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尾声1 - 黑道总裁惹火妻

【086】】尾声1

一切尘埃落定。 冷斯晟籍着住在后山的人家跟冷毅他们联络,他们立刻调来直升飞机将他们救出。 夜阑人静,豪宅外正飘着毛毛细雨,空气中透着湿气,丝丝沁人。 突兀的物品落地声响及闷哼划破一室内沉寂,离房间最近书房里的冷斯晟听到霍然走出书房,开门而入,眼前的景象让他胸口一阵紧缩—— 摔倒在地的天蓝怔利用拐杖努力从地上爬起来,她使劲全身力气,光洁的额际渗出点点汗水,背对房门的她没有发现自己的举动完全落入一对燃烧着炙热情焰的黑眸中。 天蓝吃力地攀住拐杖,忽然杖角一滑,登时失去重心。 呃…… “小心。”冷斯晟一个箭步上前,抱住差点又跌回地上的天蓝,让她偎入一副温暖坚实的胸膛。 “痛吗?”将天蓝抱到床上,冷斯晟仔细端详她有无外伤。 天蓝气妥地坐在床上,摇摇头。“这腿要什么时候才好。” “什么伤都有个恢复期。” 天蓝哦了声,恢复期,那也太长了吧。回来到已经一星期了,她还是只能靠拐杖! “星野太一的事处理得怎样?”这一星期她一直都在养腿伤,可也一直在关心炎门跟青帮的事。 “放心,很快我们就可以离开这些这里。不用再为这些事而烦。”冷斯晟说着倒了杯水递给天蓝。 而后他又回到书房跟冷毅商讨对付青帮的事。 这一星期,他算是正面跟青帮作对。表面上冷裴昊是青帮首领,实际上是星野太一在背后操控着青帮的一切。 这点冷斯晟很清楚。 在书房里熬了一夜,他没有睡意。冷毅离开后,慕皇海的轮椅慢慢滑进书房。 他知道冷斯晟现在是在为星野太一的事已经好几天没好好休息。 这星野太一太能找地方躲了。 “很多时候,不是靠人力,物力就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慕皇海的话让冷斯晟目光从窗户收回落在他身上。“炎门现在的实力绝对不输给青帮。” “那又怎样?星野太一连星野川子都杀,他还会顾及自己的命?这个世界最可怕的是不是勇者,而是不怕死的人。” 冷斯晟一直也是秉着不怕死的性格一路来掌管着炎门,可现在,他不是怕死,而是怕自己死了,天蓝会伤心难过一辈子。 所以,他现在把自己的命看得很重。这点,他就输给星野太一。 “那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 “等!” “等?”冷斯晟皱起眉头。 “对,你现在能做的就是等,而不是浪费人力,物力去找星野太一。” 冷斯晟双手环于胸前,不解。 而慕皇海也看出他的不解,继续开口:“你跟蓝蓝害死星野录井,还害死星野川子……在他的世界里,你们两个是他的仇人,所以……他肯定会找你。” 这算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说实吗? 冷斯晟这段时间真的是在找星野太一行踪上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可结果都是让他失望,他甚至怀疑自己手下的实力。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为什么要躲起来,而不是正面对付我?” “星野太一不是躲着你,而是在暗地里观察你的一举一动。