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87】尾声2 - 黑道总裁惹火妻

【8087】尾声2

五年后—— 一间小巧的法式家庭餐厅,在庭院茂盛的植物包围下,木质的围墙让它看起来充满了法国乡村的古朴味道。百度搜索:经典小说网 围墙上,挂了一块渲染了淡淡色彩的亚克力招牌,以简单的雷射刻着‘bulesky’,就是这家餐厅的点名,围墙旁的推门上挂着铃铛,每当客人来访的时候,会发出轻巧的铃声,通知店主人有客来临。 这间法式家庭餐厅,是在三个月前才刚整修好开幕,整家餐厅里除了两个服务生以外,全都是女性,而老板更是常常晃着她长长的马尾。笑着穿梭在内外场间,以热情的笑声招呼客人。 当然,地道的法国料理,还有高贵不贵的价格,轻松的用餐环境。让bulesky开幕至今,生意是越来越好,到了巅峰用餐的世界,常常是一位难求的盛况。 窗外,绿色的扶疏植物在夏季南风中摇曳,昏黄色的用餐空间里,充斥着食物香味还有客人的笑声和谈话,一切美好得不像真的,天蓝坐在窗边的位置忍不住如此暗忖着。 已经过去五年了,冷斯晟已经不再是炎门的四爷了,而是沈天蓝的丈夫,一个普通商人。他将炎门交给慕绍谦管理,天蓝是在想,他这么做,肯定是想,两个人长得一样,谁当炎门首领都一样。 不过,她很满意现在的生活。不问世事,每天管理着自己经营的餐厅。餐厅也不是很大规模,主要就是用来打发时间。 回到家,第一个迎接天蓝的总是一个活蹦乱跳的小身影。 “妈咪……你回来啦。” “虫虫,今天乖不乖,有没有想妈咪呢?” 虫虫嫩嫩的小手缠上天蓝的脖子,并在天蓝脸颊重重的啄了一口。“妈咪呢?妈咪有没有想虫虫阿。” “妈咪当然有想虫虫了。”说着,天蓝也在虫虫脸上亲了一口。 冷翰暄,四岁半,小名虫虫。为什么叫虫虫呢,原因是因为他的爹地冷斯晟讨厌以及害怕虫子。 夜里,天蓝靠在床头,看着躺在她身旁的虫虫。 “虫虫,要不要听故事阿。”虽然她对虫虫疼爱有加,可仔细想想,照顾虫虫的事一般都落在婕妤跟冷曼薇身上,她是个有点不称职的妈咪。 “故事?好阿。” “那我们可爱的虫虫要听什么样的故事呢?”天蓝来劲了,期待着跟虫虫的沟通。 “童话……” 童话?怎么行,当初她就是被婕妤灌输太多童话那些不真实的故事。想着,天蓝朝虫虫摇头:“不行,童话故事是说给女孩子听的,万一你跟你爹地一样,见谁都当自己是王子怎么办?” 虫虫皱着小脸。思考着:“那搞笑的。” 天蓝一听,“不行,身为一个‘男人’你不能嘻嘻哈哈的过一辈子。” “那……**的。” 耽……**?天哪,虫虫怎么会知道这个词?还是他不知道,所以想要了解?没关系,教育好他就行了。 “不行,不行,妈咪就你这么个儿子,怎么能让你听这种故事……” “那就恐怖的。”题材没得选了,只有这个。 天蓝一听,一喊:“哎呀,更加不行,你看你爹地,脑门上写着‘生人勿进’,我估计就是小时候恐怖故事听多了。” 虫虫无语地看着天蓝,认真地回答:“妈咪,我收回我刚刚说的第一句话。” “……”初为人母的天蓝傻愣着。收回? 一旁的身为虫爸爸的冷斯晟,听到他们母子对话后,额头瞬间黑线无数…… 回到自己房里后,冷斯晟搂着天蓝。夫妻俩静静地,互相依偎着。天蓝脸上挂着浅浅笑意…… “蓝蓝,我们是不是该给虫虫找个学校?” “学校?虫虫现在就在班阿。” “我说的是,教育性质的学校。” 怎么突然说这个,是因为刚刚她要给虫虫说故事的事?“可是,虫虫才4岁多,还是处于班的年纪啊。” “可他一点也不像个四岁的孩子。” 天蓝憋憋嘴,确定有点不像,这孩子懂得太多了。“这只能说明,我们的虫虫聪明。我们应该开心才对。” 冷斯晟没有接话,他知道这个儿子是上天赐给他们夫妻俩的。 但绝对是恩宠于天蓝,受罪于他的。