “怎么,看到我,你很惊讶?”星野太一嘴角溢出冷笑。一点也不意外天蓝见到他之后是这个表情。 “你是日本大帮派的大人物,无声无息出现在我面前,我这个小老百姓有幸承蒙你招待,当然惊讶。”天蓝明褒暗贬。 “你知道我?” “星野太一,星野录井的养子……我怎么会不知道。我要见薇姨,让我见她。”天蓝四下顾盼,除了星野太一和三名手下外,并没有冷曼薇的踪影。 “我要的密码呢?”星野太一挑眉打量一身轻便的天蓝全文阅读。 “我已经记起来了。”天蓝从牛仔裤口袋掏出一张纸,摊开。“一手交密码一手交人。” 星野太一朝身旁的手下下令。“把人带出来。” “是。” 顷刻,双眼由布条蒙住,双手被绑缚在身后的冷曼薇步履颠颤,星野太一的手下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地押了出来,跌坐在天蓝面前。 “薇姨……”天蓝扶住重心不稳的冷曼薇。 “蓝蓝?是你吗?蓝蓝!”冷曼薇惊喜唤道,被捆绑三天,模样狼狈虚弱。 “对,是我,我是蓝蓝……他们有没有伤害你。” “他们只是把我绑起来……”冷曼薇惶然摇头,处于极度恐慌的神经再度蹦起来,随之惊呼。“蓝蓝,你……你也被绑架了?怎么办!” “别怕,我是来救你的。”天蓝连忙安抚冷曼薇,又忿忿转向星野太一。“赶快帮她松绑。” “先把密码交给我。” 一名手下走向天蓝,天蓝便将纸张递出去,由那名手下转交给星野太一。 “很好,沈天蓝,冷曼薇可以先行离开,我的手下会护送她回去。” 冷曼薇被两名男人从天蓝面前拉起身,她多少听出不对劲,连番挣扎。“我先离开,那蓝蓝呢?蓝蓝不能一起走吗?你们抓蓝蓝做什么?” “你们这殉婆媳情戏码可真让人同情。”星野太一眯起眼,嘴角斜勾。 天蓝看出星野太一的不悦,担心他会出尔反尔,于是说服冷曼薇:“薇姨,你先走,他们没有绑我,也没有蒙住我的眼睛,我不会有事的。” “蓝蓝……” 直到冷曼薇被带走,天蓝挺直身,清冷的黑眸直视星野太一。 “你说到做到,会放薇姨平安到家。” “”星野太一看着全身散发清傲气质的天蓝,灵秀的容貌,纤细的娇躯,配上一身傲骨,对男人无疑是致命的吸引力。难怪冷斯晟拼死拼活都爱这个女人。 星野太一色心一起,心怀不轨地走进天蓝。“你倒是挺镇定的。” “我把你心爱的女人害成那样,你还会让我活着吗?大哭大叫就能救我自己的命了?”哭闹生活不定惹得星野太一心烦,让她死得更快而已吧。 “不愧是冷斯晟的女人呢,有胆识,我欣赏。”星野太一不怀哈衣摸上天蓝细嫩的额脸蛋,却被她生气挥开。 “别碰我……离我远点。”星野太一不是喜欢星野川子的吗?干嘛对她动手动脚。天蓝憎恶地低碎一口,躲开他双手够得到的范围。 “别在做愚蠢的挣扎了,你能获得至高无上我的疼爱,别人想求都求不来,你这么美丽,死了以后照样能当我的收藏品,夜夜和我温存,怎样?”星野太一邪嬉笑开,笑声中有说不上来的阴阳怪气。 恶心!冷斯晟说的对,星野太一根本就是变态!天蓝身上的鸡皮疙瘩全数起立。 “口口声声说有多爱星野川子,原来所谓你的爱,也不过如此。不过,我可以理解,你在监狱里被人xx,心里难免有点不平衡,才有留女人尸体的癖好,毕竟尸体不会笑你。”天蓝这几天,可是把星野太一的资料查得一清二楚。 “你……”像是被踩到痛楚,星野太一一怒,掏出西装外套的内的枪对准天蓝。 “哎,没想到大人物这么经不起激怒,传出去了还得了?”