趁你不备的时候,来个瓮中捉鳖手到擒来。” 冷斯晟突然有种,姜还是老的辣的感觉。 “爸,谢谢你。” 慕皇海哼笑着,“你跟绍谦一样,都是不服输,但是……我们父子三人都败给了爱情。” “我不觉得,有个心爱的女人,有什么不好,至少,爱情让我们坚强的活着。” 说到爱情,慕皇海就想到婕妤跟冷曼薇这两个这段时间为他付出的女人。 冷曼薇改变了很多,以前的冷曼薇野蛮任性。做什么都以自己为中心,动不动就拿‘你不爱我’‘你不疼我’跟慕皇海闹。 现在呢,是柔声柔气的跟婕妤相处很好。 * 冷斯晟按慕皇海说的去做,将之前所有安排找星野太一的任务取消。 他现在就要学,姜太公钓鱼,等着星野太一上钩。 果然,在冷斯晟取消任务一星期后,有人看到星野太一在某酒店出现。 接到冷毅的电话,冷斯晟便想要亲自抓到星野太一。 可他经过天蓝房间时,房间里传出易碎东西砸向墙壁的声音。 冷斯晟马上冲进房里,看到满地被天蓝摔在地上的东西全部都‘死无全尸’。 “怎么啦?” “告诉我,我以后是不是要跟慕伯伯一样,坐轮椅?”天蓝强忍着泪问。 冷斯晟神色一暗,医生是说,她双腿的肌肉组织完全没事。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好的过份,医学上也很难解释天蓝为什么到现在还不能走路的现象。 “你不回答我,那就是真的?”天蓝讨厌,讨厌现在的自己。什么都不能做,只能躺在床上让冷曼薇喂她饭,也只能等冷斯晟忙完公事,帮她洗澡…… 很多很多她已经不能自己做的事了。 “原来,你渐渐疏远我,是因为我已经是个残废人了。” “你在胡说什么?听着,这只是暂时。” 天蓝掩着耳朵:“我不想听,我不想听。” 冷斯晟一下揪心的将天蓝揽入怀里。“傻瓜,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会治好你的腿。” 呜呜……呜呜…… “我不想,我不想下辈子坐轮椅……呜呜。” “别胡思乱想,不会的。” 安抚好天蓝,冷斯晟没有去酒店抓星野太一。 看着她安静的睡去,他恨不得将星野太一大卸八块。替天蓝盖好被子,他静静走出房间。掏出电话一看,有好几个未接来电,全都是冷毅拨打的。 “事情办得怎样。” “很奇怪,星野太一去警局自首。说他杀了星野川子。” 听到冷毅的话,冷斯晟无语。星野太一去警局自首? “想办法保持他出来。” “知道了,四爷。” 星野太一就算死,也要死在他冷斯晟手里。不然,天蓝这段时间的罪就白受了。 可惜不不愿,美国高层警长很重视这件事。自从冷斯晟在美国住下,有些看冷斯晟不顺眼的fbi早就盯上他了。本来以为可以将这个黑道大人物治罪,没想到,线索一路被拦截,以至于他们拿冷斯晟没辙。 现在星野太一来自首,他们又怎么会轻易让冷斯晟保释出去。 冷斯晟也被办法,只能派人进监狱好好招待他。 事情算是告了一段落,至少道上会安静一段时间。星野太一再次进了监狱,冷裴昊也不知道去哪里,瞬间人间蒸发,还以为会跟青帮的战役会打很久,却没想到是这样出人意料的结束! 风平浪静的生活让天蓝觉得自己更是没用。冷斯晟为了给天蓝解闷,试图想要带她出去,可惜,天蓝全部拒绝。 天蓝靠在床头,看着放在大腿上的笔记本电脑里的电视剧。 冷斯晟则坐在一旁看着书籍,天蓝知道,他很无聊。就算解决青帮的事,他也不是一整天窝在房间里的料。 “有电视剧陪我,你去忙吧。” 