人家说女儿上辈子是爸爸的情人,那儿子估计上辈子就是妈妈的情人了。 不然为什么醋意那么重。 还记得有次,他正跟天蓝亲热,两人才刚往床上一倒…… 虫虫身穿小熊睡衣,抱着维尼熊站在床边,然后用童稚的清音说着,“爹地,你为什么压着妈咪,你不知道你比妈咪重吗?你会把她压成扁扁的人肉饼干!” 想着,冷斯晟都觉得,这儿子是来跟他抢天蓝的。 翌日,哐啷!盘子落地的碎裂声。 沙沙沙……扫地的扫帚声,只是声音有些奇怪,好像夹杂了有人踢到桌角的闷哼声。 唔!大概是听错了,又不是童话中的家庭小精灵,会在一大清早跑出来帮人做家务,一定是做梦,继续睡吧。 可是,那是人的脚步声没错,虽然故意放轻了足音,木板咯吱下陷的声响仍清晰可闻,仿佛近在咫尺,让人想忽视都不行。 哗啦啦!书倒了,落了一地。 真的被吵得再也无法忍受的冷斯晟,拿开捂耳的枕头,有些轻慵地睁开惺忪双瞳,下床往人影晃动处走去。 “请问你在干什么?虫少爷。”一大早就扰人清梦,虫虫不知道周末假期是用来休息的吗? 背向冷斯晟在坐什么的虫虫回头,一块疑似抹布的物品忽然滑手地飞了出去。“我在擦窗户啊。” “擦窗户?”说不出是惊吓还是好笑,虽然四岁的虫虫比同龄人要来的高一点,可是,一个四岁的孩子一大早擦窗户?人家还以为他被虐待。 冷斯晟足足愣了三秒钟,才半带迟疑半带纳闷地看着虫虫拾起飞到脚旁的布。 “爹地,我弄好早餐了。” 今天刮的是什么风?这孩子是怎么了?又是弄早餐的又是坐家务。 冷斯晟双手环于胸前:“是不是做了什么让爹地妈咪不开心的事?” 虫虫噘着小嘴,无辜的摇摇头。 “真的?”冷斯晟进一步问。 虫虫很确定的点着头。 “既然虫虫这么聪明,那爹地有份礼物要送给你。” “爹地,我是这个家的一份子,做这些是应该的。” 冷斯晟苦笑,就算慕皇海跟婕妤,还有冷曼薇散心出去游玩去了。这个家还是有佣人在的,也用不着一个四岁的孩子做这些东西。 “爹地决定把你送到罗马上学。” 虫虫听闻,马上变脸,斜眼瞪着冷斯晟:“这也算礼物?你根本就是在欺骗小孩!” “你是小孩吗?你比大人都还精明。” “爹地……” “等我让绍谦叔叔替你办理好入学通知单,你……就得去。”冷斯晟说着转身上楼回房。 留下看似楚楚可怜的虫虫。慕绍谦他不是没见过,罗马呢,也不是没去过。只是,他喜欢跟自己的妈咪,爹地在一起。 夜色,引人犯罪。 门把轻轻转动,一颗小脑袋偷偷摸摸探进房内,大眼往理由溜转一圈,然后整个人才蹑手蹑脚闪进房间。 卧室里空荡荡。 虫虫摸黑朝另一隔间走去,只见满布各种书籍,空无一人的书房!心中战战兢兢地紧张感稍微放松,却又皱起眉头。 爹地口中说的入学通知单长什么样子,他根本一点概念都没有,该怎么找? 来到放置好几份书面资料的书桌前,虫虫打开桌灯,动手翻阅起那些资料,更在书架上前前后后,上上下下搜查了好半响。 一无所获之余,他将目光移向开机状态的电脑。 电脑没关,手机在桌上,表示爹地不会离开太久,虫虫把握时机移动鼠标,输入几个关键字,寻找他要的资料。 电脑程式飞快地搜寻着,他的心情跟着七上八下,不到三秒,一个表明‘虫虫入学资料’的档案映入眼中。虫虫心中一喜,点入资料所在位置,叫出档案内容。 他迅速翻找电脑桌上的抽屉,顺利找到找到类似u盘的东西,检查之后确定是空白的,连忙插入主机,将档案复制下来。 复制完毕后,他拔出u盘,转身打算快快离开。却对上了一张凝结寒霜的容颜,他愕然抽气。 “阿……爹地……”他在这里站多久了? “你在做什么?” 冷斯晟无声无息站在虫虫身后已有好一会了,当然也看尽他做的好事,不过,他要虫虫亲口说出。 “你都看到了?” “你说呢?” “呃……妈咪……让我来跟你借u盘。”虫虫心惊胆战地呐呐开口,闪烁其词。 “顺便偷你的入学通知单?”冷斯晟薄唇冷冷掀动,终结虫虫的谎言。 虫虫猛一抬头,深知事事迹彻底败露。