天蓝故作可惜耸耸肩,脑筋飞快转动,依现在的情况来看,她不能死,她不要连死后也成为星野太一jian尸的对象,她得想办法或者离开这里。 “我当然不会给你机会传出去,沈天蓝……” “等等,你还不能杀我”天蓝打住。“刚刚给你的炎门机密密码只是初层密码,要进入严密密码,还得需要一道手续。” “什么手续?” “我高兴说的时候再说。” 拿一个看似手无寸铁的女人无可奈何,星野太一勃然大怒紧握的枪支的手爆出青筋。 “好,我可以等,不过既然你胸有成竹,应该救得了自己。” “什么?……阿……”疑问才一说出口,天蓝便感到右腿传来滚烫的灼痛,她痛得跌坐在地。 阿!……接着是左腿,天蓝看见自己的双腿分别被开了一枪,鲜血染红了淡蓝色牛仔裤,剧痛却奇异般地逐渐消失。 “怎么可能!”天蓝伸手触碰仍在流血的伤口,但伤口一点感觉也没有,她惊骇地捏了捏伤口周围的肌肉—— 她的腿失去了知觉?怎么回事。 “凭你也敢挑战我?打入你体内的是我们日本最可怕的‘肌肉死’如果你耍花样,你的腿部组织只好等着坏死,我会让你享受身体各个部位慢慢失去知觉的死法,然后变成我的收藏,哈哈哈……” 星野太一吩咐手下将天蓝拖入一楼的房间软禁,便阴险狂笑走向地下室。 完了,交给星野太一的密码是假的。这下双腿不能动弹,她该怎么逃? 逃不了,就在再也见不到冷斯晟!她不要啊…… 伤口持续出血,天蓝脸色开始发白,绝望是昏厥前最后的意识。 * 星野太一出乎意料的守信,让手下把冷曼薇送到慕宅。 自从冷曼薇被抓走之后,冷斯晟的手下把豪宅严严密密保护起来。所以护送冷曼薇回来的手下并没有把冷曼薇送到慕宅,而是送到离慕宅几百米远的公路上…… 冷曼薇跌跌撞撞吃力回到慕宅。 “妈,你没事吧?” 冷曼薇喘气着:“我……我没事,那个长毛怪把蓝蓝抓起来。晟晟,你快去救蓝蓝!” 什么?长毛怪抓了蓝蓝?冷斯晟猛地不解。 冷曼薇接过婕妤递过来的水,大口喝了几口后:“那个红色长发的男人……” 星野太一? “妈,蓝蓝拿她去换你回来?” 冷曼薇一会摇头,可又马上点头。“我也不是很清楚,他们谈到什么交换炎门密码。” 冷斯晟突然想到两天前,天蓝支支吾吾要跟他商量星野太一的事。难道就是商量这事?难怪今天出门的时候,连招呼都不打就出去了。 将冷曼薇安顿好,冷斯晟马上按照冷曼薇给的路线去调查。 * 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一道快如疾风的沉着身影所到之处,就有人倒地昏睡。 使用经由改造的消音麻醉枪,加上冷斯晟利落的身手,敌人在尚未发掘遭人入侵或攻击时便大势已去,甚至不知不觉被歼灭。 偌大深幽的别墅内有着比冷斯晟想象中更多的守备人员,每个人皆配备精良的枪械武力,冷斯晟不禁对星野太一的实力大感疑惑。 对方人马众多,他先发制人,在没有事先准备的情况下,随身携带的麻醉枪弹即将用尽。所幸在剩下最后一发子弹时,他顺利进入位于一楼长廊低端,门外有三名壮汉看守的房间。 当他看看见卷曲在地板上的浴血的人儿时,几乎肝胆尽裂。 “蓝蓝……”冷斯晟大步上前,单膝跪在天蓝身畔,焦急低唤并检视她的伤处。 天蓝腿上出血的伤口不深,但仍触目惊心,冷斯晟立刻撕开被单替她包扎止血。 “唔……不要碰我……我。”身体被移动,陷入半昏迷的天蓝惊惶挣扎,用尽力气掀开眼皮看清上方的脸孔。 “别怕,是我。”天蓝恐慌无助,苍白虚弱看在冷斯晟眼里,一股撕痛顿时贯穿心口。 