冷斯晟依然看着书,没有作答。 天蓝又继续开口:“我知道你很无聊,那本书你已经看了不下十遍。” 冷斯晟这会合上书,走到天蓝身旁。“那我陪你看电视剧。” 天蓝合上笔记本电脑。侧着脸看冷斯晟:“有事你就去忙吧,我可以的,我就算用爬的,我也会自己上厕所。如果,你再把当我残废一样照顾……” 天蓝大喘一口气,“我会在你生命中消失。” 冷斯晟心一震,这种话他听着很心痛。但是也没办法,他了解天蓝的固执。 “那我先去忙了,你有事打电话给我。” “嗯。” 冷斯晟在天蓝额头蜻蜓点水吻着,而后离开房间。 房间里冷冷静静地,天蓝打开笔记本电脑。没有继续看电视剧,而是登陆n久没登陆的电子邮件。 邮件爆满了,天蓝一封一封按着。 明少杰当回明罗公司的总裁,真是恭喜。在继续往下看…… 日期就在前几天,天蓝马上点击回复,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把来美国所发生的事简单的诉说给明少杰听。 邮件发送的第二天,天蓝在花园晒太阳,她没坐在轮椅上。却在腿上盖了纱布,活脱脱像个残废的人。 “蓝蓝,你今天气色看起来不错啊。”冷曼薇说着,将切好的水果用叉子插着递到天蓝唇边。 “薇姨,我不想吃。” 冷曼薇将叉子放下,内心充满愧疚。悔恨当初听信星野川子的话害死宝宝的事! 一时半会找不到话题聊,气氛安静着。 其实一直以来,天蓝双腿毫无知觉的情况下,气氛就没有好过。 这时,佣人领着一个男人来到花园。 “沈小姐,有人找你。” “我谁都不想见。”在美国会有什么人找她? 一旁的明少杰虽然看到天蓝这种情况,但还是呵呵笑着。“连我这个蓝颜知己都不想见。” 明少杰?天蓝扭头,明少杰确实出现在她眼前。天蓝激动得想要站起来去迎接自己的朋友,可惜,她就算使劲全力,双腿还是没办法站稳! 明少杰快步上前刚好扶着险些摔倒在地的天蓝:“你没事吧,蓝蓝。” 天蓝笑着摇摇头,“没事。” 担心冷曼薇将这些全部看在眼里,天蓝笑了?这段时间,她就没笑过。此时,居然对另一个男人笑了。 明少杰抱天蓝回房后,冷曼薇也被天蓝支开。 一直趴着门板上,试图听到房间里的动静。天蓝都成那样了,这两个人应该不会做出什么越轨的事吧? 房间里,天蓝靠在床头,唇角笑嘻嘻的:“如果让你姐姐看到,她肯定会说,沈天蓝,你也有今天啊。” 明少杰坐在床沿,“我没想到,会发生这么多不幸的事。” 天蓝耸耸肩,没办法,始终熬不过命运。 “对了,黄凤跟晴晴怎样了?” “放心,她们情况比你好多了,能蹦能跳。” 天蓝双手按着腿,苦笑着。“其实,刚刚我是故意的。” 明少杰不解? “我这双腿,时好时坏,迟早会是斯晟的累赘,所以……” “所以你见机行事,故意在他妈妈面前演这场戏,让她以为我们有关系?” 天蓝点点头,她跟冷斯晟已经分房睡有一阵时间了。每天晚上,都努力的像新生儿一样学走路,可惜,总是走不到三步,双腿就无力支撑。 夜里,冷斯晟对于明少杰突然来美国也是一惊。不过他并没有拿敌意眼神看待明少杰。就连冷曼薇将中午的事告诉他,且叫他要小心明少杰。他都不放在心上…… 吃过晚餐,天蓝开口将明少杰留在慕宅。 冷斯晟依旧没有任何醋意,这让天蓝有点难办。直到晚上,冷斯晟替天蓝洗完澡,准备哄天蓝睡觉,却被天蓝拒绝了。 “你现在就算看着我的身体,也没有任何感觉吧?” 冷斯晟怎么会没感觉,只是他想要尽快天蓝好起来,并没有男女情事的想法。 “与其这样,我们还是……” “还是什么?分手吗?记不记得答应过我什么?你答应过我,不会跟我说那两个字。你的心就这么狠?” “少杰对我还有爱意在,我跟他……” 冷斯晟又打断天蓝的话。“你跟他不可能,你是我的。” “你的?我跟你在一起之后,我得到什么?你知道我向往的生活,是安静。” 冷斯晟冷笑一番,现在又在扯什么狗屁话? “你是想借着明少杰摆脱我?我告诉你,我不会上当的。” “你错了,跟你在一起的之前,我跟少杰已经在一起了。” “好了,我们不争执,你该休息了。” 天蓝狠狠往冷斯晟脸上呼巴掌过去:“别碰我。” 这巴掌并没有打断冷斯晟想要给天蓝盖被子的意思,冷斯晟若无其事探身上前,谁知,天蓝双手支撑往后移动,结果,整个人滚下床。 “蓝蓝……” “别过来,别过来。”天蓝在地板上依旧是双臂支撑着身体往后移动。 “好,我不过去,但是地板很冷,你会冻到。” “让……让少杰进来照顾我。” 什么?天蓝提出的要求,让冷斯晟不悦。脾气很瞬间涌上来,她居然让另外一个男人照顾她?怎么照顾,也是给她洗澡换衣服,扶着她上厕所? “你想都别想。” “那好,那我今晚就在这里坐一晚。” 轮固执,天蓝比冷斯晟还要固执! 可冷斯晟不会让她这么任性下去,上前弯腰,强行抱起天蓝往床上放。压制着天蓝的肩膀:“让其他男人碰你,除非我死。” 天蓝一口咬住冷斯晟的手臂。 “你是我的谁?不就是过上过几次床的男人。” 这口咬得真狠,冷斯晟的手臂马上渗出血迹。 “好好休息,别再折磨自己。”冷斯晟丢下这话就离开房间。 冷斯晟离开房间后,天蓝心里一直默念,对不起!冷斯晟。 接下来几天,天蓝跟明少杰光明正大的身体接触,冷斯晟都看在眼里。他忍着不发脾气,直到明少杰主动找上他。 话题离不开他要带天蓝回s市。 “明少杰,我之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因为我知道你跟蓝蓝在演戏,所以,别挑战我的底线。” “你错了,打错特错。我心里还是有沈天蓝的存在,我们不是在演戏给你看,我们是真的想要在一起。还有如果当初不是我跟她之间有点误会,她跑到罗马去,现在跟她在一起的人,是我,不是你!” 明少杰实话实说,完全是把自己一直压在心底的话说出口。他绝对相信,如果不是天蓝为了检查身体跑去罗马,他会失去她的消息,而错过最好的追求时机? “在一起?你们?呵呵……好,我成全你们。但是,你要带蓝蓝回s市是不可能,除非她的双腿康复。” 等天蓝双腿康复?这也算是成全他们吗? 明少杰虽然是当真想要带天蓝离开,而他也知道天蓝是在利用自己。可是,如果天蓝愿意,他也愿意照顾她一辈子。 不过,他也看得出来,冷斯晟是真的很在乎天蓝。突然,明少杰觉得好笑,明明相爱的两个人,为什么会有累赘这种想法。 这天,天蓝扶着椅子,吃力站着。明少杰在一旁候着,随时等天蓝跌倒,他好来个‘英雄救美’。 可惜这次,天蓝很坚强连续走了五步之远。 让明少杰大跌眼镜:“有进步啊,能这么远了?”之前天蓝可是连站都不能站。 往后的日子,天蓝还是趁冷斯晟不在家,勤快练习。她这么做绝对不是想要跟明少杰一起离开冷斯晟,相反,也是因为冷斯晟的那句话,想要在一起,除非她的双腿康复。 这说明什么?如果天蓝一辈子双腿不能康复,她就得在冷斯晟身边待一辈子。 冲着这句话,她一定得康复。