马上奶声奶气:“你都看到了啊?……” “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不想去罗马。” “所以你就偷偷复制通知单,想要胡乱填写资料,然后寄给学校?好让学校拒绝你?” 冷斯晟的话,一下就吧虫虫心中所想的计划说破。 “把u盘给爹地。”冷斯晟朝虫虫伸出手。 “不要。”虫虫将双手背在背后,“我不要离开妈咪,我也不要离开爷爷,妤奶奶还跟薇奶奶……我要在这里。” “罗马那边也有你的绍谦叔叔跟妮婷阿姨,他们会照顾你的。”冷斯晟双臂环胸。 虫虫突然哑口无言,瞪着圆碌碌的大眼看着冷斯晟:“爹地,你就不怕妈咪生气吗?” “什么?” “我可是听说,妈咪为了我,吃了很多苦。你偷偷摸摸想要把我送走,你不怕妈咪生气吗?” 没错,要让虫虫去罗马是冷斯晟临时决定的。他并没有告诉天蓝。 “等你去罗马之后,爹地就有很多时间跟妈咪再制造一个听话的虫虫出来。” 语毕,冷斯晟像个孩子般抢糖一样,往虫虫手中拿过u盘。 “妈咪,……救命……妈咪。” 虫虫这一喊,果然有效,洗澡洗到一半的天蓝穿着浴袍跑进书房。可画面看着挺温馨的阿。父子俩抱在一起,冷斯晟脸上还挂着笑容。 “你们两父子又在干嘛啊。” 虫虫鼓着腮帮子,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冷斯晟,像被遗弃的小狗般可怜兮兮,着实惹人怜爱:“爹地,你说呢,还是我说。” 冷斯晟黑眸一眯,这小家伙又是跟谁学的这招! “说什么?”天蓝倒是好奇起来了。 “没什么。” 虫虫眉头皱起,继续他可伶巴巴的招数:“妈咪,爹地说谎!” 天蓝挑挑眉,看着冷斯晟。虽然虫虫爱闹,但她相信,这父子俩肯定有什么事瞒着她。 冷斯晟放开虫虫,走到天蓝面前:“我决定把虫虫送到绍谦身边。” 什么?天蓝难以置信,这话是从冷斯晟口中说出来的。但她不想在虫虫面前吵架,小声对冷斯晟:“你跟我来,我有话要说。” 冷斯晟跟天蓝回到房里后,虫虫马上蹑手蹑脚跑到房门前,耳朵贴着门板试图听到里面的动静。 “你什么意思?把虫虫送到绍谦身边?” “确切的说,应该是送虫虫去罗马xx学校。” “这是你的借口吧?你明明知道虫虫是我的命,你还要把他送走?” “你冷静点!” “现在有人要把我儿子送入虎口,你叫我怎么冷静。”不是说好过平淡的生活吗?为什么还要把自己儿子送到罗马去。 虽然慕绍谦也是自己的亲人,但是天蓝还是不希望虫虫在那种环境下长大。 虫虫听到天蓝传来的怒声,心中一怕。他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发听过妈妈这么生气呢。微微踮起脚尖,拧开门把。 听到动静的两人马上望向门口。 “你们别吵架了。”虫虫委屈祈求着。 “虫虫乖,爹地跟妈咪没吵架,你先回房睡。”天蓝见到虫虫立马浮出笑容。 “我都听到了,妈咪,没关系,绍谦叔叔会照顾好我的。” 天蓝缓了口气:“放心,这辈子妈咪都不会离开虫虫的。” 虫虫突然把视线投向冷斯晟。 冷斯晟瞬间一副认输样,走到母子俩旁边,蹲了下来,张开双臂将天蓝跟虫虫全部揽入怀里。 “应该是,我们一家三口,一辈子都不分开。” 呃? 脑筋猛地转过来的虫虫大呼:“好耶,我不用去罗马了。” 天蓝看了眼冷斯晟,那张表情似乎是在问,真的? “虫虫,是爹地的错,爹地不应该让你去罗马。” 虫虫其实也不是不喜欢罗马,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妈咪会这么讨厌他去罗马。 但他相信在他的世界里,妈咪永远都是最爱他的一个。 题外话 七月知道结局有点仓促, 但是没办法,七月现实生活发生很多事。 o(n_n)o谢谢一路支持的亲。。

上一篇   【086】】尾声1