冷斯晟收紧双臂,将天蓝纳入怀中,担心是血过多的她会这么消失不见了。轻柔低醇的嗓音及急促的心跳声,奇异地抚平天蓝的惶恐,神志渐清明,眼前的身影与可那天在俱乐部的影响重叠。 “对不起,我说谎骗了你……”天蓝嘶哑欲泣,惊悸的手想紧紧攀住冷斯晟宽阔的肩背,却因体力迅速流失而使不出力txt下载。 “先别说话,我带你出去。”冷斯晟赶紧横抱起天蓝,听见门外有所动静正朝房间而来。“该死……” 天蓝也听见了,连忙扭身挣扎。“放我下来,你快走,否则星野太一看到你会杀了你。” “来不及了……” 伴随着一道阴森森嗓音出现的,是星野太一与他的十名手下,正以十把枪对准只身闯入贼窟的冷斯晟。 “不请自来,还是没带任何人,现在不怕死的人还真不少。”星野太一褪去亲民的形象,灰眸中的狠绝残暴尽现无遗。 “对付你这种小角色,我冷斯晟一个就够了。”暴露在危险中的冷斯晟仍面不改色,心中理清了某种想法。“不过,我也不介意多你这个朋友。” 星野太一挑眉微愣,一下子又阴沉笑开:“那好,想不想救你怀里的女人?”星野太一犀利狠辣的目光瞪向天蓝。 该死的女人,拿假密码骗他。不过这下好了,密码拥有者冷斯晟来了,他就不信拿不到真正的密码。 “她的腿中了‘肌肉死’。已经失去了知觉,如果在六小时之内错失解毒良机,她的腿部神经组织便会永远丧失功能,甚至双腿溃烂,为了保命最后只能截肢。” 闻言,冷斯晟浑身一震。 “要救她很简单,交出炎门的机密密码。” “蓝蓝不是已经把密码给你了?”这是冷斯晟从冷曼薇口中得知的。 “这该死的女人给我的密码是假的。”说什么初层密码,简直是狗屁!星野太一大怒。 冷斯晟低头看着虚弱的天蓝朝他摇头,理智与感情在脑海中拉锯。 最后,冷斯晟将手中的枪放到地上推开对方。 “好,我把密码给你。”现在的冷斯晟,武力状态是零。 “不要,斯晟,不管怎样星野太一都会杀了我,炎门机密密码不能让他知道。”她其实很清楚,星野太一能在错手杀死星野川子后,还保留她的尸体,这不是因为他有恋尸癖,而是他真的很爱星野川子,只是某种曾度上到了变态边缘。 “别担心,有我在,”冷斯晟看见天蓝悬在眼角的泪水虚弱地断了线,心头突然紧揪。老天,她到底是承受了多久,多大的压力与恐慌? “不要,冷斯晟。你就算不顾你自己,你也要顾及炎门所有人。”天蓝埋进冷斯晟颈侧痛苦失声,依然拼命摇头。就算冷斯晟愿意为了她放弃炎门首领位置,但炎门的机密资料也不能落在星野太一手上。 “我必须看你给蓝蓝解药,我才可以告诉你密码。”冷斯晟对星野太一道,他不做赔本生意。 星野太一朝旁人一个眼色,手下便拿出针筒往天蓝方向走去。 看到解药注入天蓝体内,冷斯晟眉头稍稍展开。“好点了吗?” 天蓝动了动双腿,感觉依旧,但是为了让冷斯晟放心,天蓝朝他点了点头。 “过来,密码只能告诉你一个人。” 星野太一毫无防备走了过去,一靠近冷斯晟,他就被冷斯晟擒住。星野太一自然反击,可惜,天蓝夺过他手中的枪,抵在星野太一脑门,搞得他不敢轻举妄动。 冷斯晟以星野太一为人质,一步步走出房间…… “谁敢靠近我,我马上朝他脑袋开花。” 冷斯晟突然单手控制着星野太一,另一只则从衣服里掏出差点忘记的烟雾弹。本来他都没打算带上这个,谁知道,这会还能派上用场。 身手快速将烟雾弹跟星野太一往那些追赶自己的人抛去…… 顿时,别墅已被散发出的白色浓烟笼罩着,措手不及的众人均被一股辛刺的味道熏得喉咙直呛,眼泪直流,掩住口鼻狂找出口。 