之前生活混暗暗的,自从听了这话,就好像雨后见彩虹般的心情一样。看见奇迹…… 再后来,天蓝不用依靠任何物品,她就可以慢慢走几步路,虽然有点摇晃,可是她已经很满足了。每天做着腿部按摩,勤练走路。 终于,天蓝能走,虽然没有以前那么灵活,可至少她能自己给自己洗澡,上厕所,穿衣服……生活中的琐事,完全可以自己一个人搞定。 这几个月的辛苦没有白费。 只是,冷斯晟在这段时间里很少在慕宅睡。他就好像别人说的,眼不见为净。一直都在炎门总部休息。 “蓝蓝,你能走了?”看着天蓝下楼,冷曼薇也是一惊。从冷斯晟放话说,天蓝的饮食起居全部交给明少杰的时候,冷曼薇也渐渐没去管。 “薇姨,能陪我出去走走吗?” “你的腿刚好,还是改天吧?” “嗯,其实是我想要送少杰去机场,但是以我目前的情况,我开不了车。” 要送明少杰走啊?冷曼薇猛地笑了起来,马上答应。 “去机场?蓝蓝,你要我走?” 天蓝可不是过河拆桥,只是觉得,明少杰来美国也很长一段时间了,明罗还有一堆事情等着他吧! “我很谢谢你,这段时间陪我。” “要不,我们一起回去。” 天蓝苦笑着。“我的心在哪里,你应该知道,走吧。薇姨开车技术也不错的。” “是啊,年轻人,虽然我上了年纪,可是我还没老花。” 匆匆忙忙送走明少杰,天蓝有股失落,这段时间她都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从最初的失望到现在的希望。 “薇姨,前面停一下,我先下车走走。” “蓝蓝,这么晚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我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门了,你就让我下车走走吧。” 好吧,冷曼薇将车往旁边停靠。车子一停稳,天蓝就拎着包迫不及待下车。 刚开始她的步伐很慢,像是复健的病人一样。慢慢,天蓝觉得自己完成能控制着双腿,就好像重生一样…… 在车子里等着天蓝的冷曼薇也一直看着视线范围内的天蓝。看着她能走了,她也很开心。送走了那个‘第三者’,两人和好是肯定的了。 想着,冷曼薇的思绪开始飘远。 片刻后,原本通过车头玻璃就能看到天蓝的身影却不见了。 冷曼薇马上下车找寻天蓝的身影。路上行人寥寥无几,可就是没看到天蓝。 回到车上,她慢慢沿着路往前开,其实这条路一直往前走就是慕宅了。冷曼薇想着天蓝可能是想要走回去。 谁知一路上依旧是没看到天蓝,回到家也是。问过佣人,说天蓝没有回来。她不敢惊动慕皇海跟婕妤。而是先打天蓝的电话…… 没人接通,最后手机居然关机了! 冷曼薇最后没办法,致电给冷斯晟。 * 冷斯晟回家时,已是深夜十二点多。 听到冷斯晟回来的声音,冷曼薇急忙迎了上去。“晟晟……”神情透着焦虑。“蓝蓝说要出去走走,我就带她出去,谁知道她故意支开我,我在原地等了两小时,没见她回来,我就先回来了,也没看到蓝蓝。” 冷曼薇忧心忡忡。“不知道蓝蓝会做出什么傻事。”不安在她心里逐渐扩大。 “她不会是跟明少杰回s市吧!”冷斯晟若无其事的说,话一出口,他的心头掠过一丝酸意。 “晟晟,蓝蓝怎么可能回s市。”冷曼薇的语气惋惜。“虽然那个什么明少杰不肯死心,但你要相信蓝蓝,她绝对只爱你一个人。” 听到冷曼薇说这话,冷斯晟顿时感到豁然开朗,压抑在胸口的闷气也随之消散。 “这么晚了,还没回来,打电话又关机,能上哪里去……”冷曼薇暂时无心跟冷斯晟讨论男女情事。“难不成又遇上麻烦?” 之前冷斯晟跟天蓝遭遇星野太一攻击的事,她还记忆犹新,想到这,冷曼薇就无法镇定。 而此时,冷斯晟也同样联想到那次的意外,脸部线条突地紧绷。“我开车出去找。” “我也去……”冷曼薇跟在他身后。 “妈,你留在家里,如果蓝蓝回来再联络我。”交代完毕,冷斯晟又像旋风般倦出门。 “蓝蓝,你可千万不能发生什么事才好。……”冷曼薇双手交握,闭起眼由衷的祈祷着。 冷斯晟开车在外头兜了一大圈,所有他能想到天蓝会去的地点,他都找过,很遗憾地都没有发现天蓝的踪迹。 这样像只无头苍蝇一样,漫无目的地要找一个人,实在不是件简单的事。 时间已经是半夜一点,冷斯晟几乎绕过整个芝加哥,仍旧无功而返。 等待红绿灯转换的空档,冷斯晟握着方向盘的手不自觉的加重力道,眉间的凹狠也越加深刻。 他满脑子的胡思乱想,没来由的感到心慌意乱。 表示同行的绿灯一亮,冷斯晟立即踩下油门,往住处疾驰。 回到家,他看见找了许久的人,竟一身狼狈的坐在沙发上,脸上及衣服都沾了黑色脏淤,素净的粉颊及手背则有几道血痕。 “薇姨说你出去找我了。”天蓝笑眯眯地看着冷斯晟。“我这么大个人,不会有事的。” 冷斯晟站在离天蓝三步远的地方,定定的看着她,心口剧烈翻腾。看着她无邪的招牌笑容,他的心却莫名的微微拧痛着。“不要嬉皮笑脸!”他沉下脸,忍不住怒斥。 天蓝敛起笑意。 “这么晚才回来,你刚刚去哪里了?”冷斯晟看似怒气冲冲,却隐着温柔问。 “嗯……”天蓝垂下眼帘,欲言又止。 “说话。”冷斯晟提高音量。 天蓝抓着头发,半响,才支支吾吾道:“没去哪里,只是随便走走。” “把话说清楚。”冷斯晟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看着天蓝的脸庞。 “就……只是随便走走。”天蓝含糊其词,不愿多说。 冷斯晟拉起天蓝,强迫她直视着他。“一句话就想打发过去?让别人为你担心,你难道不应该说明原因?” 天蓝抿了抿唇,冷斯晟的话让她心头暖烘烘的,却也惊地揪疼。 在冷斯晟的瞪视下,天蓝给了他回复。“公车不小心坐过头,坐到了总站。走回来的途中,两个骑摩托车的黑人从身后抢走我的包包。” 冷斯晟的脸色凝重,想骂她,却又不知该如何骂起。 “是不是那个什么星野太一的手下?”冷曼薇追问。 “应该不是。”天蓝摇摇头,道出判断。“这次的抢匪,应该单纯只是抢钱。” “那你身上的伤怎么来的?”冷斯晟质疑天蓝的说词,她沉重的神情,冷斯晟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天蓝摸了手上的伤痕,不以为意,理所当然地回答:“为了追摩托车,不小心跌倒的。” 冷斯晟审视着天蓝,试图从她细微的眼神与表情变化,察看出她撒谎的蛛丝马迹。 “好了,好了……蓝蓝没事就好了。”冷曼薇出面打破僵局。“蓝蓝,快回房洗个热水澡,我帮你擦药。” 天蓝回避冷斯晟追探手的锐利双眸,头也不抬的迅速离座,想逃避他的意图不言而语。 冷斯晟更加确定,天蓝有事隐瞒,没能向他坦白,这种被排拒于心房之外的感觉很不好受。见到她的瞬间,他的心情无比激动,当下只想痛骂她一顿,再将她拥入怀里。 他不是个优柔寡断的男人,之前天蓝因为那件事差点下半辈子就要坐轮椅生活,不想拖累他,才会想要跟他分开。