待烟雾散去,哪里还有冷斯晟跟天蓝的踪影,他们没料到即使零武力,战斗力仍有一百,尤其是在他如鱼得水的领域里。 眼见到手的肥羊溜了,星野太一朝手下咆哮的怒斥。 “还不快去追,让他们跑掉,你们一个也别想活了。”星野太一气急败坏。 * 重云掩月,寒气逼人,深夜的山区显得格外阴恻诡魅。 冷斯晟将天蓝背在背后,放弃山路往别墅后方的树林藏身,在毫无光线照明的树叶中,折断树枝作为扶杖,免得一脚直接从悬崖‘下山’。 唔…… 感觉背后的天蓝正在发抖,冷斯晟找了一颗大树,轻放下她让她靠在树干,急忙查她的状况。 “蓝蓝,你还好吗?”她的脸蛋和手脚都好冰,显示她正在失温中,还有她的腿部组织似乎没有因为解药而完全康复,出血无法止住,绑在腿上的被单已被血水浸湿,他赶忙撕下自己衬衫的衣袖,在天蓝伤口上方紧绕一圈。 “斯晟,我好冷……好冷。” 冷斯晟不由分手将天蓝至于双腿间并紧紧揽入怀中,双手搓揉着她的臂膀,肩背。 天蓝浑身冷意仍未褪去,但感受到冷斯晟对她的呵护,心窝一热,静静听他胸口床来的急促心跳声。 “你在害怕?”他的心跳,他的呼吸,他的拥抱,好像都在害怕着什么。 “怕失去你。”低哑的嗓音诉说了他的恐慌,感觉她的体温丝毫不回升,反而懂得他难以思考,他更加了拥紧天蓝。 “我是不是……快死了?”她很少见冷斯晟这样,而现在仿佛在云端,在天堂? “不会,我不会让你死。”好不容易找到感情依归之处,他不会轻易放手。 “如果能在怀中死去,……也够了。”天蓝苍白的嘴角,浮现一朵宛若随时可能凋谢的笑花。 这些让冷斯晟听了心惊的话,被他以吻堵住,温热的唇瓣覆住天蓝冰凉的唇,唇舌紧紧纠缠,深怕……太多的深怕。 天旋地转中,属于恋人的吻抚慰了冷斯晟的心灵,由他传导而来的深情扣住天蓝原本几乎抽离的意识,由他点燃的朵朵情烟稍稍温暖了天蓝冰冷的知觉。 但另一道力量强大的黑色旋涡即直接扑她而来,像是非要卷走她才甘心。 天蓝仿佛看见她喝冷斯晟的距离越来越远…… “不……我不想死,不想死。”天蓝恐慌地抬手抚上冷斯晟的下颚。 冷斯晟握住她的手,贴在唇边。“对,我们要这样纠缠一辈子,你不可以就这样放弃。” “嗯,我不放弃……可是我真的好困,好像睡……”她的声音渐渐弱小。 “沈天蓝,你不能睡,看着我。”冷斯晟轻晃天蓝越显虚弱的身体。 天蓝听话拼命睁眼看他,就算身处一片黑暗,她也要看得到他。可是,那道恐怖的漩涡却继续扩张着,渐渐吞噬她,最后,她的视线被黑暗笼罩…… “蓝蓝?……蓝蓝……” 骇然见天蓝闭上双眼,冷斯晟轻拍天蓝的脸颊,宛如入睡的小脸没有回应,向来清冽的黑眸一热,抱紧她的手不禁微颤。 “那边好像有动静,过去看看……” 不远处传来男人踏上落叶,吆喝的声音,手电筒的光芒在树林间忽明忽暗,冷斯晟戒备地抱着天蓝压低身体避过光线。 呼噜,呼噜……四处穿梭的手电筒找到一个夜行动物,它瞪大眼回望。 “是一只猫头鹰啦!” “树林里怪可怕的,他们会放着好好的路不走,逃到树林里吗?” “况且那女人身体一时半会还没那么早恢复,后山只有一户果农,走这里不就是等死?” “少废话,继续找。”带头的人低喝,灯光已然渐行渐远。 后山有人家? 希望重新燃起,冷斯晟背着天蓝,摸黑走入树林伸出,一步步踏着全心全意的祈求。。

上一篇   【084】杀鸡儆猴

下一篇   【086】】尾声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