谁知半路杀出个明少杰…… 搞得他怀疑天蓝对自己的感情已经变质!事实上,冷斯晟更气自己对她的独占欲。 洗完澡出来,天蓝没看见冷曼薇的身影,房间里只有冷斯晟坐在沙发上。“你还没睡啊?是在等我?”天蓝的语气故作轻快,明知故问,企图装傻。 “过来。”冷斯晟如君王般沉声命令。并留意到她的已经康复的双腿这是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的。 天蓝忽而收起笑容,慢慢走到冷斯晟身旁。 冷斯晟打开医药箱,慢慢替她上药。 冷斯晟温柔的举动令天蓝鼻头一酸,连忙咬住唇瓣。 “痛吗?”冷斯晟凝睇着天蓝的容颜,温柔地问。 天蓝摇头。“就算这样痛死了,我也心甘情愿。”天蓝眼眶逐渐湿润。 冷斯晟抿着唇,没有驳斥她。 接下来,两人皆未再开口,任凭沉默充斥他们之间…… 等冷斯晟擦完药,天蓝立即想上床睡觉。岂料,她都还没站稳,就突然腾空,她不禁倒抽一口气—— 冷斯晟轻而易举的横抱起天蓝。“我抱你过去。”他不疾不徐的向天蓝解释道,随后迈开稳健的步伐,往只有十步远的床走去。 他将天蓝轻轻置放床铺,小心翼翼地不触碰她的伤口。 “其实床离沙发只有十步远,我自己还可以走的,没那么严重。”脚脖扭伤构不成大碍,这点小伤天蓝没放在眼里。 冷斯晟不由自主的盯着天蓝一开一闭的双唇,眸光转弄。“早点睡……” “斯晟……”天蓝语气急切,情急地环住冷斯晟的脖子,并将唇贴住他的,很快地又分开。偷袭成功,天蓝垂眸窃喜。 瞬间,情势突然扭转—— 冷斯晟将天蓝压回床上,深深吻住她的双唇。 天蓝先是吃惊的睁大双眼,继而沉溺在冷斯晟的男性魅力与灼热的气息中,任由他予取予求。 知道冷斯晟不经意触碰到她的伤口,弄痛了她。天蓝蹙起眉头,冷斯晟才猛然意识到自己失控的行为,发挥了极大的自制力,阻止自己继续侵略她纤细的娇躯。 突然失去了冷斯晟眷恋的抚触,天蓝的心头不禁被失落占领。“斯晟……” 冷斯晟深吸了口气,黑眸紧紧锁住天蓝清丽的容颜,喉结因强忍着**而滚动。 半响,他来开了天蓝的双臂,试图平息体内的滚烫的浴火。 然而,天蓝不合作的又再一次攀住他,宛若急于渴求主人爱怜的倔强猫儿。 “沈天蓝!”冷斯晟嗓音暗哑,连名带姓的唤她,带着一点斥责意味,他的忍耐已经频临极限。 “我喜欢你,我想跟你在一起。” 少年初恋般简单而单纯的字眼,却让冷斯晟感到天翻地覆,收到强所未有的震撼。 不是他不想跟天蓝在一起,而是过于担心她的伤势。 “你身上有伤,你该休息了。”冷斯晟诱哄着天蓝。 天蓝没松手,纵情的埋进冷斯晟精瘦的胸膛,聆听他快速而有力,让人感到安心的心跳。 冷斯晟深吸一口气,再度覆上刚刚被他吻得艳红的双唇,比前一次的亲吻更为狂热。 天蓝瘫软在他宽阔温暖的怀里,仿佛飘荡许久,终于找到停泊的港湾,泪水悄悄从眼角滚落,没入两人交缠的唇齿之间。 瞬间,天蓝尝到了爱情的滋味,甜蜜中掺杂着咸涩,教人晕眩着迷,无法停止。 冷斯晟抽离薄唇,皱紧眉头,凝睇天蓝带泪的脸庞。“为什么哭?” 天蓝痴迷的望着冷斯晟俊朗的脸孔,摇了摇头。一语不发的轻吻他好看的下巴,他温热的唇。 天蓝这么再次主动,冷斯晟的**直接被引爆,瞬间一发不可收拾……。

下一篇   【8087】尾声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